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上寒梅
雪上寒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0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2-21 12:25)
标签:

休闲

分类: 家在远方

    春天来了,像以往的任何一个季节一样,她如约而至:风是柔的,水是清的,天是兰的,心是净的,一切那么美好。

    我和春天的约会,是春风绕指的温软,是雨润如酥的轻快。人生苦短,道路漫长,既是活在当下,又何必纠缠过往;有缘活在当下,更无需透支未来。

    活在当下,真好——“唱上几句春曲,顺口春韵春腔。道不尽春色美景,只把春天腹内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家有你

两个“我”,一个是指勤奋的“我”,一个是指懒惰的“我”。在身体里和思维中发挥作用的是哪一个“我”,那就看我们自己如何选择,养成什么习惯了。

世界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播下一个行动,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个习惯,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个性格,收获一种命运。在人生中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失败了,因为成功者选择了勤奋的“我”,失败者选择了懒惰的“我”,说到底,主要的原因在于习惯。

好的习惯可以影响人的一生,如果我们有好的习惯,我们就会离成功越来越近,最终成为成功者;如果没有好的习惯,那就只能远离成功,成为失败者。成功者,可以让人敬畏和羡慕,而失败者,却有着另外的命运。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如果我们都能认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6 19:47)
标签:

桃李

栋梁

金雨

情感

分类: 我家有你

   金雨去鞍山军训了,虽然从他被雨田中学录取的那一天起就在为这次分离做着准备,但是一周的时间,对于我和他来说,还是太长了。

  这是金雨第一次离开我,独自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生活。尽管对金雨的适应能力和承受能力都充满了信心,可毕竟是第一次,而且一周的时间里他将与我完全隔离,音迅全无。想到这些,心里还是不安得很,恨不得时光如梭,下一秒就是他的归期。

  送金雨走的时候,看着他的背影快乐地融进那片橄榄绿的海洋,我很没出息地哭了,而我身边的家长们看来都是一片喜地欢天。那天去学校接金雨放学,从楼上飞下的作业本也让我忍不住搂着他流泪了,虽然后来知道那是误会,可它让我放弃了对金雨考精英班的要求,我对金雨说:妈妈只要你平安,健康,快乐。

  金雨最终还是考进了精英班,我不知道未来的日子里,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5 00:19)
标签:

情感

分类: 家在远方

  又是一年的端午,满眼都是五彩的花线和大红的葫芦,不时有清淡的粽香飘来。这样的香气里,突然就忆起了薇薇的肉粽,可今年,不,是今后,却再也吃不到薇薇包的粽子了。
  每到端午,薇薇提前好久就准备包粽子了。她很会包粽子,特别是她包的肉粽,又鲜又糯,满口留香。不记得第一次在薇薇家吃粽子是哪一年了,但那以后每年的端午,我都会厚脸皮地坐在她家的餐桌上,还要“吃不了兜着走“。而薇薇也总会打来电话:包粽子了,带了你的份儿。

  初中的时候薇薇从青海转来学校,她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眼睛大大的,亮得像夜空中的星星。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没有任何悬念地成为朋友,而这份友情一直就那么维系着,经过了差不多三十年,直到死神残酷地把我们分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4 12:43)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家有你
      连续熬了一周的夜,工作总结总算是见了雏形了。昨晚早早地上了床,因为心里踏实了,一夜无梦。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

  一会儿金雨还要去上英语课。假期了,他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倒不是一定要学什么,就当是上托班儿了吧,至少有同学们跟他在一起。周六老师有事儿他停课一天,早就答应陪他去买生日礼物,却因为做材料而食言了。看得出,金雨很失望,但工作总得要做,而且要做得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白天在医院是做不了材料的,没完没了的琐事搞得人心烦意乱,就只好回家熬夜。每到这个时候,受冷落的就是金雨。这一周,金雨总是孤独地坐在我的身边,默默地听着他的《三国演义》,或者默默地背着英语单词。累了、困了,就悄悄地上床去睡。虽然有时候他也报怨,想不通为什么单位里边总是妈妈这样忙,但他还是懂事儿地支撑着妈妈。常常想,如果没有金雨这样在我身边,我会怎么样?还会这样斗志昂扬,精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3 11:32)
标签:

情感

分类: 轻描淡写
    那天同事约了大家吃饭,听到讲每个人都得完成任务,脸上不禁露出了怒容:本来没什么酒量,加上几天来心情一直不好,身体状况也欠佳,说什么完成任务简直是天方夜谭----“谈判”的结果是酒可以“卖”,只要找得到买家。

  说起找人替喝酒,Z接过了话茬,“给小Y打电话吧,让他来替。”
  “就是,就是,我同意。”L也在一边起哄。
  “神经病吧你们。想着他的,就让他来,不必替我,换我!”我低下头,不去看她们的脸。但面有愠色的Z还是给小Y打了电话。
  “他说你同意了他才来。”Z把电话塞给了我。
  “我去行不行?”“不行!”“没得商量?”“没有!”我轻声却坚定挂断了电话,不觉得有些气闷。

  把电话扔回去,不理Z的不快,也懒得去解释小Y,我拨通了S的电话。他正在开会,但答应结束后赶过来。
  也不知怎么,胃突然疼了起来,是那种痉挛地疼。没心思吃东西,更没心思听她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3 11:29)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家有你
    许是又着了凉,本来没好的感冒严重了,剧烈的咳嗽声在静夜里大概很有穿透力吧。辗转反侧中,感觉到金雨的小手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他一下下地拍着,就像他生病时我所做的,心头不禁涌起一阵酸楚,更多的是温暖。

  “妈妈,你病重了。前几天你咳得没这么厉害。”金雨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我的体温。

  “对不起了,是妈妈不小心。”我笑笑,把他的手放进了被子里。金雨的小手暖暖的,软软的。“心疼妈妈呀?”
  “嗯。妈妈,你别生病,现在生病的都是甲流。你吃药吧,我去给你拿。”金雨做势要起来。
  “傻宝宝,妈妈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睡觉,妈妈吃过药了。”我起身掖好了金雨的被角。金雨乖乖地看了我一会儿,很快又重新进入了梦乡。

  看着像男子汉一样呵护着妈妈的金雨,心头暖极了,尽管这冬夜那么漫长、寒冷,却让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3 11:25)
标签:

情感

分类: 轻描淡写
    弟弟打电话来说医院正在被曝光。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大脑一边飞速地运转,想医院得罪了哪路神仙。手也没闲着,抓起电话拨院长的手机号码。对医院的曝光占据了那档节目一半的时间,看起来,家属和记者都下了很大的功夫。有句话叫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理!
  记者和家属义愤填膺,似乎医院十恶不赦必须打翻在地,可是市医学会的鉴定却是医院负次要责任。正像院长说的那样,我们不回避矛盾,也不逃脱责任,即是患方已与我们对薄公堂,医院将尊重和接受法律对我们的任何裁定。站在患方的立场,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也在精神上同情他们。但是那些记者呢?做为有话语权的无冕之王,他们的心中可有理解与同情?可以原则和正义?当院长与他们在酒席宴上把酒言欢,推杯换盏,几乎让自己成为“烈士”的时候,他们可还记得孔老夫子的弟子曾子说过的: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说得难听一点,“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多么浅显的道理!
  看着自己的同事们在记者的镜头中被说成不尊重生命的刽子手,想像着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1 10:05)
标签:

情感

分类: 轻描淡写
   出门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脚边有一只“活物”在动,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巴掌大的小狗,正吃力地嗅着我的裤角,看起来疲惫得很。
  “哟,你哪来的呀,这么可怜?”蹲下去,我看着它。小家伙还是吃力地挪动着,眼睛水汪汪的,小鼻头一耸一耸地,嘶嘶作响。

  “你叫什么名字?来干吗?冷不冷呀?”小狗脏兮兮的,像是一只流浪狗。不知道谁这么狠心,大冷的天儿把它扔在外边,更不知道它是如何“翻山越岭”地来到我家门前的。

  时间不早了,我必须走了。即使不走,又能把它怎么样呢?也许它只是一时淘气迷了路,说不定一会它的主人就把它领回去了。这样想着,我冲着它摆了摆手,下了楼。
  “妈妈,早上你看到咱们家门前有一只狗吗?”晚上回家的路上,金雨突然问我。
  “看到了呀。你也看到了?”忙了一天,这会儿金雨的话提醒了我,那小家伙不知道这一天如何过的,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0 23:38)
标签:

情感

分类: 家在远方

    因为昨天请了假,今天只能呆在家里。一个人没什么事儿做,就决定到太清宫去。

  妹妹在的时候常常到太清宫去,或者抽签,或者许愿。她也常常说起到那去为爸爸妈妈“升树”,想来是一种祈福的方式,不仅为生者,也可以为逝者。对这些我是不懂的,就没有那么多的好奇,也从未想着问那些是不是灵验。
  真正接触到佛家或者道家的一点东西,是妹妹去世以后。那个时候听了人家的指点,我们去为妹妹做超度。在那个叫做蓬瀛宫的道观,我们做了一天的法事,据说可以让妹妹不在阴间受苦,早日轮回,再降人世。那一天,那些道姑仙风道骨,看上去好似不食人间烟火;那一天,流了那么多的泪,扣了那么多的头,升了那么多的“树”----那时候才知道,“升树”是一种独特的可以与仙界、阴间、阳世三界沟通的方式,类似我们说的写信,是发给仙界和阴间的各路神仙的,拜托他们关照阴阳两界的自家亲人。我们为妹妹升了那么多的“树”,是为她在那边打点,佑她一路平安。想来做了这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