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微博
个人资料
射覆
射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0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2-08 08:53)
古道光也是我的笔名。请核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覃如意当日与针门师长姊妹作别,便回得自个房中收拾包裹。只是在雪洞般的房中转得一圈,不过只包了两件素色衣衫,除此之外竟别无长物。三数月来修道有成,自忖已寒暑难侵,于是只将薄衫和那针母绢画裹作一处,卷了长长一个褡裢系在身后。脚下流连,又将床上被褥叠好卷起,桌上残茶倾尽后将杯倒扣,窗撑取下后将窗户轻轻闭了,一步步倒退出屋。将门合上的一刹那,不知为何又记起了当日夜里从家中行出,也是这般倒退合门,只不过当时是愤恨心冷之意居多,如今是不舍怅惘之情满怀罢了。
  轻轻控出一枚心火眉针,覃如意御针敛形而起。半空中罡风隐隐浮云排浪,行得久了,落在耳中全是一片呜呜之声,只觉思绪也如同这轻云一般漂浮不定。数月之前心冷离家,如今乃是奉了师命离山,两番居无定所之间,这心性已大为不同。凝目虚空,仿佛端了一面明镜,将前尘往事全都映照得清清楚楚。
  
  母亲从小便教她贤良淑德、隐忍内秀,每日起床之后必要用篦子将头篦得纹丝不乱,衣衫掸得不见灰尘才让出门。外头的那件衣裳必定是光鲜的,通共也只换洗两件,里头的便是补丁摞了补丁,也仍洗得干干净净。头上一年到头插只烂银钗子,细得仿佛有了一丝危险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6 11:30)
标签:

杂谈

  “此境非他所设?找他何用?想必是我从前成道心切,各般路数寻尽,总指望在短短百年间道成大统,故而劫由心生,当日一思历劫之事,便被抛来此境。且无人明言,自行便领会了这破劫要旨。只不过不知道还好,知道后愈思俞觉心如死灰,若是同时对阵数千只箭妖,总还有求胜之机,这般水磨至死的劫难,却真抵捱不过。”

 

  于荣心中难过至极,欲待出言安慰,却不知从何劝起,忽然听得宁咸一声脆呼,“尊者!”随即跑上前来抱住朱青痛哭。

 

  朱青先喜后忧,“我困在此地是出不去了,你二人这般贸然进来,可知晓出境之法?”

 

  于荣并不答话,宁咸尚不明白此境之难,只抽泣道:“我要出去做什么?大不了陪你渡完此劫,再做一个贴身小婢罢。那箭妖在何处,我虽不能,却也要拼却掉两个。”

 

  朱青颦眉凝思道:“此境因劫而生,然而也断不能凭空生出,可惜你们两人都进来了,否则若有人在境外,还可向昭勇公细探究竟。”

 

  于荣心念电转,忽然拉了宁咸道,“且莫哭哭啼啼,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21:47)
标签:

杂谈

  群鸦出得湖山边境,商议一阵,又到近处边境中细查,均未瞧见朱青踪迹,时候愈长,于荣愈觉得心中焦躁欲狂,宁咸更是泫然欲泣,眼见将到聆经时分,群鸦戚戚,竟无一人邀约同去。于荣来回踱了几步,忽地急振双翼,身子拔地而起。

 

  飞出不过里许,已听见后头有扑翅之声,回头看时,宁咸已奋力跟上,不待发问,已先低声道:“我知你此行必和尊者有关,无论如何我也要跟上。”于荣并无二话,只点点头,又往前飞去。

 

  不过盏茶时分,于荣收势下落,宁咸奇道:“此时还有心思来吴王庙中听经么?”于荣不答,也不走庙门,只从院墙上一掠而过,疾穿入庙中殿堂。宁咸大惊失色,急忙落地,从庙外一路蹦入,此时只恨鸦身腿短步小,至殿门短短一截距离,却好似漫漫征途。

 

  好容易别进门来,只见于荣立在帷幔之前,面对吴王像不跪不拜,正戟指痛喝,“好一个昭勇公,既有这偈语,如何不敢成真?你已许了我们夫妻之分,如今群鸦劫数已完,唯独朱青不知还在何处受苦,是死是生也无从知晓。我既是挡劫之命,何不指点我朱青所在?也好显得你修行卓绝,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2 21:10)
标签:

杂谈

  于荣心中记挂朱青,欲待不理,耳中却听见那大乌怒喝之声渐渐小了下去,只得一咬牙,祭出五行逐字真经网,经文携网如飞而至,刹那间已将二乌身侧的箭妖悉数缚住。哪知此境中的箭妖之能,远非飞鱼之地那三只可比,身在网中犹能腾跃跳窜,渐有脱困之势,尤其是那合体箭妖,哧啦一声已挣开经网,风驰电掣般朝了大乌奔去。

 

  眼见下一刻便是穿膛破肚之祸,于荣暗道不妙,怒喝声中已连爆数枚经文真字,五行之效急速流转,这才将其余箭妖击落,只是那合体箭妖早已追风逐影而去,倏尔已将大乌手中流星锤洞穿,再番扭曲不定,以奇诡至极之势朝大乌脑门而去。

 

  值此危难之时,怀中昏昏沉沉的碧瞳尊者忽地睁开双目,咄喝声中碧光射出,已将箭妖笼入碧瞳境内,口中低念声愈快愈疾,不过片刻,随即低喝道,“痴儿,速速弃我远避!”那大乌心有所感,还不欲就走,却被小乌含悲带泪拖过,现了鸟身数翅飞开。不过须臾,只听得一声闷响,碧瞳尊者同了那箭妖急速变淡,又渐至透明,最后脆响一声,崩然碎为一地渣滓。

 

  大乌怒吼一声,忽地丢开双锤,大步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30 21:51)
标签:

杂谈

  此刻天已微明,数翅扇过,紫桑已遥遥在望,于荣眼尖,已瞧见树上并无群鸦踪迹,此时并未至离巢取谷之时,莫非那宁咸瞧出不对,提前教群鸦避走?心中正焦躁处,一口戾气喷出,一团火光已向那桑树顶的巢穴喷去。

 

  火光过处,那紫桑微微色变,黑色巢穴并无什么异样,于荣记起筑巢所用柳枝、碎羽,都由他辛苦觅来,再由朱青在附近涤荡后逐根编就,料来其中法力灌注,远比一般巢穴来得坚固,那紫桑更非凡品,自是不惧这区区凡火。

 

  于荣心中经文转处,肚内离火已生,正欲再喷时,下头突然窜起一只黑鸦,扑腾了双翅高叫道:“你怎么还在这?箭妖大举来袭,别人都去湖山边境应敌了,你倒有闲心在这放火?”

 

  定睛看时,正是宁咸,于荣一怔道,“箭妖?不是已加固界眼了么?”

 

  宁咸急扇双翅,“谁知道呢!听说是箭妖所居之地逐日坍塌,且只极力攻打这紫桑界眼一处,你瞧那桑下潭水之中,浊浪不住翻起,尊者带了群鸦越过界眼迎敌,此时不知胜负,真是急煞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6 21:21)
标签:

杂谈

关于寻乌记

  聊斋中有一则知名故事——竹青,讲的是湖南人鱼容科举落榜,钱也花完了,羞于行乞,在吴王庙中饿昏了过去,却因此身化黑鸦,并得竹青为侣,其后因贪食鱼肉被人以弹丸射中,最终鸦身死去,却又复原于人身,原来还在吴王庙中。

 

  后面还有一大段和竹青的后续故事,可是远没有前一段精彩,少年时在连环画摊子上看到竹青的故事,和《白秋练》《香玉》数篇一样,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少年单纯为离合之奇所吸引,中年再读,却发现故事的发生地原来就在身边,富池湖横跨湖北通山和阳新两县,通山这边叫富水,阳新多称富池,是一个水产丰富、烟波浩渺的湖泊,因为工作关系在通山锻炼过两年,也没少去此湖,确实是佳地胜景,查了一下,吴王庙又称昭勇祠,三国吴黄武元年,东吴大将甘宁作战身亡,为纪其功,故庙食于此,位置却在阳新,未去现场考证过,不知道是否还能看到昭勇公之遗像、富池群鸦之片羽。

 

  寻乌记的故事并不是完全脱胎于竹青一文,尽管人物名字有谐音之趣,数年前为聊斋中的数篇写过一些非诗非词的东西,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4 21:04)
标签:

杂谈

  半空中月白星稀,于荣瞧见前头那大乌疾掠身影,心中暗暗做好盘算,若是不敌呢,便抽空脱身而逃,即便胜过大乌,也只给他个教训,教他今后不来难为自己便是。

 

  正暗自筹划间,忽然听见耳边轻笑,“不错不错,胆气足得很,没叫我掠阵,竟然也这般爽快就去了。”转头瞧时,原来那宁咸不知何时已暗暗跟来。

 

  于荣哭笑不得,“我怕大乌一翅扇来,你掠不住,自个身子倒先飞出去了,怎敢劳动你大驾?”

 

  宁咸瘪嘴道,“你既这般瞧我不起,不如先和我来切磋一场再说!”

 

  “不是我瞧你不起……只是……万一你把我打伤了,我如何去赴这大乌之约?不战而退,岂不是连尊者也没了面子?”于荣脑子转得甚快,违心之语不过打了个阻就脱口而出。

 

  宁咸点头道:“这话甚是,输给我不要紧,切莫输了尊者的面子。”

 

  见她再未为此事纠缠,于荣暗暗松了口气,瞧见前头大乌已奋翅飞远,心中一动,回头相询道:“你日日侍奉尊者左右,有些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1 21:32)
标签:

杂谈

  朱青面色恢复如常,轻点螓首道,“自然去得,只不过对敌之道,不止于修为深浅,度势审时、进退有度、临阵机巧等等,都可一决对阵胜败。你可要学?”

 

  于荣只盼能多有一点时间和她独处,如何不愿,直至将一个脑袋点得如同捣蒜一般。

 

  这一日于荣进境却甚慢,及至月上中天,于荣微有不耐:“我们既修的是无为之脉,如何还要用上这些机巧诡诈之术?不若只存一颗活泼泼之心,随机应对,不更是发乎本心么?”

 

  朱青触动心事,悠悠哑声道:“你哪知修行之道,原本就是阴尽阳生、否极泰来,似我等愈是刻意追求‘无为’,便愈落了‘有成’的套路,最后直至两者交融,圆通如意,那才算得是道成。据我看来,无为有成,不过是修行先后有别,却都是大道通途。又或者似你方才那一刀,以无为为基,以有成外露,便隐隐有得道之象。”

 

  见于荣听得似明未明,她只得摇头,“这些你慢慢体味罢,如今你修行虽有进益,我瞧后日的胜负之数还是难说。”

 

  于荣睁圆双目,“还要比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0 20:11)
标签:

杂谈

  这一日朱青忙着安抚伤者,分配饮食,未有片刻闲暇。于荣随了鸦群一道进退,二乌偶一对视,她面上总是淡淡的,也无它话。取食飞鱼之时,朱青身子已近痊愈,捉中鱼块后并未吞入,全都先行喂往行动不便的伤鸦,眼见得分配妥当,这才停在桅杆空处,抽空吃了两块,于荣已在空中盘旋良久,见她闲暇,这才停落在旁,凝声道:“湖山边境所在,可否告与我知晓?富池泱泱数百鸦群,只我不知,未免有失偏颇。”

 

  “宁咸不是也不知晓?你若想出力,日后自有你尽力之时,也不必急于一时。”说毕振翅腾空而起,招呼休憩群鸦前往聆经。

 

  于荣猜不透她心中所思,心中郁闷已极。自早开始,和朱青半日不见,这才发觉心中忧思全在她身上,时刻惦念其安危,担心其伤势。哪知关切过甚,将心底念头无心吐出,也不知有否唐突。又见今日几句对答,全都不咸不淡,不温不火,正是“无为”一脉真传,一时只觉心下焦躁,恨不得立即冲进那湖山边境,奋力砍杀一番才好。

 

  此日聆经已毕,群鸦散后,久未见朱青从殿堂中出来,于荣料得她有意避开自己,一赌气飞至兵戈之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