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二喜宝
二喜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136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更多>>
个人简介
汪祖宝,土家族,大专,湖南省古丈县人。毛泽东文学院第五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毕业。出版有散文诗集《家园》、与人合编《千里酉水》一书,系中学高级教师,散文诗研究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基础资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20-01-13 08:34)

教育与我(七十)

 

按局里的安排,我和学校抽来的四位老师去河蓬九年制学校监考,全县小学、初中抽考开始了。我是巡视,其他几位监考,我们搭乘上午九点的班车前往河蓬,上路时,车轮上的铁链掉了被别人捡走,走走停停,耽误了半个多小时。车到田麻寨拐弯处,有交警上路拦车,路上冻了,怕出危险,我们只得下车走路,翻过一块林地,地势低了,再走一公里左右的山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4 08:06)

恩师,您走好!

——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杨正义老师

汪祖宝(土家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3 09:46)

                              教育与我(二)

我工作的第一所小学是古丈坪完小(现为古丈县第一小学),这是一所百年名校,时间是1982年7月。分配到这里是很不容易的,那时教育战线还比较纯洁,不太讲究关系,分配是要看成绩的。参加工作之前,我也曾有过离开古丈到外地工作的机遇,我们班有一位大庸县(现在已更名为张家界市)的同学,他曾要求我

去那边工作,他的母亲是大庸县教育工会主席,县教育局局长就是在她的主持下平反升职的,进几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这美好的愿望却被我拒绝了,我的理由非常简单:我的成绩不坏,分配到城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结果我果然被分到了古丈坪完小。那一年我刚刚19岁,身子瘦高,理个短发,一时显得干净利落,同行的长辈们亲切称呼我为孩子老师。我是带着满肚子的理想和抱负,还有年轻人的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3 09:32)

教育与我(三十三)

 

去云南开远参加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年会,这是我加入这个社团继牡丹江之行后的又一次远行,心里自然有些激动还有一丝紧张,心想:那么远的路,还要乘那么久的车,对于一位很少出门的小学教师而言无疑是一种挑战,一种超越。我乘班车到达罗依溪,下午两点半钟上了火车,这是一趟慢车,需到怀化转乘快车先到昆明,从罗依溪到开远我买了通票,票价是4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3 09:30)

教育与我(三十二)

 

面授结束,离开学的时间已经十分地接近了。我闲着无事,利用开学前的时间锯那堆暑假里在老家山上砍来的木柴,每天只能锯那么一点,这样很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锯完,应该说这种劳动是自由而随意的,体力和脑力劳动结合,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放松。酉水河的水在大幅度地退去,田坝、古屋、石墙、沙洲在一点一点地裸露出来,一切都暴露在阳光里。班船只能在很低很窄的河面上行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3 09:28)

教育与我(三十一)

 

元月就快结束,来吉首面授已经是第六天了。到街上走走,发现满大街都在飞舞着雪花,那雪花从天空飘落,扑在我们的脸上冰凉冰凉,不一会儿,地面就全白了。在冰冷少人的大街上行走,又想到了远方的家,想到了远方小学的妻儿老母。尽管学习很忙,我还是始终牵挂着家里的一切,思想变得异常复杂,不再像少年儿童时代那么单纯活泼了。这就是成人学习与学生学习的本质区别。学生时代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0 09:46)

教育与我(六十九)

 

送梁学娅老师上山,老同志们随意,年轻一点的同事去搬花圈、放鞭炮,这样局里把我也算入到年轻人当中去了。我随着车队出发到了山顶,再走一小段山路到达墓地。因为下雨,一路上泥泞不堪,我的皮鞋、裤子都沾上了不少稀泥。走出城外,面对大山,就有了另一种感觉,自然觉得生活的沉重、人生的艰难;进入墓地,更是倍觉人生短暂,岁月无情。什么人生的风光和争斗根本就不值一提,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9 10:18)

教育与我(六十八)

 

兰玉明打来电话,他将我写的两个稿件都送给了州作协主席张兴平,希望在州文联主办的刊物《神地》杂志发表。张兴平的意思是省教育厅对口扶贫古丈的稿件配几幅照片发表更好,但需加300元的版面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7 09:04)

教育与我(六十七)

 

县教育局办公室专门从事材料写作的是我和吴杰两人,他是从罗依溪中学调来的,先我进局里,吉首大学中文系毕业,可以说是科班出身,对这份工作非常适应,只是做事没有性子,赶稿什么的往往最后一刻才能完成。性格如此,头头对此也没有办法。近段时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准备“普九”迎检资料和布置迎检会场。迎检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篇

教育与我(六十六)

 

经过努力和同学帮忙,我终于从古小借调到县教育局工作,来局里上班,编制依旧留在古小。办公室的工作千头万絮,多半时间都得加班:写全县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26 08:40)

教育与我(六十五)

 

下了一场阵雨,气温随之而降,天气凉爽了一点,晚上好睡多了。我的鼻炎再次发作,持续不断的头痛让我苦不堪言,一时是右眼眉毛上方位置,一时左眼眉毛上方位置,忽左忽右,忽东忽西,飘浮不定,只好让医生开些药吃,是州人民医院自制的药剂,用500CC的玻璃瓶子盛着,一天三次口服,这才好受了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