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呼牛呼马
呼牛呼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670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呼牛呼马
   呼牛呼马,语出<庄子.天道>:"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谓之牛,呼我马也,而谓之马."
   意谓说我好也可以,说我孬也可以,我都不会计较.也可以认为,不要问我到底是谁,叫我牛叫我马都行,我都会答应的.
公告
本博客中所载文章均为呼牛呼马原创,作者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凡转载.引用该博客文字,敬请署作者名或注明出处.并请告知作者,不胜感谢!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中国散文网
欢迎您光临散文网
旅游时报传递品质

博文
(2016-01-14 11:18)

那一天,在路过一个菜市场的时候,忽然一阵风吹过来,我就闻到了一股味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味道,我想它一定和我的生活有关,它一定和我过去的生活有关,我站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分辨着这个味道,同时在纷乱繁杂的思绪里,回忆着这个味道,我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闻到过这个味道的呢?

这是一种泥土的气味。有这种泥土的地方是一片广袤的黑土地,极目望去也看不到边际。是我祖祖辈辈的汗水滴落在这片土地上,浸润了这片土地,才使它变得无比肥沃。随着春种秋收夏管冬藏,这种味道就一年四季弥漫在这片土地上。可是,我小的时候却并没有在意这种味道,那是因为我的汗水还没有洒落到这片土地上。直到有一天,我走进了这片土地,和祖辈一样,把我的汗水洒落在土地上,当汗水落到土地上的那一刻,我记住了泥土的味道,并感知那是汗水和土地融合的味道。

人的一生其实一直是在寻找一个安放自己的地方,这和所有的动物是一样的。这个地方可以是一块土地,一片山林,一条河流,总之是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人也要在这片地方留下专属于自己的标记,让自己能够辨识,并且让他人能够承认,这个地方已经有了主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1 13:06)

    去年立冬时节,艺帆画室的吕忠老师邀请施本铭先生来辽阳采风作画。施先生在辽阳的20多天里,我多次到吕忠的画室拜访施先生,看他画画,听他谈话。这让我想起了古人的一句话: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与施本铭先生的接触,确实如同阅读一本好书一样,不仅有所得,而且很快乐。
    2006年春天的时候,辽阳市新华书店在东二道街开设书吧,我和书店的朋友去北京的图书发行所进书,看到了施本铭著的一本《画事点滴》,里边有图有文,很精美的一本书,于是进了10本。这本书后来成了我经常读的一本书,也是我读施本铭的开始。
    在《画事点滴》一书中,我注意到施本铭对自己的绘画题材似乎做了某些方面的限制。书中只有三幅风景画和少数几幅静物画,其余都是人物画,并且大多数是人像。这些人像,用陈丹青的话说,“只是一张张占据画布的大脸。她们也不是人物画‘创作’,没有主题、情境,每一张脸除了证实那是一张脸,不说明任何别的什么。它们倒像最常见的头像写生。”从书中所附的艺术简历上看,施本铭参展并发表的作品中也只有《全家福》和《保家卫国》二幅算是通常意义上的主题绘画。那么,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6 19:58)

1984年的差不多整个夏季,我都是和几个朋友在东沟县孤山镇的一座古庙中度过的。这是一组奇妙的古建筑群,集合了儒释道的诸多元素。当时庙里没有偶像,是做为文物保护单位归文物管理所管理使用。我们借住在地藏殿东侧过去僧人住的斋堂里,地藏殿的东西两侧是十阎王殿。从地藏殿后面的台阶向上过一个月洞门,是文昌阁,文昌阁的西面是天后宫,文昌阁和天后宫的上面是关帝庙。这些建筑都围在一个大院子里,在院子的外面还有一座吕祖亭,再往高处走,在半山腰有一座圣水宫。

这座古建筑群中有许多古树名木。比如说在地藏殿的后面有一棵柏树,是元代的一位道士栽种的,七百多年了。而圣水宫前有两棵银杏,是唐朝的僧人所栽,已有一千多岁了。而庙前庙后的果槐、橡树、榆树,看上去也多是三百年以上物。每当夜暮降临,走在寂静的庭院里,走过这些古树的身旁,总是觉得像似有一些饱经沧桑的老人在默默地看着自己,让人不由产生一种敬畏之感。再一想到树竟然能生存数百年甚或数千年,而人的寿命大多不满百龄,更容易生出人生苦短的感慨。

在天后宫前边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0 10: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庸斋漫记

丁 香 花 开

 

北方春天开放的花儿中,有香味儿的不多,香气浓郁的更少,而丁香却不仅是香花,而且可以说是香气相当的浓郁。

我小的时候生活在农村,在辽阳西部的平原地区。农家的院落里多有果树,因此什么杏花、桃花、梨花、枣花就很早都认识了。在我的印象中,开花的树都是结果实的,而且这些果实都很好吃。于是到了收麦的季节,杏子就黄熟了。啃青苞米的时候,桃子也可以吃了。等到地里的庄稼开始收割了,梨子和枣也摘下来了。写到这里自己也觉出了问题,题目是写丁香,却扯到了杏桃梨枣,用乡亲们的话说,真是长了个吃心眼儿。由此也可以看出我只是一个俗人,只关心这些形而下的物质,完全不懂得欣赏花儿的美丽,不知道赏花可以进入形而上的审美层面。认识了自己的问题,那就谈丁香吧。

我是从一篇文章知道丁香花的,那篇文章叫《莫斯科的丁香和北京的菊花》,文章的作者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哪一位了,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鸟兽虫鱼中寻找失去的家园

 

    据说,孔子有个学生叫公冶长,公冶长有一个特别的本领——能听懂鸟语。民间传说中也有这样的人物,他们和动物们对话,从而了解了许多特别的秘密。在内蒙古的民间传说中,就有一个叫海力布的猎人能听懂鸟语,他听鸟儿说他们居住的地方即将沉入水底,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乡亲们,自己却因此变成了石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道德能否使我们得到救赎?

  

如果有人提问:恶为什么这么吸引我们?我们将怎样回答?当然,会有很多人否认自己会被恶所吸引,特别是那些自以为道德完善,并负有随时随地指点别人应当怎样生活的人,他们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当然,并没有人要求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庸斋漫记

 

三十年前的节日食谱

 

 翻旧日的剪报本子,竟然翻出了一张节日菜谱。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日报刊登的,上面没有记载剪下来的时间,看了看背面的内容,是几张摄影图片,报道一年来各条战线所取得的成就,由此推算,当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除了朋弟,我们还湮没了甚么?

 

    《文化发掘  老夫子出土》,是冯骥才编著的一本书。这本书还有一个副题——为朋弟抱打不平。书中包括冯骥才专为本书所写的一篇文章《老夫子出土记》,一篇曾发表在天津《今晚报》上的文章《朋弟的“老夫子”和王泽的“老夫子”——钩沉一位湮没的漫画家》(此文后来曾配合本书的出版发表于人民日报,题目改为《谁是真正的“老夫子”》,还有一篇就是《后记》了,其余大部就是朋弟的漫画作品了。

    按冯骥才的介绍,朋弟,原名冯棣,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活跃于京津画坛,他所创造的漫画人物老夫子,是一个极具时代特征的遗老遗少性质的平民形象,新旧事物与观念在其身上强烈地冲突着。这个人物既天真又迂腐,既憨厚又狡狯,既有正义感又喜爱弄些小聪明。朋弟正是通过这一人物的复杂性,折射了社会的斑斓与荒诞,并表达了作者对现实社会的批判精神。由于老夫子形象所具有的市井色彩,因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学书屋笔记 

鲁迅与《红楼梦》(下)

 

    在《集外集拾遗补编》中,有一篇题为《〈绛洞花主〉小引》的文章,是先生除《中国小说史略》以外,谈《红楼梦》的重要文字。其文曰:

    《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学书屋笔记

黄永年先生的一个小误

 

    在2007年1月2日读黄永年先生的《学苑与书林》时,于书中所收《<颜氏家训>选译前言》里发现了一个小误。我随后给黄先生写了一封信,指出这个小误,并于1月6日那天寄给黄先生。

    今年一月,在书店看到一本《黄永年古籍序跋述论集》,就买了回来。这本书也收了这篇《<颜氏家训>选译前言》,翻开看时,我所指出的那个小误还在。再看书之《后记》,则已是黄先生的学生所记,原来黄先生已于2007年1月16日在西安去世。如此想来,我的信黄先生是没有看到。

    黄先生在《<颜氏家训>选译前言》一文中,推算颜之推的年龄,谓:“梁武帝中大通三年(531),颜之推就出生在江陵,他比普通四年的大哥颜之仪要小八岁。”(见第102页)又谓:“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