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456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乌以强邮箱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今天是一个可喜的日子!因为今天终于完成了《狱中笔记》的初稿创作。历时15个月,约40万字。非常艰辛,非常幸福。在此,感谢所有亲朋好友的关心、关注和支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好不容易给岳高山和笋儿请了一天假,见到了兰芳。我给兰芳买了一把牛角梳子。我想象着兰芳,见到这把梳子时的幸福神情。我准备亲自给她梳头,享受一下爱的温馨。因为我们有那么多的话要说,所以刚见面的时候,我并没有送给她这把梳子,我想在旭日东升,我们从甜美的梦中醒来,面对着一轮红日的时候,我再给兰芳一个惊喜。

“我和兰芳在一家小宾馆里。兰芳因好久没有见到我,喜极而泣,我爱抚她,安慰她,我的心里充满着惊惧的爱情,生怕暴露与笋儿之间见不得人的交易。我的心里,十分难受,因为我对兰芳非常内疚,我觉得在兰芳面前我就是一只癞蛤蟆,一个良心丧尽的贼。我屈服了暴力,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多次鼓起勇气,想给兰芳忏悔,但是,我胆怯的心理,使我鸣金收兵。我没有勇气,让兰芳打破梦想,面对一个犯了罪的人,尽管我的罪是不得已而犯下的。我面对着蒙在鼓里的,对我万分信任和爱恋的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突然想起兰芳,感到一阵要呕吐的犯罪感,慌乱地穿上衣裳,丢下那个哭泣的女人,冲出了屋子;结果在门外,被两个早已埋伏在那里的、粗壮的胳膊上纹着青龙白虎的彪形大汉抓住了我。我两脚悬空被带进戴礼帽人的办公室。戴礼帽的人坐在黑皮转椅上,仰着脸,用一种令我心惊胆战的眼光凝视着我。其中一个胳膊上纹着白虎的人,打开了放在老板台上的一台电脑,画面上清晰地放出我强奸的一幕。我在画面中,就像一条疯狂的狼,完全失去理智,龇牙咧嘴,是那样丑陋、那样恬不知耻、是那样不堪入目,我无法再看下去。我要跑出屋子,可是,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紧紧地夹着着我的胳膊,就像钳子夹住了我,使我动弹不得。于是我闭上眼睛,不再看画面中自己那肮脏不堪的画面。”

   “这时,那个戴礼帽的人说话了,他用的是那种责怪和嘲讽的口气。‘你怎么强奸人呢?’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扎心。他看着我没有搭话,又吧唧了一下嘴唇,说道,‘你今天惹了大祸了,那是一位很有钱的贵妇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怎样的一个瑰丽的傍晚呢!火红的太阳悬在平展展的天际线上,映照着天空中绚丽的彩霞。那彩霞就像锦鲤的鳞片,在蓝天的背景上,五彩缤纷,把大地照得温馨又明亮。没有风,没有城市烦人的喧闹声,天地间只有一片祥和静谧的气氛。一只只喜鹊,腆着白色的胸脯,翅膀上闪着炫目的彩霞,很绅士地扑闪着翅膀,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气定神闲地飞去。藏在麦地里的蟋蟀,开始了它时断时续的悦耳的叫声。有一群麻雀叽叽嚓嚓地叫着从我们的头上飞过,像一张醉汉撒出的黑色的、快乐的网似的,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向着远方的树林飞去。一只云雀,飞在看不见的天空中,像一个匆匆赶路的行者,清脆婉转地歌唱着,向着更远的地方飞去。与云雀形成鲜明比的是来自北边小河里青蛙的叫声,它的叫声是那样慵懒,就像没有睡醒似的。带着小麦花清淡香气的空气,扩大着我的鼻孔,鼓荡着我的胸膛。麦田间有一条用脚踩出来的坚实的小路,兰芳就是顺着这条小路,向着麦田深处跑去。她看着天上的飞鸟,再看看火球似的太阳,她就像一只重获自由的欢乐的小鸟那样,兴奋地唱着歌,胳臂放在胸前,蹦跳着脚步,向前跑着;有时回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兰芳尖叫了一声,惊醒了忘情的路波仑,他以为会有人听到兰芳的尖叫,怕失颜面,于是松开手,笨拙地、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兰芳趁机甩开路波仑,跑出了茶室。路波仑没有得逞,但是路波仑没有一点抱怨,因为他最喜爱带刺的玫瑰,他坚信凉水泡茶慢慢浓,他有足够的耐心和能力抓住兰芳的心。路波仑又来过几次,兰芳托词身体不舒服,没有见面,但是路波仑激情不减,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来到金水酒店纠缠兰芳,就像一只发情的公鸡,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再说我,就像中了魔似的迷上了兰芳。兰芳一离开前台,我的心就像失去了光明,仿佛置身于阴雨绵绵的天空下,心中非常的抑郁。我是多么希望能看一眼兰芳呢!我的渴望第一次打开了大门。尽管我还不知道我的渴望究竟是什么,于是我的这种渴望就更加强烈,就像一个小孩子望着树荫中一个可望不可即的苹果。当我一看见兰芳的身影时候,我的心就会禁不住幸福的发抖。我被兰芳清纯的美丽彻底征服了。我第一次感到食不甘味、夜不成寐。我开始在一中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路波仑、大师与兰芳回到黄色鸡翅木茶桌,大师坐在桌子的一头,路波仑与兰芳对面坐着。兰芳垂着眼睛,灵巧好看的手指忙活着泡茶。她用一个白色的盖碗泡茶,将泡好的蜜色的茶汤倒进一个透明的茶壶里,再用这把茶壶将茶汤倒在路波仑和大师面前的茶盅里。茶盅也像茶壶一样是透明的。有一股清爽的茶香,随着从盖碗边上袅袅升起的白色热气,在屋内弥漫开来。兰芳感觉到大师与路波仑的眼睛一直在凝视着她,挑剔、比较着她的鼻子、眼睛、脸颊和下巴,所以她感到脸上热辣辣的。她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要耍什么把戏,所以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姑娘,”大师用紧眼皮的眼睛会意地看一眼路波仑,便对着兰芳说开了,他的语气很亲切,带着令女孩满足虚荣心的奉承口气。“姑娘长着一双瑞凤眼,十万人中才有这么一双眼睛,是大富大贵相。”说到这个,他停下来,看看兰芳的反应,并讨好地瞟了一眼路波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出乎车间主任的意料,兰芳没有像车间主任所希望的那样,经过两个女人的规劝、嘲讽、引诱,迷途知返,投向他的怀抱,而是怀着极大地蔑视,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纺织厂,来到劳务市场,结果被王金水一眼看中,于是兰芳就来到了‘金水’大酒店。

“王金水让一位女大夫给兰芳不怀好意地查了身体:证明兰芳是一个处女。王金水如获至宝。王金水专门请专家根据兰芳的气质为其设计了一款工作装:白色的小翻领短袖衫,领子上装饰着银星似的花边,一条藏青色的盖着膝盖的裙子,一双白色的半高跟皮鞋。王金水坚持让兰芳穿超短裙,露出青春颀长的大腿,兰芳坚持裙子一定盖过膝盖,最后,王金水妥协。因为王金水知道兰芳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王金水有时让兰芳站在前台,为他装点门面,有时让兰芳参加接待重要的客人。”

   “金水大酒店的17楼,是‘金水’大酒店的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陌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看到三个穿着警服的公安干警走在前面,脚步匆匆,后面跟着曹士岩;曹士岩垂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地面,懒懒地托着沉重的脚步,鞋底擦着地面,就像托着一艘船似的,手里拿着一个挂满了钥匙的铝皮圆圈。走到我们门前的时候,有一个瘦小精干、留着三七分头的干警,扭头向监室里视而不见地瞟了一眼,又向前走去。原来他们是提审犯人的。他们在临近的监室里,哗哗啦啦打开铁门,提出要提的犯人,折转身,又迈着同样匆匆的脚步,路过我们门前,顺着走廊走回去。

    被提审的是强奸犯张兴平。张兴平穿着橘红色的马甲,光着臂膀,手腕上带着银亮的手铐,两条腿由于长期坐在小凳子上,腿脚有些麻木,走起路来有点找不着平衡似的带着趔斜,他迈着又快有碎的脚步走在前面。他的眼神提心吊胆,像烙饼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接下来是小吉田发言。瘦高个儿的市长,宣布完小吉田上场后,侧着身子,一对细长的眼睛赏识地看着小吉田,一边提议台下的观众为小吉田热烈地鼓掌。于是台下的学生们和农民们,放下手中的花束和小旗子,使劲地拍起巴掌。掌声像一阵大风吹过枯干的杨树叶子,哗啦啦飘过会场。

“小吉田一手拿着讲稿,另一条胳膊肘弯向上驾着,就像手里拿着一根缰绳似的。他迈着谦卑而又傲气的、又快又重的步子走到讲台前,先向台下的观众深深一鞠躬,又侧身对着主席台上的领导们,一鞠躬。主席台上用掌声回应了他的鞠躬。他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西服上衣,一件黑色的衬衫,系着纽扣,扎着一条红色的领带。他的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裤子,一双抛光的牛皮鞋。他的西服紧紧地裹着他的身子,现出他僵硬的两肩和干瘪的胸膛。他向前斜梳的头发打着发胶,亮光光的,留着一条条梳子的齿痕,就像刚耙过的黑土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玉春,我不喝水了,我接着给你讲血如意的故事。故事分为两支,刚才我给你讲了幺一嗨如何采取卑鄙手段索要我的血如意的故事,现在我再给你讲一讲路波仑与血如意。路波仑已经五十七八岁,再升官属于最后一班车,于是他怀着争分夺秒的急切心情,要幺一嗨不惜手段早日拿到血如意,同时他要打造出自己的政绩工程。他已经干了六年的市委书记,一直没有升上副部级,一是认为没有打造出无出其右的政绩工程,二是认为没有找到南有田最喜爱的血如意。南有田现在是位高权重的副国级干部。于是他一边唆使幺一嗨封官许愿地给我要血如意,一边以背水一战的架势,打造自己的政绩工程。他认为政绩工程加上血如意,双管齐下,就能确保当上省委副书记。

“幺一嗨第一次为我设计的陷阱,以自食苦果而告终。以幺一嗨狭隘的性格,他不会就此罢休,他会变本加厉地设计更加龌龊的阴谋,以完成路波仑所交代的任务。自从树上餐厅幺一嗨出丑后,他就一直躲着我,就像干了不可见人的勾当似的,不敢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