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们西部
我们西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631
  • 关注人气:1,8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寻找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文学表达
官方微博
《西部》杂志社
暂无内容
联系方式

编辑出版: 《西部》杂志社

地址: 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716号

邮编: 830000

电话: 0991-4515235 4520260 4597602

传真: 0991-4515235

发行部: 0991-4597602

投稿信箱: 


“西部头题”

3040615560@qq.com 


“小说天下”
3295615392@qq.com


“一首诗主义”“维度”
2066085385@qq.com


“跨文体”
3122793931@qq.com


“周边”

chaiyan12@sina.com


订阅零售: 全国各地邮局(所)

国内代号: 58-65

国外发行: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北京782信箱)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 ISSN1671-3311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 CN65-1222/I

广告经营许可证:新工商广字6500006000038

出版日期: 单月1日

定价: 15.00元

微信号:xibuweixin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一样的表达,不一样的呈现

                                                              ——以“小说天下”栏目为例

         《西部》2017年第四期月评

                            

方娜

 

随着《西部》杂志2017年第四期出刊,今年已过完了一半。2017年对《西部》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有六十年历史的月刊变为了双月刊,栏目设置也进行了微调,页码增加了五十六页,内容更加精彩、厚重。回望过去的半年,双月刊第一期出刊时的激动心情犹在眼前,转眼第四期呈现在读者面前,这离不开各位同事的辛勤付出,更离不开广大文学爱好者对《西部》持之以恒的支持和厚爱!

双月刊的《西部》依旧遵循 “寻找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文学表达”的定位,栏目设置仍然是六个板块,但原来的“一首诗主义”变成了“诗无涯”,每期深度展示四位诗人的诗歌作品,以期更好地把优秀诗人的诗歌面貌呈现给大家。“小说天下”和“跨文体”栏目增加了不少篇幅,为优秀作品拓宽了展示交流的平台。“西部头题”“维度”“周边”三个栏目则继续保持原有设置和规模。

本期“小说天下”栏目刊发了六位作家的小说作品,它们是王威廉的《西去楼兰》、尹杰的《坟聚》、王新梅的《八月的世界》、刘亮的《水晶石》、李晓寅的《白鹭有约》、茨平的《宋词》。熟悉新疆作家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这期刊发的六篇小说中,中间这四篇是新疆作家的作品,占了栏目相当大的比例。我们一直坚持 “立足新疆,面向西部;立足西部,面向全国;立足全国,面向世界”的办刊追求,所以每期都会推介疆内外作者的佳作刊发。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疆内外的优秀小说聚在一起,既有各自展示,又有暗中较量的意味,更多的则是相互借鉴、学习,共同提高。

王威廉是一位颇有才气的80后青年作家,他文风沉稳,叙述老道,其“深厚的学识涵养使得他的小说透着别样的质感”(摘自林培源:《“讲述体”小说与时代经验的重塑——王威廉小说创作综论》)。《西去楼兰》把一个人生失意的中文系副教授的心理状态刻画得恰如其分,混沌、消沉,又始终有一种知识分子的清高在支撑着。他的两位最要好的同学,一位过着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生活;另一位则因公殉职,成了烈士。三种人生,在这变换的世界里,到底哪一种才是理想的状态?小说的结尾值得读者回味和思索。尹杰多年来一直坚持短篇小说创作,他追求“极简主义”的小说创作观念。读他的小说,可以感受到文字之简、篇幅之短,但在有限的篇幅内,却能把故事讲得恰到好处。当然,尹杰的创作也有短板,也遭遇过我们退稿,但他最终接受了我们的意见,并尝试突破,这篇《坟聚》就是他突破的表现。故事设计很简单,就是一个女人给她丈夫上坟,由女人上坟时与已故丈夫的“对话”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把女人对丈夫的情感以及女人对未来的想法巧妙地展现了出来。王新梅是这几年成长比较快的作家,从2014年在我刊刊发小说《金富贵》起,已经连续几年凭借自身实力登上我刊。她常在投稿之后又发来几遍修改稿,标红修改的细微之处,精益求精,这也说明她的努力。她的小说关注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具有很强的现实感。《八月的世界》以一个小商贩的孩子上学的学区问题,引出一段孪生兄弟之间的恩怨纠葛,孰是孰非,相信读者读完自有评判。相比前几位,刘亮年纪稍长,但他在文学创作道路上的步伐却没因年纪稍长而变得缓慢,相反,他也在不断地突破自己。《水晶石》读来有清澈之感,人物单纯透明,爱恨不遮遮掩掩,有几分西北人的豪爽之气。一个文弱的小男生对一位仗义敢打的大男生心生崇拜,这种崇拜之情如水晶石一样不含任何杂质,清澈透明,对其今后的人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李晓寅的《白鹭有约》和茨平的《宋词》则把笔触伸向婚姻这个话题。李晓寅是一位新近成长起来的新疆作家,茨平则生活在南方腹地。一南一北两位作家笔下的婚姻话题,各有各的腔调,各有各的智慧,放在一起显得很精彩。

除了“小说天下”栏目,其他栏目均有好读、耐读之佳作。变为双月刊后,对稿件的质量要求更高。总编沈苇曾在《西部》改版之初就表达了自己的心愿:“要做一本拒绝去废品收购站的杂志,至少要做一本延续去废品收购站时间的杂志,让它在人们手中、书桌上或书架上多逗留一段时。简单地说,我要做一本值得收藏的杂志。”这也是《西部》同仁共同的心愿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方向!

与作者成长,与读者分享。为文学,我们携手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西部》月评

《西部》,90后作者的“百草园”

——《西部》2017年第三期月评

                                   

孙伟

   

    第三期《西部》的“西部头题”栏目刊发了“90后小说”,这也是《西部》改版双月刊以来首次刊发90后文学作品。

    宋阿曼的《蓝色的眼睛》,讲述了一个背负童年伤痛的男人的中年危机,现实和精神双重的无家可归,让积蓄已久的情绪在一个意外的刺激下决堤;重木的《种种可能》同样写中年危机,讲述了一个青年和一个中年男人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和状态,写出了人生的疏离感和孤独感;王棘的《归去来》是为失败的小人物们立传,他们年纪轻轻就被盲目的选择和厄运所绑架,坠入失败的深渊,无法回答“我为什么如此失败”,呼唤他们“归去来兮”,走出内心的泥沼,是这篇小说的悲悯旨意;王邪的《白光》讲了一个命运多舛、涉世不深的女大学生的情感故事,浓烈的命运感贯穿始终;王闷闷的《止水》揭示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对人的异化和惨痛的伤害。

    尤其是今年,以《人民文学》为首的众多大型文学期刊,以“90后”这个代际命名的专栏或隆重登场,或占据了更为显著的位置。今年《小说月报》第一期也首次刊发了“90后作品小辑”,共选了四篇短篇小说——王棘的《驾鹤》、庞羽的《操场》、重木的《无人之地》、琪官的《谁能带我去东京?》。其中《操场》和《谁能带我去东京?》均选自《西部》“90后小说”专辑。

《西部》自2012第十期“西部头题”首次推出“90后小说”专辑,至今已经连续六年。 刘天涯、苏笑嫣、朱雀、公子长、潘云贵、重木、韩瑞珂、一唏、田兴家、陈一杭、唐嘉璐、玉珍、徐晓、庞羽、王苏辛、于则于、高树伟、宋文静、宋阿曼、魏傩、蒋在、李唐、何焜、琪官、冉冉、范墩子、米玉雯、祁十木、鬼鱼、路魆、欢喜、张元、王棘、王邪、王闷闷(按照刊发作品的顺序排序)等90后作者先后发表短篇小说五十余篇,有相当一部分是作者的小说处女作。其中,朱雀、重木、玉珍、庞羽、王苏辛、琪官、徐晓、唐嘉璐、宋阿曼、王棘等作者先后多次登陆《西部》。

扶持文学新人几乎是所有文学期刊的重要宗旨之一。七年前,《西部》全新改版后不久就联合《绿洲》《伊犁河》两家文学期刊成功举办了“新疆新生代作家十佳”评选活动,并刊发了新生代作家作品专辑。主编沈苇说:“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新生代,‘新生代’是青春、激情与活力的一代。‘新生代’意味着一个人的可能性,生活、体验和创造的可能。”为发现和培养更多文学新人,《西部》编辑部毅然决定在“西部头题”栏目开设“90后小说”专辑,面向全国征稿。首期专辑即刊发了七位90后作者的短篇小说作品,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对于90后小说,《西部》的选稿标准是有包容性的,在保证小说基本叙事能力的基础上,鼓励作者的小说试验和探索,鼓励个性化写作和奇思佳构,只要小说有一两个方面非常亮眼,即使整体作品略有不足,我们也遵循瑕不掩瑜的原则予以刊用。同时,《西部》给予年轻作者的礼遇也是极高的,配发大幅照片和简历,在“西部头题”这个刊物最重要的栏目刊发,以引人注目。实践证明,编辑部这一举措的确对作者起到了很大的激励作用。很多作者不负众望,在一两年内就取得了很好的创作成绩。

    重木,2012年以真名宋杰刊发了小说《最初的梦想》,之后以笔名重木先后刊发《一次谋杀》和《种种可能》。如今他已褪去当年文艺小青年的青涩,成长为一名引起多家文学期刊关注的优秀的90后作家;徐晓,2013年刊发了小说《你是个好女孩》,很快被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评论家付艳霞老师发现并嘱其扩写为长篇小说,她用二十多天时间即创作完成十三万字长篇小说《爱上你几乎就幸福了》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庞羽,2014年刊发小说《真草千字文》,自此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短篇小说创作,此后的短篇创作即进入井喷状态,多篇小说刊发在重要刊物上,《佛罗伦萨的狗》《福禄寿》等被小说选刊转载,她凭借在《西部》刊发的《我们驰骋的悲伤》等作品,获得第四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短篇小说奖;宋阿曼,2015年刊发小说处女作《不照镜子的女人》,自此其文学才华被成功激活,小说、诗歌创作并举,2016年一年内,在省级文学期刊刊发了8篇短篇小说,2017年迄今已刊发小说5篇,诗歌也登上了《诗刊》,还获得了陕西省首届青年文学奖小说提名奖;琪官,本名陈琪荣,现居日本,是《西部》90后作者中唯一一个身居海外的作者,2014年在我刊头题刊发中篇小说《如梦赋》,是其小说处女作,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登上90后小说专辑,刊发小说《猫君》《谁能带我去东京?》,展现出不俗的小说创作实力和巨大的潜力;唐嘉璐,作为我刊重点培养的新疆90后小说作者,于2013年刊发小说处女作《人鱼之歌》,此后又刊发了《天鹅湖》《红玫瑰》等作品,短篇小说创作也渐趋稳定和成熟。

    一直以来,《西部》还始终鼓励90后作者的多种文体写作。2013年发表小说《泪狗》的作者玉珍,就是我们看重了她的小说语言方面的卓越才华。原本就从事诗歌写作的玉珍,很快被《人民文学》《诗刊》等大刊发现并头题刊发作品,还参加了人民文学“新浪潮”诗会和 “青春诗会”。2016年,《西部》策划了两期“中国90后作家”作品辑,同时刊发了玉珍的小说、散文、诗歌作品,还刊发了庞羽的小说、程川的散文、徐晓的诗歌,旨在鼓励90后作家的多文体写作,引发了广泛关注。程川以刊发的散文《亡灵书》获得了第四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佳作奖和首届陕西省青年文学奖散文奖两项大奖。今年第四期“西部头题”是“90后散文”专辑,刊发了黎子、连亭、端木赐、程川的散文。值得一提的是,90后作者从事小说和诗歌创作的较多,从事散文创作的非常少。记得作家贾平凹说:“当有人说我小说好的时候,我偏偏要写散文;当人有说我散文好的时候,我偏又要开始小说写作。”所以对于优秀作家来说,文体不是问题,有文学野心和抱负的90后作者应当尝试进行各种文体的写作实践。今年我们还要刊发“90后诗歌”专辑。今后《西部》仍将不遗余力地加大力度支持90后作者甚至00后作者的文学创作,与年轻的生命一同成长,我们与有荣焉。

    1990年出生的90后作家,如今已经是27岁了,在文学上其实已经没有了豁免权,大时代对于年轻作家唯有更高的期待。在生活上,他们中个别快的已经结婚生子,慢的也正品尝着恋爱和失恋、就业和失业、现实和理想的纽结与博弈的人生况味,跋涉在安身立命、修己安人的征途之中,“三十而立”的古训就停泊在目之所及的地平线上,似乎恍然已有了中年危机。忽然想起90后诗人余幼幼的诗歌《老了一点 》,男性读者稍加置换词语,就是男版,录在此处,算作提醒,青春易逝,昨日不再。祝福90后作家与作者们的文学未来!

 

与前几年相比

我确实老了一点

 

老了一点

手伸进米缸或者裤裆

都不再发抖

前几年

还有些仪式感

对生活充满敬畏

对爱情抱有幻想

 

小心翼翼地希望

淘米水浸泡过的手

有世俗的光泽

碰过的男人

将成为我的丈夫

 

再过几年

也许会觉得现在

还很年轻

手不算粗糙

隐约有点妻子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部》杂志

分类: 2017年期刊

 
西部头题·90后散文
黎子:我爱的是一个没有声音的黎明(外一篇)
连亭:孤独的异类(外二篇)
端木赐:桃之夭夭(外二篇)
程川:城中记
 
小说天下
王威廉:西去楼兰
尹杰:坟聚
王新梅:八月的世界
刘亮:水晶石
李晓寅:白鹭有约
茨平:宋词
 
跨文体
赵荔红:拣尽寒枝不肯栖
曾园:茶之简史
毕亮:书外话长,书里话短
苏敏:我那把吹奏过骊歌的小号
 
诗无涯
张曙光:如期而至的春天
亚楠:晨祷
起伦:生活之外
敕勒川:对于一座山的个人注解
 
维度
吕德安树才等:爱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对谈)
刘军:散文写作的层级
 
周边·越南小辑  栏目主持:汪剑钊
〔越南〕阮玉姿:无尽的田野(夏露 译)
〔越南〕医斑:我是女人(夏露 耿侠英 译)
〔越南〕保宁:刻舟求剑(夏露 译)
 
封面影图:新疆大地之四  黄永中摄
 
堆雪钢笔画作品 
现代作家肖像之丁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部头题·90后小说
宋阿曼:蓝色的眼睛
重木:种种可能
王棘:归去来
王邪:白光
王闷闷:止水

小说天下
鬼金:光之深处
学群:金库疑案
杨逍:净土
马康健:结局
王明明:蜃楼

跨文体
阿微木依萝:那年秋风
汗漫:中雁荡山记
詹文格:我是怎样把时间干掉的
辛生:处静觅心
许含章:扣槃而行

诗无涯
朵渔:呜咽
王琪:人群里
木叶:慢镜头
王兴程:西域苍茫

维度
陈晓明 舒晋瑜:我的学术还没有真正开始(访谈)
敬文东:论笑话

周边·蒙古国小辑  栏目主持:汪剑钊
〔蒙古国〕程·宝音扎雅:红鸟的呼唤 (外一篇)(照日格图 译)
〔蒙古国〕罗·乌力吉特古斯诗选(哈森 译)

封面影图:新疆大地之三  黄永中摄

作家影像 吴连增书法作品《马诗》
现代作家肖像之施蛰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陆先平小说《梦游者》:回忆是一种叙事策略
——《西部》2017年第2期月评
刘涛

有时候为了叙事的需要,写作不得不借助于个人化的历史描述。也即如海涅所说:“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与他同生共死的完整世界,每一座墓碑下都有一部这个世界的历史。”这是一种古老的观念,甚至是在一种神学经验指导下,但写作又确确实实需要一种精神指导,因此,一个作家理应是一个唯心论者,他们的叙事只能叫作“个人叙事”,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
《梦游者》首先是陆先平在梦中看到的世界,但又恰似一种回忆,通过回忆,她虚构了自己的个人史,她遵循着独特的诗性逻辑和精神真实性,完整再现了1970年代真实的心灵空间和独特的青春感受。在这其中,她又精心布置了一个死亡结构。“由生而来,由死开始,这太恐怖了。”从一开始,陆先平对于青春的描述就不同于《致青春》,它并不浪漫,甚至有点苦涩。在《致青春》那里,青春已经被商业化,那种格式非常简单。但在陆先平的文字里,她遥望着那个时代,使我们看到1970年代的青春岁月带有浓重的尘土味、汗水味和青春的绝望。
“优越感”是小说中首先谈到的问题,那个年代,有年猪杀,有正式户口,就可以带来优越感,非常朴素,而当今的优越感与金钱、职位紧密挂钩,非常现实。正像柏拉图所说:“不要说一个凡人是幸福的。”一旦在经济上受制于人,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这仅仅是两个时代的差距,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终于认识到这个世界是物质的。
“死亡”是小说无法回避的现实,但小说中的人物是不应该随随便便死去的,倘若主人公完成了叙述责任,关于他的叙述就要终结了,或者由他的死亡开启了新的叙事,这就是小说中的“死亡”。首先是刘姓女子吊死在自家门廊上,她用死亡开启了吴红梅的青春期,长春开始拉她的衣服,也开启了“开花的房子”……其次,是“公落气那会儿……”,他展示了人“从青蛙变成鱼”的过程,以及人内心苍老的过程,他最深刻的启示就是:人在坟墓跟前不要乱说话;第三种死亡就是长春,当“我”看到长春像狼一样把一身火红的吴红梅“按倒在河风狂吹的”河坎上的一刻,“我感到无数刀子向我刺来”,因此,长春的死完全是无中生有,他死于作者强烈的报复心理,“那天,我没有哭,我觉得是吴红梅的事”。
之所以要谈这些,归结到一点,这部小说写得很真诚,不装。小说一个潜在前提就是“真正的生命存在于宁静之中”,“行动对时间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小说的整个情节、结构可能都是假的,只有那种氛围、情绪、情调是真实的,这就是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作品选登

《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选入《西部》杂志的四篇诗歌作品

 

由长江出版传媒、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的《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选入《西部》杂志的四首诗歌作品。分别是《别出声》,作者靳晓静(选自《西部》2016年第5期);《新疆时间》,作者宋雨(选自《西部》2016年第5期);《街边即景》,作者马培松(选自《西部》2016年第6期);《纸孩子》,作者陈末(选自《西部》2016年第2期)。

 



别出声

 

靳晓静

 

她记得蓝天有少许的云
有童年不识的深和远
大院里的一群孩子无法无天
他们的父母都去了干校
他们像羊群一样遍野奔跑撒欢

 

那一日他们攀上屋顶的阁楼
这三屋红楼是苏联专家盖的
藏在尖顶中的阁楼荒废着
里面有无比神秘的蜂窝 鸟窝

 

阁楼里挤满了喧闹
她也跟了上来 突然
喧闹声戛然而止
所有的孩子都没有了声音
在这从未到达过的高度
一抬脸 每个人都从天窗
看见了蓝天
那样远 那样近 那样蓝
阁楼里一片寂静
她在心里暗祷 别出声
谁也别出声 因为
她相信 此刻正有神灵
从他们头顶的天上经过

《西部》2016年第5期

 

新疆时间

 

宋雨

 

推开门
热气扑打着你的脸。房子里的灯不是很亮
有雾气飘在房顶那儿

 

老式座钟的时间是二十三点二十三分
秒针好像坏了
落在表盘的下边

 

火炉炖着一天中的晚餐
筷子摆在桌布上,瓷碗、瓷壶,两个瓷碟盛小菜

灯就挂在饭桌那儿

灯就挂在饭桌的头上
火炉炖着一天中的晚餐
老式座钟的发条总是忘了上紧

 

推开门是长长的过道
你在那儿欢快地走着
脚尖踢着秋天的树叶

《西部》2016年第5期

 

街边即景

 

马培松

 

刘皮匠在街边补鞋
他的老婆在树下用木梳梳头
夏天早晨的风懒洋洋地吹
一股风来,她梳一下
一股风去,她咒骂一声
刘皮匠给包子铺小妹补好鞋
发觉好一阵子没有了老婆的咒骂
回头却见
她正从头上拔下
刚刚别上去的一枝蝴蝶花

《西部》2016年第6期

 

纸孩子

 

陈末


在某个安静的作坊
你从指甲盖里流出
像一股多余的血
你以离开母体作为长大成人的礼节
然后 你握着一股水的秘密
忽冷忽热 地上与地下自由出入
为此 我得以重生
把你放在纸上 我那长着白丝线的手掌
团住你的困境 蹒跚而去 如母马入栅
唉 这样也好
你可以在浆汤里搅拌我的乳名
稀稠均匀 如我的非命
我的孩子 纸上的孩子
有人要在临终之前打开你的皮肤
而有人却在沉睡之后修复你的骨骼
请不要随意加长你打磨的工具
也不要随意延长一场大雪的直径
一个弱小的孩子 纸做的孩子
他可以在半夜将自己揉成一堆无字的鱼鳞
扇形的脱落 以便你顺手打理光滑的夹缝
和从海里升起的日出

《西部》2016年第2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部头题
韦锦:楼和兰(诗剧)

 

小说天下
赵卡:凶年之衅
陈秋谷:坡度
四丫头:蓝筷子
陆先平:梦游者

 

跨文体
江少宾:风吹落日
章德益:远眺伊犁,遥想诗歌
人邻:食物与味道
郑亚洪:鹰嘴冈:风的、时间的废墟
唐大:父亲占下的地方
刘梅花:花间小坐

 

诗无涯
陈先发:大别山瓜瓞之名九章
泉子:寒冷而彻骨的光芒
郭晓亮:时光里的抒情
刘琼:内心的花朵与光阴

 

维度
耿占春纪梅:关于“失去象征的世界”及其他
周庆荣:我的思考永远未完成(节选)

 

周边 鲍勃·迪伦小辑  栏目主持:汪剑钊
李皖:文学不是你们家的,鲍勃·迪伦不是我们家的
〔美国〕鲍勃·迪伦:诗六首(陈浩然 吴晓梅 译)

 

封面影图:新疆大地之二  黄永中摄

无题 子夏/摄

现代作家肖像之废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部》杂志

文学

分类: 作品选登

《西部》刊发的三篇作品获得第六届甘肃黄河文学奖 

 
王晓燕作品《河之殇》(原载于《西部》2015.9)获中短篇小说类一等奖
 
侯永刚(朝歌)作品《鼓》(原载于《西部》2014.7)获中短篇小说类优秀奖
 
刘梅花作品《是草木保管着苍茫大地》(原载于《西部》2015.5)获散文类二等奖

 

附录:第六届甘肃黄河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之路的探索者
——评《西部》2016年第12期90后小说

柴燕

《西部》2016年第12期“西部头题”栏目刊发的“90后小说”小辑,是《西部》在岁末为读者奉上的一台重头戏。随着90后写作群的不断成长, 90后小说写作者已然成为不可忽视的一支文学生力军。
 不知是栏目编者有意为之,还是90后小说写作者自身的印记太过鲜明,本期选发的7篇小说呈现出明显的特质:
一是娴熟地运用超现实主义的写作技巧。琪官的《谁能带我去东京》和路魆的《阴蜂》是其中的上乘之作。《谁能带我去东京》构思奇异,一个男孩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为一个在交通事故中脑死亡的年轻男子,事过八年之后已经成人的他亲历了车祸现场。 这是一场穿越,还是真实的客观存在?《阴蜂》更是充满着玄幻灵异之气,父亲终日执着于蜂巢的描绘与构建,这是他全部生活的意义之所在,也是他的精神支柱,终有一日狂风将蜂巢无情摧毁,他赖以支撑的精神支柱也随之倒塌,他也绝尘而去。蜂巢在这里具有隐喻意味。路魆自称“自两年前写小说伊始,惊觉纸上隐现南方幽灵,字字之间涌出阴地之物,波及梦中”。
二是小说均涉及或者探讨生死问题,显现出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人生思考。《谁能带我去东京》有着作者对人世无常的唏嘘与感慨;祁十木的《红裙子》以日记体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女人终日游移在梦境与现实、肉体与灵魂、活着与离去之间,冲突无时无刻不缠绕于心;鬼鱼的《另一种死亡叙述》故事看似荒诞不经,其实是对那些卑微和苟活于社会主流人群之外、常常行走在背阴处的小人物活着以及死亡后状态的一种精神解读,他们的喜悦、他们的哀痛、他们的需求,以及他们的死亡,无人知晓,无人在意,他们的离去只是冰冷的统计数字和人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欢喜的《万寿寺1943》是这七篇中有带些时代背景的小说,写得颇有禅意。1943年日本鬼子大举侵略中国,佛门清净之地万寿寺也未能幸免于难,一群国民党兵和难民涌入万寿寺,围绕着寺庙的留与毁,人性得以映照,佛门亦不能阻止杀戮。
三是小说大多采用第一人称写法。90后小说写作者长于个人内心世界的展现、细腻丰富的情感表达,第一人称的写法与他们情感抒发的需求相契合,更增加了小说的真实性和代入感。鬼鱼的《另一种死亡叙述》有大段的心理描写和“我”絮絮叨叨的自说自话,恰到好处地把边缘人的心理状态揭示出来。祁十木的《红裙子》真切地描述了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我”内心的挣扎与困惑。
这几篇90后小说拥有的特质,我以为自有其原因,一是90后小说写作者刚刚步入社会,阅历尚浅,知识储备尚且不足,还缺乏更广阔的社会视野,即使他们已然拥有相对成熟的写作技巧,写作一时之间却难以向纵深发展,只好向内心世界拓展,向玄幻灵异类进发,从超现实主义处汲取营养;二是他们有意无意间试图摆脱写作前辈们的经验之谈,想探索一条全新的写作之路。有90后小说写作者认为 “90后写作的革新始于去上一辈作家的乡土、家族经验”。我以为,但凡将文学“创新”提升至“革新”层面的,大多会矫枉过正,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三是90后小说写作者成长于物资充裕的年代,相对安逸的生活使他们整体显现出与上一辈迥然相异的精神特质,使他们更关注于精神解剖。
90后小说写作者正处于努力寻找文学定位的阶段,我们不妨多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在社会的广阔天地中锤炼自我,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走出自己的文学之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部头题
新诗百年天山论剑实录

小说天下
黄梵:父子双心
曾哲:不折不扣之无量山高·门香
武歆:杨天师的预言
袁炳发:各自婚姻
毕化文:团聚

跨文体
傅菲:遗忘的旷野
宋长征:游戏守则
高兴:木吉札记
赵勤:回家

诗无涯
王小妮:月光
桑克:波兰爵士
安歌:终于移动的心
沙蝎:生命的犄角

维度
鲁枢元 刘海燕:关于文艺学、生态文化与时代精神状况的对话
黑丰:把世界流逝的每一分钟变成你自己

周边·陈黎译作小辑  栏目主持:汪剑钊  
〔波兰〕维斯拉瓦·辛波斯卡:辛波斯卡诗新译
〔波兰〕兹比格涅夫·赫伯特等:散文诗三家
〔巴西〕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等:小说三家

封面影图:新疆大地之一  黄永中摄

作家影像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
视觉·记忆 现代作家肖像之孙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部头题·90后小说
琪官:谁能带我去东京?
祁十木:红裙子
唐嘉璐:天鹅湖
鬼鱼:另一种死亡叙述
路魆:阴蜂
欢喜:万寿寺1943
张元:蝶戏

 

一首诗主义
岁末诗会
张敏华/堆雪/陈广德/任怀强/刘剑/纯懿/李建田
郭禾/张立/张璐杰/余述平/胡澄/白麟/唐荣尧/李强
李凌/石杨/段遥亭/夏丽萍/周山清/何玉琴/孙晗玫
火种诗社小辑
高晓龙/沈明伟/王二/烙三枯/聂磊/秦剑业
孙雷雷/春秋/张益智/立早/青鸟/王飞

 

跨文体  栏目主持:陆梅
王夫刚:落日条款(节选)
十八须:夜晚(外二篇)
马钧:光阴的重量
李勇:秘境(组章)
四毛:亲爱的父亲
于文胜:锡伯渡故事
田蓉红:行迹
杨春:猎人故事
 
维度·新疆作家作品研究  栏目主持:何言宏
张春梅:叶尔克西:为何写作?如何写作?
李建华:试论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散文世界的多重维度

 

周边  栏目主持:汪剑钊
[波斯]内扎米·甘贾维:七美图(节选)(穆宏燕 译)

 

封面影图:天边草原  谷雨

 

作家影像 向博尔赫斯致敬(布面油画) 巴音博罗 图/文

视觉·记忆 现代作家肖像之冰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