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廉
飞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524
  • 关注人气:4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飞廉习作仓库。出版诗集《不可有悲哀》《捕风与雕龙》。散文集《惊春》《微言》编撰中,

分类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11-23 1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8 15:30)


——庚子初夏探访吴红霞老师

 

528日上午,跟胡澄老师去探访刚出院的吴红霞老师,作画过于劳累手臂做了手术。吴老师住在紫荆花路,西溪湿地边上。小区被流水环绕,楼外有一片松树林。进门,就看见她收藏的李青萍和张浩的大画,她最喜欢李青萍,她买的第一幅画就是张浩的。到处可见吴老师自己的画作,一大堆一大堆,足有七八百张。

 

吴老师打开巴赫的大提琴组曲,然后为我们翻讲她的画:磐石系列,繁盛系列,盛世系列……我越看越惭愧,往日我常自认为勤奋,看到吴老师的画后才惊觉虚度了光阴。她把时间和内心的激情搅拌在一起,涂在了画布上,她赋予时间颜色、重量和神秘,她的激情战胜了万有引力。

 

我读过吴老师的很多诗。但她的画更打动我,让我更直观、更真切地看到了她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5 11:15)

急雨过后,我走进清末
民初香火繁盛的弥陀寺,
踩着香灰,
我走进一百年后的
寥落和清寂。幽湿的灯光
照亮刻在山崖上的
《阿弥陀经》;
庆忌塔下,据传埋着
春秋时吴国的公子。天地
清旷,我的脚步声,
就像破云而出的新月,
惊飞了小霍山的一只夜鹭。

2020年5月1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3 11:23)

    ——赠田雪封

多年以后,写诗时,我常想起烤烟叶的父亲,
编草鞋的五姑父,烧窑的表叔,
眼前浮现他们干活时小心翼翼的样子。

大舅老了,随他一起老去的,是他
当年火星四溅的大锤,和他待人的宽厚,侠义。
四姑父死去多年,
吹玻璃,在我的家乡再无传人。

昨晚,望着断桥下的新荷,我悲伤地想到:
这些古老的手艺,以及城市里的邮局,照相馆,
都是这个时代即将消失的事物,
可以想见,未来的世代,再不会有读者像你我
这样热爱李商隐。

2020年5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2 09:45)

课外他吹笛子,苦练赵孟頫,
几年前他在北京上大学,
8**9年回到这偏僻的小县城,
来我们这所乡村中学担任历史老师。
数学老师很美,头发飘如柳絮,
她开启了我最初的情欲。
校长微驼,常年穿藏青中山服。
学校向东一公里就是颍河,
数不尽的船日夜捞沙子,
此地生活的人因此普遍有一种错觉:
这水边的小城,每天都在下沉。
那时我漠视读书,忙着桃园结义,
那时学校附近的年轻人无事可做,
翻墙带走那些好看的女生……
晚自习课上
我们一次次点燃白杨似的白蜡烛。

2020年4月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1 13:50)

南宋以来,中河的流水清湛;

吴山下,燕子飞来飞去,

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9 10:41)

在《牯岭街杀人事件》
《阳光灿烂的日子》这类电影里,
在少年时代,你我大概率
都遭遇过卡门式的女孩,
她们早熟,因而有点遗世独立,
有点落落寡欢。
她的穿着让我想起民国广告画,
她娇艳似野桃花,
她从县城的中学转来。
就像黄河南下侵夺了颍河的水道,
她差一点毁了我
和这所颍河边的乡村学校。

2020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9 09:43)

封城将近一月。中午,晴光潋滟,玉暖生烟,
我和邻楼的陶兄相约在各自的阳台饮酒,
隔着那棵落叶的香樟树,我们举杯敬李文亮医生。
封城前,坐在他家阳台就能望见宝石山,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指点保俶塔上的残雪 ……
今天中午,喝着酒,我们谈起那个江西人:
逃离武汉,他用木盆横渡长江;谈起莫泊桑的小说:
普法战争,巴黎被围,两位朋友为了再次
感受钓鱼的自由,被普鲁士人杀死在塞纳河。
 
2020年2月-5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s://mp.weixin.qq.com/s/lA2oTCJUOv4ILBmJJnHeC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2 09:36)

那天,我第一次走到了人生的楚河
汉界。几个月后,我这水命的人
将远赴东南,在他乡
我将逐渐明白出生在颍河边
对于我的意义。最初,我只是把杭州
当作停歇、换羽和越冬之地,
23年后的今天,桃花弄,我沐浴更衣,
点燃香烛祭奠往昔。这些年,
我失去了几位亲人,
得到了几位朋友;
为了理解我的时代,
我积聚了三五车书;提着灯笼,
我寻找司马迁走过的路,
在两本单薄的诗集里,写下我的疑惧。

2020年3月2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838年,江南银价暴涨,
九华山开满红罂粟。
青灯夜雪,他奋笔疾书,
他深信文章报国,民心可用,
他的道德热情
打动了谨慎的道光皇帝。
方家峪,他的墓荒败萧瑟,
让我想起1838年颓波难挽
的大清帝国。

2017年-2020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