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歌
凤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9,520
  • 关注人气:5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沧海Ⅱ》sina读书首页独家首发火热连载!http://book.sina.com.cn/nzt/novel/lit/canghaidierbu/index.shtml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昆仑》系列封面
《昆仑·天机卷》
《昆仑·纯阳卷》
《昆仑·破城卷》
《昆仑·龙游卷》
《昆仑·劫波卷》
《昆仑·天道卷》
《昆仑前传》—原名铁血天骄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杭州站——4月5日晚7点   浙江大学
   1.武侠座谈会上,浙大众多粉丝争先恐后地举手回答特制的《沧海》问题集,只为了能获得凤歌亲笔签名的《沧海》。
    2.《沧海》有奖问答游戏还未结束,浙大的疯狂粉丝就冲上舞台,《沧海》、精美海报、特制书签还有书中的小纸片……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都成为他们获得凤歌签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公告

更新于2007年4月11日,行程还在不断更新之中,敬请时刻关注

4月6日周五 19:00-21:00  杭州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临水报告厅)

4月7日周六 11:00-12:30  杭州 购书中心(庆春路217号) 

4月7日周六 15:00-16:30  宁波 市新华书店(中山东路99号)

4月8日周日 10:00-11:30  常州 南大街新华书店(商业步行街)

4月8日周日 15:30-17:00  南京 大众书局南京书城(中山东路18号)   

  

4月13日周五             武汉 武汉大学教五楼

4月14日周六14:30        武汉 市新华书店(江汉路)

4月15日周日14:30        武汉 市新华书店(光谷)

4月21日周六13:30-15:30  重庆 解放碑重庆书城(渝中区邹容路121号)

4月21日周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练了一阵,到了午饭时间,陆渐匆匆用了饭,继续苦炼,练到后来,只觉舒展开来,再不是身心带动双手,却是双手带动身心,身随手转,劲在意先,往往心念没动,手已抢出,拈了好几片叶子,心中方才明白过来。
又练时许,忽听仙碧笑道:“且慢。”陆渐应声住手,仙碧叫来燕蝉,将地上的落叶扫尽,又将篮中的叶子倾空,说道:“这次我将这一树的叶子全都振落,瞧瞧你能否一片不落拈到篮子里,若是能够,算你厉害。”
陆渐抬眼望去,树上枝干扶疏,绿叶稀落,经过这一阵修炼,树叶落了大半。
仙碧一整容色,圈转手臂,肩肘关节发出轻微响声,凝神片刻,蓦地手臂抡圆,如风击出,劲力四通八达,传至树梢,只听飒然一振,满树叶子不分先后,齐齐下落。
素手中树,陆渐心中便生异感,但觉每片叶子离树之时,便已落入掌握之中,一飘一转,了然于胸。霎时间,那光阴也似凝固了,满天落叶如被无形之力托在半空,悠悠飘落,等着他一一拈取。
一转眼,陆渐拈取大半树叶,忽见前方七片离地不远,正要躬身去捞,不料一阵疾风扫来,树叶应风落地,陆渐情急间只抢到两片,转眼望去,仙碧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到这里,虞照又道:“《黑天书》共有三篇。第一篇总纲,阐述‘有无四律’;第二篇‘元体’,讲的是如何修炼劫力;第三篇‘玄用’,讲的是如何运用劫力。你如今不过练成劫力,对运用法门一无所知,动辄形成借力之势,不但极易引发‘黑天劫’,也不能发挥‘补天劫手’的威力。”
陆渐拱手道:“还请先生指点。”虞照大笑,目视仙碧,仙碧半笑半嗔道:“傻弟弟,你真没眼色,他就是嘴巴会说,又知道什么运用法门了?说到运用劫力,姊姊我才是大行家呢。”说罢瞪了虞、谷二人一眼,笑骂道,“呆站着做甚?法不传六耳,还不给我滚到十万八千里去?”
虞照一笑,挽住谷缜道:“听说这蘅荇水榭里酿了一种莲子酒,酒味淡薄,却胜在风味独特,咱们倒去偷一大坛尝尝。”谷缜笑道:“偷字太难听,不如叫做二人一月刀。”
虞照一愣,拍手笑道:“好,好,咱们就去二人一月刀。”
两人嘻嘻哈哈,一路去了,仙碧望着二人背影,皱眉道:“这位东岛少主当真不凡,阿照从来目无余子,竟也和他恁地投契?”陆渐笑笑不语,心道:“他不凡的地方你还没全瞧见呢。”
仙碧低头想了一会儿,忽地问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夷女见伤口约有两分来深,略带焦灼,不由讶道:“你遇上火部高手了么?但又不像,火部谁能伤你?宁不空?”虞照不耐道:“宁不空算只鸟。是天部的人!”
那夷女想了想,笑道:“我知道了,是玄瞳吧?”虞照抿着嘴,哼了一声。
那夷女知他心气高傲,对受伤之事深以为耻,心中暗笑,从药囊里取出一枚白瓷瓶,一叠白纱布,一把小银剪,又从瓷瓶里倾出若干淡红粉末,点在伤处,用白纱精心缠好,剪断之时,顺手打了一个蝴蝶结儿。
谷缜看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来。
“这算什么?”虞照听到笑声,窘迫已极,瞪了瞪那蝴蝶结,又抬眼瞪那夷女。那夷女却故作不见,给他拉上衣衫,拍拍他脸,笑眯眯地道:“好啦!这样才乖呢。”虞照气得七窍生烟,偏又发作不得,鼓起两腮,眼里似要喷出火来。
那夷女又问道:“阿照,这两人是谁呢?”虞照呸了一声:“什么阿照?叫得肉麻兮兮的,”那夷女道:“你不叫阿照,难道叫阿猫阿狗?”
虞照说她不过,瞪了一会儿眼,忽似泄了气的皮球,软将下来,叹道:“这个是东岛少主谷缜。”那夷女闻言吃惊,未及细问,虞照又指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虞照低头想想,掉头道:“沈师兄,你怎么说?”沈舟虚闭目拈须,微微笑道:“赢道兄是欺我西城内讧已久,四分五裂吧?”
“不敢!”赢万城道,“万归藏两次东征,东岛菁英死伤殆尽,十多年难复元气,若非如此,我这糟老头子怎么还能滥竽充数,窃据这五尊之位?如今水、火二部虽灭,但你西城仍然广有六部,是以说到元气大伤,大伙儿也算半斤八两。”
沈舟虚沉吟半晌,叹了口气,道:“好,既然如此,大伙儿便趁此机会,了一了宿怨。”赢万城阴阴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去回禀岛王。二位也早早知会同门,九月九日,赢某在灵鳌岛上,洒扫以待。”
东岛西城两百年来多次高手会战,渐成制度,名为“论道灭神”。一方挑衅,另一方势必迎战,三言两语定下日期场地,随后便是腥风血雨。是故双方说到此处,均知一战难免,再无多话。赢万城瞧了谷缜一眼,嘿然道:“乖孙子,瞧你抱西城的大腿抱到几时?”说罢冷哼一声,与明夷快步下楼,唯独施妙妙落在最后,幽幽望了谷缜一眼,叹了口气,飘然去了。
酒楼中一时寂然,虞照甚觉气闷,朗声道:“联络诸部之事,便交给沈师兄了,若要商议,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岛诸人均是变色,虞照听罢,伸出食指,轻弹酒坛,叮叮当当,清亮悦耳。弹罢问道:“沈师兄,这声音听来如何?”沈舟虚皱了皱眉,道:“还成罢。”
虞照道:“师兄有所不知,这酒坛在说话呢?”沈舟虚笑道:“虞师弟说笑了。”
“你不相信?”虞照呵呵一笑,“这酒坛说了,八部之中,就数沈舟虚这厮最不是东西,道理有三。其一,这世上最可恨者,莫过于炼奴,而这厮不仅炼奴,还练了六个,真是混帐到顶;其二,大伙儿一拳一脚,分个高低,岂不甚好?偏这沈舟虚不要脸之至,尽玩些阴谋诡计,便是胜了,也叫人很不痛快;最可气的还是第三,别人喝酒,这厮却偏偏喝茶,专门跟人唱对台戏。”
众劫奴无不愠怒,沈舟虚却从容自若,含笑道:“沈某天性不能饮酒,也算是过错?”虞照嘻嘻笑道:“这个虞某就不知了,这酒坛啊,就是这么说的。”
沈舟虚尚未答话,燕未归已忍耐不住,厉声道:“姓虞的,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么?主人好心待你,你倒污蔑于他。”
虞照哈哈笑道:“妙极,虞某人什么酒都吃过,就没吃过罚酒,来来来,你有本事,请我吃一盅如何?”燕未归斗笠下厉芒掠过,蓦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行人迤逦来到吟风阁前,阁楼临湖,晨景正好,一片波光潋滟,几抹朝霞流转,和风悠悠,细柳如烟,一对燕子蹴水而飞,周旋呢喃。
沈舟虚止住车轮,注视湖光水景,蓦地吟道:“游丝欲堕还重上,春残日永人相望。花共燕争飞,青梅细雨枝。离愁终未解,忘了伊在前。拟待不寻思,刚眠梦见伊……”
莫乙接口道:“这是杜安世的《菩萨蛮》,是说女孩儿的春愁,主人念出来,不大合适。”
沈舟虚苦笑道:“这词本是清影喜欢的,我见这景致,忽而想到罢了。”
话音未落,忽听咔嚓一声大响,吟风阁上窗破栏毁,掉下一个人来,那人旋风般翻个筋斗,情急间手中竹杖一撑,却忘了下方便是一湖碧水,哗啦一声,连人带杖掉入水中,溅起几尺高的白浪。
只听阁楼上一个豪迈的声音大笑道:“赢老龟,你这招取什么名字?是猴子翻筋斗,还是王八戏水?”
湖中那人湿淋淋爬上岸来,十分狼狈,陆渐认出是“金龟”赢万城,心中又是吃惊,又觉好笑,不料这老狐狸威风八面,竟也落到这步田地。
赢万城面涨通红,仰首向楼头厉叫道,“姓虞的,我东岛清理门户,你又干么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陆渐听出是沈秀的声音,举目望去,但见他立在沈舟虚身侧,怒目而视。沈舟虚叹道:“这宅邸中到底有何玄虚,咱们都没瞧见,此人既被‘妖尸’打伤,必是瞧见了什么紧要之事。”
陆渐闻言,定神一瞧,但见自己身处之地,正是那“罗宅”的正厅,不由吃惊道:“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沈秀怒哼道:“这话当由我来问才是。”
沈舟虚淡淡一笑,撤去蚕丝,说道:“我早已疑心倭寇在南京城内设有巢穴,窥探我军动静。是以此番假意让秀儿劫牢,正是欲擒故纵,让那陈子单逃来此处,然后纵兵合围,抓住这拨间谍。不料你贸然跟踪陈子单,打草惊蛇,我等进来时,这所宅邸已是人去楼空了。”
陆渐听得羞惭,但觉身子已能动弹,只是兀自酸软,当下起身道:“陆渐愚钝,误了阁下大事,如何惩戒,悉听尊便。”
沈舟虚摇头道:“你先说说,在这屋内瞧见什么?”陆渐将所见所闻一一说了,在场众人无不变色,沈舟虚也露出几分讶色,说道:“我真小瞧这徐海了,不料他胆识恁地了得,竟敢亲身犯险,奇袭南京?”
陆渐道:“但那埋伏城外的汪老是谁,他却没有说明。”沈舟虚冷笑道:“还有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陆渐欲要称谢,但见她神气孤高,宛然对自己不屑一顾,一时自惭形秽,出声不得。望她背影消失,方才打起精神,走了几步,忽听头顶上传来细微响声,不由得缩身檐下,屏息望去。但见一道黑影从总督府墙头一掠而过,飘然落地,却是一个黑衣蒙面之人,背扛一只布袋,走得飞快。
陆渐心中暗惊:“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总督府里盗窃?总督府内外均有天部高手守护,又怎会如此疏忽?”他既生义愤,又觉好奇,忍不住施展身相,遥遥尾随,那黑衣人转过两条巷道,见四周无人,方才放下布袋,解开绳索,布袋中钻出一人,陆渐远远瞧见,不觉吃惊,敢情那人正是徐海的军师陈子单。
陈子单探出头来,拱手道:“足下是谁,为何营救陈某?”那黑衣人嘿嘿一笑,扯去面罩,陆渐、陈子单均是大惊,这蒙面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秀。陈子单尤为错愕,失声道:“怎么是你?”
沈秀笑道:“子单兄受苦了。”陈子单神色一变,寒声道:“你又有什么诡计?”沈秀笑道:“诡计不敢当,只是有个消息,承望子单兄传与令主。”
陈子单冷道:“什么消息?陈某不希罕。”沈秀笑道:“明日凌晨,胡宗宪将亲自提兵出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