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3-19 10:33)
标签:

汪曾祺

黄裳

写文章

札记

分类: 陈香榭

昨天到南门一带护城河旁游览了一回,终究是春天到了,柳树已披上了绿装,玉兰花早些天就开放过了,一些干枯的树枝泛出淡淡的绿芽,春水是一往情深的绿,沉静地漫流而去,只有在台阶处才能看出浪花的叠出,而水声却仍然是小的。在这样春天的傍晚,夕阳落照,微风吹拂,行进于墙角漫道,树前花下,心情是舒畅的。

这些天总是发愁写不出文章来。想起汪曾祺,据他说常备一小罐,忽然想到文章的题目,就会顺手把题目写下来,放进罐中,待有空闲想写了就随手取出一个,略作思考,文章就写成了。这种方法应该是经验之谈,记得有一年去拜访李禾老先生,他提醒我说,日常生活中口袋里应该准备一个小本子,有灵感了就马上记下来,对于写文章很有帮助。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古人亦如此说过。

不过,这些天的困惑是,有题目亦写不出,没有题目亦写不出。有几篇约写的文字,早的应约于年前,晚的时在当下,不时地琢磨,却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3 17:04)

网购《龚自珍己亥杂诗注》一册,刘逸生注,中华书局一九八〇年八月第一版,二〇〇七年八月第五次印刷,总印数在两万五千册上下。今年是己亥年,距离龚氏己亥正好是三个甲子,龚氏当时,亦正是鸦片战争开始的前一年,他四十八岁,因为不堪忍受权贵的排挤与打压,厌恶官场,就辞官离京,返回老家杭州了,其间又返京接过一次眷属。在这两次往返京杭的过程中,诗人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或忆往事与交游,或评时政与见闻,写下了三百余首诗歌,是为自叙组诗,称《己亥杂诗》。

想来,诗人也是很卖力的,短短的大半年时间里就写下了这么多文字。次年他在给友人吴虹生的信中提到了这件事,“弟去年出都日,忽破诗戒,每作诗一首,以逆旅鸡毛笔书于账簿纸,投一破簏中。往返九千里,至腊月二十六日抵海西别墅,发簏数之,得纸团三百十五枚,盖作诗三百十五首也。”这些诗中,不乏名篇佳句,如那首《九州生气恃风雷》,“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冰心摘取的诗句名联“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7 17:35)
标签:

语文

教材

选编

文章

分类: 在人寰

新编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删除了《陈涉世家》篇目,引起舆论大哗。有人把它与当年中学语文教材删除了部分鲁迅杂文事件相提并论,以为可惜。实际上,这种“可惜”的意见,是“大哗”的主流意见,以此亦能看出世道人心。

“苟富贵,勿相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等等金句,都是出于司马迁的笔下《陈涉世家》中的,这些励志的句子,鼓舞了国人几千年,编入中学语文教材中,亦有六十年了,新中国的几代人,都是在这些句子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当然,还有鲁迅的一些名句,都可等量齐观,忽然去掉了,自然是可惜的事。还有,这些篇目,就立意与文采来说,也都是站位较高的,忽然去掉了,自然亦是可惜的事。

然而,还是去掉了。

就此事,官方有一个说明是,教材在古文选编上,既注重经典性,又兼顾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节说长安灯市,主要说到送灯的习俗,实际上,更像是前奏和铺垫,真正的高潮还在于元宵节的闹灯和观灯。所谓“闹元宵”,就在一“闹”字,望文生义亦能想象出来一种万众狂欢的热闹场景。

果然,在何氏日记中,就有狂欢场景的记载。正月十四日云,“晚餐后,在街头小步。明日为上元节,故今日市上热闹至如疯狂。尤以花火最盛大,别为细长与短圆二种,前者燃后即直冲入云霄,万点小火凑成一条亮光直贯月旁,有如彗星,后渐下降,变成一独粒圆光骤然直下,又如流星,遍街皆放,目不暇接,天空中蔚为大观。后者一经燃后,即放成三尺高三尺阔之光屑,灿烂跳跃,有如火树银花,闪耀夺目,街头亦遍有放者,车马为之侧行。总观市上,可谓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家家锣鼓,人人新衣,彩灯连道,火花满天,一派太平兴隆景象,亦不减唐代长安之当年。”

元宵节当晚则更有甚者,日记云,“晚饭后,与云同至街头观光。今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灯是长安城春节期间的一种重要习俗。一九四一年二月二日,阴历正月初七,何正璜在日记中记录了当时的实际情景。“开会后,云坚约至市上观灯,因同去。不料街头彩灯乃较武汉热闹数倍,鸟兽各形红绿异色,令人目眩头昏,售与购者亦如疯如狂,太平景象十足。”“不过就纯艺术观点说来,则新奇精致固多可称述者,如金鱼、螃蟹、黑羊、金狮、白兔、荷花、蚱蜢、黄猴、玄鹤、牡丹、纹虎等尽皆惟妙惟肖,极技术之能事,尤以各动物之双睛皆以琉璃为之,既圆又亮,特别可爱,价在昂廉之间。”花灯多以鸟兽虫鱼之形为之,当然是纷繁多姿了。

这应该缘于送灯习俗。正月初六至十二前后,在当地长辈为晚辈送灯,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因而就会有交易行为,群众集会,衍生出观灯活动。所谓“送灯”,其实是一种祈愿,“灯”与“丁”谐音,是希望接受灯笼的人家人丁兴旺。同时灯笼又是儿童的一种很好的玩物,可以愉悦身心,而街道、住户门前到处悬挂灯笼,亦能营造出祥和热闹的喜庆气氛。当然,送灯至孩子十二周岁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5 15:37)

南大街中大国际是一家有名的商业综合体,以世界名品购物广场、商务会议中心、餐饮设施等为主要载体,在西安城里算是较为高档的场所,一般人大致很少经常光顾的。前段时间看到消息说上海三联书店在这里开了一家书店,很好奇,但还是一直没有光顾过,虽然上下班也会偶尔从它门前经过。那天进去,已是傍晚,乘电梯上了五楼,才见了真面目。面积算是比较大了,书籍以外国文学、文史哲等为主,有一个隔离开的阅读间,可以要饮品,人不是太多,显得很是冷落。

三联的眼光总还是有的,书的质量、品味都比较高,空间终究不是太大,因而同类的书内容都相对集中。比较欣赏的一些书籍,架上多有,但这些年买过的、翻看过的亦多,就只是心里相亲罢了。选得一册清黄图珌著《看山阁闲笔》,上海古籍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六月印刷本。这册与先前购得的一册《陶庵梦忆》同为该社明清小品丛刊中图书,开本都小一点,但排版、印刷却还让人满意,封面设计相同,以嫩绿为主色调,倒也清雅爽净。另一册为《陆小曼诗·文·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纪事

两地书

黄庭坚

分类: 两地书

官兄:

年后已是上班好几天了,不过中国人的习俗,大致还要等过了元宵节,才算是彻头彻尾地过年了。天气一直不太好,昨晚说是要下雪的,早上起来,拨开窗帘向外看,星星点点地能看到一些雪的痕迹,但庶几于无。清晨里坐车到单位,沿途亦是从草坪上、松树的叶面上,才能见到点点雪迹。终究已是立春过了,阳气上升,雪在地面亦是留不住的。不过空气却是湿润而清新了许多,清冽极了。去年里并没有见到几片大雪,这在北方亦不算得是什么稀奇的事,多年来就如此。

春节里痛饮过几场酒,都在半斤朝上,虽是意识上有些模糊,但并不能看作醉态,因为都是清醒着找到了家门。对自己的酒量颇满意。不喜欢那种宏大的场合,觥筹交错,不亦乐乎,却并不能喝出多少味道来。三两友朋,闲散地坐了,于饭店的一隅,漫无目的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就只是想喝就喝、能喝就喝地喝着,消费尽一个下午的时光亦无妨,可以晚间继续,就很是有趣。年岁渐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1 13:12)
标签:

回乡

纪事

祭祀

生活

分类: 在人寰

年关将近,想着应该回去一次。父亲退休以后,就回到村里,和母亲一起生活,也快三十年了。平日里有空,也会回去看看,唠唠家常。不喜欢凑热闹,因而近些年的好几个春节,虽然也回去,但并不是在大年三十那天,因而从来没有到祖父、祖母坟前烧纸进香祭祀,都是大哥代替了去的。我们那里的习俗,是在大年三十下午到祖坟祭祀,接引先人回家过年,家家户户屋里都设有祖宗牌位。

回到家里,才听母亲说,临近的好几个村子,很快都要被拆迁了。听她的语气,很是怀疑这个村子到底还能存在多久。我说,拆迁有什么好,都被赶到楼上,哪有在院子里住起来畅快。母亲不置可否。实际上,这些年城市骨架迅速扩展,这些边缘的村庄,朝不保夕的命运是注定的,亦由不得个人说三道四。再说,村子里也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了,大多都在城区买了房子,平时房门都是锁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1 12:34)

春节书事亦多有可记处。先是在朋友圈中看到有最新编辑出版的《念楼随笔》面市,由钟叔河自选编定,就在孔网上搜得一册,微信付账了。发货是要在春节以后的,倒不是太大的事。念楼的集子,以及他编订的周作人书话、知堂谈吃的本子,都有,但似乎颇为喜欢此老,买一册他最新编订的,权当是满足一己的欲望罢。这些年已不太看他的文字了,但显然以前是深受过他的文字的影响的。念楼文字,多忧愤之气,这与他的经历是密切相关的,忧愤多,则智慧出,道理现,亦为他不同于他人文字的长处。

去含光路西西弗书店游逛过一次,是那天不想在家里吃饭了,吃了小六汤包,顺便去的。购书三册。梁思成著《拙匠随笔》,林洙选编,北京出版社二〇一六年二月出版,为该社“大家小书”丛书之一种。其中有些篇章,不能算作是严格意义上的随笔,倒有些学术和公文的味道,但不放宽标准,似乎又不好选择。日清少纳言著《枕草子》,林文月翻译,译林出版社二〇一一年六月出版,一八年一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1 13:56)

这些天尚能每日抄写《金刚经》一分来让自己安静下来,不思其意,就只是静静地抄写,心绪果然就变得平静多了。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是坚持着抄写的,觉得受益很大。亦曾建议要好的朋友抄写,据说有不可思议的收获。倘要谈到意义,则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生命实际上就是一个过程,无须赋予它太多的意义,做什么与不做什么,短期内似乎分别较大,但以长期的观察,应是很难分辨出优劣盈亏的。成功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个样子,每个人心中的标准都会是不同的。

小年日去过万邦一回,偶遇小魏。他在兴善寺街有一个旧书的摊位,收工较早,来此消遣,约了吉木等人,说是晚上闲聊。不长时间,吉木至,带了《鲁迅日记》两册。这书是日前从杜宇处购买的,一直存放在他那里,中途曾相约着见一面,顺便拿书,但苦于年前琐事纷扰,还是爽约了。应是小魏告知他我人在万邦,因而就顺便带过来。书是人民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理洵
理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0,292
  • 关注人气:1,7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ID:lixun2017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