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钟老汉
钟老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992
  • 关注人气:1,0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广而告之
邮箱:
535917935@qq.com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1-05 15:5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来有些冷落博客,一是因为画画上瘾,俺画画既不图发表、上展览,也不为卖钱(倒是想,就是没那个水平),自娱自乐,上瘾就是兴趣浓,这是个好状态。
        冷落博客的另一原因是入冬了,天太冷。一不留神我的微博被感冒了,博客虽然还健在,但是有两篇文章让北风吹掉了 ,其一是我插队回忆之三《老太太》,另一篇是我参加47中校庆90年后写的《爱恨47中》,写了十一年博客,从来没发生过类似事件,我反省半天也没闹明白这两篇怎么了?一个写人,另一篇写事,写对母校的回忆和感情,真人真事,看来对啥也别存幻想。没了就没了吧,结果我在网上一搜,别人转戴我的都还在,点击率比我原文还高。这事与博客方无关,主要是风太大了。
       博客十一年,交了大批博友朋友,这过程还是挺让人怀念的,写的东西有好有差,我也抓紧把有点意思的内容保存起来,指望别人是靠不住的。
       我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钟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1 08:42)
    当年相识时,都还戴着红领巾,如今都是白发翁。给有60年的交情的老朋友画像,俺得下功夫。
    此画已画了几天,就这样吧。下面是画的全过程,从素描稿到每次进展和改动。
一是让大家看看,俺画张画挺费心,也挺不易的。月初画一女士,从素描稿到最终放手,画了半个月。有朋友来看素描稿,觉得很好,以为一定是张好画,但结果相反,反复刮掉八次,最后非常沮丧地承认失败。画好画坏靠运气,其实还是功夫不到家。
   这张也说不上成功,但是我的实际水平,好坏就是它了。请高手们指点批评。
   甭管画好画坏,我享受画画的过程,画画时心无旁骛,其乐无穷,即使失败也不灰心。有个爱好不寂寞,老汉生平爱画画,爱说话。时下感觉普通话说得不好会惹麻烦,俺就全心全意画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2 08:43)
   
    十年前,担心退休后闲居的日子会寂寞,儿子建议我写博客,说这样可以在网上跟天南地北的朋友们聊天了,于是2006年9月底我在新浪开了博客。这一晃都十一年了,抗战才八年,日子咋就过得这么快?快得让人害怕。
    我把博客当成我家的自留地,时常写点所见所闻、有时议论几句社会,无论是追寻自家往事、还是显摆一下画作,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敝帚自珍,都有很深的感情。
    写博还交了一批博友,在虚拟世界相互寻着气味遇上的,气味相投,时间久了有感情。现如今年轻人结婚都有个“七年之痒”的危机,我们保持了十多年的友谊就更加珍贵了。有几位博友先后离世了,虽无现实生活中的那些繁文缛节,博友们的怀念都很真诚,人走了,博文仍然在那里,这一点让人很欣慰。
    微博的兴起,没能动摇我对博客的忠诚。在微博上我只是观看表演的看客,偶尔插句嘴评说。博客却是自家的客厅,与朋友们谈心,哪怕是孤独地自话自说,那也觉得是在自家。
    对博客冲击最大的是微信,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3 05:19)
标签:

孙女儿

妹妹

河对岸

浮桥

油画

分类:


    自打孙女儿一出生,她就成了我们老俩口的话题中心。有时看她,活脱脱就是儿子小时候的翻版,有时又觉得有些地方像她妈妈甚至像她姥爷。看她吃饭时兴致勃勃的样子,我觉得是继承了我的基因,老伴说我吃饭狼吞虎咽,吃相不好,我小孙女才不像你呐。
    老伴说,看她这么小做事就非常认真,这点像我。这点我相信,小家伙会把门口的鞋子一双双摆得整整齐齐,不像我总是随便乱丢。
    我过生日那天,小孙女儿为我唱了一首“生日歌”,嗓门大,吐字清晰,很卖力气。老伴说她声色好,圆润厚重,长大了唱歌一准儿好听。
    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何止?她这才两岁多就不止十八变了,我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1 15:34)
    如今离不开手机了,出门前都要检查一下带没带手机,从前只要记着带钥匙就行了。信息时代手机不能离身,每天用手机和朋友们聊天,浏览新闻,听音乐、购物,与小孙女远程视频。出门时开车导航、健身计步、摄影、查公交车,连去菜市场都不带钱包了,小贩都有二维码,一刷微信就支付了。
   自从把电脑上的博客、微博、QQ等众多功能都移到手机上后,16GB内存就不够用了,每天都要清理空间才能用得顺畅,许多珍贵的视频和照片都因此被误删除了,为了给手机减负,只好又把博客和QQ卸载了,写博客就得回到电脑上。
   现在用的手机才买了三年,再买个大内存新手机又舍不得,只涨了那么点退休金,俺底气不足。
   前天老曲群发了一微信:“我今天被清了,你也清清吧。不用回,试试吧......查查看腾出多少内存”,一看到能腾出内存,立马就按他的指示操作,跳出一提示:'你的朋友人数超过二佰,请减少到二佰以下',于是我又把朋友名单反复整理了几遍才发了出去,很快回复便雪片般飞来,“你咋还信这套?”、“假的。”“你受骗了”......我研究了半天也没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14:05)
  
                            
    有人说:“走过的地方越多就越喜欢宅着,交往的人越多就越喜欢孩子”,估计是个年轻人的感慨,想显示点沧桑感。“宅着”是近年兴起的说法,从前我们是说“在家呆着”。自从去年十月江汉油田文化站聚会后,我就一直在家呆着,外出活动的时候不多。平日除了上网就是画画,再有就是看到院子里有孩子出来活动,便下楼逗孩子玩会儿,院子里的孩子都喜欢我,老远就叫我爷爷,叫得响着呢,喜欢孩子是人类的天性,没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7 14:45)
    如今是个撕叉的时代。美国人为川普撕,欧洲人为脱欧撕,韩国人为朴大妈撕、台湾蓝绿对撕......咱们这里更是撕得鸡毛满天飞。
    去年我从若干个微信群里退出,今年又退出了数个,老朋友打电话探询是否因为对撕伤了感情?我回答,真没有,只是厌倦了这类争论。也有朋友私信或托他人转告,诚心希望我回群,都婉言谢绝了。
    海明威说,用二年学会说话,却要用一辈子学闭嘴,可见人要学会闭嘴是件很痛苦的事。听老妈讲,俺到三岁还不会说话,比海明威还晚一年,家里人着急,外公寻到偏方,说是鸭舌头能治,估计是鸭舌头吃多了,后来成为话痨、侃爷,直到退休我都没想过要学会闭嘴。
    侃是一人主聊,围观者图个解闷,气氛多为欢乐和谐。而微信群里对撕则不然,怒目而视,唇枪舌剑,火药味四溅。撕时情绪激烈,不管不顾,过头话伤人,可又都是朋友熟人,事后非常后悔,不如干脆退出清静,并不针对任何人。
    微信虽是虚拟世界,人成群,分疏亲,是关系就得经营,俺一辈子对此无能,又不愿费心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3:41)

    一直以为自己算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我不敢肯定了,因为昨夜那个梦。
    昨夜我罕见地做了一个梦,很清晰的梦。从前也偶尔有梦,都是些记不住内容的碎片,醒来就忘了。昨夜我在梦中回到了故里,远远就见到了二妈,二妈也看到了我,她颤颤微微地冲我走来,在她还没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有多少委屈啊,二妈她都知道,现在又有多少事要问二妈啊,只有她老人家知道......。哭着哭着哭醒了,这是在做梦。起来撒了波尿,又接着睡。
    梦又接上了,还是在故乡,但没有二妈了,似乎是我一直期盼的钟氏后人的聚会,好像住在一个招待所里,我看见许多年轻人来来往往,我四处张望,但谁也不认识,我冲一个年轻人问:“你姓钟吗?是谁家的孩子?”那年轻人回答:“我不姓钟,我姓李。”姓李?我奇怪,但道是钟姓女人的后人?我楼上楼下走了一遍,没见到一个认识的人,我走到楼外的院子里,那里更加热闹,一群俊秀的年轻男女,都是某个医学院的毕业生,个个西装革履,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牌牌,像是在准备欢迎什么人?难道是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09:56)
   
     开春了,无法外出踏青,更不能境内外旅游,画画便成为惟一乐事。
     小孙女快过两岁生日了,画一幅孙女肖像作为给她的礼物。
     画小孙女让老伴也非常上心,她时不时过来发表意见,要求很高,得形神兼备,不能跟画那些老头老太太似的,满脸粗野的笔触。
    这张小画画了十多天,反复修改,虽然不很满意,但也不能再修改了,水平有限,再改色彩就脏了。小孙女的脸蛋如同剥了皮的煮鸡蛋那么光滑柔嫩,画起来很费劲。有了这次的经验,准备以后每年画她一幅,直到我画不动为止。
     我生下来就没见过我的爷爷和奶奶。爷爷重男轻女,有了两个姑姑后希望再要个儿子,可惜爷爷死得早,父亲是遗腹子,出生前爷爷已经过世。奶奶在抗战期离开家乡跑返(家乡话,就是逃难的意思)死在赣南。
      时代不同了,如今我家已是四代同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2 09:28)

    这张画去年曾画了一张,被人看到了开口索要,俺只好再画一张,与上一张相比自觉色彩上有新体会。
    俺喜欢那意境,山区小河边,临河边的人家房子都带有小船坞,日落时分,山林寂静,河水涔涔。
    那日做梦又要俺去插队,到了那地方有山有水,比画里还美,俺这才大呼“无怨无悔”,可是怎么也张不开口,然后就醒了。
    这些天反复思量,最终决定再退出两个微信朋友群。一个是交往几十年的老同学群,曾经无话不谈,但如今因为价值观不同,撕扯不断,撕时照顾情面又不好尽性,聊起来挺费劲。成天盯着手机吵,毁眼又劳神,索性退出清静。
    微博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