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凰雪
凤凰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9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声“哇哇”的坠地落生,随着时间的流失,岁月的轮回,一切如过眼云烟。某些封尘久远的记忆,就这样毫不容情的被撞开了-----
   一个女人,一个中年女人的情感、婚姻、家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她属虎,他属兔,50多年前他们成亲时压根没有“姐弟恋”这种说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7-08-30 19:35)
    
    黄河,我们炎黄子孙的母亲。多少年来,有多少文人骚客为她吟咏,又有多少鼓乐琴瑟为她弹奏。她那旷远、博大、悠久、深邃的灵魂,从知道她的时候起就已经牢牢地攫取了我心,往往不禁沉浸在对她的无限崇敬和向往之中……
    生长在黄河岸边,曾目睹过黄河的浑浊,但没有听过壶口瀑布澎湃豪迈的涛声,也没有见过入海口那波澜壮阔的声势。特别是站在高高的黄土崖上向西眺望,极目处那条长长的光带,就是“三十年河东”后已倒向“河西”陕西韩城十多年了的黄河,近处则是一大片季节不同则颜色不同的滩涂,汾河滩和黄河滩早已连成一片,谁也说不清哪里是它们的分界线。虽然几次去河南、陕西,路过黄河时都是晚上,不要说看她,隆隆的轰鸣声透过夜幕不绝于耳,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水流声还是铁轨的撞击声。
    真正的黄河边之行来得是这样地突然,一个极偶然的机会,我和我单位的同事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4 12:19)
    
    闷热的夏天,本来就应该在本月的8号结束了,可能它处于极其慵懒的状态,迟迟不肯离去,仍然迷恋与那疯狂的劲头。人们依然关闭着窗户,利用着不论是堆在地上的、还是挂在墙上的喷冷机,来调解着房间的气温,由于长时间接受不到外来的空气,加上那“嗡嗡”不断的噪音,使人们难熬着初秋的厉害,忍受着秋老虎的放肆。
   
    昨天下午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顿时将酷暑炎热追赶的无影无踪,连一点残留的迹象也消逝、怠尽了。清晨,当走出房间,急赶着买菜的凤凰,顿觉一丝寒意,不由发出“好冷”的声音,紧接着抖了两下,再看他人,早已裹着双层的服装,可她仍然裹着盛夏的裙子,难怪牙齿也“咯吱、咯吱”两下。急忙选购好菜类,转身就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客在当今这个网络时代,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与青睐,它的诞生的确给人们带来了不小的冲动与惊喜,它为思想者提供了相互探讨的平台、为一代文人墨客营造了发挥水平的空间、为各界名流演绎着惊天动地的故事、更为普通老百姓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构建了心灵场所,因而,倍受人们的无限向往,那些喜欢在网海畅游的群体,顷刻间纷纷登陆,以求的心灵慰契,尽情的潇洒、休闲,可谓网络之家。在这多姿多彩的虚拟世界驱动下,在这汹涌澎湃的博海大潮涌动下,凤凰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大有相见很晚的感觉,一时心血来潮,跃跃欲试,磨拳擦掌,也进行着构建心灵小屋的设想。于是精心布置在她认为是心灵的温馨港湾、心情的陶冶之地、思想的休闲场所,于是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事了,可每每想起来,总是感觉有点对不住他的,有点心灵上的内疚,有点亏欠他似的,总想找时间和空间与他解释、道歉,可他封闭了所有语言往来的渠道,不给我留丝毫的缝隙,让愧疚的语言钻进去,那怕只说平常人们最常用的三个字“对不起”,或许我的心能略感平静,但是这样的机会也予以枪毙了。每当看到他当时通过QQ上的临时对话框发过来的文字(我们不是网友),虽然没过分的指责言语,虽然是做着事情来龙去脉的陈述,但是透过那浅浅文字中的语气以及整个篇幅所折射出的影子,我明显感觉到我那四个字,深深刺上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此时凤凰雪好像有一种被抽空了底气的恐慌,也感觉到某种利器穿透心脏的痛楚 只有默默念叨,对不起,不可以说那过分伤人的四个字,其实,我也并非有意的,我只是针对那篇文章而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本来是休息日,因单位要面临着一次统计方面的检查,有好多事情忙着要处理,因而胡乱吃了几口米饭,匆匆忙忙收拾碗筷,脚步生风来到办公室。
    对有关部门的检查工作,我历来不怎么欢迎,一贯的持冷面孔。因为这样的检查太多了,并且是鸡蛋缝里挑骨头,总是要找出毛病,那怕是鸡毛算皮的事,也要和你交涉的没完没了,然后就是等着消费。何况今天来的,也不是我们行业性的检查,纯粹是要我们招待来了。我是这样想,不管是谁,一样冷冰冰。
    来了。会计急匆匆跑来办公室告诉我。
    几个人?我一边问着会计,一边走出办公室,直奔营业室。尽管心里存在着对他们极大不满,但总还是要面对他们,也是处于礼貌接待的必然方式。
   哦,你们来了。我直接的面对他们,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3 12:40)
          时下,在我们地方各个单位,基本上都实行周一例会,目的是总结上周工作,安排本周处理事物。这本应属于正常工作范畴,也本来无可厚非,但是通过今天早上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亲身感受,不的不引起我的感慨、不的不使我声嘶力竭的“叫嚣”。
    由于本人需要办理一些私事,本来是上周五就应该处理,当时临近周末,办事的人总是不集全,找着这个,又找不见那个,所以干脆等到下周一再办理。
    今天早上匆忙赶往单位,向领导请了半天假,然后直奔办事地方。
    由于平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3 15:09)

         两年前,婆婆的突然撒手而去,无疑为我们带来悲痛万分,尤其是公爹。为安慰他老人家、为是他尽快走出痛苦阴影,那段时间,我们就住在老家,和公爹生活在一起。总以为我们孝敬,便会为他带来快乐,我们生活在一起,他就不会孤单,于是,下班总是急匆匆的赶回家,从不敢怠慢,做饭、洗衣,整理房间。并让女儿为他爷爷洗脚、剪指甲。我们经常坐在一起,看电视。总是调出公爹喜欢看的节目,好为他老人家增加乐趣。然后又买了好多戏剧碟子,公爹喜欢看戏。可是,尽管我们使出浑身解数,但还是事与愿违,他整天拉耷着脸,闷闷不乐。公爹苦楚的样子揪着我的心。终于有一天,他说话了,告诉我,邻近的强子爹引来一老伴。我“哦”了一声,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依然埋头在擦桌子。
     那老婆对强子爹特好,侍候的很周到。公爹继续说着,说话的同时,我无意中瞅了一下公爹,他很兴奋,就好像在表扬某个有功人似的,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6 22:28)
     
    不知怎的几天来,婆婆的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回荡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扑捉她的言谈举止,可每每经过煞费苦心的搜索,总是一片茫然,一场虚幻。见不到真实的婆婆,我心中酸楚,眼泪扑簌,面对苍穹,默默叫一声,婆婆,儿媳我想您。此时,情感波涛汹涌-----
    我的婆婆与2004年农历10月初10,因突发脑溢血永远闭上了眼睛,享年70岁,她离开我们已经两年多了。两年多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想我们婆媳在一起的快乐与和睦,想我们亲如母女,想婆婆对儿媳我豁达宽容的温暖胸怀。我和婆婆的感情,曾令左临右舍的不少婆媳羡慕不已。
    我初嫁到婆家,一切感到很陌生,是婆婆待我象女儿,甚是呵护,从没拿做媳妇的标准来要求。每到星期天,我睡懒觉不起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凤凰雪开博整整一个月了,为了心中的美好、为了心中的思念、为了博友们那温馨的留言、为了小纸条传送的声声呼唤,她还是违背了初衷,又上博客了。
    几天前,凤凰的博客出现了一次小小的意外,她忍受不了网络上的无端攻击,曾一度陷落于迷茫、愤慨之中。因为她的心境达不到云淡风轻、心胸开阔、乐观豁达境界,在一气之下,在一甩手之间,在一流泪之机,她狠心的抛开了所有挽留的博友们。要知道,当那一次的转身离去,她是如此的眷恋、如此的惆怅、如此的酸痛。虽然看似洒脱、虽然看似保留着固有的骄傲、虽然看似对任何事物的冷峻,但是错了,她内心已清楚的感知,这种不冷静的作为,是在惩罚着自己,是一种自疟心态的表现,她彻底的失败了,败在了脆弱与尊严的夹缝里,竟然是稀里哗啦的一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