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lin
小l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7-12-01 14:23)
               
  今天在科大有一场BEC考试,我是考生中的一员。
  关于我的这件事,只有留守在合肥的极少数同志知道。主要原因在于本人一直在封锁消息。你想想,先是报了人力资源,现在又是BEC,如果两门都挂了,岂不是很没面子的事。
  不过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啦,也许结果不理想,最初的想法总是好的,就凭这一点也是值得肯定的。还有啊,我现在在这里跟大家汇报了之后,下次报名补考的话,就有了大家的监督。如果还考不过,你们肯定会说:考两次都通不过,真丢人。这么一来,我自然就不敢再像第一次一样瞎糊弄了。
  还是说一下今天的考试吧。考试的形式和考场的布置不像想象中的正式、严肃;试卷内容也不如想象中简单。后面半句话用词不当,应该这样表述更合适:这次的试卷对于我个人来讲,是很有一定难度的。以前听说商务英语和六级的难度差不多,于是便认为以我掌握的词汇量做阅读理解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所以之前也只是对照辅导书把教材看了一遍,并没有做专门的练习。上了考场才知道,我所掌握的“词汇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试卷上有相当多的单词不认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很向往黄山,所以当听到公司领导说要带我一块到黄山出差时,心里很是欢呼雀跃。其实,我们只是进入了黄山的领地,只是看到了黄山的山,并没有真的到山上一游。
  好在老总是个好人,听说我们是第一次到黄山来,便让一个家在黄山的女同事带我们到附近的鲍家花园去转了一圈。据说,鲍家在当地是一个很有名的大家族,家族里出过一些大官,更有很多贞洁烈女。老总说,让我们四个女同志一起去看看,很有“教育意义”。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估计也就是“看看再唏嘘感叹一番而已”,谁还能真像她们学习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20 14:27)
  讨厌每次好不容易想写篇文章,都还要有个标题,像小时候写作文一样。像我这样懒的人,什么都省去,直接写几个字最好。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其实早就过了时间),到朋友们的博客上转了一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感觉很好。尤其是胡胡,像是好久不见,人似乎比暑假的时候又瘦了点……

  大家似乎每天都在学习,都在思考,只有我每天过得像是同一天的翻版:起床、上班、回家、睡觉。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惊喜,也没什么烦恼,日子简简单单。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7 12:46)
  前段时间,闲得无聊,便报了新安人才网的人力资源培训。
  记得报名的时间是9月份,现在是11月份。两个月的时间不知道被我怎么浪费掉了,书竟是一点也没看。
  本以为现在不是学生了,会更珍惜上课做学生的感觉,但我却仍然是旧习难改,仅有的11次课里我逃了5次,差不多逃了一半。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仔细分析了一下,我逃课的主要责任还应该归结于新安人才网,谁让他们找的老师都是照书本念呢。与其听他念,不如自己回去念喽。我就是这样想的,估计那些逃课的坏孩子和我都有着同样的想法。但这似乎也不能成为理由,不是还有很多同志硬是坚持下来了嘛。
  问题的关键是,我逃了课,但并没有像自己在课堂上设想的那样回去自己看书,而是把时间花在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干了什么的事情上。
  11月18号统考,还有10天的时间,而我有三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5 12:40)
  昨天是张姐姐回合肥的第二天,我们借着给张姐姐接风的名义搞了一次聚会,只不过最后是305寝室几位过生日的同志买的单。聚会少不了我们的例行节目,就是给远在外地的那些不能回来的可怜的小孩们打个电话,刺激他们一下。只是这一次,刺激的对象发生了变化,以前守在电话那头跟我们轮流通话的多半是张姐姐,这次则换成了小胡胡。
  其实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关于我昨天和胡胡通话的内容。胡胡问我为什么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现在已经忘记了是怎么回答她的。昨晚刚刚发生的事,现在怎么会不记得呢?因为当时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有什么理由呢?最近很忙吗?的确是有一点,但还没忙到没有时间打电话的程度,吃饭、睡觉、说闲话的时间每样减少一点点,就足够给朋友们打电话的了。可是,我就是没有做到。
  以前,我曾经对一个朋友语重心长地说:朋友才是最重要的,不能因为有了男朋友,就把其他朋友忽略了。因为友情是不会变的,爱情没有谁能保证就一定可以长久。不要等到某一天,你失去了爱情,转身时才发现,由于你长时间对友情的忽视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5 12:25)
   曾经有朋友说我摇摆不定,在一分钟内能做好几种完全相反的决定。当时我自己倒不这么认为。我是一个敏感的人,非常在意别人的感受,如果我请别人帮忙,但却在对方脸上看到了勉强的表情,即使对方已经答应帮忙,我也会立刻改变主意,寻找其他的办法。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变化无常的人。
  但现在,连我自己都鄙视自己了。前一段时间,在SINA上建了个博客,还没写上几个字,看到朋友在SOHU上的博客很漂亮,于是便屁颠屁颠地把家搬到了SOHU上。SOHU那边凳子还没坐热呢,现在我又觉得SINA上也不错,简直就是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啊!
  算了,我也不在这里臭自己了。没谁规定只准用一个博客啊,以后想到哪个就到哪一个去吧,以前的皇上不也是这样嘛,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真是对不起大家,辛苦奔到我这里来,却没看到什么新鲜东西。
   先声明一下不是我懒,最近真的是很忙(这句话估计你们都听得耳根生茧子了,请再允许我说最后一遍),要不是因为昨晚上聚会何大头对我说该更新博客了,我还真想不起来这回事呢。
    公司最近进行岗位调整,我们部门原来三个人,部门经理生病请假,另外一个女生又被调到项目上,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干活了。以前同事负责的人事方面的工资表、保险之类的东西我也没做过,最近又赶上做下一期期刊,我要做的事情大家可想而知了,就体谅体谅我吧,谢谢谢谢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5 09:48)
标签:

文学/原创

    这个夏天已经结束,而我与蟑螂的战争则刚刚开始。
    房间里住着蟑螂家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起初我并没有太把它们当回事,也很少对它们“动武”。往高尚了说,人家好歹也是一种生物,来到这世上走一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不能这么不道德的一巴掌就要了人家的小命;往自私点说,我是懒得打他们,打死了它们流出的也不是血,而是一种白糊糊的东西,看着都觉得恶心。
    于是,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我和蟑螂们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它们在房间里随意出没,我看我的书。但是这种稳定的局面却被它们打乱了。  
    某个晚上,我睡到半夜被胳膊上爬着的一个东西惊醒,借着外面隐约的灯光,我断定就是房间里某只可恶的蟑螂所为。它奶奶的,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有了上面的事件,我连晚上睡个好觉、做个好梦的愿望都实现不了了。睡觉之前,我总是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8 10:18)
标签:

文学/原创

 
   某一天,买了三个苹果。第一个被我囫囵吞枣地吃下去,不记得它的样子,只知道味道不错,很甜。

    三个去掉一个,等于两个。

    闲来无事,拿在手里把玩,才发现两个小人儿各有特色。

    一个白里透红,在接近梗子的地方有一小片因熟透而撑破的小裂纹,不禁让人想起冬天里冻得红扑扑的孩子的脸,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咬上一口。

    另一个则是白里透出淡淡的粉,远远看去像一个端庄秀气的姑娘,虽没有让人惊鸿一瞥的美丽,却也会让人觉得越看越好看。

    如果同把它们比作女孩子,一个时尚美丽,一个落落大方;一个清新典雅,一个温柔贤惠。

    当我不得不选择一个作为睡前水果时,我选择了“时尚美丽的女孩”。美丽可遇不可求,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1 12:46)
标签:

文学/原创

还记得这是本人开的第三个博客。
第一个坚持了大概一个月,写了几篇现在自己也不记得什么内容的豆腐块。那时幼稚,把博客等同于电子版的私人日记,实行对外封锁,为此还被一个叫毛毛虫的家伙骂成小气。由于缺少看客,没有监督,文章更新间隔的时间太久,到最后自己也不记得用户名和密码,于是只好作罢。第一次写博给我的教训是:博客就是要博得看客,看客越多,动力越大,写东西才能坚持长久。
第二次开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次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只是完成了一个“开通”的步骤,却不曾写一个字。如果第二个博客是一小片菜园,那里面一定长满野草,孤零零地被散落在某个角落。
第三次开博,也就是这一次,缘于受了一点小小的刺激。大学寝室里的姐妹陆续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事的时候我就到她们地里面去转转,了解了解她们最近的生活,看看她们庄稼的长势如何。上次,我又准备到一个妹妹新开的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