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二喜宝
二喜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58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更多>>
个人简介
汪祖宝,土家族,大专文化,湖南省古丈县人。毛泽东文学院第五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毕业。出版有散文诗集《家园》、与人合编《千里酉水》一书,系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基础资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0-06 09:17)

教育与我(五十一)

 

中午,古小党支部书记文好告诉我组织部派人来学校考察,这次文秘考试我被确定考察对象之一,于是几经周折,我就这样进入了前45名。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落榜的不是我,而是别人,希望又一次从我的心中浮起来,不过,古丈这次进入考察的对象共有7人,可见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来学校考察的领导共有3人,有州委组织部的,也有县委组织部的,由于以前和政界没有任何接触,我一个也不认识。

按照他们的要求,我把这些年自己获得的各种荣誉和证件一一拿出来让他们检查、审阅,也不知他们心中是怎么想的。我自己感觉这次考察比笔试和面试要轻松一些。县里也放出话来,去不了吉首也可以在古丈改行,改行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如果考察顺利,余下的最后一关就是一比一体检,到了体检这一关就十拿九稳了,能否有这样的运气,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走,再过一周各个考察组将在吉首集中,将最后决定体检的名额。这次考试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姚伟打电话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5 16:27)

教育与我(五十)

 

在家休息,不想做任何事情,将近一个月的辛苦—复习、考试、上课、护理兄长耗去了我不少精力,我感到十分疲累。特别是兄长的去世留给我们不少遗憾,他的一生辛苦和劳累远大于安逸和舒适,嫂子年轻,两个孩子还小,母亲又年老多病,作为丈夫、父亲、儿子他的任务远没有完成,这么匆忙的一生,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遗憾、辛酸和痛苦的回忆。

哥就这样去了,消失在浩淼的虚空中,消失在遥远的永恒里,定格在我们的印象中,镌刻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3 12:40)

教育与我(四十九)

 

早餐以后我就去古小报到了,这所学校对我来说既很陌生,同时又是那么地熟悉,过去的生活历历在目。我1983年8月从这所学校出去,1996年9月又磕磕碰碰、跌跌撞撞地回来了,10多年的时间历史竟然和我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不能不让人感叹。当天,学校班子成员正在开会,会议休息的间隙,我将自己的调令递给了清平校长,他表示欢迎,就这样我来到新的学校报到了,新的生活又将重新开始。回到家里还是看书复习,准备参加首次州直单位文秘招考。下班时阿莲把我们的复习提纲拿了过来,我看了以后,感到和自己的学习内容出入太多,有些地方还十分陌生,看来得费一些力气了。

有个提纲当然好,自己复习起来才会心中有数,只是自然科学基础知识方面的书籍我一本也未找到,怎么复习呢?心里焦焦的,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阿莲也很着急,只好帮我四处找书,为了我的考试,她已经付出太多了,有时要在城内各单位或熟人那里跑好上几个来回,才找得一本内容相似的书籍。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任何考试了,一切都不太适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6 09:06)

一路风景

             (土家族)  汪祖宝

 

题记:8月28日至29日,我有幸参加了古丈县文联组织的“到人民中去——湘西作家走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祝福湘西  祝福祖国

——州庆60周年感言

湖南古丈  汪祖宝  (土家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教育与我(四十八)

我是不能再在这所学校呆下去了,我不知道是这所学校适应不了我,还是我适应不了这所学校,也不知道这所学校舍弃了我,还是我注定要离开这所学校,反正我下了决心,要离开这里,凭心而论,我是想往局里去的,这在人们的眼中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想法。我自然也会走得轻松一些,但是,由于我是一介贫民,想是那么容易,选择会那么如意么?权利在别人的手中,这个时候无论如何我也是左右不了自己的。怎么办?我把这个事情通知给了我的兄长,求他想想办法,因为七月份过后,他已是古丈一中副校长了,和教育局副局长平级,头头之间说话要随便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教育与我(四十七)

一个炎热的星期天的下午,我们正坐在校内竹园的竹荫下乘凉,副校长丁寿打来电话,说我们班上的两个学生串到城关完小的学生寝室与他们的学生打了起来,被城关完小的老师抓住了,叫班主任去学校取人,要求对学生加强教育。校长清柏听后心里自然很不快乐,又不便深深地责怪我,就叫我去学校取人。我说:“又不是上课在校时间,星期天学生犯了错误,首先应该找学生家长,老师有什么责任?这样下去,老师的工作有完没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教育与我(四十六)

与邻里相处也不那么顺畅。在河西时,老师们一栋房子住着,无论教师领导,均能和睦相处;而在古丈,他们就以为你嫩了,生了,他们常常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好不亲热,留给你的是无奈与冷漠。在河西,每到周末,凳子桌子搬到操场上,摆他一桌两桌,玩扑克,玩麻将,拱拱桌子,讥笑两句都很快乐;可到古丈以后邻里之间是老死不相往来,人是群居的动物,人与人渴望交往,这是人的本性,而这里这一切似乎都得改变过来,一道大门已将大家隔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教育与我(四十五)

无论怎样,我还是进城来了,有些惊喜,也有些伤感。惊喜的是,经过乡村生活十年的磨难,我又回到了从前生活过的地方;伤感的是整整十年的时间,我还是在原地画了个圈圈,我就像一只孤独的蜻蜓,在天空飞了一圈,又转回到原地来了,没有任何进步可言。十年前,我独自一人从古小出去,十年后我带着妻子、儿子从乡村回来,这不是收获又是什么呢?唯一有些变化的是我变更加成熟起来,坚强起来,生活成了我最好的老师。

我默默无闻地进来了,我知道以前所经历的绝对只能代表过去,现在在新的学校一切只能从头再来,这就好比一张白纸什么也没有,一种紧迫之感慢慢向我逼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 篇

教育与我(四十四)

 

1993年8月2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