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汉象形
武汉象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34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新年好!2010年读到的10本好书(诗歌类)

2010年读到的10本好书(诗歌类)

明迪


《未名湖 》(臧棣 著)

臧棣的 《未名湖》,是一百首同题诗构建的湖一样的世界,静而迷人,让你心跳,但这个世界不容易进去,碰巧进去了也容易迷路,出不来,你会不知道要叩哪一个词语才能推开门窗,也许没有门窗,是一个密封的世界,如同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宇宙,丰饶而宏大,且流动,把视线放远才感觉到整体的“封闭性”和自足性(只有进入小迷宫才会急于出来,进入大迷宫是不需要找出口的,作者提供了氧气)。据说这个系列不止100首,有些遗失了,或存在旧方盘里,需要重新录入电脑。5月份他整理出的《未名湖》是1988年至2008年的100首,与协会诗,丛书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黄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黄斌诗选》首发式暨黄斌诗歌朗诵会5月15日下午4时在武汉探路者青年旅馆举行,诚邀在汉诗人、诗友及媒体朋友光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6 22:06)

看好:川上的《车》(初稿)

                 陈柳傅

                                 

1

 

坐在车上肯定比坐在房子里更有感觉。

变幻的车窗前,人多么灵动啊。人的 “感觉”在树、电线杆、房屋、行人……倒退的纷纷中,前进,跳舞,热烈,积蓄,伸张……

川上的《车》可能与这个背景有关。

我读《车》,感觉到一个坐于车上的川上,凭窗眺望,沉思,微笑,叹息,回忆,想像……

 

2

 

目前我才读《车》的18首的诗。

这里,有的一行,有的两行……最多四行的诗。

有的一行,因为一行够了;有的两行,因为两行够了;有的四行,因为四行够了。这是瞬间感觉。最初的感觉。感觉完了,诗即止,若再加上一行两行,画蛇添足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9 23:34)

(封面)

(封底)

 

《象形2010》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象形》批评
  谈钱省的诗歌思想,自然不能绕过他的生存背景,他真实生活的地理时空。钱省首先是一位颇有功底的水彩画家,在多年的水彩画创新与实践中,语言审美与视觉审美的交叉并行,自然带入了他画中找诗,诗中找画的自觉,两种艺术形式的历练与融合,使得钱省的诗歌赋予了诗画的意境。这种形态的作品,往往能把诗歌推向非诗的境界,所谓非诗的诗歌,其实是诗的极至,即是好诗在诗外。人们在语言形式上的游历,只不过是获得了诗歌外在形式上的一种抚慰,而更高的诗歌境界,则总是在无形之中,在形而上之中,在虚空和虚无之中,消耗了我们的一生。阅读诗歌,其实是我们抵抗虚无的一种内心努力。虽然,它早就注定是虚空的了,这是一种宿命。但人们并非因这宿命而停止阅读,因为我们需要虚无的存在感,这存在感本身就是虚无的。虚无、虚空是宇宙给予人类的想象空间,如何表现这一诗意和审美,钱省的诗和画充实了具体的语言的虚无,使得一首诗从空灵的时空里,确立了瞬间的心灵凝视和永恒的美之可能。阅读这首《在民主路》,感念诗人是如何将物象画面与语言结合成一个立体意象的,诗在这样的时空里慢慢流动和清亮起来:
  
  在那个低矮潮湿的屋子里
  他疑惑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幻象到真相,从独白到对话

——以剑男的创作为例试论新诗的转型

 

自我开始诗歌创作,一直关注着剑男的诗创作,作为他生活中的朋友,又加强了对其诗的理解与阅读的感受。我一直想写一首诗来纪念我们之间的友谊,曾在草稿上写过一些分行的文字,却未能构成一首诗的气蕴与力度。2008年当读到他的新作《在临湘监狱》,对诗艺的感想与思考一浪浪涌现,想对他创作的演变或拓展进行阐述与析解,现在写来,权当我对那首未完成的赠诗的替代,借此表示对剑男创作的尊敬以及对他诗语言探索的欣赏。

穿过南江河到临湘,我带着新婚的妻子
去看望我的一个朋友,河水快干涸了
像秋天缩紧了身子。“迟早有一天
我要他付出代价,迟早。”我路过
十里铺时想起他去年的那句话

那时我的朋友在八角亭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东山到西山,走县级公路,车行约四十分钟。山在人右,车行平畈,冥色如淡雾,在所见处散漫着。人在车里,时有和山相携前行的错觉。钱省、良明、王健先到。我们到时,他们已在廊桥边照相了。

      关上车门,抬头,见廊桥上方,夕阳突然从阴云中跃出,光芒密集穿身而过,感觉如沐佛光,周围随之敞亮,我心里不禁涌出欢喜,自得于和夕阳在此刻的相遇。

     廊桥处也在施工,周围做起了大理石护栏,摩崖边,工人正在平土填石。廊桥对山外的一面,额上有“花桥”二字,对山寺的一面,额上有“灵润桥”三字。想来,这桥的正名,当是“灵润桥”。可惜字全是集的米字,不是书写出来,是如描红那样填出来的,字形也奇怪地拉长了些。在“花桥”的那一面,右下一壁上,是柳宗元的诗《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想来是因有“破额山下碧玉流”的句子,就挪用至此了。西山也叫破额山,而碧玉流的出处,就是廊桥下飞泉漱玉的山涧。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沿新砌的大理石石级走向摩崖。前年来时,山涧是自然无雕琢的,只是依地势自然地流着,溪边没有石级,全是一线黄泥的小土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