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猪
瘦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840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娴妹的娴言

严重同情妹夫。。。有疑问请阅读《熟女驾夫》

王大少爷

柳下不惠,然而不然

一意孤行两处相思

云游的僧 停留的心

天地不仁万物可名

希望来我这的朋友都去她那看看

痴心小二

情人看刀,小二看书

无法无天的光头

他是有车一族还自称布衣,晕----那我就是膀爷了

活人写的生死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

喋喋不休的阿展

展示奇怪世界的有意思的图和话

新浪的勾践

在网上替老婆的店铺做广告的朋友

如是我闻的如是我闻

他是如是我闻我是闻鸡起床

雷子雷子

内心风雷激荡。。。

与鲁迅先生为伍

鲁迅博物馆馆长,俺的老乡

造物虚生

勿须言。。。物虚生。。。

晓辉小楼

不眠只为听春雨,无心岂能考研愁

爱写诗的蟑螂小强

蟑螂讨厌小强可爱

风中的舞蹈

神仙伴侣

易经,道法,悟禅

遗精,盗汗,我馋,我惨-----

贫贱起道心饱暖思英语

英格丽丝,我心中永远的痛

朱主。。。啊就编

三联的流氓头儿,这可是高档的流氓呀

从不言败的败北

败青春的北

莫非他真是----

他真是下雨不打伞的人

以君之涓洗我心尘

涓涓细流,一粒尘埃。天地之小,人以何堪

小小的匪小小的山寨

用DV抢劫的土匪,分赃有我一份

燕七

房顶上的燕,时间里的灰

月照九州花落谁家

薪水月月花空

听大仙讲那破鞋的故事

尔当会心一笑,透过戏说,直指人心

江南第一茅草屋

偶然的朋友,永远的律诗

俺摸你,不行也行

戴三块表的人,只能看,别问为什么

见招拆招,看见屁股拆什么

《读库》即将问世,老六的屁股该坐下歇歇了

瓶子,满满一瓶子

啥也别说了,哥们,都是眼泪

永不媚俗

十八只手同时伸向你。。。

挂怀疑,卖娱乐

我们对生活的态度是:玩你不是目的,玩死你才是。

这是SOHO的小精子,还有新浪的

《小强历险记》里的老鸨,《吉祥馒头》里的小女孩

酒心,没有巧克力

水晶,我爱;酒心巧克力,我最爱

诸葛亮?诸葛匠!

对孔明我没啥说的,对诸葛匠就得说说

比特海上漂流的一枚菜头

嚼得菜根百事可做,嚼得菜头。。。

罗胖子的牛逼网

大牲口交易市场

第三个胖子:红桃A

语文运动,红心杀手

Wind of change

昨天的明天是哪天,对,就是那天。。。

夜色弥漫

拿纸折个新娘,和文字结婚

寸心难得

寸土寸金,寸心。。。拿部宋板书就换给你

冷兵器

飞刀,又见飞刀

刀光掠过,只剩下想象。。。

亮银枪

一杆鸟枪,如入无人之境

刀,快刀,快的菜刀

大学食堂里的快刀,专斩怀旧之人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9-19 22:14)

 

周日(16号)朋友店铺开业,我去捧场。在平谷一个叫南独乐河的村子。我从来不是爱热闹的人,几乎一个人也不认识,所以开业典礼结束后,我独自在村里溜达。一个人还挺乐呵的,符合该村的名字。但是就我溜达的范围内,看不到河。

 

这是一个典型秋天的上午十点钟。阳光炙热,有树荫的地方很凉爽。有一阵子闻到一股熟悉的农村味儿,就是猪圈的味,过一会儿,再想闻却闻不到了。北京的村子和我老家的村子能一眼看出的最大的不同是,她有柏油马路和阴沟。路边停着很多轿车、农用三轮、四轮车。如果小楼不那么俗气,马路再宽点,就与美国的小镇相差无几了。我觉得这些不难,但中国绝不会一个村子就有一个教堂的。

 

我专心看植物。打小就特佩服博物学家,啥动植物、矿物质、河流山川的,都识得。我这样的懒人,只适合看看。好歹农村的东西还都认识,野地里的草不算。每家都垒了院墙,也有低矮的和简陋的,于是植物便可出墙或一览无遗。有些胆大的,爬到了路边的阴沟石板上。这家的窝瓜就几乎占据了墙外四平米的地方,大模大样地晒着几个“蛋” 。所以的植物都勃发着,好像知道时日无多,在拼命将能量用光。有个好几米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3 11:34)
标签:

疯子

凋城

b城

杂谈

分类: 俺的磨叽话
 有一年,我抽风似地跑到B城打工,离开了家乡凋城。B城与凋城最大的区别就是B城人民分两拨儿,------从外地跑到B城的人民也学着本地驴分两拨儿,------要么忙死要么闲死,而凋城人民无冬历夏地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当我觉得此二者皆非我所欲也,开始反思人生时,发现我想起最多的人竟是疯子。  现在看来,凋城大约是全国疯子存活率最高的地方了。凋城人民在严肃的社交场合见面,说完天气后,要想把谈话继续下去,只有两招,或者找地方喝酒,或者提起某个著名的疯子。凋城人民总能在他认定的著名的疯子中找到双方都认识或听别人谈论过的某一位,于是他就会得意洋洋地和对方说起其实是他从别人那儿听过的故事。我们管这种聊天方式叫“提人”。  我想起最多的疯子叫“小宝”。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他是疯子。有天课间操排队,我发现前面有个陌生的背影,我没吱声。打小我就被教育成听话的孩子,不敢瞎说话。总向老师汇报的同学,大家都叫他“小欠逼”。我可不想成为小欠逼。大家一个跟一个往教室里走。我就跟在陌生的背影后面,到了教室门口,把门的老师突然一声断喝,呔!小宝,滚出去!那个陌生的被称作小宝的人笑嘻嘻跑开了。老师亲热地问我,他咋跑到你前面了,你瞎呀你。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读书

老六多年前受缪哲蛊惑,说什么你一定要读《费马大定理》,害得六哥心神不宁,进书店不找别的。最终在网上买到,连夜读完。缪哲是读书做学问的家伙,六哥虽然不专门做学问,但却是出版家。行家里手之间推荐书籍,除了独乐不如众乐,还有一点坏心眼:甭想睡了您呐。有句唐诗说得好:“好书不过夜,润物细无声”。然则缪哲又言之凿凿,“我所谓的好书,是谁都希望自己读了,又谁都不想读的书。”以我浅陋的推测,缪哲谓之的好,便是与娱乐、功利无涉的好了。想想也是,了解费马定理肯定没有看懂股票走势有用。缪哲视书如砥,磨多了,好歹也能有些收获,古人言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是也。但最要紧的是读书人的思维,不肯动脑,书读得再多,亦是榆木疙瘩,两脚书橱而已。

 

我呢,连两脚书橱都不是,盖因八卦心重,对北大出来的一干人等颇感兴趣,才子们的不在规矩内那些行事一直是我想做而不能、不敢或没有机会做的事。我常有尚未识荆之恨,故到处收罗老那、三七、缪哲、王怜花等人的文字,打牙祭。说到文字,缪哲“着读书十年,再来开笔”的训导犹在眼前,但我读他读出了滋味,不免“技痒”,忍不住瞎咧咧,顾不得是否“读书十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六哥的一篇《邱小刚》 ,我几乎把所有能在网上能找到的三七的文字都刨出来了。《玻璃屋顶》孔夫子卖得太贵,我买不起,只好下了PDF。所以听到尚红科老师在微博上吆喝有他新书《七日谈》的出版沙龙,就想着要见他一面。

 

我到时,格非老师已经在谈这本新书了。接着,徐晓、止庵、野夫、黄集伟等老师也依次发言,中间夹杂着对尚红科老师的批判,开本、字体、排版均有问题云云。我觉得书还行,起码没有腰封。后来、孙郁老师、魔鬼教官黄章晋也来了。

 

我坐在后排,斜对着前排的黄集伟老师和“奸商”尚老师,正对着一个坐着亦显出瘦高身材的人,他不断地抽烟,不说话。我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以及好像有疤痕的后脖梗。但此人有种特别的气场,我说不好,也许是因为他的衣着?一件有些发白的灰色套头衫,牛仔裤,光脚穿皮鞋。我觉得此人即是三七。问了一下旁边汉唐阳光的哥们,果然。我很想故意掉点啥东西,引他回头。

 

点名叫三七发言,他的声音明显比别人低一截,以至于速记小姑娘的敲键盘的声音都成了干扰。只有点名叫他发言,他才开口,开口也是寥寥数语。不知道三七喝了酒,是否话能多些。我只知道他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5 21:10)

诗人说,“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虽然有些矫情,但毕竟老旧的事物比较引人慨叹。老旧,因为有了年头,就有了念头,时间长久,本身就是故事。哪怕是些寻常事物。

 

我还算年轻时,做过一段时间的报纸投递员。凌晨三点多从中坞村骑车到人大北路倒座庙取报纸,再挨门挨户地送到。总体上,我发现越是老旧的楼越接近平房风格,而越新的楼则越冷漠如现在的社会。

 

钢铁研究院、中央气象台、农科院、解放军艺术学院都有很旧和很新的楼。旧楼的楼道采光不好,狭窄,且堆积着很多东西。坛坛罐罐、花花草草、土豆萝卜、旧鞋烂袜(绝不可写成破鞋),还有厚厚的旧报纸(后来报纸投递员负责回收旧报纸),等等诸如此类的过日子的鸡肋。气象台的一户人家门口的纸壳箱装着苹果,不太新鲜,皱了。我每次送报纸到他家,都顺手摸走一个。我不计较苹果是小姑娘还是老太太。几天后连箱带苹果全不见了,也许,主人怕我吃坏了肚子给扔了。

 

顶层挨着楼梯扶手的那户人家最得劲,旧楼的楼梯比较宽,没有他人经过便充分利用,我甚至看过有摆放椅子的、鞋柜的。最有诗意的是墙上挂着风筝,楼道里放着童车。孩子已经长大了,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6 14:09)

我每年都要乘坐长途大巴从B城返回凋城至少一次,途中耗时大约八个小时。乘坐交通工具的时间,是最不负责的时间。不需要做正经事,也做不了啥正经事。看书?看不了几页就睡着了。实际上,旅途中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聊天?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有比素不相识的两糙老爷们在一起虚头吧脑更无聊的事了。和姑娘聊?整出一段不大不小的艳遇?对不起,那是电影。而且我坐了上百次的汽车、火车,从来没碰见过独自一人出门的姑娘,丑姑娘也没有。

 

小毛驴倒是碰见过一次。那是去往乡下的大巴,车老板多收了一个老农的三五斗,居然把毛驴弄上了车。它悠闲地站在我旁边,一副见过大世面的表情。我刚要说点什么,它拉出几个热气腾腾的驴粪蛋,然后淡定地看着我。我看看这位仁兄的长脸,知趣地收起了手里的小面包。

 

人们对此毫无意见,抽着烟,把车厢整成烟雾缭绕的人间仙境。我在同一辆车里,还见过鸡鸭鹅等小动物,冬天时,它们裹在棉被里,比人还舒服。

 

自从认识了我媳妇,我就不得不坐这趟老爷车,然后被甩下,再步行一段才能到达初次见面是山清水秀、见多了面就是穷山恶水的一个小乡村。这趟车,一天开往乡下,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3 14:26)
标签:

文化

分类: 俺的磨叽话

我大约每年从B城回到家乡凋城一次,次次发现凋城都在变化,虽然没有B城变得那么快、那么大。

 

有一次我打一个小区路过,其实不是小区,只是一片楼群,看见临街的一楼全变成了歌厅、足疗馆,大概有二十多家,挂着各式招牌,上有各式美女,卖弄着各式风骚。我不敢相信它的楼下去年还是个菜市场。什么叫被国务院定为能源枯竭型城市?就是凋城这种只能开发人力资源的城市。

 

我的家乡凋城是个毫无主见的小城市。她有一大半居民失去了农田,但思维仍停留在农耕时代。另一半是典型的小市民,他们衣着鲜艳、对认识的人十分客气,动辄就要拉你去家里喝酒:“尼玛比,还活着呢,到我家坐坐吧。”这点倒和B城开口闭口“你丫的”相似,能听到这两种亲切称呼者,要么是铁哥们,要么就快打起来了。

 

凋城人民善良顺从。让他下岗就下岗了,花一两千块就给他买断了。让他把农田一两千块卖给政府就卖了,然后政府再弄个蓝色的、准非农业人口的户口本,把那一两千块赚回来。凋城人民在1989年后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静坐这种坐姿,以前好像不是低头站着就是跪着,现在说不好是以哪种姿势活着。但凋城人民很幸福地过日子,冬天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托大先生的福,死后六十多年,朱安有了名副其实的传记,虽然诸多事迹已不可考,但读者的叹息和同情终于可以集中起来,这个旧中国妇女的命运也因鲁迅被放大被瞩目被品头论足。

 

中国人有种奇怪的“完美观”,但凡有了点出息,即使是他自认为的出息,便忌言过去的不堪。为尊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8 15:47)

www.passlove.org/vote

【活动简介】
美国Chase Bank在Facebook上举办慈善组织投票大赛(非正规组织无资格参加),无需捐款,只要花1分钟投票。第一轮得票前100名的慈善组织1月15至22日继续参加第二轮投票,最后的第1名将获100万美元捐款,2-6名10万美元。
 
【PLCF简介】
爱心传递慈善基金会(Pass Love Charity Foundation, PLCF)致力于中国贫困儿童教育,由中国留学生杜可名和玄伟剑创建,是获得美国IRS公共基金认证的501 (C) (3)非营利组织(EIN 06-1768564)。所有成员5年来不拿1分钱报酬,捐款100%用于中国贫困小学。仅近1年即建了10座中国农村最好的图书馆!调查数据显示,数千乡村孩子在阅读热情、知识能力上获得显著的进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3 16:54)

 

 

“……西边的天空上,细小水平状的金黄线条仍然闪闪发光一两分钟,但北方则夜晚已经降临:那些小丘状的堡垒变成石灰抹过的天空底下一些白色的突起而已。白天消逝夜晚来临,所经历的这样一系列几乎完全相同,但又无法预测的过程,是最神秘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测任何一个特别的夜晚会采取什么样的形式降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