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未展眉
未展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99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未展眉,江西瑞昌人,1986年出生。自称辛波丝卡的门徒,原本心直口快,被迫学习隐喻,常在人们的眼皮底下寻找反讽的材料,对熟视无睹的事物天生敏感。现在杭州从事图书出版发行工作,QQ:345436080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3-01 16:10)
标签:

诗歌

文学

艺术

文化

分类: 我与我们


你以为放肆地直呼万物之名,会有什么好结果,
而且还贪婪地概括,霸道地定义,
与名词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做着自欺欺人的勾当。
 
与此同时:
一些人半蹲着,一些人站在凳子上,
只为了好听的“整齐划一”;
桔子要剥掉苦涩的皮,去适应甘甜的水果;
三条腿的桌子哀求家具收留自己;
蔬菜毫不尊重萝卜多种颜色的美丽;
森林骑在树头上作威作福;
谦卑的人民必须满足骄奢的国家。
谁在打造容器,
妄图锁住水的形状;
谁在制作铁笼,
想囚禁飞越国界的候鸟;
谁在设计一双漂亮的鞋子,
引诱我们削足适履。
 
与此同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8 16:55)

他的脚板磨破了皮

显然走了又长又远的路

但他却不记得去过哪里

他是多么努力地奔走四方啊

却像奔走于一幅平面画中

鲜明生动,又静止不前

地址鲁莽地追随飘荡的云朵

一扇门的把手尚未捂热

另一扇门的钥匙已叮当作响

所有的歌都是佚名的

所有的情怀——生卒年不详

褪淡的色彩比看到的色彩更多

消失的声音也多过听到的声音

沟通的技巧日趋完善

愿意分享的心情却在减少

摄像水平提高了

背景仍然空洞

幸好还有一座档案馆

但他在翻看手机相册时

不小心按了删除键

幸好还能征询朋友

朋友呢?朋友也不在了

朋友正忙于赶赴下一个景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8 16:31)

他开始沉默不语

一场大雪覆盖了山林

雀跃的步伐不见了

也听不到呼朋引类的鹿鸣

起风时,树枝瑟瑟发抖

偶尔有只土拔鼠从洞中探头

但又迅即缩回洞中

是的,并没有春天的气息

他仿佛要进入冬眠

回到母亲的子宫

然而他的心并未冷却

就像一枚空箱里的鸡蛋

滚来滚去,不怕颠簸

这样的热情是多么危险

显然,他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不敌孤寂的侵袭?

号称孔武有力的心安在

时间,曾对他何其慷慨

就像把他照料周全的保姆

而他却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太熟悉了,以致在记忆中失去地位

现在他了解她越发吝啬

长久不来造访的灵感

也许有了新的情人

她曾带他猎艳

何其美丽的空中花园

如今坍塌了,坍塌了

他曾是马戏团的失败演员

因走钢丝而坠落

他想观众为他捏一把汗

再长吁一口气缓和心跳

而今他仍余悸犹存

每在深夜为自己捏把冷汗

他曾想攀登高峰

耕耘处女地

替补浪漫的缺席

填充美的缝隙

过一种倍受关注的隐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8 16:11)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但恕我直率地补上短评
这不过是宗教的解释
事实是人们首先看见了光
然后才发现了上帝
不幸的是,在人民尚未出生之前
统治者就已存在
在问题尚未成型之前
就有了无孔不入的答案
甚至一滴无法流动的水
也有高筑的堤坝在前面等它
天罗地网——雏鸟
呆头呆脑、还是活泼可爱的云朵?
在天空的眼皮底下早已定性
一颗未被探测到的星星
已为其准备了符合需求的名称
生与死脱胎于同一位母亲
判决总是等不及案情继续发展
句号急匆匆地跑到逗号前面
是的,唯有遵照上帝的安排
才不致蛮荒混乱
可是菜市场里仍旧混乱
管理员哪里去了?
管理员也在抢购便宜的黄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盲人?不,你是光明女神

即使是布达拉宫的得道高僧

也不比你更接近佛陀

即使是珠穆朗玛峰

也不比你拥有更高的天空

登山者络绎不绝

即使是他们站在群峰之巅

在瘦小的你面前

也得仰视你的伟岸

来自遥远的德国

距离希望是如此之近

在氧气稀薄的青藏高原

为无数盲童根植茂盛的信心

这里,口讼经文的传统

可让盲童不受歧视?

纵有手捧哈达的虔诚

却不去开启封闭的心窗

啊!荒凉的大地

庆幸有你带来理性的种籽

带来无数双眼,带来斑斓的色彩

恰如沙漠中的甘泉

亦似黑暗中的火炬

敬爱的萨布利亚

让我将你赞颂

尽管有一把刀

深深地刺向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公园晨跑的回途中

遇见一位令我遐想的女子

她穿着草青色的长裙

戴着有蕾丝边的遮阳帽

仿佛从田园画中走出

我们对视,迎面而过

五秒钟后竟又同时转头

三十步后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回眸

均有耐人寻味的眼神

不确知是碰撞还是轻触

慌不择路,亦或镇定自若

 

此时我想起,以及未想起的

去年、前年、不知哪一年

令我频频回首的人或事

他们来得唐突,去得寂静

就像一阵微风送来的花香

令我不及礼貌而优雅地打个招呼

然缘份已愚弄人们多年

并非只有值得珍惜的邂逅

才有勇气盗取浪漫的名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30 21:26)

一只蝴蝶在飞舞

一只蚂蚁在觅食

一只蜘蛛在织网

一位中年妇女在父亲的葬礼上嚎啕大哭

一位考试不及格的学生在受老师的责骂

一位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在领取年终奖……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是严重的恐怖袭击

不是轰动的军事政变

不是决定历史走向的战争

不像股市大跌一样倍受关注

也不似未露面的中彩者一般引人猜测

它们及他们卑微、渺小又琐碎的事情

永远也上不了报纸头版

在人们的印象里,

就像一个微不足道的省略号……

只有哲学家才偶尔投来好奇的目光

好奇一圈涟漪引起的巨浪

一片羽毛搅动的风暴

一声轻笑决定的一生厮守

两个字的鼓励带来的七位数收入……

于是诗人再也不敢放荡不羁

他开始谨言慎行,如履薄冰

担心一点墨染黑了海洋

也妄想着一滴泪湿润整片沙漠

他知道一秒钟和永恒的感情至深

知道平凡的子宫里孕育着高贵的种子

在角落里蜷曲的仇恨能伸展出伟大的抱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30 21:26)

想在陌生的人群中

从身份证上熟知他人特征

仿佛感到徒劳

 

姓名是冰冷的

当它从律师或供电所收费员的口中说出

是的,温暖的还是枕边人轻唤的昵称

 

对性别的区分,总是过于武断和粗暴

要知道男人的温柔并不亚于女人

而女人的坚强则远胜于男人

 

在相亲或求职之时,

不妨勇敢地报出出生年月

毕竟那并非是我们内心苍老的标志

 

籍贯的影响常常遭到忽视

作为拉帮结派及其内讧的单位

多于地域文化的代表

 

跨国私奔的恋人们

让民族的差异交汇成雷同的爱

看来并非只有仇恨

 

按照能收到信件的确凿地址

朋友多次上门造访,然而却不知你住何处

你的心,还像云彩般飘荡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7 15:57)

我知道,潮落潮涨是大海的呼吸;

我知道天空,穿上又脱下云衣;

我还知道,参商不相见,斗转星移……

但是那又怎样呢?

你不也去商店买回大把的塑料花;

爱读“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词句;

在日记本的扉页写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初一十五到寺庙里烧香祈福;

每年春节贴上写满“五谷丰登”的对联;

而我也不忍再强调: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与真理为邻的哲学家

远不及杂志封面上的歌女,受人欢喜

人们偏爱粉红的脸蛋,胜过飞离眼睛的事实,

人们的爱与恨,永远多过是与非

讨论对与错的时间,肯定少于远与近的感觉

思念带不来遥远又陌生的温暖,

所以冰冷,总是贴身又熟悉;

承诺的甜蜜,不如兑现的痛苦让人感到亲切;

有声音的谎言往往比安静的诚实更受青睐;

宁愿被迷惑与蒙蔽、欺骗或伤害,

人们也不想知道不幸的证据

因短暂而软弱的人生,

让我体谅所有的自欺欺人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0 21:02)

 革命的对象

 

我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头颅
战战兢兢,犹豫不决
但总有一天,也非得有这一天
我扣响扳机,如同杀死敌人

 

我曾穿着传统的盛装
踩死满田新苗,到村口祭拜老树
我的双脚,已然拖不动历史的锁链
却还多次在社交场合,炫耀当年的英勇

 

谁是反动派?敌对势力又在哪里
黑夜中,看不清自己的阴影

灯亮后,我才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0 21:00)

最好如此

 

 

最好是英雄没有用武之地,

见义勇为的奖项虚设,无人领取;

所有崇高的理想失去现实基础;

伟大的人物被市场淘汰;

政治家的演讲稿写满了芝麻绿豆;

一切正常,上帝可以长期缺席;

寺庙断绝香火,因为无需祈祷;

法官无限期的休假,

我们争吵,只为鸡毛蒜皮;

没有榜样和模范,

人人都是自己的偶像及粉丝。

没有需要仰视的牌坊和记念碑,

谁愿亏欠前人的牺牲,一生被道德勒索;

卑微的动机能得到尊重,

良苦用心不在请求原谅时出现;

甚至我们不必强硬地活着,

在公共场所,轻松地表露平常的哀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