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26 23:4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年苦心撰述:作家康亦庄写出厚重之作《大汉萧何》

  来源:江南时报

  由陕西汉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作家康亦庄潜心八年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大汉萧何》近日业已完稿,不久,将付梓面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20:09)
标签:

佛学

 

人心至灵至动,不可过劳,亦不可过逸,惟读书可以养之。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闲适无事之人,镇日不观书,则起居出入,身心无所栖泊,耳目无所安顿,势必心意颠倒,妄想生嗔。处逆境不乐,处顺境亦不乐。每见人栖栖皇皇,觉举动无不碍者,此必不读书之人也。



富贵贫贱,总难称意,知足即为称意;山水花竹,无恒主人,得闲便是主人。大约富贵人役于名利,贫贱人役于饥寒,总无闲情及此,惟付之浩叹耳。



古人以“眠、食”二者为养生之要务。脏腑肠胃,常令宽舒有余地,则真气得以流行而疾病少。“予从不饱食,病安得入?”燔炙熬煎香甘肥腻之物,最悦口而不宜于肠胃。彼肥腻易于粘滞,积久则腹痛气塞,寒暑偶侵,则疾作矣。食忌多品,一席之间,遍食水陆,浓淡杂进,自然损脾;安寝,乃人生最乐,古人有言:不觅仙方觅睡方。冬夜以二鼓为度,暑月以一更为度。每笑人长夜酣饮不休,谓之消夜,夫人终日劳劳,夜则宴息,是极有味,何以消遣为?冬夏,皆当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6 18:52)
标签:

情感

m

       这是我第二次到樊溪河来。第一次是前年初春,那时,山间枯草不发,冻萼不吐,山梁寒瘦如兽脊,山上,留有点点残雪。那一日,我因行程匆迫,便在萧家做了半日逗留。喝的是溪泉茶,烤的是木炭火,因此,于山川未能饱览,于溪泉未能亲近,只是一日行程之后,留下一个粗略印象:此山雄秀,可安身心。

       今年,我又抵不住朋友的盛情邀约,再次来到樊溪河,这次因为山居数日,就有了一种悠悠余闲来观山览水。这次,我住在山脚下的一座小楼里,楼是朋友建的,朋友萧姓,深仁厚德,雄于资财,乃是当地土著。因此,我住在这里就身心安泰。说是来观山览水的,其实不用走出房门,就能见山见水。打开东窗,瞥眼一望,就是青青一峰,峰上藤萝倒挂,峰腰流泉飞瀑。我初来的夜里,水声满耳,哗哗如雨,就以为真下雨了,及至推窗一望,但见山月羞媚,星子微闪。才知是流泉奔溪,水浪击石之声,不觉哑然失笑。山里雾气大,关了门窗,雾气还会丝丝缕缕的挤进门缝窗隙,曲曲袅袅,极尽变幻之情态。“开窗放野云,闭户邀明月”,这古诗中的情境在此就得到了极为妥帖的印证。我来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作家康亦庄小记

                                    文/婕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年,我的文章写得少了,远在四川的辉映女士以为我身体有疾,就介绍一种养生功法供我修炼。对于辉映女士,我素来不曾谋面,但从她的文中约略知道,她是位不错的医生,平日富善心而擅仁术,自然,她所提供的功法也定属“大乘法门”了。然而,辉映不知,我的写不出,实因懒散所致,

    至于身体,也确实害过一场小病。那是汶川地震那年,一番天旋地转之后,我就落下一点儿病根,因此,药饵之余,就不忘行血化气的锻炼,当然,办法很简单,就是寻常散步——大类魏晋士人的行药发散。魏晋人的内心刀兵流离,痛苦深蕴,只好以药石获得暂时麻醉,然而,太伤身体,也太损寿元。

    因此我的养生,也就从这场小病开始。记得那时,一个南方医生所开的半叵篮药丸,就让我一下子从一个关注灵魂的哔叽小儒变成了一个服食养气的黄老之徒了。于是,夜里就常练一种功法,盘腿趺坐,吐故纳新,然而,又深怕魔境袭来,只好荒废掉了。因为电视里就常有这样的飞侠一念不慎走火入魔,最后把自己弄得半疯半癫。

    有时,我也到广场散步,看一群更年期的半老妇人,以胖壮之躯翩翩起舞,立时就心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5 13:40)

与著名作家孙见喜先生


    这是几个青年合办的刊物,取名《漠河》,一年拟出四期,其间,倡其事最力者名叫张彬,乾州人,二十年纪,唇红齿白。据说他的祖父是位侨居马来西亚的华裔富商,平素心存济物,饶多善举,然而到了张彬,却无意于商途,因为他在国外求学之时就迷上了诗歌,于是,他祖父给了一笔钱,他就办了这个刊。

    其实这刊名,就是他家乡小河的名字。这小河,于我也并不陌生,因为二十年前,我曾在乾州上过学,那时,青青少年,意气纵横,一遇闲暇,即与同窗二三子来此闲游。那时,也正是在这漠河岸边,我们低吟勃朗宁,长诵惠特曼,记得有一天,忽然兴之所至,还乐颠颠扮了个晚明狂士,簪花满头,水边行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乡响石潭,是个小地方,出山出水,又出人物。但山,是憨山;水,是瘦水;人物,都是抠斤掐两的升斗小民。
    虽为小民,亦称人物,是因为他们秉性不一,却更有奇趣,虽然他们老死床箦,名声不出户牖,但比之“大人先生”,却具有一种真朴淳厚。况,英雄凡人都是娘胎生养,都是皮包骨头肉东西。活着,五谷养命;死了,黄土盖面。不过伟人万世不朽,凡人,水泡儿一样寂灭。但眼睛一闭,双脚一蹬,谁又知道身后事呢。站在这种村俗理论上讲,生命都一样。“上上人,下下智”,“下下人,上上智”,这是吾乡经典谚语。噫!吾乡人能将生命等量齐观,是具有了佛陀的智慧啊!担水砍柴,莫非妙道,小民的生计,却连佛陀都微笑赞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5 22:00)
标签:

杂谈

    久已不去道观,忽然想起道士嘉玄了,他是我的家乡人,与我家一河之隔,他的村子叫黄埔张,我的村子叫响石潭。黄埔张这村子有些道气,“道”的原因,是王重阳曾在此“一超直入”,据说,他由此便把功名富贵作了浮云之想,于是,便束了发,穿一袭羽衣,悠哉哉跑到终南山做他的“活死人”去了,他于墓室悟道数年,终于修得双瞳烂然如珠在水,而体形也清癯到如病鹤秋竹。这些话,都收在他的集子里。据说,他修的是一种奇术,能“锁鼻飞精”,以此,才在齐鲁大地度化了“七朵莲花”。而嘉玄也正因这种种传说,才有了清风羽客之所想,有了藏身了道之所为。自然,还需磨难,一种冥冥中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然后,才会成就他古井微澜的“道心”,而这一切,看似望门投止劫波历尽,其实都是造化所为因缘安排,正如嘉玄所言:“湛湛青天如巨眼,古往今来放过谁?”, 他少年时,家贫不能读书,就在放羊之余看山看水,他看我们的村庄是“模模糊糊的一团烟树,然后,飞鸟,然后,瓦屋。。。。”然后,他自己独坐黄昏,数河里游鱼来去,数天上星子熹微,于是,这就成了他的算数课。以至二十年后,嘉玄卜易,默心起卦,不时还会想起那个放羊少年。他说: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5 00:01)
标签:

杂谈

  

                

 

   “伯牙学琴,精神寂寞”,我独坐书斋,也正如学琴的伯牙。

    然而,好年华毕竟去了,纵使我能把东风弹破,亦不能使流水复西,更何况,我窗外的柳,正漫然飞叶,我窗外的雨,正淅沥添愁,而这一切,子期是定然不知的,纵所有知,其来亦复山重水遥,而来与不来,亦是无可问讯的事情,只是这黄昏,有人卧听潇潇雨,有人空望孤云高,而我,也正是在这样的黄昏,读完了姚敏的新著----《昔年种柳》。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书


邮箱:
hanjiangxue5074@sina.com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乾部

白描

老村

宋强

王锋

三郭

理询

朱晓平

鲁顺民

马河声

方英文

王永杰

周红艺

坤部

烟霞

子衿

天风

青青

凌小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