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第六指
第六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129
  • 关注人气:3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王亚

插画师

杨笛野粉丝群

60718318

荒原的QQ:370541748

我来自风之乡,我是一朵云的流浪,雨是我的脚,歌声是我追逐的方向,我累了我会想起我的童话....

公告
最近N国流行六指,说六指的人聪明,美女也特喜欢,说找个六指每晚挠着痒痒那才叫有情调.于是我们五指就成了另类,生活中就好象会游水的咸鱼让人觉得怪怪,郁闷加苦闷又在酒的怂恿下,我砍下了小脚趾也接成了六指,哪知这脚趾的第六指竟从此成了我最会思考的手指.
QQ:370541748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博文
(2017-01-04 21:30)
分类: 荒原的诗歌

 《去兔子家做客》
 
去小兔子家做客
你要带上一根红萝卜
需要用一滴露水清清嗓子
要唱着好听的歌儿去
要穿过一条花的小径
要在早晨六七点钟
这样的时间恰恰好
风会有点凉吧
千万不要让自己感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那个安靜的孩子,在晚上
望着月亮
我知道,他想对我说
他望见的月亮,与我看见的
一点也不一样
2
森林中的那列小火车
如果擦亮它的锈迹
为它跳支舞
再唱首歌
是否就能重新开动起来
向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荒原的散文
  
  
    
  
  我为什么这样喜欢写文?对我而言,只是因为我喜欢这样一刻一隅的安静罢了。不同临窗而近的城市公路的喧嚣纷扰,我喜欢聆听着这些文字,从我的心里渐渐淌出的声音,它于我来说,便是这世上最安靜的声音;说是声音,我却听得不声不响,觉得如此纯净。
  
  也并非是我矫情,是我的的确确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者说仅是某一刻,也是那些熟悉我的人所不熟悉的“我”,虽那么矛盾,但是真的。
  
  原来一切都是真实的啊!那个因酒醉而兮狂的我是真实的,因激愤于某事而喋喋不休的我是真实的,和众友K歌吼出公鸭嗓而得意成扭腰摆臀的我也是真实的。从而推论,那因执着于欲念而生出的种种的“我”也是真实的。
  
  很多时候,我就是那样的一个“我”。或好或坏,各人各识;或交或离,各选各择。若因他人而改变,想必已是很难的了。
  
  区别以上的我,我还有一个真实的“我”。这个“我”远离了世事的纷扰,无关他人,或许其自有其一村一镇一城一世界,可与我却如此相近,彼此听得到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30 00:32)
分类: 荒原的小说
  这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树。但是,有一棵树。

  有一棵树,是这样的一棵树。它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存在的,而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不存在的。

  比如,对于生活在这小山坳中的小镇上的居民来说,它就是存在的。

  没有人知道它是一种什么样的树。这里的人们都知道樟树、桉树、柳树;它们种满了小镇的各处。还有那些普通的各类的树,他们也能如数家珍地一一叫出树名,却无人知晓那一棵树,该怎么称呼它。在这美丽的小镇里,当人们说起它时,都会说,“有一棵树,有一棵树......”

  就这样,久而久之的,小镇里的人们便干脆这样称它为:

  有一棵树。

  人们这样说着,心里却一点也没感到古怪,是很自然的:

  “对啊,对呀,是有一棵树。”

  “哎,哎,这位,我是问那棵树叫什么呢。”

  “是有一棵树。”

  “有一棵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荒原的散文
  当你碰到一本读不进去的书时--------

  与那些喜欢读书的小孩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7 23:01)
分类: 荒原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荒原的小说


  星星就在那里,如果在心中确定了这个的话,那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停下前行的脚步?

  -------题记

  一个夏晚,闷热而令人烦燥。小猪舒比格扑在猪圈的栅栏边,一对小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外面,外面的夜空繁星点点。

  此刻,猪圈里的很多猪儿都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柔软的稻草上,“呼呼呼,”又“噜噜噜”打着鼾,合奏起一曲欢快的梦乡交响乐。只有小猪舒比格还没睡着,因为它在想它的妈妈。

  在这里,所有的猪儿都没有名字;或许在他们还很小时,在小得还有个妈妈时,本来也是有的。但那已经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早得让他们早已记不得自己本来的名字了。在这儿,主人给每一头猪都编了号。一号,二号,三号……八号。对了八号小猪就是舒比格,小猪舒比格却总这样执拗地对别的猪儿说:

  “我不是八号,我是舒比格,我是一头有妈妈的小猪哩。”

  很多猪儿在这里已忘了自己的名字,从而忘了自己也曾有个妈妈。只有,也只有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9 21:46)
分类: 荒原的诗歌

我们告别的江湖,  

有十年水墨,  

只有在烟雨舞起水袖,  

伊呀伊呀的唱时,  

才懂得还欠下一次江南。


  

是我们爱过的女人在这样唱。  

她刚老在卸下的妆里,  

莫再询问  

这已是经年相忘  

我们摇起诗扇,  

也不再翩翩少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21:32)
分类: 荒原的小说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