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晨骏
吴晨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43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本人的两个号:
1、QQ号:
  88542829
2、联系邮箱(把#改为@):
wuchenjun#hotmail.com
博文

    2013年年末题记:我很害怕我家人看我的小说,或者我害怕她们理解我的小说。有时听她们贬低我写作的刻薄话语,我暗自感到高兴。她们作为正常人,过正常的生活,有正常的思想,挺好。所以我不得不上学,上学只是为了使她们觉得我在做一件她们能理解的事情。

《上学》

  

  我突然想到要把我缺的那半年的课补上,于是在离校一年时我又返回学校。校方借口教室都已人满为患,将我这个插班生安置于校园外的一间小房子中。据学生处有关负责人说,那是学校租用的房子。我顺从了校方的安排,无论如何,我总算有学上了,也就不在乎条件的好坏。有学上,是至关重要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追》

  


1.胡胡的故事

 

    我们沿着河岸奔跑。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对一个人我们了解多少?》


   我有一个亲戚在上海。说起来他是我父亲的堂哥。我很小就听家人提起过他。大概在我十二岁那年我随父母去过上海一次。当时他一家三口住在上海郊区的一间小阁楼上。他的女儿,我叫她姐姐,陪我去逛商场、玩公园。我们很快活地在他家住了一个星期。后来我就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直到今年年初,他女儿从上海来了一封信,信很短,说是她目前在上海某文史档案馆工作,她不知从哪儿知道我喜欢写些不成气候的文章,问我最近作品有没有发表。然后她谈到一件事,她说她工作的那个档案馆即将拆迁,正在清理一批过时的资料,其中很多关于旧上海的文人,如我有什么需要,尽快给她一个答复。我收到她信的时候正是黄昏,我站在家里的窗户前隔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此小说不知朋友们读过没有,是发表在2003年的《山花》杂志上。


《秘密》

吴晨骏

 

 

  我下了客车,茫然地站在马路边。刚才司机告诉我,去扫帚山需要在这里转车。我中午12点从N城出发,随着客车颠簸了将近一个小时。因为是短途旅行,我的包里只装了几件换洗衣服。我第一次去扫帚山,对它的了解,只有一个朋友半年前对我所说的这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这几首诗曾经被南京的大诗人韩东批评过。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那段时间我工作比较忙,就把这几首诗抄写在几张皱巴巴的方格稿纸上,然后委托我同学朱文拿去交给韩老看看,想得到一些意见。大概一周之后,我在南大围墙外面碰到朱文。朱文对我说:“老韩说你现在状态怎么这么差,这几首诗写得一塌糊涂。”(大意)。我为此郁闷了好久。


《梯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往事与狗》

  

那只狗,那只狗,棕色的毛皮

长长的狗鼻子,在地下

我的两腿边,嗅来嗅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忧愁的孩子》


胡须刮掉,还会长出

像一片乌云布满脸上

但一个孩子不长胡须

谁曾看到一个长胡须的孩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她要与我们同路同到底》


去年我所在的地方

地名我已不愿说出

我为了生存

必须适应那样的孤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本》

 

康城说,我们定下诗的题目吧

叫“蝴蝶标本”,如何?

 

荆溪说,“蝴蝶标本”不好

干脆叫“标本”好了

 

    2003.4.1


 

 

《子梵梅》

 

子梵梅来福州玩了几天

就匆匆回漳州去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磨牙》

 

 

她在芭蕉后面

对我嘻笑

她解开乳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