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谁共我醉明月
谁共我醉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9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7-31 12:32)

这是一种姿态                它是一粒种子 

你的目光向上轻抬            埋在你柔软的心田

积极 阳光 仁爱              真理 母亲 未来                  

进取 自由 崇拜              善良,一切美好存在

若你仰望过星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1 12:09)
标签:

杂谈

那个古老神秘的玛雅预言

是否在很久很久以前

就预见了今天

世界太大

 

世界太大

城市喧嚣明亮

人们眼神空洞地经过

匆匆忙忙地急着完成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0 21:54)

晚风送来最后一丝温暖阳光,对滑向地平线那头的太阳行一个温柔的注目。

 

天光尚未散尽,天空是浅浅的蓝,云朵堆砌得层次分明,介于西洋油画和中国水墨之间的写实与写意交融。

 

人工湖里的波光荡漾啊荡漾,不沉默不张扬,偶尔有觅食的燕子撩动出湖水的觳纹,旋即又迅速归于一波一波的荡漾。那些湖岸边新生茸茸的绿被这些光芒所笼罩,隐去了初生生命的凌厉锋芒,镀一层浓郁却又晕染开的金黄。

 

闭上眼,眸瞳接受了夕阳的抚摸,变得温热,收去了观感,触觉跟听觉随着放大,能听到天籁耳语,脸庞细密的汗毛接受了如麦芒轻抚般的适意。

 

俯下身去,悉心地去读懂一棵车前草的卑微心事;轻声地询问,蒲公英是否准备好了远足的行囊;用目光送去对装点了这个春天的小草的感激。

 

松针梳理着风的头发,循着风,就嗅到了松木的芳香。

 

时而,顽皮的风扯一片云跑啊跑,跑到向晚的太阳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刹那间,大地一片肃穆,灰蓝的苍穹是信仰朝拜的顶点,白鸽子扑棱棱点缀着苍穹,星星点点。

 

我想念我记忆中的你,这些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可能性

杂谈

如果人能专注到如同憋住一泡尿一样地去做一件事儿,那么成功的可能性将会很大。              

                                              ——武铁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不知道长久以来的失语是因为懒惰。还是懒惰!或者懒惰?

内心也会有一股澎湃的力量,好像把整个大海圈进游泳池里,想要挣脱的冲动;又很快的如同放了气的气球,瘪得没了精神。

所谓来得快,去得也快。让我想起有一位牛人(好像是王徽之)也犯过这样的毛病,但是人家这毛病最后凝聚成代表着中华文化的成语: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我整个一虚空。

我才理解了,为什么那些大文豪,作家们常常要推崇做笔记,记录生活的习惯。我曾经有过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 半个小时不知该敲些什么文字的经验。那些经历或者听来的故事在头脑中过电影,我想伸手去抓住一个,但抓住的只是虚空。我还为此感叹:我以为我的灵感是一条忠诚的狗,哪知,它只是一只受惊的鸟。

可能是自己放空了太久,也可能是自己对话题作文早已俯首称臣,在落笔之前最先考虑的居然是我该起个怎样的题目?悲哀的应试教育产物。后来我试着写些比如“无题”、“随笔”之类的看不出主题的“题目”。这样就更乱了,大脑里面就又开始过电影。

我发现我的写字能力果然下降了不少,罗里吧嗦的直逼更年期的我妈。好歹,我妈正处于这个年龄过渡时期,并且罗嗦的都是我和我爸的坏习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2 12:28)
标签:

松油

松枝

杂谈

泪,原是松枝间滴落的松油

包裹着真诚

凝聚琥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6 21:50)

酒后~ 三杯两盏后的眼神是迷离的,笑靥是泛着桃花的,关立龙如加入了酵母般迅速发福,“胖”现在是他忌讳的字眼。吴治桥依然是一杯酒下肚,就变身关羽,人说这样的人好交。张英哲的标志还是那两颗牙,酒量基本没什么见长,酒桌旁晕的一般都是不能喝酒的他。王超还那样,那天当了把酒长,我就听说有村长、乡长,县长,就没听说还有酒长一词,孤陋寡闻了不是!人为了喝酒啥玩意创造出来都不稀奇~邹凯枫感冒初愈,那天除了张英哲喝的最少的就是他了~杨静吩咐,“谁也别让你们老大多喝”,事实是第二天人家是新郎倌,倘若第二天新郎倌不到,这个事没人能代办。邱树新依然揣着他的理想流浪,从大庆到齐齐哈尔,又从齐齐哈尔回到大庆,转了个圈,心中的梦想但愿坚定如初。王新毕业后基本没什么联络,据说现在一边工作,一边修路。符合现在搞副业的潮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8 00:34)

转眼一年,又是北方的暮春了。春风不愿轻拂杨柳依依,不解风情的鞭促着行人前进的脚步,冲淡了明媚的春光和脉脉的涟漪,吹起了万丈红尘的诸多纷纷扰扰,聚合离散。尽管这个春天未能尽如人意,尽管现实的生活就仿佛让·多米尼克·鲍比的潜水钟譬喻一样沉重,不过还好,我们的心灵依然鲜活,我们的丝丝缕缕还在,回忆终化成绵绵细雨,让沉重的心埋首在这烟波里,释放心中狂热。破茧成蝶。

 

这些字是写给我们的欢愉时光,写给时光里的人。希望现实的桎梏,不会束缚心灵的轻盈,张开翅膀,试着振翅飞翔……

 

看到这些相片,我的朋友,你笑了吗?相信你是带着微笑看下去的,相信那些场景那些画面在你心中依然历历在目,鲜活如初。

 

风儿

我们在地域上的相隔有多远?你会说很远吗?或者不会给我一个准确的数据,但凭你的机智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夜,我们再次别过。

 

你挥挥手转过脸,门在你的身后紧紧掩上。那一瞬,路灯投在你脸上的微弱光线突然让线条模糊不清,而我看到内心的荒芜幻化成秋日的流云拂过草场,叹息着对世事远去的瞬息变迁。去年夏天午后的阳光照进我的回忆:我对你们挥手,迅速转身上车,用双手掩盖泪水的仓皇奔涌。隔着模糊的双眼,你们的背影渐渐远去:缓慢、凝重、走在离别对我情感领悟的最初刻划。而你没说一句话执拗的转过头红着眼睛的样子也定格在我们最初的告别中。

 

一年时光倏忽而过,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去往一个新的环境,接受你自己的成长必经。正如枫树所言,你选择了远方,搏击成了一只勇敢的高原之鹰。只身的踏上求学的路途,一路向西再向西。只为青春过后无怨无悔的容颜,还有对人生责任的一份承担。

 

在青海,你写来你的喜悲忧欢:导师督促得紧,自己的压力明显增大,和同学之间的差距,今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荒芜

荒芜,源于内心的生生不息

柴静

冷眼观察,热心关注

王铮亮

用心歌唱,快乐男声

白先勇

古典先锋,叛逆之勇

虹影

虹霓乍现,飘然入影

潘高峰

哲学人生,勇攀高峰

王溢嘉

人性探微,精妙溢嘉

叶倾城

文如其人,一见倾城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