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凤英
王凤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7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3-29 02:33)
标签:

王凤英

    儿时的生活方式和环境或可成为日后对人生的基本态度。

    家乡蛙鸣虫唧的声音和焚烧庄稼枯秆的烟味,以及爬在高高的树杈上俯视家人惊悚的样子,这一切使童年凭添几许情趣,而在随父亲迁到青海后也都如烟远去,取而代之的荒裸的山和狂暴的风,是另一种异样的体验和新奇。几本小人书和父亲未来得及还给图书馆的古典名著,汉字识不全几个的我,读起来颇觉辛苦和尴尬,好在父亲喜欢读书,也喜欢讲故事,许多故事在他闲话已时熟悉不少,但我想了解父亲所知道的全部,于是,躲着大人的视线,夜深人静时打着手电在被窝里偷窥,或嘻嘻笑出声来,或噙泪和书中的人物进行零距离接触,就这样,眼睛也近视了,书也读完了,文字的感觉无意中化作行文的一种习惯,学习和模仿的欲望与日俱增。这时,偶尔听到一张小小塑料片上滑过古筝曲《渔舟唱晚》,恰如嗅到了家乡野草的青味,她携着幽远深邃且易让人怀旧的音色是我所喜欢的,唐宋诗词浸湿的韵味和古道西风瘦马的苍凉,杂揉着青海河湟的唐蕃古道尘烟,就这样植根到了骨子里。这种消魂摄魄的激荡,使我以历史来承载心灵上对这些的爱的意愿,以致于此书从萌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凤英

      长篇小说《雄虓图》中的人物唐玉凤的形象剖析

                               北 

    在与男性的对抗中,她表现出的非凡的胆识和才气,足以表明她对男权社会的极大不满。她在以个人的力量试图冲破男权的挤压,为女性的存在争得一席之地,至少也要冲淡世俗对女性的轻看和忽视。为此,她走向了一个极致,时时处处有意剔除女性身份,忘我地成为男性中的一员。

    这么说吧,撇除女儿身,唐玉凤完全是以男性形象出现的,是那种智勇双全、文武齐备、一身正气、脾气火爆的男性。如果更为准确地表述,唐玉凤已经异化为男性,而且是极度雄性的男性。我们暂且排除女性与男性的界定意识作用,那么唐玉凤是在以男性的品质与周围的男性抗争,这似乎是女性对抗男权社会最为有效的方法。然而,以异化作为代价,总是令人怀疑对抗的价值。女性冲出男性樊蓠,回归女性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02:30)
标签:

王凤英

    人常说文学即人学,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动物之复杂首选人类,既然执着这样一门人学研究,任何放任阳光普照的日子匆匆流逝都是一种浪费,何况这样的日子并不多,所以就有逆境出成绩的说法。逆境之说来自内心的真实体验,这种真实体验总会把“不平则鸣”的方式具体化,进而融进到创作这种纯精神的世界中去自由发挥。我不能回避现实,也不能做到对现实中的某些东西的存在时时刺痛五脏六肺而无动于衷,更无法改变现实,而某些东西我必须面对,这都是无力改变的,因此,这种无奈、失望、孤独、愤怒和不平、委屈的情绪在创作之初在心理上将之变为渲泄,这也是我最初在小学时萌生这样的好汉意识的根源,也许就是侠客意识,只不过在经历很多酸甜苦辣后变得越来越强烈,在创作中反映起来越来越有意识,越来越痛快淋漓罢了,虽然这种方式有些逃避的嫌疑,但这也是作为写作者激清扬浊的最佳选择,毕竟无奈太多,无力也太多。创作原就是修炼的过程,文字里渗透着许多放得下和放不下的情愫。

    有人曾对我说:“你能写这么大部头的书,内心也一定很复杂。”这很奇怪,金庸能写出东邪西毒,难道他一定就是东邪西毒不成?吴承恩漫言《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02:27)
标签:

王凤英

温亚军:对你创作的了解,是从诗歌开始的。《飞越“陆上苏伊士运河”》和《日月山行》等,在你的诗歌里,可以看出你对事物的机敏捕捉能力,还有准确精致的表达,并且贯穿了你对精神世界想像的基本态度。但是,我个人认为,你的诗歌都趋向于具像的描写,好像对内心的表露不是很多,使你的诗歌在情绪表达上,离你本人有了些距离,这是不是现代诗歌走出朦胧的“阴影”之后,渐渐向平稳、和缓过渡?由于我对诗歌的接触和理解是相当滞后的,我知道我无法在谈论这个问题时,能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所以,还是你自己来谈谈你写诗的一些感想吧。

王凤英:我于诗歌,诗作有限,又多受古典诗词影响,古人对诗歌语言、意境的提炼令人击节称叹,他们厚重的文化底蕴,把司空见惯的事物在审美理念的督导下现出有情趣甚至富含哲理的一面,于是,笔下的人和事、景和物都纡曲流动,我便在这流动之中感受并享受着这种美这种情味。诗歌的感情最充沛、想象最丰富、形式最集中、节奏最鲜明、语言最精炼,所以,提到写诗不能不提马致远的那首小令,“藤”、“树”、“鸦”、等几个简单的意象,无非多了“枯”、“老”、“昏”等修饰词,那份凄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