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10-23 16:2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说

   ——写给海日卓玛的诗集《菩提树下的歌声》

 同居住在这座高原小城,见面的次数却不是很多。以前见她,高高的个子,苗条的身材,姣好的面容,云一般,飘过我的身边。每次莞尔一笑,也不多语。我知道她在州歌舞团工作,拉提琴。她嫁进了诗书门第,公公是著名藏族诗人丹真公布,婆婆虽然居家,却也是饱览中外名著,丈夫是著名小说家道吉坚赞,儿子也是网上小有名气的青年诗人。信息传递给我的仅此而已,不清楚更多。而2010年冬季的某一天傍晚,她遇见我,一定要拉我去她家坐坐,邀请我和她一起吃晚饭,说家里有新新的酥油和炒面。我不能拒绝,她刚刚遭受到人生的巨大变故,伤痛还沉沉压在心上,她将要带着儿子,孤身走完以后的生活道路了。我随她来到她的家里。

海日卓玛又是倒茶,又是摆水果,说话间,烧上了水,把黄灿灿的酥油和香喷喷的炒面端在我面前。她又在微波炉里加热包子,真情令我感动。

饭后她拿出一沓打印好的诗稿让我看看。我私下里暗暗吃惊,没想到她还会写诗和散文。她说她的两首歌词已有人谱曲并且演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0 11:3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小说

 

 

 

次旦看着亘亘说:“你不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坐着不走。”亘亘原来就腼腆,被次旦一问,脸红起来,“去你的,别胡说!”亘亘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喜悦,他已经深深看上了那个姑娘。那个穿红上衣,灰裤子,清秀脸庞,扎两把瓷实的小刷子的机关干部家的姑娘。亘亘的心思还留在那个姑娘光线有些昏暗的家里:铺着碎花布单的床,小巧的床头柜,柜子上一个带流苏灯罩的台灯,蹭掉了些紫红油漆的地板,擦得很亮。靠墙有一个烤箱,上面坐着一把钢精壶,水烧开了,冒出一股白色蒸汽。那姑娘伸出纤细的手指握起壶把,弓着芊芊细腰往一个花皮暖瓶里灌水。这情景是刚才他坐在沙发上,背对窗户,高大的身体挡得屋里有些昏暗的时候,眼睛不离那个姑娘,仔仔细细看到的。姑娘的母亲接过姑娘手中的壶对女儿说:“去,到里屋去。”亘亘忙收回视线,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是太唐突了,惹得姑娘的母亲有些不高兴了。亘亘带了一封信,是专程送信来的。

这是傍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30 15:40)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

 

不知道小侄女从小听力不好,后来听说,小侄女已经三十多岁了。小侄女,确切地说,是婆家二哥的女儿,初见时,十二、三岁,头发乌黑,辫子刚过肩,脸蛋圆圆的,特别是那双眼睛,毛茸茸的,不由多看了几眼。宽敞的屋檐下,小侄女趴在一张矮脚小方桌上写作业,鼻尖几乎碰着了作业本。

我问她:家里人都下地去了吗?她无声地笑笑,低下头去继续写作业。阳光明晃晃地照在橘红色的窗户上,照在地上,热烘烘的黄土气息扑面而来。我走过去看她写些什么,只见方格本上写了一个文章标题“我的老师”,再无下文。我靠近她,她把头勾得越低,几乎爬在了本子上。我问她是要写作文吗?她说是。我说那就写吧。她低低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会。我问她你想写哪个老师呀?男老师还是女老师?她说不知道。我又问她你的哪个老师好?对你印象深?她还是说不知道。我说那就讲讲你们老师的事吧。

小侄女想了一会儿,对我说:我们有一个老师打人可厉害了,我们都怕。谁不好好写作业,不听话,就抓住谁的手往黑板水泥边框上摔,摔得血都流出来了。我说你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城

藏区

最后的伏藏

杂谈

分类: 评说
     
 一本长达32万字的小说《最后的伏藏》捧在手里的时候,心中有些激动,有些欣喜。我知道这完全是因为作者李城是我的老朋友和直接领导。与他相识近三十多年了,他在创作上勤奋、踏实、吃苦的精神一直感召着我,是我创作道路上前行的榜样。这里,首先对他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出版,表示衷心的祝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白纸

 

从这边走着

路过不安宁的村子

路过翻卷在脚下的落叶

和一个从远处骑车而来

戴白手套的青年

 

正是黄昏

预兆降落得那样准确

覆盖了一些景致

一些简单的道理

和一些运行的机缘

 

这种故事中和你错过

被定格在一张白纸上

在五根手指和一杆笔中葬得很深

一时  无端的变作小鸟

一时  又无端的变作枯枝

其实  更愿意变作几个清晰的词语

 

这时候  不能接近事理

不能管束得住那些心计

看不透被覆盖了的

那些发生过的经历

在白纸的面上

连续被传送得模糊遥远

 

回头  已是忘记了一切

却看见你紧紧跟在身边

 

纸鹤

 

不经意  被折成一只纸鹤

藏于盒子中

飞翔在一片年少的心域

 

不见航线

却有万千条航线

身不由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匹马果然乖顺。

我惊叫着坐上马背,不敢拉扯缰绳,自然不能体验被马驮着驰骋草地的感觉。旁边几个人急忙连比带划,制止我,不让我继续喊叫,怕马受到惊吓,一尥蹶子甩我下来。这是一匹军马,我表露出想要骑骑马的意愿的时候,年轻的军人把正在黄河边饮水的枣红色马拉了过来,他接着说:它很乖的,不会抗拒你。

一带黄河水碧绿清亮,果然不愧于孔雀河的美誉,在远处接上了天,白云洒落下来,洒到了河面上。蓝天广阔得无影无边,把寂静留在了大地。

军马乖乖站着,等待我拉缰刺腹发号施令,在原地踏步。可是我除了被悬在空中的极度恐惧之外,再不能行使任何举动,僵在马背。旁边的人还是抓紧时机按了几下快门,为我拍下一张满颜不知所措,骑姿古怪的照片。照片我保存至今,闲时拿出来看看,首次去玛曲的情形便涌入眼界。

 

到玛曲,黄河大桥必是要去看的,又去了河曲马场,品种优良的河曲马称为宝马,时机不适,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病历

 

捧在手上

就捧起了一堆疾病

羸弱的人儿

此时  多么“富有”

 

而在早晨的霞光面前

在初春绿叶清香的气息面前

在你有意又似无意的注视面前

该有几份健康的判定

 

病历是我

无奈的断断续续的存在

是无力消融的雪花

不知目的地落在我的门前

还像一朵朵甜蜜的约定

保守着我们中间的秘密

 

病历却不是一枚光标

不能点开我心屏的一个个页面

一些计划正在实施

果实正在悄悄成熟

 

纸条

 

忍不住开放的一朵心花

香气四溢

这个不能泄露的认定

是一片汹涌的海水

不知何时  要将自己

冲荡到一座不知名的岛屿

 

也许  想停止操作

改变已经显现的错误

天色黑暗下来之前

把灯拨亮

创建一个全新的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9 10:3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新书出来了作者:王琰的格桑梅朵


后记

 

    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所知道的定义是它是人类以口头或动作方式相传,具有民族历史积淀和广泛、突出代表性的民间文化遗产,它被誉为历史文化的“活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9-29 16:47)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冶力关杂记

 

 

就餐时,主任端的青豆子,是从距冶力关 60多里的羊沙乡捎过来的。阳历9月中旬,海拔2300多米的冶力关已经割麦收豆了,要吃那香甜的煮青豆,已经是时间过晚。

在外面不觉得,进得冶力关峡谷,一切都变得稀奇起来,先是那山坡上静卧的石头,形态各一,少了圆润,却多了数不及的波动、争斗和扩张,上面像落了层厚重的霜,把季节披挂在了身上。道两旁伸手够得着的沙棘、李子、白梨,摘了许多,每个人的嘴都不闲着。到了山顶,下车,站成一排,高声吼叫,比谁的声音大,不时,便咳嗽起来,觉得嗓子沙哑,要冒出火来。到了一片海子,争先恐后,捡石头,打水漂。有那经验老道的,说:但捡片儿状的,打的更远。站不稳,连自己也要被扔出去,随力的惯性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8 10:5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

                     重进舟曲

 

舟曲,甘南藏族自治州最边远的一个县,原以为没有机会去,近几年,却是两次去那里了。

这一次适逢五月端午,四处绿意盎然,从州府合作出发,一路是平坦的草场、红瓦红砖齐整的牧民新定居点,接近迭部,逐渐进入林区,两侧山岭高耸入云,悬崖夹道中,天,湛蓝,云,雪白。白龙江就在身边奔涌,像是相迎,更感觉到是在护卫,未及舟曲,一股亲切感油然生于心头。

第一站,是舟曲县巴藏乡巴寨村,也称后北山村,去参加那里闻名四方的“朝水节”。

村长、村支书和本次活动的主办者、被誉为巴寨村另一“村长”的老朋友、州人社局郭副局长,携七、八个盛着民族服装的妇女早就等候在路口。下车,献哈达,敬当地酿造的土酒,悠悠的酒曲缭绕耳际。满怀欣喜和激动,被带往远藏在大山深处的巴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完玛央金
完玛央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74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