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华中科大已连续两年到马吉米村开展暑期志愿者活动,今年他们发起的关爱马吉米村活动已入选“长江日报—最武汉”志愿基金票选,请大家在4月1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尊敬的X书记:
      抱歉打搅您!我是XXX电信分公司总经理XXX,现在有个十分棘手的事情摆在我面前,电话里边一时半会也不好诉说,也十分难为情,我只能写封信向您诉说,希望得到您的指点和帮助:自2009年中旬因工作调整来到怒江这片美丽的热土工作,本人倍感荣幸,我来怒江之前一直在丽江电信任职,先后经历了邮电分营、联通、移动、网信剥离等重大改革,我能够在如此复杂的改革进程中把握好自己的职业成长路线,一直稳坐总经理职位,均因为本人长期以来养成的良好的个人习惯:强硬的管理手段和极强的自制能力。可以这么说:在丽江电信没有谁敢不服我的管理,谁也没有用身体成功贿赂过我!庄子有句话:食色,性也,本人的内子虽然长得不是很出众,但是那个需求却十分惊人,我每天回家都疲于面对夫人,而且我夫人因为是古城区卫生监督所的一名医务工作者,她居然每次都还要量毫升数,对本人是严格控制!这样一段时间过后,自然就厌倦了,提不起任何兴趣。即使偶尔有想法,但是一见内人的面目,立刻失去兴趣。个人的生活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虽然辛苦了左手和右手,但能解决就自己解决了,本人在这方面原本有着极强的自制能力,本来男女关系方面根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正義治療創傷的心靈

 2010-07-26 20: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紀錄片《人民公敵》.劊子手說紅高棉

 2010-08-12 12:57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4 12:14)
标签:

杂谈

●呼吸死:2007年4月,郅国玉在河北赞皇县看守所内死亡,警方称他是“呼吸衰竭”致死。

●睡梦死:2008年,吉林省人王国春被警方刑拘,6天后家属被告知,王在睡梦中自然死去。
●躲猫猫死:2009年2月,男子李荞明在云南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内死亡,警察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时撞到墙壁受重伤。后经查实系被牢头狱霸打死。 
●洗澡死:2009年3月,57岁的海南男子在海南省儋州第一看守所死亡。警方称事发时,嫌犯叫他脱衣服洗澡,他不肯,遭殴打致死。   
●床上摔下死:2009年3月,20岁的福建青年温龙辉在福建省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猝死。看守所称其是因为从床上摔下来,属于猝死或病理原因。   
●噩梦死:2009年3月,江西九江看守所称武汉籍男子李文彦半夜做噩梦后突然死亡。   
●发狂死:2009年6月,青年林立峰在广东省吴川市第二看守所死亡,警方称他是“发狂而死”。检方最终认定称是“心源性猝死”。

●摔跤死:2010年2月,在押的犯罪嫌疑人陈绪金在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看守所死亡。警方先是称其系上厕所时摔倒猝死。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0 23:42)
标签:

杂谈

    前面有一网友留言,说鲁迅不是语言大师,心里颇不服气。在我看来,鲁迅就是语言大师。

    鲁迅的文字,虽然不是很流畅,富于声律之美,但是,得益于中国古文的深厚功底,他的文字处处可圈可点,寻常的话语里透露出一个特级语言大师的非比寻常。略举例说明。

    《孔乙己》里的对话:““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⑶,什么“者乎”之类,

    本来中国人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孔乙己不仅是站着喝酒的穿长衫的唯一的一人,他一走进酒店,沉闷的酒店就活跃起来了,这些人全都忘了中国的古训,全部都取笑起他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孔乙己只好不回答,专心致志地去买酒,惹不起我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个礼拜是国王生日,柬埔寨全国公共假日,一共放假四天。之前一直很忙,放假了就没去哪里,思量好好在房间里睡觉。

    结果四天假期,在网上挂了四天。金边的太阳真是火辣辣啊,还没走到太阳底下,马上一身汗,那个热啊,真是难以想象。我在国内的时候,夏天虽然也很热,但时间只有半年而已,这里可是一直这样的热。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眼眉毛不够多,在柬埔寨,真是见识到了,汗水像雨水一样往下流,直流到眼睛里,涩得眼疼。自然也就不敢出去了。成了典型的宅人。

     “宅”在家里,上网。世界大事家长里短,都可以在网络上一览无余。网络也真是好东西,虽然跟自己的家人不在一个时空,网络却能够把亲人联系在一起。对我们这种生活在异国的人而言,网络是须臾不可缺少的东西。

    但网络生活久了,又发现一个问题,同事之间面对面的交流与沟通似乎变得更少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眼对眼的交汇也少了,面对冰冷冷的键盘和屏幕,人会变得冷漠,特别容易伤感。情绪也不够健康。由此想到富士通跳楼世界,80后和90后,他们是在电子的世界里成长起来的,富士通接二连三的跳楼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到柬埔寨,一不小心就是六个月了,在这,没有家事的羁绊,没有每周那么多的课,从早到晚都必须到学校,时间真的感觉很多。凡事都不着急,有明天,而明天又是特别多。可越是没有事,越是懒,博客也没有写,文章也很少读,泡在电脑上的时间最多的就是聊天和种菜,养动物。工作是常规的做,想想挺舒服的。偷得浮生几月闲。前天九点就睡了,半夜三点睡醒,到学院网站去溜达了一下,乖乖,科研处公告出了一大堆,很多课题都错过申报时间了。可见,人是要有压力的。

   从今天开始,写博客,读外语,报课题,该做的事情都去做,不能再混世魔王了。要不回到中国,成了一个彻底的柬埔寨人,懒懒的悠闲地享受生活,要知道,中国的天气不像柬埔寨那么热,在这里懒懒的可以,回去要被淘汰的。

     其实来了这么久,也不是没做什么事情,做了很多事情的,但心情真的很放松。前几天送走学校来的访问团,去了一趟暹粒。挺累的。

    以前去过素可泰,觉得素可泰真是奇迹,去了向往很久的吴哥,才发现所有的奇迹在吴哥面前都是小儿科。或许柬埔寨这个极为落后和贫穷的国家带给我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明人冯梦龙《古今概谭》里有个段子流布颇广,说的是有位官人游僧舍,酒喝得畅快舒服了,便吟诵唐人诗说:“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僧人听罢笑了起来。官人问笑什么,僧人说:“尊官得半日闲,老僧却忙了三日!”

  假如是白衣书生要去庙里,老僧事先并不需忙。读书人去寺院找僧人闲话,这在古时候是常事。此为平常人的交往,大可不必拘礼。倘若那和尚是俗气的,见了不第寒士还会翻白眼。可去的恰恰是官人,和尚就不敢怠慢了。

    官人哪天想去寺院坐坐,自己也许说得轻描淡写:“有些日子没上山了,看哪天到庙里喝杯茶去!”这话说出去,够和尚忙上三日的,必是不小的官。底下的人听了这话,便要赶快吩咐下去,鸡飞狗叫地张罗。老爷到底哪天去,却是不敢细问的。衙里案牍劳繁,不知道老爷啥时得闲。老爷又是个性情中人,可能哪天说去就去了。纵然是去,需得哪些人陪着呀?平日里老爷喜欢邀来清谈的张举人、陈孝廉、李秀才要不要请上?老爷褒奖过的神童小毛子要不要带着?

    喝茶倒是才过清明,却不知老爷口味变了没有?老爷上回去谈的是《金刚经》,这回要和尚准备哪门功课?上回有个小沙弥挺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来到柬埔寨,常常被网上的朋友问起,你们怎么沟通?说起来,沟通时人与人之间最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然而,在国内最简单的问题,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成为了最大的困难。

    比如孔子学院大楼的“奠基”仪式,我们就在主办当中,遭遇了一些周折,写下了也很有意思,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文化差异。

   孔子学院大楼的奠基仪式,本来说好了按照柬方仪式进行。具体怎么操作,我们本着尊重当地文化习俗的原则,说好了完全按柬方仪式进行,主要由王家学院负责准备与实施。我们同时把要参加奠基仪式的我方人员、汉办领导,九江学院的领导都分别告知。

    可在仪式进行的前两天,王家学院告诉我们,帅哥给他们提供的石头太大了,只能用吊车。我到王家学院,院长告诉我们,石头两个人拿不动,是很不吉利的事情。一了解才知道,来协助揭牌的九江学院工作组的帅哥大包大揽说由他负责做主找瑞泰石材有限公司、我们的赞助商要石碑。瑞泰方面让他提供尺寸,帅哥想当然要八十公分高。结果,人家按照柬埔寨的习惯,提供的是一块石料,而不是石碑。帅哥一看人家送来的大石头也傻眼啦。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