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0-16 10:35)

真是杀不完的猪,看不完的书。手头正在看的书就有好几本,如《史记》、《瓦尔登湖》、《了凡四训》、《绘事感言·种瓜拾豆录》等,间插着还会翻翻《汉魏六朝诗选》、《杜甫诗选注》、《新编东坡海外集》,因为它们就在办公室的沙发背上放着,午休时聊以催眠。喜欢这种自由散漫式的阅读,没有什么压力,就只是体格与心灵的放松,很愉悦,也许就是那种常说的悦读的姿态吧。

周日起得大早,天下着雨,洗漱之后在学校食堂吃了早餐,要去北郊的省艺术研究院参加陈嘉瑞先生的《终南漫誌》研讨会。此前搞过一次,印象里是在陕师大,还离家近一些,可惜因事没有参加。间隔时间不长,又搞第二次,再次邀请,不去就说不过去了,况且书中还收有一篇《与理洵兄书》。这本书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为读者提供了两种稀见的阅读体验,一是文本,带有传统的笔记体又兼明清小品的味道;二是语言,文白交错的表述方式。在目前这种新的人文环境下,自然是显得另类与独特了。见马河声先生,寒暄之中得知吴川淮先生签赠新书一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3 08:25)
标签:

袁了凡

费秉勋

既白

书事

分类: 陈香榭

这两天读书少,实在没有要写文章的念头。那就写写书事,记记流水账,练练笔。抽空看了看整理的一部书稿,本来想着,要认真地再细勘一过,尽量让遗憾少一些,可是翻看之后,连自己亦惊呆了,原来,就是以前,自己的才华竟然那么好,无论如何,现在是跟不上趟了,吓得不敢动手了。仔细想想,这几年来,终究,缺乏的还是深阅读,内心的那一点儿灵性完全被浮躁的心气堙没了,再加上阅读内容有了新的变化,文风于是调整了。这比较可怕,是一种温水效应式的改变。

国庆节到终南山里学易,又新得一册费秉勋著《八卦占卜新编》。不是旧书,应该是重新翻印的,开本似乎亦小了一点。按说应该是激光照排,但内文错讹却好像有点多,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这本书有过一册,是二十多年前在书店购买的,后来认识费先生,就补签过一回。这一回亦是签名本,作为课本,先生给每位学员都签了名,并亲手授书。我上去接受书籍时,费先生笑着说:“这个名字!”“即白”。最初报名,是通过微信,微信名是“既白”,结果登记学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08:05)

十月一日。昨晚即收拾就绪,青女士至楼下商场采买食品、水果若干,装箱。终南山书院举办的这个国庆易学修身营,消息最早是山东白水兄发来微信打听具体情况的,因为主讲是费秉勋先生,熟悉,便很快查找消息源把简章传给了他。书院亦建有一群,群内随时通报报名资讯。想着国庆期间无事,还不如趁此闲暇在山里多呆几日,亦能系统地学习一下易学知识,就报了名。周末与青女士进山实地考察,在书院附近预定了房间,独立厕卫,能方便些吧,但她担心吃饭问题,觉得我很难坚持下去,所以就采买了食品、水果等物。白水兄因国庆值班,放弃了这次学习机会。

   先送青女士至小寨,然后至青龙寺地铁站口接一位女士同去书院,是昨晚在群里约定的,搭顺车。她是吉林人,这几年一直送小孩来书院学习传统文化。中途大雨,至书院已是中午时分。费老师由别人接送,已早到,忙着在学员课本上签名。课本就是他的那本有名的《八卦占卜新编》。中午在住家吃了一碗面条,外地学员较多,亦大多入乡随俗。学院是集体宿舍,一天两顿素食,是真的不能适应。下午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30 13:40)
标签:

马治权

费秉勋

鸟镇

易学

分类: 陈香榭

明天就放假了,觉得应该再写一篇书事,因为假期的七、八天时间,就不可能上网了。昨天参加马治权先生长篇小说《鸟镇》讨论会,在世博园灞柳驿酒店举行。这个地方以前去过,在东三环,但还是比较远,提前做了导航。清晨起得早,在学校食堂用了早餐,导航不知怎么导的,反正是还向东绕了一大圈。心想,要是晚了,就不参加了,索性到华清池洗个澡去算了。好在还是提前赶到了会场,在门口碰见张艳茜、翟旭鹏两位,还有马先生。

《鸟镇》是马先生继长篇《龙山》之后的又一部长篇,老汉还是很卖力的。《龙山》写过读后感,收在《铁未销集》中,《鸟镇》也写过,书还没有出版时就先看到初稿了,记得是在前年年底。觉得作家最为让人感动的地方有三点,一是韧劲和坚持。两部长篇,百万字左右,对一个六十来岁的人来说,是考验,况且书法创作也没有间断,这需要定力。二是强烈的忧患意识。无论现实中的作家本人,还是作品,强烈的忧患意识则是突出的气质表现,是不应该被忽视的。三是优雅的情怀与追求。这是一位比较讲究的官员,凡事掌控有度,追求最好,就是靠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7 12:46)
标签:

苏东坡

石涛

孙犁

读书

分类: 陈香榭

看孙犁《书衣文录》,一九九四年六月四日前后,孙犁是在翻看字帖、画册中度过的,还在《墨巢秘玩宋人画册》书衣上题字调侃说,“书籍翻完翻字帖,字帖观厌观画册。书法画法两外行,艺术之事漫商量。”翻看的画册有《宣和画谱》、《顾恺之画女史箴》、《华新罗写景山水册》等,都有书衣文字书写。

在《石涛画东坡时序诗册》书衣文字中,对苏轼的品评颇为新奇,可以记录下来。“东坡诗多凄苦内涵,然又强作洒脱。处寂寞之境,而寻觅慰藉之情。为宦不顺,而关怀庶民之事。有感即发,不作隐晦之态。此种意境,甚宜石涛作画也。闲时当细玩之。”你看他第一句评语说得多好。

同日紧接着又在《石涛山水册页》书衣文字中品评了石涛,亦为知人醒世之论。“人随世变,情随事迁。余近日始读石涛材料,知其明末王孙,楚藩后裔,流落为僧,精于绘事。至政局稳定,清朝定鼎之后,此僧北游京师,交结权贵,为彼等服务,得其誉扬资助,虽僧亦俗也。乃知事在抗争之时,泾渭分明,大谈名节。迨局面已成,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5 07:52)
标签:

生活

纪事

两地书

文化

分类: 两地书

官兄:

还记得前些日子说与你的阿乙罢,这家伙实在是让人讨厌得厉害。

前几天来,又絮叨自己单位的事,闲坐半日。忽然发神经说要做变性手术,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弟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就有些吃惊,劝他说,胡说啥呢,你想做金星第二?他又神经地回答说,不弄就没有机会了。而后又嘀咕道,你说我成功后要再想弄别人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就总是让别人弄?我一口茶水都要喷到他脸上了,骂他道,什么玩意儿!想得还多!你做了变性手术,就是让别人弄,大概心里也是愉悦的,怎么还想着弄别人,还有报复心理?难道再做变性手术变回来?他显得愁容满面。

官兄,这家伙应该是在机关被几个婆娘轮番修理,被整懵了、整傻了、整得没有人样了。我看着他就有些担心,思考着以怎样的方式劝说他去看看心理医生。我又觉得生气,就对他说,你去直接找首长谈谈,既然你这么喜欢弄这事,给你找一只漂亮的母狗行不行?这时弟亦想起中学时所学的课文《范进中举》,难道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1 13:15)
标签:

苏轼

东坡

葛延之

知堂

分类: 陈香榭

苏东坡晚年,已经是文坛大佬了,粉丝很多,而且,去拜访他,要向他学习文章作法的文学爱好者也不在少数。在《东坡海外集》中,收录了一篇《诲葛延之作文法》,就是他向来访者传授作文秘法的。苏轼此时在海南,葛延之是不远万里,跨海求学的,并和苏轼相处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苏东坡是这样说的,“儋州虽数百家之聚,而州人之所须,取之市而足,然不可徒得也,必有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钱是也。作文亦然,天下之事散在经、子、史中,不可徒使,必得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意是也。不得钱不可以取物,不得意不可以用事,此作文之要也。”大致也说得很明白了,就是说作文的关节处在于,立意,立意为上。

这件事是比较可靠的,葛延之有位堂弟叫葛立方,在他所著的《韵语阳秋》卷三中有所记录:“东坡在儋耳时,余三从兄讳延之,自江阴担簦万里绝还往见,留一月。坡尝诲以作文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梁衡

方英文

年世墨

书信

分类: 两地书

官兄:

又是多时不写信与你了,偶尔翻翻前些时节写与你的信,还觉得十分有趣味呢。弟以为这样就好,像是毫无芥蒂地拉拉家常,胸无家国大事,就只是个人一时意绪的舒展,是很舒服的。不过这样私人的话语,亦让感兴趣的读者看一看,也算是光明磊落吧。人还是活得敞亮一些,自己不累。

要说又是对你絮叨了,几年前办公室的那盆白掌,过了夏天,可能是浇水没有把握好,根部沤烂,慢慢死去了。先是极个别,再是极个别,不出一月的时间,就全部覆没了。一盆光秃秃的土,放在办公室,实在是太难看了,气场也不好,弟是心里放不下事的人,就尽快去了一趟附近的花鸟市场,买回一盆幸福树,有四株,原土栽植了。也是有一月的时间了,长势很好,喜欢这种样子,英挺。室内花木无须太多,能有几盆花花草草的点缀点缀,就是另外一番样子,万物都是有生命的,须有精气神。

这些天看书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年世墨

姜德明

书话

分类: 陈香榭

阴雨的天气中,收到武汉年世墨寄来的快递,是他的新作《湖畔书语》。拿在手里是很清新的感觉。这是山东阿滢所编的“琅嬛文库”第七辑中的一种。“琅嬛文库”丛书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持续编辑了好几年,在书界已经有了较大的影响,好些位书界同道都有作品集子印行,是相当成熟了。它的装帧设计出于文川之手,亦为文库增色不少。

“年世墨”是笔名,作者的本名叫“金颂”,身份是公务员。很奇怪他为什么起这样一个笔名。书中的一篇文字《与曹文轩的一段书缘》里,说到过本名与笔名的问题,但仍是没有透露自己为何起这样一个笔名。当然,倘若看到书中的另外一篇文字《谈笔名》,似乎也就没有纠结的必要了。书名“湖畔书语”,所谓“湖”,是指武汉东湖,一个很有名的地儿,因为家居湖畔,遂以之冠名,倒也雅致。

韩晗副教授为此书作序,题目是“恢复中国的‘文官’传统”,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兄忠实的读书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1 12:53)
标签:

戴敦邦

孟子

齐宣王

仁政

分类: 陈香榭

清晨上班从回民街穿行,先是在西大街百盛楼下看见一年轻人蹲着,一手摁在一只平躺着的山羊脖子上,眼睛四处张望,应是在等待什么同伙吧。平躺着的山羊则是浑身抽搐,没有一点儿气力,像是死过去了一样。也许,它早已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但又无可奈何,只好任人宰割了。过麻家十字,在一家店面门口又遇到同样的情形,但这平躺着不停抽搐的山羊,旁边已围了好几个人,摁着它,有人拿起了尖刀,在比划着从哪个部位向它下手。我不忍心看下去,就赶快走开了。我想起了“君子远庖厨”的老话。

中午读戴敦邦《绘事感言·种瓜拾豆录》“新绘和谐自然集·动物朋友篇”中,有一节话说,“日前吾在柳州开会,早起去江边画速写,见一牛车夫驱使一头公黄牛,生得壮美可爱,吾上前问牛车夫此牛几岁,他当即掰开牙口告知十一岁。吾又问牛车夫牛能活几岁,他回答:十三岁。吾伸手抚牛背说该是老牛了,牛车夫告知还能干两年重活,现在还是主要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