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机生
闲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27
  • 关注人气:1,5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主邮箱: 

xianjisheng@hotmail.com

过去写了些诗词歌赋,后来又对国外文学感兴趣,暂时沉浸在豆芽菜般的文字中,基本上不再更新维护此博客,待若干年后再说。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4-08 23:55)
分类: 辞赋骈文

按:经过几年存废争议,2010年1月沙坪坝文革墓群被评为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终不枉几位老人四处奔走呼吁、搜集民间资料、采访死难者亲友数千人……


闲机生问于黑白子曰:“吾昨过沙坪坝文革墓园,见丛林荒萋,青碑嶕峣,丹书壮辞,露坠叶飘,不知谁人亡此,湮没野郊?

 

黑白子叹曰:“此红卫兵之墓也。畴昔盲信蒂固,事权犹疑。法失常度,毒流祸遗。激情惑蛊,热血狂迷。烽烟处处,漫天羽檄。至于相亲屠戮,同胞戕击。梦锁重雾,魂散荆棘。乃葬于群墓,长眠永栖。幸矣,汝非生于当时。乱世乖谬之未睹,何止其一?

 

“我辈动乱之初兮,年少气昂。梦想于驰骋兮,卫国而安邦。若喷薄之旭日兮,犹奔沸之汪洋。怀不二之至诚兮,抱燕赵之慨慷。言必称马列斯毛兮,行则从王姚张江。红袖章兮绿军装。鼓填填兮锣锵锵。荡古迹兮抄私房。祖坟发兮遗灰扬。奋臂而攘袂兮,指点而否臧。怒不可遏兮,齿碎眦张。牛鬼蛇神兮,揪批游乡。四旧黑五兮,一扫而光。强梗踊跃兮,小人显彰。豕突狼奔兮,谁能扶匡?正直与耿介兮,掩泪而遁藏。竞殴逐打兮,身死被创。饮恨含冤兮,沉波绝梁。超乎所想兮,竞出荒唐。思忆冲冠扼腕兮,却望寸断肝肠。更流转而串连兮,浩浩汤汤。北拥京陕兮,南集赣湘。盘桓圣地兮,越境跨疆。匹夫鼓噪兮,众生癫狂。各自恃以承钵兮,纷林立而结帮。触值武斗兮,动辄上纲。挥砍兮切劈,开颅兮破膛。声嘶兮力竭,心迷兮志猖。云梯兮战车,弹炮兮机枪。蜂攒兮争赴,后继兮前亡。风雨凄凄兮如晦,恶魇沉沉兮未央。谁曾料六亿尧舜赤神州,苍山似海血残阳。当是之时,地陷山崩兮难摧其志,河泻海倾而不盈其腔。豪气灼胜于烈焰兮,仇意凛逾乎秋霜。然一旦失势,沦落仓皇。回首不堪,余年踉跄。不问沧桑,只道天凉。”

 

闲机生对曰:“噫!往者虽已,得失可鉴。稽乎故事,以观时变。制法外之权,慎暴力之搏。信乎,有独立自由之国民,有强盛自由之少年中国。”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完稿于厦大


注:一、“抱燕赵之慨慷”,当时在红卫兵中传抄的未发表的毛诗中就有“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烈士武臣出凉州”之句,然真伪莫辨。二、“六亿尧舜赤神州,苍山似海血残阳”,化用毛诗《七律·送瘟神》和《忆秦娥·娄山关》之句。三、“少年中国”,见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其他注释暂不一一写出。

   后记:如今提起红卫兵,有的人会觉得面目狰狞,或觉得是牺牲品,知识分子对此的批判更是不遗余力,然而如果他们的激情理想能够和现实结合起来,和平、合法地争取自由和权利,不亦善哉!

   写作前后:2006年,恰值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关于重庆文革墓园即将被拆除用于建设五星级宾馆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如,凤凰网资讯频道报道《重庆红卫兵墓群拆迁风波》;2006年2月10日,《红卫兵赋》完稿;2010年1月7日,文革墓园被评为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期间,罗华等多位有识之士反复奔走,搜集资料,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当然,墓园的存废也经历了多次争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法语

分类: 英法德西等语言

先是发音由[we]向[e]演变,后来书写也索性改为今天的ais,如卢梭《社会契约论》第一版的:
Si j’étois prince ou législateur, je ne perdrois pas mon tems à dire ce qu’il faut faire ; je le ferois, ou je me tairois.
也有部分ois词尾书写保留,但发音变成[wa]。词尾或词中的 oit 或 oi 貌似也有类似变化。


更早的此类词尾,如15世纪奥尔良公爵Charles d'Orléans所著En regardant ver le pays de France之中的诗句:
Combien certes que grand bien me faisoit,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须弥海上,众神所栖。蛇翘首而身断,狮凭阶而面劈。藓青白以相续,牛徜徉而自怡。颓垣根绕,腐壁蚁集。荒景萧索,盛世依稀。

当其兴炽之日,八方忌惮。武功炫赫,圣教威严。朝霞光遍,巴肯山巅。战象响彻,癞王阶前。石殿起于万夫,垒塔通于重天。毗瑟形变,永佑高棉。梵天四面,微笑人间。神诗朗朗,佛号喃喃。宝珠熠熠,金叶翩翩。油灯星耀,木香稻燃。礼杖林立,华盖云攒。袅娜襄舞,清恬助弦。

若夫兵败暹罗,城空都迁。原隰遗梦,林莽忘年。干戈接踵,异邦合连。六百余载,生民凋残。国复漫漫,戮力惟艰。

至若元年赤色,城郭再空。僧俗逐尽,驱放效农。鞭笞跋涉,枪决拒从。人分新旧,智判昭蒙。天伦兮常道,共灭于大公。始现修罗美奂,翻堕魔怪恶凶。天花妙曼而坠地,髑髅森森兮盈坑。木棉如雨纷飒,柬人默泣血红。

夫以哀柬多难,临别乃叹:日出兮日入,城兴兮城隳。谁人兮勘破,百代兮轮回。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暹粒

注:吴哥王都自15世纪暹罗国入侵后就被荒废数百年,而再一次人去城空,却是“红色高棉”在1975年高举MKS主义和MZD思想的旗帜推行极左路线,欺骗和武力并用,将城市居民驱逐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废禁文化教育、货币流通和夫妻关系,将抗拒者集体屠杀。仅是在后来九千多个坑葬点,就发掘出近150万个骷髅,都是死于屠杀、饥饿、疾病等,而柬埔寨当时的人口据估计也只有七百多万,这种自毁式的破坏远甚于此前泰国、越南的侵略以及美国的轰炸。在暹粒街头的书架上,除了关于吴哥遗迹的,最多的书,便是关于“红色高棉”的血腥革命。 

 

    古拉格赋 并序

    读Gulag: A History所描述苏联成立后的劳动集中营,想起十月革命的口号,遂作:

    肃寒十月,仓乱冬宫。飘摇权贵,怒涌工戎。蚁流垤溃,一呼百从。朝夕政替,惊雷横空:敲吸涤荡,恶秽永终,劳力自治,劳心途穷,庶民共产,天下大同。

    历党魁二代,三十余年。乐土邈远,炼狱酷严。劳营遍地,兆众罹愆。倾轧构陷,无辜牵连。威刑苦役,开渠拓边。白海离岛,北极冻原。西都熙攘,东滨荒绵。槁枯褴褛,殚竭胝胼。兢兢兽刨,瑟瑟虫蜷。饿殍冰雪,沟弃壑填。屠场僻野,生人草菅。拘囚数以千万,罄竹何可胜言?落落新城,幽幽长眠。帑藏所自,绞肉开源。

    呜呼!千古兮万邦,民意兮唱扬。几朝兮还政,几代兮为伥!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上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6 17:04)
标签:

文化

分类: 辞赋骈文

块然天地,造化无方。镇三秦之旷古,俯渭原之莽苍。送黄河于落雁,迎海日于朝阳。壁峰森列,脊岭危襄。削成劈就,鬼工怪夯。攀九曲之入云,追猿影之遁亡。出蒸腾之浩荡,浴吐曜之清光。

踏岩留迹,斯惟巨灵。金掌指路,太虚以行。沟垂而峡裂,峤欹而嶂屏。焚表而流上,坠硗而震霆。石莲兮张瓣,阴岫兮露狞。附崖兮擦耳,挂梯兮顾惊。瀑争险而飞泻,湍夺壑而直倾。松峙巅以撑盖,枫战霜而佩缨。凛肃网凇以雾,威寒悬剑以冰。渊封侯而霖布,池应梓而帝冥。狐掊泉而常涌,潭伏龙而未盈。

绝异于人境,竟孰乎逍遥。若夫驾青牛而离尘垢,乘鸾凤而吹玉萧。观弈散而斧柯烂,寻乡枉而亲故销。乃悟百龄之过隙,羡长生之凌霄。幽穴居兮青羽翼,白石饭兮菖蒲肴。避屡诏以抱朴,辞御访于博骁。

至若庙飨西岳,殿辅神族。郁郁桧柏,俨俨黼黻。旌旗蔽景,麾仗终途。太牢进献,万岁山呼。托君梦以赞皇业,化身现以感臣仆。流千秋以碑勒,告来览以匾书。讵料兵隳一炬,坤震瞬忽。势转圣寇,代迭汉胡。朝朝暮暮,风回雨逐。题刻犹残,帝魂焉如?

幸甚仰止,和以歌曰:清升兮浊降,斩崛兮太华。灵宫兮荒址,金天兮落霞。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 上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3 12:40)

   群峰兮天落,倚拔兮迭出。茫茫兮浮日,嶙嶙兮峙途。坐华象兮莲瓣,仰庄严兮天都。蹑光明之绝顶,望八荒之穹庐。直壁兮千丈,惟云影相逐。峭石兮刺空,但松盖长孤。仙想雾起,尘念风除。耸危垒而欲坠,屹奇构之仿佛。啭音清幽而自在,鳞茎盘曲而斜舒。回望兮岭岭夕照,挥别兮山山林竹。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 安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30 23:54)
标签:

世博会

房地产

分类: 辞赋骈文

    岁在庚寅,邦会此都。江襟披而入海,园玦分以献图。五洲物华,无龙负而出。百城洪范,禀人和以书。楼争奇而匠骋想,烟散花而轴耀弧。歌咏别腔之志,舞跃杂色之肤。腾如豹纵,翩若云舒。提钢刀以浪步,饰孔雀而踯躅。参差玉宇,错落金屋。任材而营造,凭技以竞逐。揽群哲之巧慧,呈遐方之异俗。横梁递叠丹冠,斑发斧斩白除。种殿照以张绒,瀑阁起于支竹。壁拟云蔚,盖疑沙匍。馆座赭土,厦举蓝舻。交缕编藤篮,平澜泊冰壶。象形于青果,比状乎羽族。臆游空前,思接邃初。波共灯而明灭,泉随乐以升伏。光摇而气薄,月坠兼星浮。更有名世雕绘,得天海珠。千秋熔铸,万代龙骷。诚绝珍之所炫,谅极侈之以铺。乘槎徒寻天河渡,人间至此太虚芜。涨落古来潮有信,南泸桥下愁夜忽。
 
    绮筵十里,耳喧而目饶。嘉会半载,魂悸而心摇。当观者之满,周溢而层缭。摩肩继踵,挥汗雨浇。坐羡兴寄,身历情豪。引刍狗之微躯,襄皇赫之盛骄。却安居之邈梦,览来日之逍遥。

 

    余以再临,聊乱以歌。歌曰:沸响歇兮夜风上,江辉驻兮众影离。悠悠兮清秋,惟月兮可期。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上海


注:献图,河图,治理之道。其他注暂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7 09:37)

    秋凉海上,暮昏江边。千楼次第,万灯萦延。珠塔耸峙,双剑掣天。星缀虹射,河汉泻悬。嵯峨列宇,捧瑶顶莲。泛艇垂旒,跳光窗巅。玉华直照云埃,溢彩分流街园。妙舞竟喧高台,曼歌悠走琼田。都人美女,绰约若仙。衔杯幽馆,佳会雅轩。黯然月魄,澹荡夜鸢。游兴宴乐,笑语共传。


    望西滩遗迹,对东浦新颜。浑浩未澈,江流百年。当国运之舛厄,成逐鹿之漩渊。战火屡噬,兵帜几迁。华洋划界而杂处,黑白勾盟而分权。党团纷轧,帮会营盘。随势趋附,谋利合连。死士赴义,刺客袭冤。学潮振呼,工友并肩。各标异以匡难,终飘摇而屯艰。汇众方之恶,开世风之先。十里洋场,迷醉绿嫣。一朝沦陷,地狱人间。外寇既已攘,同室复操铦。山海驱驰,血染尸填。妖氛涤除,大同政宣。亦不免循旧流毒,筚路蹒跚。而今物华之盛,但鼎新之端。唯俟河清,凤雏出燔。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  陆家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8 23:29)
标签:

西湖

分类: 绝句

镜水青垂柳,描空淡远山。相依堤上卧,梦起落阳残。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回上海火车上     注:镜,照。描空淡远山,淡淡的远山像是轻描在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5 22:03)
标签:

南普陀

厦门

厦大

分类: 辞赋骈文

    东海古刹,鹭岛禅宫。坐五老之荫麓,对红尘之寂空。历千载之更迭,阅百代之峥嵘。续断香而积祀,起残灰以增宏。托山势而列阙,因丘形以建墉。重檐翔脊,琉瓦瓷琼。青鼎玄炉,西鼓东钟。层阶历升,回廊旁通。雕栏望海,白塔指穹。迎普照于清迥,扬梵音乎葱茏。灯传而岸渡,化流而影从。

    世业既结,心缘初发。步菩提之落阴,承红棉之坠花。临涌泉而掬景曜,俯荷池以鉴本心。聆呗唱而释妄念,去林泽而放羽鳞。鸽缓缓以越顶,鱼翩翩以穿澜。遥睹顽石嶙嶙,焉闻流水潺潺?

    而后登彼殿堂,仰诸尊曹。笑口敞怀,而嗔虑秋摇。叠掌按杵,而魔障雾销。素胄抱弦,驰浩乐于重天。赭面掣剑,生善根于福田。法珠金蛇,净眼彻观大千。宝幢银鼠,广惠遍施愚贤。三身分现,居真如而绝轮回。千手轮张,祛翳然而降慈悲。

    尔乃陟磊磊,超宇阁。览遗迹,抚松柯。思孤苇之济川,叹泥舟其沉河。感于身絷,遂为之歌。歌曰:“登塔台兮瞰浮城,转流眄兮出霞烟。城壅壅兮有涯,波茫茫兮无边。神恢廓兮物外,身淹留兮尘间。”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厦大 

 

    注:一、承红棉之坠花,南普陀前种有几株红棉,尤其是天王殿右前方的那棵,红棉在三四月间开花,成熟便落下;坠花,暗引“天花乱坠”之典故。二、塔台,置舍利子塔之台,在南普陀后山。三、浮城,厦门建城岛上,故云浮城。

    其余实景或者典故,便不一一赘述。南普陀在厦大旁,因在浙江普陀寺之南,故称南普陀。始建于唐末五代,初称泗洲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5 21:20)
标签:

民工

农民工

分类: 辞赋骈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规定,我国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国家”,而今天农民与工人却真真切切地沦为这个社会的最底层!这就是所谓的“基础”?!个人的生命,只是这喧嚣的世界中一粒尘埃,对其人而言却是其全世界。辞曰:
 
   荷铲暮返,遵彼高墙。夜灯明远,晚钟悠长。念我妻子,各存一方。流离谁诉?甘苦自尝。


   忆昔荒年困顿,穷途飘摇。高堂奄奄,黄口交交。相对无语,四壁萧条。于是去故园之颓敝,奔岐路之递迢。遍山海之绵邈,历人寰之喧嚣。岁荏苒而无成,复辗转而蓬飘。葛藟绵绵,哀鸿嗷嗷。黄鸟无集,旋归尔巢。鸡鸣不已,独唤其曹。伐薪烂柯,回顾寥寥。采薇靡家,杨柳零凋。西望川横山立,地远天高。其间何有?愁多恨饶。感此凉氛,中心慄憭。相濡以沫,讵若相忘江涛?侧眺烁烁冥火,垒垒北郊。寒枝冷月,白霜枯苗。幽魂游走,鸱枭悲号。生之已风雨孑然,死岂又野冢孤硗?


   若夫列车驰原,晓月悬空。出河西之沙海石壑,入京华之烟云霓虹。弥望楼林栉栉,入目人潮汹汹。万家灯火,所过匆匆。离雁失所,游凫迷踪。昆湖北海,明陵清宫。碧草袅袅,岁岁枯荣。陆桥千礅缭内外,长街十里贯西东。香车美人逐缤纷,歌吹舞跃竞纤秾。耳穷目极有时尽,人间繁华无日终。


   而我天地刍狗,尘世拉杂。营营腌臜,喁喁旮旯。所获菲薄,常怀忧怛。纷纷素雪,漠漠黄沙。戚戚维伤,惶惶无暇。颠沛南粤,落魄天涯。


   欤乎!衣褐败絮,饮啜浊浆。饥如流犬,饕餮糟糠。青砖破席,疏棚漏窗。炎炎若蒸,瑟瑟几僵。至若上攀钢塔,下入地藏。高出云天,曲如羊肠。岌岌累卵,战战履霜。一旦祸至,十九罹殃。死者沉埋,存者呼抢。蹈险谋生,作伴无常。同乡旧友,于今阴阳。斑斑森森,盛世汉唐。


   已矣乎。日月普照,世道殊途。或平步而青云,或坎壈至残烛。或长乐而未央,或寂寞而茕独。或醉生而梦死,或露宿而街扑。何毕生之劳力,竟不免于沉浮。


   蝼蚁食土,蜉蝣饮沟。扬飚飞散,屦履践蹂。西江之水,焉得枯鱼重游?虚言伪诺,何如杯羹碗粥?名为民人之本,俱称匹俦。实则公门所弃,达人所投。哀此数命,长嗟代讴。已而悄然,临风飕飕。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完稿于黄岐镇,初稿。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修改于厦大。之后零星修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