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宝
五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454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8-07-31 10:08)
工作了以后这些年只买正版的漫画。说不上究竟为什么。类似于一种儿童时代的理想的延续。
小学2年级的时候,同班的胖子带来港版的七龙珠,感觉连封面都在发光。
里面莫名的人名翻译,间杂的香港方言汉字,感觉都很神奇。
所以一直对自己说,等我长大了,也要买正版的漫画。

所以洗完澡在厕所里面看见封面已经斑驳的正版漫画们的时候,情绪比较复杂。
它们也没有给我带来超过当时任何一个盗版杂志的乐趣。一样的陈尸于洗手间。

类似于有人在买了新车好车的时候呼朋引伴一游。快乐的时效一样的有限。
或者那些林林总总收集的玩具,花了大价钱的蝙蝠侠的披风已经磨损。
当然,我还是继续期冀于一台好车,希望有个房间专门存放漫画和玩具,然后另外一个存放各种时代的能用不能用的电脑们。

即便保养不力,电脑生虫,但也还好,思来想去仍是儿童时代不满足的延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5 18:39)
独眼那厮几番周折,搞到了猫。
我以为她是去寻loli的,结果搞来一个正太。
还是个少爷,身价颇高。
 
之前我们也说了一阵养猫的事情。
我才知道原来猫是不用一天喂三遍的。。。。
于是乎发现不仅朋友,连宠物都是嗅着磁场万里而来。
 
独眼家新少爷能吃能喝能玩,可能以后会胖。
我以前的那只挑食,闹脾气,毛病多。
但是总在关键时刻,对我撒个娇,于是怒火全无。
当我满心的爱想要继续和她亲近的时候,却转身就走,连敷衍我一下都懒得。
 
我一边牢骚着,一边伺候着,估计她心里也不是很喜欢我,只是为了生活不得已罢了。可是偶尔自己爬上沙发,凑在我身边,抬头看我几眼,就让我能欢喜很久。
 
情商低的人,养猫都是会沦落为这番境地。
我抑制不住犯贱的心,为她偶尔的好和样貌的娇巧而理智全无。
不仅不能严厉,还完全成了她的仆人。
 
心里多有不甘,每每总想:
“若是我如你对待我那样对待你,你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7 17:35)
我有一封写了很久的信,一直放在草稿箱里面。
这种如同情感剧的无聊情节,放在生活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在其中。
不过就是现实再加现实再加现实。

写信的目的终究还是寄出去。我不写日记,不管是写给自己看的,还是写给别人看的。
所以不可能有写给自己的信的这种行为。
每次打开都决定这次一定要寄出,但是关闭的时候对自己说,给大家最后一次机会吧。

这样一次次的最后一次机会中,磨灭了起初的理想,热情和一切美好的东西。

每次的最后一句,都是一样的。我觉得累,紧张,不快乐。
但是每次又都再删掉。
如果各自生活就是最好的关心,那么又有什么需要坚持的呢?
这最后的机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4 08:59)
标签:

教程

时事

话语

事物

杂谈

分类: MURMURING
新闻中网络上各处各处,都是一些让人心烦意乱的事情。
既不是忿忿不平,也不是无动于衷,只是无可奈何的心烦意乱。
暗自揣测着背后可能的种种,却更加不知所谓。
这世上本来没有着所谓更好的政府或是更差的人民的。

关心时事也没有能转移个人自怨自艾式的不快乐。
鉴于以前学习过的快乐教程,我一步一步的去快乐的思考。
但是更加觉得做了错的决定,误解了自己的意图。

如果事情建立在一个自欺欺人的基础上,那么如何也不会走到愉快的结果吧。
所以有那众多丑陋的表情和话语。猜忌,嫉妒,不信任,患得患失。

诸如此类,建立在已经失去的事物上的感情,怎么都完成不了快乐的任务。
心里的疑问堆积起来无出发问,因为答案无论是什么都不会令人满意。
这样算个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5 13:25)
标签:

杂谈

分类: MURMURING

我何时会成为你心里的茧?
摸上去明明在那里,可却不再是自己的一部分
没有欣喜或者厌恶,就只是在那里而已。

说出口的话不再让人高兴或者难过
只是觉得遥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4 22:12)
今天突然想起来了严歌苓的“白蛇”。
大学有这么一段时间热衷同志文学。严歌苓啊,邱妙津啊,白先勇啊,诸如此类,看得或戚戚焉,或涕下,或蠢动。
白蛇是个梦魇型的阅读经历。
所以回想起来还是心中一阵冰凉。
可是我一直拙于用文字表达情绪,眼里心中的都不是字。越是暗自翻滚越是无言以对。

那故事也如初冬,冰冷潮湿,白色的肢体搔的心痒,
还有那些记录的字,也好像随着冷气结了冰,混沌一股脑的丢进领子中,一阵哆嗦也不知是折磨还是慰藉。只是后来的麻木中总也驱不走的刺痛,真真假假的直到多年之后。

在禁欲的冬天中顺着领口,袖口,裤管倾泻而出,身体的汗味,遇到冷后仿佛也“呲”的一声,就成了气雾,然后粘在头发上,手指尖,以后都会变得黏糊。

年少的我也无可逃避的被这欲望蛊惑着。幻想着裤管之下无限延伸的肢体。
那种只属于年少人的情色,新鲜的,转瞬就不在可得。


题外话,我一直想要画“白蛇”这故事,想的不行。可惜怎么会给漫画这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9 10:40)
书已经印出来了,两周后上市。


评论的话我一贯不会写,先抄一段介绍。(不知道为什么窗口不能复制,所以是一个一个字打出来的。。顿觉自己很诚挚。。。)

故事的主人公,胖子,小六儿,廖俊,陈可,小丫头,石头,等等,都是敏感的。
生活的无奈就在于“供求不匹配”,每个人的愿望,都稍微实现了一点,可又发现,与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4 12:54)
标签:

杂谈

分类: MURMURIN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1 23:00)
标签:

杂谈

分类: SCRA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1 21:30)
很无端的想起张先生。
也不是无端。回到北京的生活正常到了像假的。
张先生,我们饮酒作乐的生活不复返了。
看着身边牵手走过的男男女女,多么的令人熟悉以至陌生。
我也怀念握着你的手走过的那些街道。
还有我们那些温暖如孩童的拥抱。
此刻我是如此清晰的想要拥你入怀。

我们为对方的快乐而单纯的快乐。
而想哭的时候你总是会和我一起喝到烂醉。
你我之间无需伪装,就算是最深处阴暗的妄想,也可以分享。

而那些正人君子们,那些道德者,
祝愿他们夜半孤单时也有可以投入的拥抱。

而我,此刻只是想念彼岸的你,想念你温暖的后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