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竹立
王竹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1,394
  • 关注人气:3,9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中山大学教育技术学者。著有《碎片与重构:互联网思维重塑大教育》《碎片与重构2:面向智能时代的学习》《你没听过的创新思维课》(第1、2版)《学习与创新:互联网时代如何做教师》等专著和诗集3本。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置顶: (2016-12-07 15:28)
标签:

it

教育

杂谈

【本文写于2016年12月7号,今天是2018年7月17日,重读这篇博文,感到有必要增补一点东西,于是更新为2.0版--竹立附记】

教育专家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教育变革应从知识目标向能力目标转变。什么时候教师不再把学生掌握了多少知识点、掌握得多深多牢作为首要教学目标和考核指标,而更看重学生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什么时候教师的观念才算真正转变了。

但问题来了,能力如何衡量?能力评价能量化吗?不同能力之间如何比较?

多少年来,我们已把知识分类化、系统化、标准化,甚至定量化,以方便学习与评价。但未对能力也做相应的分类研究与实践,更没有形成系统化、标准化和量化的能力评估体系。能力似乎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东西。所以,尽管我们将以能力为中心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却依然不能落到实处。

其实知识与能力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两个事物,而是有密切关系的。通常我们可以把知识分为三种:是什么的知识,为什么的知识和怎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6 08:08)
早晨起来,房内很安静,躺椅静静地躺在琴键形阳台上。阳光照在树叶上,明晃晃耀眼,但空气却是凉爽的,外面传来割草机割草的声音,忽然就想到了这四个字。

从外面度假回来,觉得自己家里原来也很不错。别人家虽然周围环境更好,室内布置更文艺、更浪漫,但不比自家更宽大、更舒适。

这就是度假的好处,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不觉得好了。于是去别的地方,在别的地方生活一小段,再回来,新鲜感又出来了,对原来熟悉的地方又有新发现了。所以人要经常变换环境,人都是喜新厌旧的。

广州的秋天是最美的节气,国庆长假又提供了休闲的理由和时间。以往都是去很远的风景名胜,近两年不想被堵在路上或挤在人堆里,只想找个人少、有山有水的地方,异地而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秋季学期《创新思维训练》核心通识课教学安排


          上课时间:星期四晚上(第9-10节) 19:00-20:40
          上课地点:南校区(第一教学楼204课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年我在医学院学习时,各个学科的老师重点讲的是教科书中的知识点,考的也是知识点。但对整个医学的发展史讲得很少,好像只是作为一门选修课程让学生学习了一下,这门课程与具体学科教学是脱节的。而每门课程教学只在总论里简单提到一下本学科发展的历史,基本上属于可将可不讲的内容,老师们往往一两句话带过。

老师花费时间最多的是一个又一个知识点。专科、本科课程主要的不同就是知识点的多少。专科课程知识点较少较粗,只要讲些核心的知识点就够了;本科课程的知识点较多较细,除了核心知识点之外,还有很多非核心的知识点,加上更多的原理机制。

如果今天我再讲医学类课程,我会做很大的调整。我会把本科课程要掌握的知识点,缩减到原来专科课程的范围。我会花更多的时间讲述本学科发展的历史,和对今天的启示;还会花更多的时间讲最新的前沿发展到什么地方了,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我会把一门学科的发展脉络当作教学的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发表后引起了广大专家学者和网友的热烈讨论,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笔者在吸收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对文章进行了修改与补充。现公布2.0版,欢迎广大网友批评与转发,以期引起广泛讨论,寻求共识。--竹立附记】

汽车刚发明的时候,英国通过了一个《红旗法案》,其中第3条规定,“每一辆在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辆必须遵守2个原则:其一是至少要由3个人来驾驶一辆车;其二是3个人中必须有1个人在车前50米以外步行作引导,并且要手持红旗不断摇动,为机动车开道。”在第4条中又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的速度不得超过6.4公里/时(4英里/时),通过城镇和村庄时,则不得超过3.2公里/时(2英里/时)。”

这部法案直接导致一个结果:让汽车等于马车,也扼杀了英国在当年成为汽车大国的机会,随后,汽车工业在美国迅速崛起1895年,整整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教育部联合八部门发布了一个《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引起各方关注议论,其中最有争议的一条是“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室,带入学校的要进行统一保管。”有老师问我怎么看?

我的看法是:学生近视率不断增加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应试教育愈演愈烈,升学压力越来越大,名校入学竞争越来越激烈,学生课外补课越来越多,才是导致中小学生近视率增高的最根本原因。这个问题不解决,任何措施都无济于事。

中小学生使用电子产品对近视率升高有无影响?我认为:有!但第一不是主要原因,第二,与课堂上使用电子产品学习更无关!

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教育部通知发布之前,全国绝大部分中小学都严禁电子产品进学校、进课堂,为什么还会出现近视率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南京东南大学2018年江苏骨干教师培训班上,焦建利教授做了一次大胆而创新的讲座尝试,我被动卷入其中,颇有收获。

本来上午是我先讲,焦老师是安排在下午的。但因他临时因事要赶到江西去,所以我俩做了个对调。我也正想听听焦老师的讲座,又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听过了。

昨晚我俩在东南大学校园散步时,我问他明天讲什么,他说考虑了很长时间,还没有最后想好。我听了感到吃惊,我对讲座事先都要先做充足的准备,早早就会想好一切的。我这人谨小慎微,与个性有关,也与早年的医学训练有关。但焦老师淡定地回答: 我这么多年坚持写博客,不是白写的。看来他胸有成竹。

晚上告别时他还与我约定,明早六点他起来叫我,一起去附近的玄武湖快走。我把手机闹钟调到早上六点就早早上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有没有经历下列一些状况?

--每天打开手机,就有一大堆信息要看,但你已经不想都看了,只是选择性地看其中的一小部分
--你会不时忽略一些重要的信息,或者忘记给朋友回话
--你订的杂志、报纸或者购买的书籍,很长时间都看不完
--你常常不得不主动退出一些QQ群或微信群,或者屏蔽一些信息
--你觉得现在越来越容易忘事,需要把一些重要的事情用笔记下来
--你有时会做了这件事就忘了那件事,或者刚刚说要做什么事,转眼就忘了
--你对那些各种广告和骚扰电话越来越不胜其烦
--你越来越沉不下心来看一本厚书了
--你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收到一位网友的电邮,向我提了一些问题,今早在手机里作答,并转在这里作为资料保存。--竹立附记】
【网友来信】
王老师:
     您好,我最近刚刚接触到建构主义,看了一些相关的材料,对您的《新建构主义:网络时代的学习理论》尤其印象深刻,看完对知识建构的过程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目前对于情境化的理解还是有点不太清楚,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谢谢!
     传统建构主义认为知识必须在真实情境下建构,您认为显性的知识是可以直接通过教师的讲授获得,隐性的知识必须创设真实情境。在“零存整取”学习策略的知识应用检验过程,也描述了一个从真实情境出发到系统建构的循环过程。
     (1)情境和知识、知识建构之间是什么关系?是否是知识建构的必备条件,比如平时一些不带有问题导向的阅读/网页新闻浏览/电视节目收看,这个过程中获取到的信息,也是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与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聊天,我向她了解现在小学教学情况。她告诉我,现在小学中有一些家庭条件较好的学生都在课外学习了教材里的内容,提前“抢跑”了,但也有部分孩子没有条件提前学习,导致学生层次参差不齐。我问她那些提前学习的孩子都是如何学习的?“参加课外培训班呀”,而且这些课外培训大都是通过网络进行的,因为网络培训的费用大约比一对一面对面教学的费用便宜一半。

我问那你怎么教学呢?“我用三分之一的时间教课本里的内容,三分之二的时间结合生活中的例子,让学生们进行分享和交流,或者启发他们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现在的孩子见多识广,很多东西老师不知道,孩子们已经知道了”。我听了心里暗喜,这不正是我在新建构主义教学法里提倡的方法吗?

我又问:你只用三分之一的时间教课本里的内容,那会不会影响班上的考试成绩呀?她说不会。现在公立学校教的内容都是最基本的内容,孩子的竞争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了以色列历史学家、现象级畅销书《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一本新书《今日简史:人类命运大议题》(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的部分内容,其中有一段话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教师最不必给予学生的,就是更多的信息。他们已经信息过载了。人们需要的是解读信息的能力,是区分轻重缓急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将众多信息碎片结合起来,构成对世界的总体认知的能力。”一一这不正是新建构主义研究的核心问题吗?

早在2011年,我就提出信息时代学习面临两大挑战--信息超载和知识碎片化,我的新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就是围绕如何应对这两大挑战而建立起来的。在此后发表的新建构主义系列论文中,针对信息超载,我提出了对信息与知识的选择原则,就是以“我”为中心,即以个人的兴趣爱好和问题解决需要为中心,对信息与知识进行筛选。对于那些与个人兴趣爱好和问题解决需要密切相关的信息与知识,应该进行深度的学习与意义建构;对于那些与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