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朱
老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27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四批积极分子
三批积极分子
写信地址
深圳市高新中四道龙泰利大厦501-B,518000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3-08-11 11:19)
标签:

杂谈

世界变迁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依稀记得小学课本上有篇文章《电脑管家》,介绍了计算机在饭店管理中的应用。老师花费相当的气力,给我们解释了计算机跟计算器的区别。因为当时我们对计算机的理解就是可以进行加减乘除四则运算的计算器,对真正的计算机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现在,计算机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连三岁小孩都可以操作自如了。

小时候,听说视频电话这回事,觉得这是科学家们的天真幻想,或者只是有钱人的玩具,普遍人要用上这玩意,恐怕还要等上几百年。到了今天,视频电话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了。

以前,听说国外可以在家里购物,像听了东方夜谭一般,幻想外国基础设施真是发达。每家每户修建了运输货物的自动流水线。买家通过网络下了订单之后,卖家就将货物放在这四通八达运货管道上,并给它设定好目的地。若干天后,买家便从自家的后院或者衣橱里的管道出口取货。我想,这样的运输系统,真是方便快捷。只可惜外国文明传到中国来要破费周折,不知道中国何时能修好这样的系统。后来的故事当然你我皆知,网上购物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而在世界范围内大行其道,甚至将传统的商店挤压得没有活路了。此时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6 01:42)
标签:

杂谈

六月四日飞往印度,七月十四日飞回来。有兴趣收到我从印度寄回来的明信片的朋友,给我留言,写下一个你能收到明信片的地址。我的邮箱是zhuran94艾特163.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1 19:19)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收到来自武汉的消息了,武汉,你还好么?

 

我很好,因为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贵的恋家恋土情节。一旦离开武汉,便投身西安的怀抱,飘然乎不洒一滴眼泪,正犹如我买了新衣服,旧的便扔掉,正犹如交了新朋友,便忘老朋友,正犹如离开心爱的姑娘,喜出望外,境界大开,全身有劲。

 

西安的姑娘不比武汉的娇小玲珑,矜持羞涩,心思百转千折,待人客气冷漠。西安的姑娘都是汉子,不必说唱歌房里五个女人拎着酒瓶到处碰杯的壮观景象,不必说王妮在体感游戏中用她招牌的岐山无影拳十秒钟将对手击倒在地;不必说瘦若无骨的赖应璠拎着两台笔记本电脑外加若干大包小包走在路上脚下生风,令我不得不一路小跑才跟上她的步伐,又令我想起了遥远的武汉的我的导师,他以六十七的高龄,在带领我们游览东湖时,不得不走走停停,免得我们这些年轻晚辈掉队,单单是平时说话细声细语看似娴静温柔的夏思雨在长达三个小时的代码调试错误跟踪终于找到症结所在时吼出的那声晴天霹雳般的“我操”,便令人倾倒不已。

 

我对西安的向往,很大程度上出自于高中时代对一首歌的热爱:

 

我站在戈壁上,戈壁很宽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9 18:46)
有时候觉得钱这个东西真是要命。钱真是一块遮羞布,有钱的人,丑陋、贪婪、自私、庸俗都是优点,没钱的人,诚实、善良、勇敢、纯洁都是缺点。钱要真成了衡量万物价值的唯一标准,万物就在钱的光环下逐渐扭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最近正在构思一个小说,小说的标题就是“一个精神漫游者之死”。小说在刚开始的时候就遭遇到一个致命的挫折:作者本人并不理解精神漫游者这个名词的具体含义。我也想过等弄清楚了这个词之后再下笔的,但等不及了。大家知道,人生时光短暂。我在十五岁的时候曾想过,等到我二十五岁的时候,一定要开始写小说。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二十五岁就在我的眼前向我招手了,而我没有做好任何写小说的准备。于是我决定推迟到三十五岁开始写小说。作了这个伟大的决定后,想到还有十五年的时间来让我为成为一个小说家做准备,我于是心满意足地无所事事地混了两年。这两年之后,我来到了北京,读到了一篇使我受益颇深的小说《抬高房梁,木匠们》。这是伟大小说的典范。我从中得到的启示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写小说都可以,就是不能在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情况下开始。受到这个强大信念的驱使,我决定马上开始创作小说。顺便提一句,我现年二十三岁——《抬高房梁,木匠们》的作者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正好是个弱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9 22:28)
标签:

杂谈

你跟我一样,吃完了饭之后,不是坐在操场上的长条椅上打盹,那个时候的太阳的温暖和微风的和煦都恰到好处;不是钻到草丛里放风筝,虽然你跑得很快而且擅长放风筝;不是去跟进最近更新的美剧,却发现那些本来味同嚼蜡的剧集剧终以后也会引起你徒劳的伤感;不是去写没完没了的情书和情诗,它们最终的命运就是没有交给情人就被作者残忍地付之一炬。但你跟我一样,无论在何时,不管在何处,只要大脑被允许思考有意义的问题,你都会长久而专注地思考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曹雪芹不把《红楼梦》写完?为什么拜伦不把《唐璜》写完?为什么海子不把《太阳》写完?为什么维纳斯没了双臂?为什么莫扎特不把《安魂曲》写完? 这两天检查了一下我的电脑。在我的电脑里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很多文件。大部分文件都是发在博客上的文章,但仍然有很多只是没有写完的文章片段而已。有些写了很长,两三千字,但只是开了个头;有的写了一半,不知道如何续写了;很多只有一两句话,有篇只有两个字,我看到这两个字实在想不起来当时是想写些什么,也有基本上写完的,但十分不喜欢。我看了一下这些文件的创建时间,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7 10:51)
标签:

杂谈

屈指一算,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有洗澡了,难怪吃晚饭的时候我感觉忙不过来。当时的情形是,我右手忙着夹菜,左手在后背横五纵三处挠痒(老古送了我一件格子衬衫,导致我的表达的精确度提高不少)。正挠得不亦乐乎,坐标为横四纵五的瘙痒异军突起,愈演愈烈,杀得我措手不及。我只得马五进四,精准地挠到了这个痒之后,再车一平九,炮七退六……不得不说,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令人沮丧的是,每消灭一个痒,成千上万个痒又虎头虎脑地从全身各处钻了出来,我的腋窝里,我的脚丫里,我的歌声里,以至于我在吃饭期间都不敢随便同朋友讲话,怕一开口,我的痒就夺门而出,朝我的朋友奔袭而去。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吟一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自己助兴,赞美痒的生命力之顽强;也正是在这种境地里,我顿悟了古人的创作中为什么会出现有着三头六臂的英雄的形象,以前老觉着一个人要长着三头六臂挺碍事的,现在当真以为一只胳膊挠起痒来确实不够用。正在叹息自己没有生得三头六臂而无法在挠痒界大显神威的时候,朋友的酒杯又说时迟那时快地举起来了。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陪笑说道:“且慢,只剩下最后七个痒了!”

 

回到宿舍,便洗了个冷水澡。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2 03:27)
标签:

杂谈

中午看到陆倩的博客,她最近更新的一篇文章里面有隐约其辞的对我的抱怨。于是有了这一篇。

众所周知,在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潜心静候睡神到来的那段时间,我都在思考一些问题。有时候我会思考,当我长久地不更新博客的时候,你们会思考,这个老朱到底在搞什么嘛?他不是老喊他失眠么,他不是经常放些诸如“伟大的作品诞生于伟大的失眠“之类的屁么?他在想什么?你们对我在想什么产生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带着对你们的想象的好奇,我走进了你们的世界。

造物弄人,造物弄人。本来说好的一起走天涯,闯海角,可是你却负了我。桃花有意逐流水,可流水无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3 06:54)
标签:

杂谈

不如就这么走
伏案执笔风流
挑灯夜下捉鬼
起身奋步追月

月向云中逃遁
他却望尘莫及
脚下烟火故乡
故乡弗如远方

欲渡银河无法
借道鹊桥七夕
月在月宫里笑
如何不肯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13:10)
标签:

杂谈

大雨覆盖了武昌城
光谷广场一片欢声笑语
冷清而热闹的表演
引来多情却无情的围观

 

工人忙着校庆
水泥拌着汗水吞下晚餐
无用的建筑倒下去
千万座有用的废墟站起来

 

灰尘掩埋了李娜塑像
领袖宣传武汉精神
肥差花落谁家
谈笑间,烤肉灰飞烟灭

 

夜色笼罩武昌城
孤独的灯芯的火焰挑得高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