加载中…
博文
(2017-05-27 13:29)
标签:

明城墙

朱樉

西安

文化

分类: 长安行

西安明城墙在和平年代差点就被拆了。那是一九五八年秋冬时节,市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并报省委同意,西安城墙可以不予保留,今后总的方向是拆;按照城市发展的需要,结合义务劳动,逐步予以拆除。实际上,城墙这时因为长年缺乏维护,已经是破败不堪了。值此危急关头,从文献资料上看,有两人站了出来,一位是时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二书记的赵伯平,另一位是文化学者、时任陕西省文化局副局长的武伯纶,通过不同渠道上书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制止这种拆除行为,并很快得到响应,次年九月西安市即收到了国务院关于保护西安城墙的通知,这座城墙终于保存了下来。

这座城墙此时历经劫难,可谓伤痕累累,尤其是清末以后的几次重创已经是让它元气大伤了。李自成从东门攻入西安城时,就烧毁了城门上的城楼,而后的辛亥起义中,北门城楼是八旗兵的军火库,攻城的时候被毁;镇嵩军攻打西安城时,李虎臣、杨虎城“二虎守长安”,发挥城墙的防御功能,城墙四门、羊马城、四关郭城损毁严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4 16:22)
标签:

博客

生活

纪事

文化

分类: 在人寰

时间过得真快,恍然回首,写博客已是有十年的天气了。

我的好运似乎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年初,单位来了新领导,党政一把手,都年轻,也潮,进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办公楼的各层装上了网络交换器,整个单位的计算机从此摆脱了孤岛模式,与世界融为一体了。领导们很开化,只要不耽误工作,网络也是开放的,没有禁区。现在回想起来,除了觉得网速有些慢,几乎再没有什么遗憾的。

我决定开一个博客,但以自己当时所掌握的网络知识来看,明显有难度。有一天上楼梯时,碰见两位年青的女同事下楼,就问她们,你们会开博客不,帮我开一个?她们都大笑起来:我们也不会!笑声在楼梯间振荡,我至今亦能想起当时的样子,爽朗的笑声依然在耳畔回荡。也就是那么一两天,我一直琢磨着,终于无师自通,在新浪为自己开了一个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9 12:22)
标签:

香积寺

王维

善导

怀恽

分类: 长安行

曾经在多处看见过唐代诗人王维的《过香积寺》一诗。“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这应该是有关香积寺最为有名的作品了,一千多年来一直是脍炙人口的,它的流传的广泛性甚至于超出了香积寺自身的影响,这也验证了文学作品所具有的能够超越时代与物质的魅力。

诗人是通过对周边环境的描写来表现香积寺的幽邃僻静以及自己的心迹心情的,艺术上天衣无缝。不过,现时的读者,倘若到实地考察一番,一定会大为吃惊的,诗人所写的一切,几乎是很难再见踪迹了,从而也会怀疑,诗人所写的香积寺,到底是不是这座香积寺。向力同志的办公室就挂有一幅书法作品,内容即为王诗,我们就曾经探讨过这样的话题。后来查找这方面的资料,原来早有人做过这方面的工作,考辨《过香积寺》所写应为河南汝州香积寺,即今汝州风穴寺,是王维到汝州拜会友人祖咏过香积寺而写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6 13:34)

高家大院我去过多次,大都是陪同朋友去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陪同作家杨贤博。天下着雨,院内游人不多,我们整整转了一圈,还沿着窄窄的木制楼梯,上了南厢房绣楼楼上的房间,一同站在伸出的栅栏边把院落俯瞰了一回。几天以后,贤博来电话说,当天晚上他做了恶梦,比较怕人,爱人还说是不是那地方不太“干净”?

这个院落有四百多年了,是明崇祯年间的建筑。它是关中地区典型的两院四进式砖木结构四合院,带有耳房、左右厢房、卜房门洞、街门、院门等,占地在四亩左右,布局显得紧凑而局促。要和北京的四合院比较,它是不精致的,和山西的四合院比较,它是不排场的,但它还是保留了明清建筑的旧有风貌,砖雕艺术也是极为精美的。院内现在还存留有一口水井,井上架有辘轳,不知道还能不能打上水来?这个院落在世纪初已经是危房,是经过近二十年的修复才有现在的模样,其实好多建筑材料已经不是原有的了。世纪初,西安老城区内这样的院子比较多,几乎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纪事

两地书

书信

分类: 两地书

官兄:

阿乙来,大吐苦水。

若干年前此兄自驻港部队转业,虽然薪金少了许多,但进了机关,亦颇有高兴处。和他当年同进机关的,还有两位女大学生阿A与阿B。因为同时进的单位,平日里相处倒还融洽。没想过了几年,情况即发生大的变化,他们之间,各各相视漠然已如路人。先是,为了机关内部的一个处级岗位,三人争了起来,两位女大学生自然是先把阿乙作为绊脚石的,阿A到底还是有些姿色,除了打压阿乙而外,轻松地便把领导拿下了,自然,她是如愿以偿了。这样过了一半年,有位老处长退休,又空出一个职数来,阿B便又动起了念头,学着阿A的套路,打压阿乙而外,亦算稍有姿色罢,又把领导拿下了,亦是如愿以偿了。这倒罢了,机关里还有一位阿C,性别女,似乎亦看到了希望,目前正在玩着阿A与阿B玩过的套路,处处和阿乙过不去,有回阿乙被整得要昏倒在厕所了。这即是阿乙目前的景况,大呼苦逼的人生呵,以至于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16:07)
标签:

刘病已

刘询

汉宣帝

杜陵

分类: 长安行

杜陵在长安城东南约二十公里处,是汉宣帝的陵墓。如果从字面上看,“杜陵”现在至少有三种意思,一是地名,指杜陵塬一带;二是指汉宣帝的陵墓;还有一种就是具体指诗人杜甫,缘于他曾生活在这一地带,自称“杜陵野老”。可以看出,“汉宣帝的陵墓”是其本意,因为在汉代,此地旧称为鸿固塬,后来为杜陵塬所替代了。

汉宣帝的成长故事比较狗血。他原名刘病已,据说小时候经常害病,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他还在襁褓中,这时正是汉武帝刘彻晚年,西汉王朝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宫廷政治事件,就是巫蛊之祸,最终的结果,大致有四十万人受到牵连。所谓巫蛊,就是利用迷信思想,制作象征真人的木偶人埋于地下,请巫师施以巫术进行诅咒,加害他人。权臣官宦之家相互构陷,“真人”直指汉武帝,连太子刘据亦牵连进去,父子反目,兵戈相见,长安城中顿时陷入混乱之中。几天之后,这场混乱以刘据及其母后卫子夫双双自杀方才平息了下来。刘据的长子,也就是汉宣帝的父亲刘进,与妻子王翁须亦在这场混乱中遇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0 13:08)

已是有好些年了,一直关注古长安城的历史地理文献资料,兴趣丝毫不减,重点的还是喜欢清末民初至建国前这一时期的文字,可能是觉得更加亲近一些,或者是更为真切一些,抑或是气质上更为相近一些,都说不来,总之是喜欢。除了资料,还喜欢人,无论是网络上,或者现实生活中,遇到可以引为同调者,亦都觉得是皆大的欢喜。

真是有幸,这几年逐步凑齐了由史念海主导编撰的大型地方文献资料丛书“长安史迹丛刊”中的十余本书,可以作为垫底的史料,放在办公室的书架中,空闲时翻一翻,或者作为辞典用,都是很方便的。但这些图书,都为清以前的文字,读起来艰涩而外,还很累人,确实都能透发出一种苦累却又让人舍弃不下的美。说到底还是喜欢民时的文字,短章片羽亦好,长篇大著亦罢,心理上是轻松的。夏丏尊的短文,范长江的通讯,林散之、何正璜的日记,读起来都颇有趣味。

新近又在朋友圈中看到一个名字为“终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8 13:13)

西五台是一座尼寺,但有人说曾见有和尚在其中供养,应该是早先的事了。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云居寺,来由据说是因为上空总有祥云缭绕,寺名便由此而得。其实更为准确的名称大致应该称宝庆寺,我翻了好多资料,却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一般尼寺都称作“庵”的,但它没有,它就叫西五台,很别致的一个名字。

我工作的地方离它很近,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但我几十年里却没有进去过一次。从莲湖路上走,进玉祥门,路南,隔过街面的门店,就能看见它的影子。有时路过,想进去看看,不知为何,念头即起即离,也是没有结果。前几天,一个下午,快要下班了,在附近有事要办,路过,就专门进去了一回。

山门很小,面朝东,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女士往出走,她还刻意地盯着我看了看,意思似乎在说,要关门了,你能进去么?我走了进去,门口有一只小狗,长得并不好看,不理我。我在一方碑石前停了下来,一字一句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4 15:09)

大雁塔是长安城中不可或缺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毕竟它在此安静地矗立,已是有一千三百多年了。如果仅从文化的角度观察,在佛教、建筑、中印文化交流等因素的考量之下,前面所说的“之一”就显得多余,用“唯一”也许才能真正表述它所隐在的文化含量。它处于大慈恩寺内,因而亦称作慈恩寺塔,但民间还是喜欢称它为大雁塔。晚于它五十年兴建的荐福寺塔,相较于它亦称作小雁塔。大、小雁塔都是因寺建塔的典范之作,但塔名盛于寺名,恐怕也是比较稀见的情状。它们可以称作是长安城中唐代佛教建筑的双壁。

从地理位置看,大慈恩寺位于唐长安城宫城东南方向的晋昌坊,距离承天门也就十来公里,正西与南北中轴线朱雀大街隔了大业、开明二坊。自北魏时起,大慈恩寺所在区域就一直是佛教用地,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在此建净觉寺,而后隋文帝在其故址建无漏寺,到了唐贞观二十二年(648),太子李治追念生母文德皇后恩德,祈求冥福,就奏请太宗敕建佛寺于此,并赐名“慈恩寺”。这时玄奘已经西行取经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2 12:44)

老县城是一个村子,在秦岭腹地。从西安西行八十公里,到了周至县城,直向南,进入秦岭黑河森林公园景区,山行一百公里,就到了。中途要过一个镇子,叫厚畛子,路程正好一半的样子。县城到厚畛子,柏油路,路况很好,厚畛子到老县城,砂石路,比较麻缠,山势险峻,不好行走,偶遇会车,就须耽搁较长时间。一般,是会在厚畛子歇一程的。

这个村子在清道光年间,是一个县城,称佛坪厅,因而现在村前有一个文物部门竖立的石碑上写着:佛坪厅故城,是比较准确的。佛坪厅在行政级别上比一般的县要高一些,是从六品,可以看出当时是比较受清廷重视的。朝廷为何要在此设立一个县?主要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它在傥骆道上,傥骆道古来就是关中到汉中最为便捷的栈道,七百余里长,中间并无州县,于是,朝廷就把周至南部以及洋县东北部的一片区域划出来,设立佛坪厅,就是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