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廉
飞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599
  • 关注人气:4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飞廉习作仓库。诗集《不可有悲哀》《捕风与雕龙》已出版。散文集《惊春》《微言》编撰中,

分类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11-23 1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2 15:14)


永嘉,谢灵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1 15:00)



冬日怀颍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除了大家知道的特点,飞廉诗歌中的那种忧愤语调尤其动人,这是一种伟大的传统,如陆游,辛弃疾和明清那些志士仁人,也正因它们鼓荡在古雅的字词中间,我们看到了一个感时伤生、热血沸腾的人,而不再仅只是游戏文字的工作匠人;此外,飞廉能够看见时间一粒一粒的从指缝里漏下去,有浓重的紧迫感、使命感和大悲悯,所以他诗中的闲笔、逸致也让人体验到了生命的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感谢家乡的各位师友,感谢大家的热情!

 

作为一个在他乡游荡的河南人,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能够在河南鲁山,在颍河的源头,聆听家乡诗人们的鼓励和批评,深感荣幸!如果世上真有所谓的衣锦还乡,那对我这个游子来说,这就是我最期待的衣锦还乡!

 

一九九七年,我离开河南项城,到浙江求学,“朝云浮四海”,“悠悠涉千里”,一晃二十一年。此刻,回望这些岁月,有些恍惚,很多事情觉得不可思议——比如写诗这件事,我怎么就成了一个诗人?

 

然而,正是写诗,让我对项城、对河南有了更深的认识和理解。我的一首小诗《打鸣记》,有这样几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6 08:33)

飞廉是被时光赐福的诗人。从河南到浙江,“龙门不见兮,云雾苍苍”,再到北宋联结南宋的山高水长,在历史、地理空间的转换中,飞廉拥有了两种地域文化所带给他的经验密度。诗作为“自我对自我的启示”, 作为“延续性的元素”,他或自言自语,或向对象倾述,在确认自我的过程中,语义的明晰性隐藏着抽象的本质。飞廉是个有语调的诗人,多数时候,他的语调亲切、平缓、克制,但有时也会出离愤怒,这样的有效性增加了他写作更多的可能性。飞廉的诗有他惯常的书卷气,同时还有属于他个人身份的口语表达。他的间或用典,他语言的温润感,作为“文化对自身的恢复”,既是向传统、向另一个自我致敬,也是在帮助他表现说出世界真相的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飞廉

 

感谢晓明老师的邀请,在这个深秋的下午参加他的三十年诗歌创作研讨会。作为晚辈,在这样的重要场合,当面向前辈诗人表达内心的敬意,是最合适不过的!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活在历史当中,窗外飘来的桂花香,此刻也正在黄庭坚的北宋和李商隐的晚唐漂浮,潋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向威

 

 

在诗人飞廉的两本诗集《不可有悲哀》和《捕风与雕龙》中,写作时间最早的,是《发现:给江离》这首诗,它写于20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8 10:01)



远望马六甲海峡

 

在山顶,我远望暮色下的马六甲海峡,

这海上的十字路口,历史的咽喉。

落日焚烧寂静,

海鸥慢飞,像秋风扬起的灰烬。

我已走的太远,我渴望归途,

我要带着这些滞留异国的远征军亡魂,

回到那片古老的大陆,

沉睡的大陆——

秦岭淮河分割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5 10:42)

 

(2018630—20181015)

 

 

当你从地下,走出地铁,听到铺天盖地的蝉声,有一种走出但丁地狱、重返人世的大欢喜。

 

今晚去泰国,想起十五年前的那场新马泰旅行:在山顶,远望暮色下的马六甲海峡,这太平洋通往印度洋的咽喉,这海上的十字路口,眼前一片迷雾。中国远征军的墓地,蒋介石的手迹。夜晚的街头,马来人喝着啤酒唱王菲的歌。那妖艳的人妖,嗓音像噩梦。亚热带植物群,水牛背上的白鸟。金碧辉煌的王宫,到处可见的僧侣。不夜城里的声色情欲。……那个疯狂写诗的年轻人。

 

夜,雷阵雨,出发去泰国,随身带了《孟子》《战争与和平》第一卷。

 

乘泰国狮子航空的班机,凌晨四点降落。遍地灯火。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联的地方,对我而言没有任何负担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飞廉的几乎每一首诗都带有鲜明分个人精神气息,显现出飞廉特有的诗学语法。他对古典文化典籍精研甚勤,但是,他的择取倾向性都有一个清晰的灵魂指向——历史与现实的倾颓之痛。“凤凰山系列”是其代表作,《春山晚清》即为其一。


飞廉1997年来杭州读大学,先在宝石山、栖霞岭下苦读了四年,接着京杭大运河边住了三年,凤凰山上八年,钱塘江边五年,而今又搬回了宝石山下。其中,最深入飞廉骨髓的是凤凰山岁月。飞廉说:“过去的年代,文字里的人物,往往比当下更真实可信。河南,杭州,我的双重地域身份,有时让我觉得自己就是北宋仓皇南渡的一员,泥马过江,至今很苍老的活着。”南宋建都杭州凤凰山,为皇城。方圆九里之地,兴建殿堂四、楼七、台六、亭十九。南宋亡后,宫殿改作寺院;元代火灾,成为废墟;明代成为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现还有报国寺、胜果寺、凤凰池及郭公泉等残迹。凤凰山可谓历史兴亡的见证。从1997年到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