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2-07 12:28)
标签:

杜审言

杜甫

孙犁

读书

分类: 陈香榭

孙犁对《太平广记》这部书,评价并不是太高,他在书衣文字中引用了《四库总目提要》里对它的评价。书衣文字最后,又提到杜甫和他的祖父杜审言,强调被列入了“轻薄类”,“其狂诞事实,亦多可笑”。孙犁说得没有错,确实是“亦多可笑”。

孙犁只引用了杜审言的一件事情,是说杜审言病了,宋之问去看他,他竟对人家说:“也好,我死了,你们也就不受压了,文章有出头之日了。”找来原文读读,觉得孙犁还是转述得客气了一些,原文中杜审言是这样说的:“甚为造化小儿相苦,尚何言?然吾在,久压公等。今且死,固大慰,但恨不见替人云。”“遗憾的是尚未见到能替代我的人出现……”,而并不是说“你们也就不受压了,文章有出头之日了。”杜审言更为狂诞的话还有,“我的文章可以跟屈原、宋玉相比而只做了个衙官,我的书法跟王羲之比起来甚至在他之上。”可谓可笑之至。当然还有杜甫,“其狂诞事实,亦多可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03)
标签:

知堂

柯林

生活

纪事

分类: 陈香榭

这两天加班,亦无什么实际的工作,就是听专家教授们讲座。昨晚回家已是九点多了,周六、周日继续。我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平日里工作忙,脑子里难免一滩浆糊,静下来学些思想和主义,可以让自己充实。国人的旧疴,日常里总是重视实际的利益,很难把理论当回事的,觉得虚,事实上往往有误。

好好工作,好好学习,才配做好公民。清晨里浏览微信,看到了谁发的一首柯林先生的诗,《合格公民》,来自于他的诗集《心灵简史》,觉得颇有趣,正合了这几天的心事:

请领导放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13:33)
标签:

方交良

贾平凹

人物

纪事

分类: 群贤庄

方交良身上有公子哥们气。

据他说,他的《泱泱中文系》写好后,放了有十年之久,也没有出版,一时因缘,母校西北大学一百一十周年校庆了,终于出版。当然,这本书中的内容,相关母校,主要是记录他在中文系的读书生活。我们算是有缘人,书出版之前,他把书稿电子版发与我,要我拿出意见,我这人较真,又有些傻气,通读一过,还真提出了意见给他,事无不可与人言,并把写与他的意见贴在了博客中。后来这书出版,又再版,他都寄书给我,我看书的封底印上了一段意见中的文字,还有些自得。

书名是贾平凹题写的,我在懒园见过真迹。是他请托懒园找贾氏书写的,懒园曾详细地说过细节。这里边有故事。贾平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12:47)

自从那天在鼎展书店翻了一下《朵云名家·艺术讲堂·卫俊秀书法讲座》以后,健忘症似乎好了许多,回家仍念念不忘这本书。在凌乱的书架中翻找,又在近几年所记书事中翻阅,看不到自己有购置此书的痕迹。隔了两三天,就去买回了,有些魔怔。这本书好在它说的是家常话,就是明明白白地说自己的习书经历以及对书艺的认知,没有高深的语言和说教,一般的读者都可以听得懂。书前对傅山书法艺术的解读是重点内容,有些观点颠覆了一些传统的书学认知,值得玩味。不好的是好多篇目中的内容有些重复,因为是在不同场合的讲座,恐亦难免,但仍然不失为一本好书。

当天除了买回卫俊秀的书之外,还看到一本《编年注疏黄宾虹谈艺书信集》,王中秀编著,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出版。这本书收录了黄宾虹写与六十位师友、门生的四百零二封书信,其中有许承尧、陈柱、傅雷、黄居素、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13:51)

上周,槐里翟旭鹏造访。他前些日子去懒园,要取谁的一套吴川淮著《漆居斋读书记》,拿错了,拿成作者赠送新雨堂的签名本,当天正好要到城里办事,就顺便送了过来。此前,见过马河声先生,曾告知有书在懒园放着。旭鹏还带了一册淘得的《鲁迅手稿全集(六)》,是文物出版社早年的出版物,封面亦是很旧了,两人一起品赏了一番。他借用一张拆开的档案袋纸,包了封皮,说是要请书法家刘建社题写书名。这个创意很好,电话联系好后,原来建社的工作室距离很近,就在市青少年宫。

旭鹏邀请一起过去,想来手头也没有多少事情,就和他一道走了过去。在西华门十字碰见一位熟人,原来的同事,几年没见,打招呼的瞬间突然觉得她变得很丑陋了,脖子上的肉已经拥上了脸。我感到很难受。建社下午没课,沏茶,竟然神聊多半个下午,中途看他题签。他的字很好看。后来的几天,这本书转到懒园,在懒园的微信朋友圈中看到这书封皮的照片,建社所题书名的右侧又添加了几列懒园的题签,完全是一个艺术品了。文物出版社的这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纪事

书信

两地书

分类: 两地书

官兄:

收到你寄来的书,感到很高兴。这些年,我收到各地朋友馈赠的书籍,不在少数,大多为签名本。好些书,都没有时间读,甚至于很难抽出一点时间写些读后感之类的文字,实在是辜负了朋友们的一片好意。你寄来的这本关于柳如是的书,要在早些时候,恐怕可以认真研读一过,现在心境变了,似乎对此并无多大兴趣,亦是要辜负你了。

这段时间忙着搬家,最为头疼的,就是一日日慢慢积攒起来的书了。新书房,我不打算放太多的书,像仓库一样无趣,因而旧房子里几柜子书籍,就不想搬来搬去了。年岁渐长,一年里也看不了几本书,又经常去书店买些新书,阅读量是足够了。好些旧书,当时有兴趣买回来,却没有时间翻看,现在则是没有兴趣了。还是读书人的老毛病,难有割舍的情怀,处理掉又觉得可惜,于是就等着它们一天天腐朽。可以预见得到,这些书是没有什么好的结局的,最终还是流散。人有时显得智商很低,觉得自己珍爱的东西,别人也会喜欢,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3 12:57)
标签:

汪曾祺

熊秉明

读书

年会

分类: 陈香榭

大半年来下班后会在操场疾走几圈,已经形成了习惯,倘遇天雨或者别的事耽误了,还觉得不舒服。据说有一个体能适应期,锻炼天数若超过这个期限,身体内在的对于锻炼的需求就会成为一种自然的反应。生命在于运动,每天保持一定的运动量是必须的,这些年久坐,运动量不足,已经使一些疾病的迹象露头了,应该引起重视。天命不必在我,但健康地生活,保持较高生活质量的姿态,却是自己应该把握的。不知为何,抑或是心劲退了,现在每每看到八、九十岁的人,内心就有些羡慕的感觉,觉得他们真厉害,真能活。

个人书信总是很私人化的东西,这些天看《汪曾祺书信集》,就能看到汪氏的一些比较私密的信息。这是个对于生活始终保持有温度的有趣的老头,他在与别人较为私人化的交往中,仍然可以不拘小节,敞开心扉地坦诚己见,极少有拘谨的拿捏表现。美国家书凡十八通,是他一九八七年冬天赴美期间写与家人的,多数写与夫人施松卿,虽多家庭琐事,但对于美国社会的认识与感受却是应该关注的,很有一些文化的识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9 16:10)
标签:

钱锺书

学者

院士

敬老

分类: 在人寰

近来的微信朋友圈,流传着一张照片,是四川的一所大学,不知哪一年搞了个什么活动,总之是,有好几位高级干部出席了,会后,也许是会前,依惯例须合影留念的,就合影留念了。但这张照片之所以流传,是因为,前排坐着的相对年轻的高级干部们,身后却站立着,八十岁的,还有九十岁的专家、院士,老朽之身实难掩堪扶之态,因而,以尊老计,骂声一片,大致的意思,是前排坐着的人,缺德。

我想,倘使前排坐着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以及朋友圈中暴风雨般的骂声,不知作何感想?估计亦是委屈得要死。是的,谁想与你们照相来着,竟然招致这样恶劣的辱骂?实际上,现场的情形究竟是怎么个样子,外人是不清楚的,但因为照片是这个样子,就已经是口舌难辩,只能找骂了。这都缘于,中国是尊老的国度,它是道德层面的真理,无须以规则、制度来破解。因而,找骂,是应该的,是有口难辩的。

不过,这让我想起钱锺书的一则逸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6 12:37)
标签:

陈传席

人物

品藻

文化

分类: 陈香榭

想来最早阅读陈传席的文字,亦几近二十年了。应是在省图的阅览室里,偶然地遇见他那本发轫之作《六朝画论研究》。要说能看得懂,就实在是拔高了自己。硬读,不求甚解,却仍然是喜欢的。我想我以后所熟习的有关绘画的常识大体都是以此书作为底子的,毋庸遮掩自己眼界的局限。后来,是十年前,在书店里再次遇到这本书,就买了一本,决心通读,大半已过,却还是放下了,现在看着夹在书页中的书签,亦为自己感到惋惜,遗憾没有完结它。

这本书对陈传席是重要的,正读研究生,偶然的投稿,就遇见了伯乐。沈鹏那时,还不是声名昭著的中国书协主席,而是人民美术出版社负责理论的副总编,看到来稿,以为其中解决了很多重要的问题,纠正了美学和美术史研究中很多含糊不清甚至错误的理解,颇为赞赏,就给作者回了信。此书后来,重版多多,据说已达十七次之数,是很为罕见的,亦确定了陈氏美术评论的基本定位。

当然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0 12:25)

万邦图书城搬回小寨商圈了,比原址稍向西北偏向了一些,旁边最有名的地标是大兴善寺,但规模要比原来大一些,而且布局、装潢与经营范围都更多了人文色彩与时代气息。这应该是自我调适的结果,实体书店在目前情况下,如果还是仅仅局限于原来的经营理念,路子是不会走得太远的,因而全国各地,近年来就能看到实体书店纷纷关门的现象。读书本来就应该是轻松的事情,出来,溜达一下,翻翻书,坐一坐,喝喝咖啡,临走买几本书回家,是多么惬意的生活,时代使然。

这是新开门的第一次去,入口是相当狭隘了,招牌亦不怎么惹眼,但乘电梯上了三楼,则是另一番天地。因为规模较大,布局就疏阔了许多,收银台四周,是可以坐了高脚凳子喝咖啡的,其他书架周围,都有条凳可坐,光线是柔和的橘黄,让人觉得舒服。像往常一样,大致都会碰见熟人的,柯林、白磊、吉木、怀旧老哥等等,都为这里的常客。周末无事,待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未尝不是一种安然的自在。走走看看,一圈下来也在一个多小时,再聊聊天,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理洵
理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0,185
  • 关注人气:1,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ID:lixun2017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