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哎哎
吴哎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230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1-15 16:33)
标签:

杂谈

组织上决定今年带领一部分表现良好的群众,再搭配一些表现不好需要臊起来的群众去三亚开年会。
做为显然的后者,我被通知1月10号下午到机场集合。
机场在南苑,听到此消息,我求祸姐替我买了份航空意外险。

听说我要去三亚,各方朋友勉力向我提供了咨询服务,获得以下信息:海南人民专门宰我这号儿人;三亚现在特冷得穿两件衣服;上哪儿也甭点海鲜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我带着帽衫穿着抓绒儿运动裤出发了。

组织给订的酒店富丽堂皇,豪华海景双床房里,坐着“和我特别有缘份的”祸姐。此人登机时间和我相差一小时,我从柜台办,她从自助机上办,隔了山一样的人群她拿到的登机牌坐我旁边儿。相信命运的她决定与我再也不分开。抵达三亚时已是晚上十点,刷比说带我们上酒店对面吃大排档。服务小姐无论拿起什么报价,我都在心中自动乘以十八。烧烤摊隔壁就是水果摊,但祸姐日死不让买。卖花的小姑娘全都不超过六岁,卖唱的大姑娘水平领人忧虑。传说中的东北帮没看见,倒是我们席间两位东北的凯子哥招来了整个三亚湾所有的小姑娘和大姑娘,往怀里扎的,拿头撞的,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0 22:51)
标签:

杂谈

夜终于安静起来。泡了壶从我姑那儿顺的杭白菊,蹲在客厅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今天的整个下午和晚上,我们一家三口痴迷于一个叫保卫萝卜的游戏,通过王五和王派两件家伙事儿聚众连续苦战了至少三个小时,把吴AA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观谁的战。这件事导致我现在看见APP的桌面就有点儿想吐。

为了不白在益泉花七百多块钱,我24小时内泡了五回汤……吴司令说:好像泡完你白了。又说:这说明勤洗脸就能白。入秋以来他变成了一个北京周边度假村爱好者,没事就在旅游网站上到处乱翻胡乱订房。我被他训练得有如战士,一说出门十五分钟收拾好全部行李,双肩包一背擒住吴AA就上车,与以往哪怕在外住一夜也要拿二十斤细软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年我先是严重失眠,后来全天犯困。上半年坐在炕头白嘴儿喝二锅头霸气十足,下半年嗲兮兮在厨房鼓捣水果茶还囤柠檬。1月和12月差了至少20斤体重。

去年的今天夜里我好象在急诊室,素云发病第一次被抢救。

后来,我就丧失了叙事的能力,尤其丧失了用充满感情的文字正常叙事的能力。

我变得很傻逼,经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早上天气阴凉。走在路上我忽然在副驾驶大叫一声不好。吴司令警惕的瞪我一眼,我说:裤子穿反了,里外反。

他绝望的望向车窗外,其时京承四环出口正堵车,大家以时速6迈缓缓行计。当吴司令再把目光移回来时,发现他拙荆正在快手快脚的脱裤子。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把车窗全摇上,以免路过众人拍照发微博“今晨一妇女在京承车内当众更衣”。

 

下午我买的拍立得到货了,饼主任前来玩耍,发现不能开机。仔细研究后求我:姐,你敢不把电池装反吗。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接我回家的吴先生,他平静的说,反,也是有习惯的。比如裤子反穿。就在他话音刚落,我又在副驾驶大叫一声不好。手提包里出现了祸祸女士的钱包!我刚要偷懒不给她送回去,吴先生慨叹一声,熄了火说:你还是上去吧,你王派也落在公司了。

 

再回到车里以后,我谦虚的问吴先生:请问先生你打算几岁的时候把我分尸了呢?还等得到七十二岁不?他目光空灵不予回答。

 

王小波说,这段年龄最难挨,因为你记忆力还在,可脑子和身体都跟不上节奏。等到过了四十岁,就会慢慢傻掉而不觉得痛苦。

 

小时候没人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1 10:53)
标签:

杂谈

6月8号欧洲杯开赛。当天晚上回家的路上,吴某说:我头晕恶心。怀疑他晕车+中暑,但他到家以后强忍不适吃了一大碗饭,并且在我呼呼大睡的卧榻边坚持看完了第一场球儿。

 

6月9号,吴某说,我头晕得更厉害了,看不清楚东西。做了鸡丝汤面,吃一大碗。下午去按摩,在盲人师傅床上叫得死去活来,出门说:还晕。晚上王渔赫来访,吴某又坚持玩耍了一个小时的胖外甥,吃完我妈包的饺子以后再度倒下,说那脑袋只要坐起来就难受。忍无可忍穿上衣服带他去医院,一边开车一边想:酒驾+凉拖,逮着我干脆把我枪毙算了。

 

急诊室的女大夫绝对没有丝毫救死扶伤的同情心,也不象抢救素云的时候那么急迫。慢吞吞的给他量了个血压又做了个心电图以后,说:没事儿呀。

“可是我晕,天旋地转!”

我忍不住在一边说:“你敢告诉大夫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觉吗?”

“三点多……但不是因为这个!我以前也晚睡!”

大夫从口罩后面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以前没事,不代表以后也没事啊。”

 

没结果,给他开了十块钱的药。看说明书,是治疗“美尼尔综合症”的。这药大概有催眠作用,吴某不到11点就打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老四,我最近看了一本德国律师写的书,讲他经手的一些案件。

第一个故事是这样的:一个老医生,收入很好,为人也极好,一辈子各种积德行善,唯一犯的错误是年轻时爱上了镇上最年轻漂亮的轻佻姑娘。那个姑娘觉得他很靠得住,就嫁给了他,并且要他立下了“永远不离开她”的誓言。他们的婚姻生活在漫长岁月中,由于两个人素质、爱好、情趣不同,完完全全的变得不再理想,两个人不再做爱,不再交谈,他的老婆不再漂亮,总是在絮叨和骂他,他老是加班,不加班的时候就在花园里做园艺。

他们没有孩子,这样一直过到他72岁,有一天早上,他坐在园子里,高高兴兴的计划着当天要做的事情,给这朵花浇浇水啊,给那棵树松松土啊~~这时候他的老婆从楼上探头大声骂他没有关好窗子。他在一瞬间做了一个决定,他叫他老婆下楼去地窖,然后用一把新买的斧子劈死了她,细细的劈了几十下,之后洗手,打电话报警自首。

 

老四:这个故事跟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吗?

 

我:当然有啊,不知道吴司令72岁的时候会不会把我砍死耶。

 

老四:………………你对他苛刻吗?

 

我:也不见得必须要苛刻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教授:你家保姆多少钱工资,休假如何休

 

      我:老大说,不能告诉你,否则你会伤心得反人类的

 

      教授:?!很低?我不干

 

      我:……你不干是虾米意思……你不当教授了??

      教授:嗯,到底多少a

 

我:2000……

我:每周休息一天,周六晚上走,周一早上回来……
 
我:但我告诉你,这可不是个正常价格哟

 

我:这是一个友情价格哟

教授:那么正常的呢?
我:价格低只能说明两个问题:1 阿姨是一个性情高尚、讲义气重感情的人
 
教授:M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2 09:49)
标签:

杂谈

本世纪最顽强最伟大的女性祸祸女士,她家周围有一家肉夹馍的铺子特别好吃。在祸祸还没有查出来腺肌瘤、胆固醇过高等等疾病,天气又和暖明媚,她的班车司机又肯准时发车的日子里,她经常买回来一大堆分给我们。

好景不长。后来天气冷了,班车司机也不发车了,姐的公主病也越来越多。昨天喜羊羊鼓足勇气问她:“明儿你给我们买肉吃么?”

换回来的是这样的回答“这么冷的天儿姐一身的病你们好意思让姐步行四十分钟去给你们买肉吃么!!!!!”

 

好吧,在今天早上如此寒冷飘着雪花儿适合演解放前农村戏的环境下,怀揣着对肉的一线渴望,我颤抖着把钱递向了楼下的包子铺,刚要张嘴,忽然听到手机短信响。真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完全是凭着我和祸祸之间的爱和灵犀,平时从来不及时看短信的我忽然掏出了手机,只见屏幕上虹波流转熠熠生光的写着两个大字:有肉!

 

哎呀妈呀姐你老给力了。

 

我一把抢回了我的钱,跟包子铺老板说了白白。

 

所有吃着肉的受众群一起赞美了她半小时。然则在我写这几行字的时候,她正在冲喜羊羊二度咆哮说:明年开春以前没这个啦!!!!天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7 20:21)
标签:

杂谈

分类: 至少还有你

十八

 

孟波不是头一次恋爱,他也过了初恋的时候那毛头小伙子般激情四射、体力无限的年纪了;但他从来没尝试过对一个女人这样牵挂和遐想,甚至能够一个人面对夏燕菲的MSN名字出神微笑,果然象王小朵说的一样,“中了邪了”。夏燕菲尖削的下巴,柔软的长发,薄薄的嘴唇,灵活而内涵深刻的眼神,包括夏燕菲细长的脖颈,纤巧的双手,滑嫩的皮肤,修长的大腿,丰满得恰到好处的胸部以及其实并不完美的屁股,都在孟波思念回味的范围内,一遍一遍,乐此不疲。他少年时代没看过红楼梦,自然不知道世间有风月宝鉴这恶物,可以令一切少年男子情不自禁淫思难止;但症状却与贾瑞大爷不相上下。

 

陈诚这几日为了项目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该收回的账款没有收成,本应按时完成的项目却由于甲方临时提出的各种改变而不得不延期;新开发的几个自有小软件销售不如想象中顺利。他从自己办公室出来,却见到自己的首席技术工程师正坐在座位上发春梦,两眼闪桃心,心中暗自不爽,于是走上前去,拍了孟波一掌:“哥们儿,想什么呢?”

 

孟波收回思绪,难为情的向陈诚笑了笑,回答:“没什么。”

这么年轻的男生,恋爱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7 20:19)
标签:

杂谈

分类: 至少还有你

十七

孟波就在办公室,身边坐着个女的,两个人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他显示器上的演示程序。女的凑得太近,头发往孟波脸上飞,让他有点儿痒。

“我觉得没什么毛病了。”夏燕菲说。她声音很婉转,略有沙哑。说完了,手里的烟也掐熄在孟波的烟灰缸里,伸出的手指纤长优美,指甲修成绯色,在灯光下有一种妖魅的鬼气。

夏燕菲长得也有点鬼气,头发乌黑笔直,下巴很尖,脸薄得透明。

自从孟波第一次看到这个甲方公司派来的产品经理,心里就是一愣,他无法相信这样的女人是做产品管理的。但事实证明,夏燕菲很懂得产品,也很懂得管理;她提出的意见总是一针见血。

夏燕菲在这里呆了三天,孟波觉得她身上那种香气蚀骨钻心,令人无法抵抗。

 

“太晚了——雨停了没有?”夏燕菲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短T恤下的一小段腰身。

“好象停了。”

“陪我去吃霄夜吧。”她站起来,拿起皮包:“饿了。”

另一个程序员拒绝跟他们同去,人家有老婆在家等着。

 

两人找了家整洁安静的小咖啡馆,夏燕菲说她想吃一份肉骨茶面,孟波叫了个蛋炒饭。咖啡馆里放着古老的英文歌曲,空气里有淡淡的檀香的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7 20:08)
标签:

杂谈

分类: 至少还有你

十六

 

雨,金戈铁马一般的自天而降,夹杂着狂乱的风声。夜色如墨,只有闪电偶尔扯开黑暗,露出苍白而支离破碎的景物。这震古烁今的一代名寺外竟然人迹全无,只有飞檐上水流如注,几个镇邪的兽头狰狞地望着苍生。

 

惊雷响起,树叶被震得发抖。路边将要拆迁的低矮平房,本已无人居住,此时却传来隐约人声。

 

又是一道闪电,映出破碎的窗棂前一张无血色的大脸,王小朵上下牙齿打着群架,毅然将眼一闭,向李宇宁迎过去。那边厢李宇宁神色庄重仿佛祭祀,也闭上双眼俯下头去。电光消失了,李宇宁的鼻子撞在了王小朵的脑门上,两人大叫一声,向后跃出。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王小朵捂着脑门。

李宇宁眼泪汪汪地用一只手指着她,另一只手捂着鼻子。

“你怎么也不……也不瞄准点儿呀!!!”她特有理。

“好吧,再来。”

可是因为饭后小饮和避雨狂奔而产生的那点儿激情,现在已经荡然无存。王小朵再看到李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