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8-16 17:41)
标签:

马茂元

斯舜威

止庵

书事

分类: 陈香榭

这些天早晨起来总是觉得睡不够,不想起身。这天嘴里念叨说,真是想再睡一会儿。青女士却在一旁懒懒地说了句,起来,死后自会长眠。让人不由得一笑。是的,前些天说到萧红的时候,就说她真是一位奇女子,且不说她写下了多少作品,就一句“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也会卓然不朽的。实在可惜,她才活了三十来岁,就沉睡过去了,但这句励志的话,却留在了人间。有时也为自己难过,都一把年纪了,连睡个自然醒的权利也没有,真是做人太过于失败了。

新的书房收拾好以后,到现在大致快要半年时间了,仔细想一想,却并没有在里边读多少书,几乎是没有读过完整的一本书,很为惭愧。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临帖,写上几张字,就该休息了,周六周日外出几率较大,没有时间待在书房,想来,书房的使用率也是蛮低的,但没有,又似乎心里会有些缺憾。再说,刷微信,也会占去较多的时间和精力,虽然现在已不如以前那么上瘾,但消耗时间和精力,总是让人感到不值得。慢慢地,也许应该再加强一些自己的自控力,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桓冲

余嘉锡

世说

品读

分类: 新雨堂

桓冲是桓温的弟弟,也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但历史对他却是很不公平的,阴差阳错,让他的前半生,活在桓温的阴影里,后半生,活在谢安的光环下,一世英名就这样被埋没了。翻开史书,有关他的内容并不多,但却很为精彩,亦难免让人替他惋惜,觉得总还是历史辜负了他,让他成为一位被低估的人。《世说新语》中有关他的条目不到十条,其中还有一半条似乎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亦足以作为前述论点的明证了。

这篇文章不想说他,而说说他的夫人。故事在“贤媛门”,说他不喜欢穿新衣服,有回洗浴后,夫人特意送了新衣服给他穿。他大怒,差人拿走了。这位夫人似乎并不介意,再次送了过来,并传话给他说:“衣不经新,何由而故?”你不穿新衣服,怎么能成为旧的呢?桓冲大笑,穿上了新衣服。

这都为家庭琐事的描写,但人物的性格、形象却跃然纸上,这亦为《世说新语》的鲜明特点所在。桓冲的这位夫人,显然是很了解夫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19:24)
标签:

慈禧

王力

秦岭

书事

分类: 陈香榭

记不起来,前段时间去万邦书店买得一册杨红林著《慈禧回銮》,不知在书事中记录过没有。书事系列好些天写一回,流水账,难免会漏记一些内容。此书三联书店出版,主要围绕六十张照片,又补充些图片资料,结合官方史书、媒体报道以及当事人回忆录,反映慈禧辛丑年自西京城返回北京的行程情况。当然最出彩的就是这六十张照片,为国内所仅见,是当年打前站的官员安排照相馆拍摄的,很为珍贵。

前一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慈禧携光绪帝仓皇西逃,抵达西京,次年《辛丑条约》签订后,终于可以回京了,倒像是打了胜仗,一路上自是豪奢铺张,游山玩水,很有些喜剧色彩,但一个王朝衰落的背影亦越来越是真切。时光过去一百多年,每天在慈禧当年处理政务的处所上班,常常会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种历史的闲愁时不时就会侵上心头,觉得时空的转换,真是视万物为刍狗了。很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世相

人物

纪事

生活

分类: 在野编

有一段时间,永福寺路街口的市总工会家属院110出警频次特别高,都是缘于一个自称“囊包三”的人。事由要么是邻里纠纷,要么是酗酒闹事。

市总工会家属院是一个老旧社区,房屋建筑多为前苏联援建时期所建,那种斜坡式屋顶是最为明显的风格特点。原来能住在这种房屋中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几十年过去,真是河东河西,有了分野,还在这个小区居住的,就是经济状况比较差的群体了。囊包三住在这个社区,是父亲的房子。父亲原来在厂里当过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从任上退休。囊包三有个弟弟,早年下海,在环城路上开了一家黑灯舞厅,几年下来,暴富,有一年开了豪车全家出门旅游,在云南出了车祸,死了。此后没有多长时间,父亲也死了。囊包三亦是从此性格大变,和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整天就只是与母亲待在家里,酗酒,然后出门在社区发飙。好好一个人,他为什么称自己为“囊包三”呢?是有一回,喝多了,到社区闹事,指着一位社区的委员大骂,说自己,除了社区书记、主任之外,就算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0 08:05)

进入小暑以后,气温持续攀高,接连几天,气象部门都发布高温橙色预警,说城区温度会达到四十度以上。整天在冷气房里坐着,其实也不舒服,中午就刻意走出户外,到解放路淘书公社转了一回。太阳太毒,气温太高,没有敢双程徒步,回来时就乘坐公交车了。冬天冷,夏天热,北方就这么四季分明,倒也好。

每次去书店,总是会买一两册书回来,当然空手而归的情况也有。汗流浃背,进得书店还用餐巾纸一直在擦汗,大致有十来分钟才平息下来,书店内的冷气亦比较给力。选得一册刘绍铭著《风月无边》,龙门书局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这个出版社不太了解,以前好像没有买过他们的书籍。是塑封,又没有样书可翻,但还是懒得拆开,随便拿了一册草草了事。作者是比较熟悉的,以前买过几本他的书。香港的几位,金庸、董桥、林行止、刘绍铭等,文字格调就是那么个样子,读得多了,亦觉得烦。又一册书是邹士方著《大师的印象·美学家卷》,漓江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8 16:35)
标签:

袁枚

杜甫

诗歌

学习

分类: 陈香榭

袁子才《随园诗话》卷二有云:“少陵云:‘多师是我师。’非止可师之人而师之也,村童牧竖,一言一笑,皆吾之师,善取之皆成佳句。随园担粪者,十月中,在梅树下喜报云:‘有一身花矣!’余因有句云:‘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余二月出门,有野僧送行,曰:‘可惜园中梅花盛开,公带不去!’余因有句云:‘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

袁枚诗话中这个条目的内容,被许多的艺术家争相引用,成为“多师是我师”的典型性语言。当然,杜少陵的这句“多师是我师”,大致不是原话,原话应是他的《戏为六绝句》诗中的诗句“转益多师是汝师”,显然是经过了后人的“改编”。其实,杜甫的原诗句,后来人们约定俗成,有一个惯常使用的成语是“转益多师”,意思是要不拘泥于一时、一地、一家,尽可能多地以人或自然物为老师,与“多师是我师”语意是相同的。

“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唐梅

人物

纪事

虚构

分类: 在野编

我在一个叫永福寺路的小巷里曾经生活过十七年。单位临街,但这条街却并不是永福寺路,而是和永福寺路正好形成“丁”字状的一条无名的街巷。有好些年,我住在办公楼的顶层,顶层是职工宿舍、仓库,还有计生用品展室。窗外,街上的一切可以一览无余。离开之后,好长时间不去永福寺路,偶然去过一次,本应有好多的人和事可以想起来,然而没有,我却只是想到了唐梅。

唐梅长得很好看,眼睛大大的,可以说话。身材很好,高挑,喜欢穿高跟鞋。肤色白,头发总是染成栗黄色,还要微卷。她的家就在永福寺路上,父母是下岗职工,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她不喜欢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了。我认识她的那会儿,她和韩军谈朋友。我和韩军的父亲很熟,他们家就在单位斜对面的院子里。

夏天的夜里,丁字街口的书摊旁天天有人在下象棋,围观的人也较多。我那时单身,没有事也喜欢围观,常常会待到很晚才离开,就经常看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3 15:21)
标签:

知堂

蚂蚱

人间

阅读

分类: 陈香榭

亦是好些天不写文字,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歉疚感,终究并不以卖文为生,只是偶尔的,心头的荒漠的情绪会浮泛一下,像是水中的腐朽的棍子,沉一沉便偶然泛了上来,顿感人生的无趣与落寞,却还不得不坚守着,一天一天地度过。是什么人与事都不想理会的,没有生的荣耀与死的忏悔,于人间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午间取来知堂的《秉烛谈》来读,看他在枯燥的旧书堆里钻来钻去,亦能感觉到人生的乏味。读书与写文字,究竟有什么好,但于他来说,倘不读书与写文字,又能去做些什么?日子总须是要打发的,各人打发的方式又各不同,此中并不应有多少偏见,觉得哪个有益,哪个有害,大概都是销蚀生命的姿势罢。有此心境,似乎就理解了知堂一些,顺便回想起自己抄写史书的旧事来,意义无非是,排解寂寞的日子罢。

有时想,释家所说的不立文字,是好,可以省俭了许多人生的琐碎的枝节,但又不觉得到底有怎么的好。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4 12:19)
标签:

鲁迅

周作人

王国维

品谈

分类: 在人寰

几位相识的朋友在一家名叫亭院小厨的酒楼上喝酒。酒楼临街,街道是唐时长安城里最宽的道路。酒楼只能乘坐街口的电梯上来,电梯旁放着一把椅子,时常坐着的,是一位中年的妇人,穿着酒楼的制服,在招呼来客。包间很少,最里边的挨着厨房,亦最小,晚间是属于他们的。包间的门可以关得严,但外边总是很吵。

先是寒暄,喝酒,喝得有些量了,话题自然归向了文学。有两位应和着,指摘着一位正在修改中的小说,细节的处理问题。作者似乎并无什么辩解,只是平静地看着别人在说。这三位都是写小说的,水深水浅自然亦是心里分明。另一位不曾写过小说,然而却可以对于小说作些品评。还有一位,职业是摄影,对于文学有兴趣,但似乎兴趣不大,总是沉默的时候多,欣赏他人的耐性很好。

混乱的谈话中,不知谁冒出了一句:

“鲁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8 12:20)

前几天在书柜中翻得一册《颜氏家庙碑》的字帖,为九〇年所购,距今几近卅年,才三点五元人民币。书脊的装订线已经断开了一些,但还不至于书页凌乱。内中有自己用红色签字笔批注的一些有关点画或字体结构的看法,几乎是全本批阅过了,现在看看,很好玩,很有意思。书的扉页有自己的签名及盖章,还写了一句话,“不要急,一笔一划慢慢来”。是很慢,慢得三十年亦未曾通临一过,就仅仅局限于随便翻翻。近来临过几通《麻姑仙坛记》后,不知何种缘由,颇喜此贴,喜欢它表现出来的骨苍神腴的气息。

在美院旁边的书店购得一册王伯敏著《中国画的构图》,二〇一二年四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这些年金石书画方面的图书购置得不少,慢慢地读了一些,觉得还是能够引起兴趣的,于身心健康亦颇有裨益。其实,真正培养自己这方面知识的,还是九十年代初期在中国书画函大西安分校上学的那两年,较为系统地锻炼了自己。天分不足,下苦不够,态度上没有认真地对待学习这件事,以致于没有什么成绩,这都为客观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理洵
理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603
  • 关注人气:1,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ID:lixun2017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