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陌上尘
陌上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8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2-17 15:19)
标签:

杂谈

    想起高中时候一个晚上,布丁丫丫从隔壁教室跑过来找我,眼神中兴奋又甜蜜,对我说:陪我去买包子吧!~~~ 买包子?我很诧异。她绘声绘色的告诉我她现在喜欢上步行街一个卖包子的年轻小伙子,她说他长的很帅哦,眼神非常非常的忧郁,像漫画中的帅哥一样。她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去买包子,只希望能够见到他一面。

    我于是就陪她去了,我很好奇这个卖包子的帅哥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天空中飘了些小雨,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躲着屋檐下走,步行街上车水马龙,干什么的都有,灯光映射在路面的积水中显得光影斑驳。我们很快来到了那家小吃店,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在卖包子,女子也很漂亮,包子很快卖完了,我们决定再等一等,希望那位帅哥能够出现!

     我们心神不宁看着钟表,晚自习很快就要开始了,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打伞进来了,替换了刚才卖包子的女子,布丁丫丫兴奋小声对我说:就是他啊!我抬眼一看,果然很帅很帅,给人的感觉很宁静,像极了以后日剧韩剧经常出现的那种男主角类型。布丁丫丫假装镇定的去买包子,抬眼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我们飞奔向学校跑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一)电话

 

 北京手机号码为:13811385287, 希望朋友们有空联系我,来北京更要联系我。

 

               (二)想念也是怀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8 12:16)
标签:

杂谈

         现在已不是春末的南方城市, 外面还飘着雪, 南京的冬天一直是少雪的, 雪是个好东西, 每个人看见它,总是会想起点什么, 我也不例外!

         可我已经对于它已经没有什么惊喜了, 前几天旅游学校一个朋友喊上我和老家的一些朋友在五星级饭店丁山宾馆做服务员, 端茶传菜, 刷锅洗碗,  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 一刻也不得闲. 趁无人偷得空档躲在仓库的地方, 歇上一口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8 15:17)
标签:

文学/原创

   
      

    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周嘉向主编的,叫《禅诗三百首》。这本书是我在高二时买的,很喜欢,闲暇时经常拿出来读,揣摩古人的心境。我以前很喜欢词,读了不少,常常把自己喜欢的词用钢笔抄在一些本子上,比如说秦少游的,晏几道的,欧阳修的等等,时间久了,竟有厚厚的几本,字后来练的也不错了。但我那时却是不喜欢诗的,感觉它有棱有角,硬梆梆的,不像词那般柔情万种,撩人情怀。

     到大学后有一次在图书馆看一个日本导演访谈说想做一位好导演要学会好好的读诗,感觉不以为然,认为是不相干的事。后来慢慢的对于文字有了自己的一些见解,感觉文字重要的不是语言技巧,或者他讲了一件多么有趣精彩的事情,我更看中的是他的叙述语气以及叙述方式,或者背后流露出的情绪和思想。不同涵养境界的人写的东西,说的话味道是不一样,哪怕他们说的是同一件事,佛家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7 21:02)
标签:

文学/原创

     吃饭时,老袁说晚上有毕飞宇的讲座,在人文学院,我一惊。
     真正认识毕飞宇是在大一时,在高中时常常口放狂言说中国数上名的作家我没看过的少,现在想起来至今常常面红耳赤,坐立不安,也感到悲哀,悲哀于我现在谨言慎语的生活!
     晚上下了雨,气氛煽情,我从食堂出门,汲着拖鞋,打伞去听讲座,像许多歌迷去见偶像一样,只是显的沉默些~
     毕飞宇和我在照片上见的差不多,他讲的很精彩,神采飞扬,很幽默,分析了他的小说《青衣》其实我认为那篇并不见佳。
     我一直在傻傻的笑,旁边浩然问我为什么?我没说,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校园生活

     星期天去表姑那儿,表姑说中午一起吃个饭,介绍几个人给我认识一下,问是否可以去电视台实习!
     大三了,我突有一种荒凉感,生活像幕后的黑手一样悄悄的将我推向台前,我也变的措手不及!
     来了一堆人,说着各自的事,喝的醉汹汹的。喝完我去表姑同事家辅导一个孩子,来到南化医院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心理突然感到很难受。我想起六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和病危的父亲过来化疗,当时我初三,中考成绩没有出来,父亲常常在病房里干呕,忍受着化疗的痛苦和死神的威胁,看着细瘦病弱的父亲,我常常一个人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哭。那个暑假,我也变的很沉默。
      六年了,我再次来到了南京,南京没有变,用电影《孔雀》中的话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和二姐准备回家,在沭阳城到处寻思着买点什么,这时妈妈打电话叫什么都不要买。二老在家过着苦行憎般的日子,一年到头难得进城转转,每次回家,总想买点新奇的物件讨讨二老欢心,和姐转了半天,却只买了两个哈密瓜二斤荔枝。
    家,依旧如故,上上下下跑了几遍,却掩不住一阵兴奋与亲切。
    妈妈烙了煎饼,烧的是爸爸钓的鱼,爸爸在园里摘了几只青椒,往煎饼里一卷,抹上豆瓣酱,一家人吃的火辣辣的。吃完后,妈妈拿了板凳坐在我的旁边,似乎在自言自语,我知道她有很多话想跟我说,于是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她说小舅和小舅妈要闹离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还说小镇要完了,青壮年都走了,只剩下老人与孩子,上个月,中心小学一个小女孩竟然轮流和同班小孩睡觉,被家里发现了,最后每户男孩家陪女家3000块钱了事,又说我的某某小学同学结婚了,生了几个小孩云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6:52)
    连续几天感到忙乱,身心俱疲,在小城四处走走,疲惫的感觉散去一半,小城是我的根,只要身在其中,便让我感到亲切,无忧,自在,心旷神怡.而城市再大,总觉得的与我无关,在车如流水,人不相识的路上,表面的繁华此时只是一种背景,一种孤独与荒凉却扑面而来!
    上天的安排,是一种无能为力的说法,可是人世间一切看似完美或不公的存在,又该如何解释?我一直在想人世间最大的哲学便是死,生已存在,无法改变,说的再多亦如此,而死是一种已知中未知,却又终究无法探个一二~~~~
    该如何的活,活在人为的秩序中等死?
    我发现我又在说废话了,一些无聊,无意义的话.可这些念头像杂草一样锄而不尽,春风吹又生!
    怕'死',是我一直存在,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常常因为这个念头而不敢睡觉,它像魔鬼影子一样经常在梦中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在父亲患病的六年来,我无时无刻都在一种恐惧中,害怕失去,我多么想珍惜世上的每一样物件啊!每当我揣度父亲的心思时,便战栗不已,怎么办?我悲伤自责我的无能为力~~
    人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2 20:58)
    这两天和朋友忙事,为了生活而奔波,我非常讨厌这样,但又迫不得已!常常想,他妈的我要有几百万该多好啊  我该怎么花啊  一觉醒来,往往失落的很!  
    在朋友那儿,有露天的卡拉ok,一元一首,要上两瓶啤酒,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旁边有很多人在围观,对面小青年撕心裂肺的呼唤爱情,感觉妙极了!然后我按捺不住,点了一首《再回首》,以为能震惊全场,结果还是水波不兴。令老衲好生失望!
    不服,第二晚又去,点了《恰似你的温柔》《迟来的爱》。唱的时候,前面的红衣美女娉娉回望,我于是便春心荡漾起来,高潮时我突然感觉坏了,顶不上去了!咿呀了几下,这时朋友赶紧拉我走,一路小跑,我留恋的回首张望,不见美女目光接应!停下后,朋友胡乱的喘气,说,幸亏跑的快,不然就惨死在那了,又安慰我说,不要灰心,下次我们把门关起来唱,我听了好生不爽,心想又一颗歌坛新星陨落~~~
     刚才看了新闻,听闻杨德昌死了,心中挺难过,多么好的导演啊,记得看《轱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长达四个半小时,画面闷闷的,像要压在你的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30 01:09)
    上完创作课,一时兴起,弟兄几个缠着孙浩请客吃饭。迫于无奈,孙浩应允,盆菜馆人满为患,便换了一家,路上孙浩逼哇了几句,李超不爽,要回,被硬拉了回来!
    喝酒时颇为豪爽,约好每人一个来回!很快两箱下去,一时豪情四起,互相追悔过去,表示痛改前非。又提起了丁宇,想起昨天丢人的汇报演出及丁宇以往的种种作为,个个义愤填膺!然后作出一个决定,去网上揭发他!!
    忍了他一年了,我像乌龟一样缩着,多少次想骂他的话想脱口而出,忍住了。也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老师!想起有一次孙浩然摔门而去,这厮在背后气急败坏像疯了一样说他的坏话,然后已不及格要挟,逼我们举手,我想起了父母,龟缩着,甚至举了手!下课后我在地下室那边哭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从此以后我再也看不起自己了!这是我一生的污点!!
    那次全班人也举了,碍于淫威,我真为我们班人感到丢人!!
    看到全班在论坛上声讨的帖子,我感到释然了!
    活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