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耳
萧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214
  • 关注人气: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哥们姐们

胡奚

吾师

宗子

很巨的学人

寇兄

青铜之青

耀文

山右看云

徐钢

跨界者言

剑浪

随便浪着

任知

日本文化我去问他

爱自拍的艺术家

弃刀尺

管锥编中啊

吴&杨

风花雪月成对儿

陈然

未谋面的老友

狮子

一只文艺妞

夏朵

建筑师出身的杭州女作

快乐

温柔村庄,杭州女友

雨深

漂在加拿大

念青

了不起的路者

峰子

诗人,师弟

石头

空中的石头

彦子

最真的那一个

青栀

止水梵花

阿若

时光很软

PAULINE

马虎斋

如蝶

蝶恋花

彩鸥

推窗看岁月

墨桅

生活在宋朝

相濡

相濡以沫

泥人

不知为啥叫泥人

北桥

空山不见人

细语

简单的心

文畋

119党代表

柳营

女作家在杭州

任峻

作家,姐夫

李洱

李洱的超级粉丝帮他博

萧萧

柔软时光

风铃

85后才子,后生可畏

小娴

广州才女

小陶

奥克兰闺蜜

望衡

哲学博导吾师

朱涛

纽约骚客

JEFF

海上建筑师

敬泽

文学大哥

半夏

昆明女作家

千马

RODEO小弟

RODEO

新建RODEO博客

何涛

东早才女

塞林

愤青师弟

老邱

当代艺术家

怡然

105老大

老牛

105老五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十多年前的第一个长篇小说《继续向左》,我写了一个都市小资群体,有点轻浮,有点迷惘,有点做梦,有点感伤,有点不负责任,不过基本上出不了穷凶极恶的事。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资们,基本上都妥妥地成为了城市主流的中产阶级,这和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和城市化是一致的。还是太阳底下无新事,庆幸他们靠着个人奋斗和知识储备,没有在转型期中国从小资坠入到底层。这个中产阶层,除了压力,还有一些对生活的要求,或者说趣味,或许说乏味。这么说,这是一个好的时代,是一个很多普通家庭子弟靠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萧耳的专栏


        哈哈哈哈哈,乱配图。

“我叫李握瑜,我的名字出自屈原的《楚辞·九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萧耳的专栏



以前跟外地客说我们杭州水多,有湖水,河水,江水,井水,溪水,可从来不会说,有海水。从今以后,要加上“海水”这一条了。

因为我去过大江东了。

到大江东,惭愧我是来扫盲来了,对江山风物,真可谓远的盼望,近的却忽略了。跟浙江散文学会到大江东采风前,我以为大江东要去宁波呢,却原来是在杭州的最最东面。迎着风,那风先是江风,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迎着海风,就到了钱塘江的入海口,大江东这么个野性飞扬,浩浩荡荡的地方。

到这里,杭州诗人孙昌建和李郁葱写诗可得再力气大点儿,挥舞迨荡一点儿,青青的三月江南,这里写诗得奔放点儿,奔放得像艳丽满眼的油菜花儿,让诗的子弹在风中再飞一会儿。

在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女子镜像


    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在他的《身份的焦虑》一书中,单独将《波西米亚》列为一章。在他看来,金钱在波西米亚的价值体系中并不能赋予一个人荣誉,游艇和庄园仅仅是傲慢与享乐的标志。在各种大城市,波西米亚人喜欢聚集在一些特定的地区,他们常常有一些在世俗认为是出格的行为,与主流文化相抵触,他们愿意交往的是和他们趣味相投的波西米亚同类,而不是满脑子装着社会地位的人。也许只有小酒馆,才是波西米亚人的灵魂居所。

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米尔热的书,只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萧耳的专栏

若趁春节的假日后去日本,也是有花可赏的,日本从南至北都有梅花佳处,京都、大阪、东京,都有梅之花海。静冈的热海梅园是日本最早赏梅名所,一月下旬就开启“梅花祭”,去日本探梅问梅,应是别有一番花趣。

日本文人都爱樱花。但平安时期,梅花在贵族文人圈还是有很高的地位的,文人贵族中爱梅者众,因梅花移植自中国,由遣唐使自中土带回日本,日本人觉得是泊来品,后来逐渐让本土出产的樱花取代了梅花的地位。日本最古老的《万叶集》中,有咏梅诗120首,在植物诗中仅次于咏胡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07:22)

   星期三。在一张报纸的空白边上列出了安慰剂。

   1、下雨,下冰雹时,心里想,还好没有下刀子,而且,下冰雹的时候不在路上。

   2、咖啡,这几天忽然想加一勺炼乳。炼乳是乳白色的,很甜。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萧耳的专栏

       


  白居易的“林间暖酒烧红叶”之诗趣,日本人是懂得的。最贵的红叶知音,乃是平安时代的高仓天皇,此天皇爱红叶成癖,有年秋天行幸红叶山却见不到红叶,原来一夜大风,将红叶吹落满地,又被仆役扫去引火温酒,这位年轻俊雅的天皇得知,便吟了这句诗。

正是深秋,红叶于飞的季节,日本红叶以京都为最,庭院、野道或溪涧边,唯飘舞的红色,美得人灵魂出窍。但这最美的印象,或者还是来自读《源氏物语》时留下的感觉。花草四季,除了自然美景,总是有些故事就更好。日本红叶狩、红叶祭,每年的赏秋盛事,听起来有一种词语和仪式之美。若可以出发,我们去吉野山或清水寺赏枫如何?

立田姬是日本的司秋女神,秋林红叶是她染成的。最美的一幕,莫若《源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女子镜像

 



   读完《回望》这本书,像洗了个澡,杨绛先生说的那种洗澡。本想说是“洗礼”,又恐用词过于抒情,因老金这部《回望》,用的招招是笨功夫。是打铁匠,一锤子一锥子。是雕刻匠,一刀子又一刀子。我很敬畏地读,一字不漏地读下去,倒不是敬畏老金是写过《繁花》,得过茅奖的大作家,而且敬畏此处回望的非同寻常的每一天,他的父母家庭所经历的信念,激情和苦痛。而所有一切随着一代人的老去、故去,恐怕要归于平静了,恐怕快要被遗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八月》

金马奖

分类: 女子镜像



     大约一个多月前,去电影院看了名叫《八月》的电影,跟李安的
120帧,冯小刚的圆形画面一样,年轻的导演张大磊也企图在视觉上显得特别,于是,他选择了拍个黑白的电影。所以我们看到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西部小城工厂生活区,一一陈列的物——台球桌、厂房走廊、老式放映机、家庭内的旧沙发、电视、厨房、挂历,舞厅里唱歌和跳交谊舞的工人们,包括灯光,一切都是黑白的,电影中惊艳一现的昙花也是黑白的。人们在黑白的光线中过着平常的日子,一切是骚动的,一切又是安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郁达

文学

分类: 萧耳的专栏



诸暨耀江开元名都大酒店的一间会议室。10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