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言
梁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3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京杭大运河

梁言

生于1990年中的一天,在此后的每一天都相继死去。

 

时间翻过去了

但我拒绝

被压进历史的书页

 

QQ 1006889177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1-07-16 12:56)

《宝贝晚安》


建议用分叉的头发
分两次去戳
梦的性敏感部位
再趁机掐住自己的喉咙
逼迫他酒后
吐出英雄气概的秽物

 

在晴天万里
豪迈地站在你遗像前
剥苹果的皮
对苹果汁触摸大地的殉难品头论足

 

感受冰冷的目光

 

意淫哭哭啼啼得满脸脏兮兮的肚脐眼
交媾时更加欢心鼓舞

 

过了五分钟
还是被尿憋醒了

 

 


《独享自尊》

 

你拍了,孤独它的肚子
心压住闷骚的鼓点

 

你低头卷好一只烟,轻哼了声
歪嘴微笑:反抗是没用的
随即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2011.7.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俯下身的宁静》

 

我厌恶

缺乏疼痛的躯体

这无法惹人悲伤的证物

指纹,往返异乡的迷宫

在光的唇上迷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4 09:26)

 

《玩笑》

 

别出声!

声音会沿皱纹滑到海底

警告过你——

“啊”一声都会被吸走

海面舔了舔贪吃的舌头

 

长发老者一动不动站在崖边

海风试图推他

海浪伸出利爪

海腥味哈出一口热气

这恐怖的一幕,你也看到了

 

心宽体胖的人扭了扭

就跳进了大海

以快速的狗刨式追赶上死亡

你正想笑他,却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你就死了

 

 

 

《偷看你》

 

想把云彩吓跑

得有勇气掀开衣服

让月亮在你檀中穴上盖个圆章

 

还要金鸡独立

严格保持内心的平衡

一只苍蝇敬慕地朝你嗡嗡

不要理他

 

日出,你的包袱就会掉地上

它们像影子摔得扁平还吐黑汁

小花都扭过脸

 

「可你别半途而废呵。」

 

即便他们终于来看你了

带着乡音

你也不准热泪盈眶

 

 

 

《麻木的做梦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9 19:49)

《秋天的水渍》

 

先望望湖面
吮吸一下妊娠的光芒
这般黝黑的欲望
在人性的对称中匆匆嘶哑。你
一手画出苦涩的酒窝
一手擦去疲惫的火苗
纸上,人群践踏起宽广的胸怀
而它那被埋葬的心
听出了脚底的恐惧

 

当它被人揭起来
它就颤栗着
伸出小小的胳膊
挡在雪崩悲恸的回声前。挡住
一声声沉默的死
一声声寂静的活
来不及勾勒城市内脏的柔软
草木就揪住头发
夜雨暗黄,回忆贪婪

 

 

 

         2010.11.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慈悲是你最好的武器》

 

我蹲在雪的眼睫毛上

注视着

注视着那座

那座遥远而甜美的

带有病理性暴力倾向的桥

它肌肉颤抖地横亘在我们之间

像一根扎在大好河山的腋窝里的绣花针。

哦,绣花针——

 

可是抱歉,现在没到雪季

没有雪,也无需取悦风暴

阳台,随时间绽放的白墙皮

“噼”地落到地上

立刻目光炯炯地瞪着天空

而我这个无聊的人

蹲在墙角

反复触碰着蜗牛黏黏的触角

 

 

 

《唉,loser》

 

你已经放弃城池,已经向黄昏

下跪

 

迟暮,夕光兜着圈子,说

这充电的晚年,这刀锋

爆发出惊人的爱

缓缓逼近一堆钟声的废墟

它像只狗

温柔地喊着你的乳名

夹杂嘶嘶声——原始的痛

 

它呐喊真理的黄牙

喷涌的口水

是人类幸福的源泉

是十月阳光下灵魂腹中的血

是锁着门说再见的青春的水泥

 

你想重建一座透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绝路》

 

她从百合里褪去

退到上帝的嘴里

 

呼唤从耳朵褪去

退到远方的泪水里

 

水从苦海里褪去

退到回忆的血管里

 

血从地板上褪去

退到你的身体里

 

而你无路可退

 

 

 

《气也没用》

 

把爱情剁成沫

喂给鸟吃

起先它叫个不停

然后你突然大声叱责

禁止它叫得太快活

你说什么

怕害了众生

 

 

 

《日记1990  晴》

 

第一个傍晚,我驱使自己逛逛

这暖风多么美丽

这脐带味多么好闻

我抓到了世界的车把手

 

当树木黑了

夜一下子咬住路人的嘴

让他们的甜蜜全部咽下

 

妈妈说,我是他们嚼不烂的糖块

 

 

                 2010.8.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漂亮的闯入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18:17)
标签:

小花

大猫

娇俏

褶皱

乳汁

分类: 现代诗

《小花》

 

我常静静观看

路上鲜艳的女孩

用眼光掀开她们的裙子,她们的内衣

看她们美好的身体

 

当然还没完——

还要掀开她们的皮肤

她们娇俏的脸

掀开她们皮下的肉层

其中包括脂肪,肌肉和血液等

 

此时面对她们的骨架和内脏

我同样闻到了她们的青春和冷漠

 

我又看到她们逐渐腐烂的肉体

开出几朵小花

我转身回到屋里

 

写信告诉大猫

我就是那小花的一部分

 

                     2010.7.30

 

《卑微》

 

一口气里蠕虫的移动

让石头下垂死的母亲竖起了耳朵

我是一枚孤独的卵

 

很多年,我都回头

爬向初恋的怀抱

舔她影子里的玻璃渣

 

让她伸出白手指

数大地的青春痘

数那些洗不干净的往事

 

而我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冬眠》

 

以撒手的速度乘坐太阳

 

我新生的孩子

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斜坡上

红色煤油顺流而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0 16:13)

《一面墙》


从我的窗
向里望
一定有什么,消失在墙里
歌声对我说:它常来看你。

 

说书人说,它蜷在乳白的痛里
(处女没有红)
它似乎沾有妇人的悲哀、和咸果酱
它强忍喜悦,蘸着体液在墙上划墓志铭
内心的呜咽使它干渴
它便扼住自己的喉咙
它便咬紧潮湿的承诺
而从不流泪

 

今夜,当我醒了

它墙上冒出的巨大手影
秃鹫般盘旋于床上你的肉体
它拿起一张苦脸就强行塞进你的食道

仓促的脚步声、大质量的喘息
       瞬间就能向死亡弯腰——

——这时,

 

一首诗柔软的内部滴下热泪
而它竟熊熊燃烧成两具
相拥的骷髅。

 

多么意外

我站窗外看着,
把拳头攥出了血。


 

《后遗症》

 

时光漫上来
每一寸吞噬都使我困倦
我由衷地恐慌,是的
(但深渊是假的)
当人心脏的刃长满铁锈
当旷野吃掉回声
当海水贪恋繁殖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