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辰光中的鱼
辰光中的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534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10-18 09:36)
分类: 无题

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脸

有的微笑 有的木然

有的鄙夷 或者嗤之以鼻

我走过去的时候

会偷偷呸一声

“滚你妈的蛋,什么吊样!”

我有一杆秤

暗暗度量每一张脸的温度

小辰却不一样

他每天雀跃欢闹着出门

对每一个人说你好

陌生的 熟悉的

年老的 年少的

接地气的 仙气飘飘的

他都轻灵地跳过

一声脆脆的你好

一脸灿烂的笑容

我每天都在低语

离我远点 世界

他每天都在欢呼

你好 全世界

也许 是我错了

也许我该好好向一个孩子学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6 08:51)
分类: 无题

每天都有生命破碎

仿佛一个个气泡

噗嗤噗嗤 就消失了

生命惊人地庸常

又惊人地无常

早晨 我走入阳光

银色的温暖环抱着我

我张开残破的嘴

没心没肺的笑了

感谢主 我还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5 09:36)
分类: 幸福的小雨点

睡觉的时候,躺在身边的孩子说:你说说窗户的由来吧!

最近迷上了这样的句式:说说某某某的由来。比如吃饭的时候会说:说说菠菜的由来吧。

花式各样的由来,让我应接不暇。

终于不耐烦了,对他说:妈妈不是博物学家,不知道什么什么的由来。

孩子并不因此作罢,继续坚持:你就说说嘛!

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不管你知不知道,必须得说。

好吧,我说,有时候转念一想,目前孩子还稀罕听你说话,等到某一天,你一开口,遇到的可能就是一双不屑的眼睛。

所以,少不耐烦,多稀罕。

窗户的由来啊?我一边沉吟,一边沉思:嗯这是个有点意思的问题。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住在黑黢黢的山洞里,常常会感到沉闷低落,忧伤或者绝望。忽然有一天,有个人忽然灵光一闪,如果我在洞壁上打个洞,会怎样呢。

于是天光云影,鸟语虫鸣,花草芬芳都奔涌进来。于是人类不仅仅天天为吃饱穿暖奔波,总有一段悠闲的时光,人们站在窗前,发呆,光景,听风的低语。

于是人们开始歌唱,开始写诗绘画,开始看到美的灵光。

小孩子很喜欢听,听的入神,很快睡前。

去摸他温暖柔嫩的脸蛋,看他已经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0 08:52)
分类: 无题

午夜

你攀到绝壁的顶端

世界空空荡荡

空虚的风击打着空虚的风

让人窒息的闃寂

是的 繁华万物凋尽

只剩下恐惧 

仿佛

利刃划过玻璃

冷风吹过空谷

冰雨落入虚无

你伸出手

却无可凭靠

你拼尽全力一声尖叫

却没有回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10:43)

历史分为公元前与公元后,其实也可以分为手机前与手机后,下面略叙这两个前后的不同特点:

古人手不释卷,今人手不释机。

古人走着走着,摸摸口袋,硬硬的还在:是银子。今人走着走着,摸摸口袋,硬硬的还在:是手机。

古人临死前,伸出两个手指,意思是:油灯里的线不需要三根,两根就够了。今人临死前伸出两个手指,意思是:还有两个朋友圈没有发。

古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今人举头望明月,低头玩手机。

古代恩爱夫妻举案齐眉,现代恩爱夫妻举案齐机。

古代人死生契阔,与子偕老。现代人死生契阔,与机偕老。

古代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现代一骑红尘美女笑,无人知是快递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5 08:56)
分类: 无题

烟花绽放的那一刻

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

他们屏息等待

繁华消黯的瞬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幸福的小雨点

一个暑假孩子忽然长高很多,也胖了一些。 遇人见到会问:是不是到外婆家有很多好吃的,饭菜更丰盛。

天知道,回外婆,一切饭食都是我准备。小孩子也奇怪:为什么在外婆家饭菜好吃些。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得出结论,估计那是因为:锅不同。 当他嘴里爆出这三个字,我差点笑翻。 

某天走到路上,他强烈申讨我们的厨艺:为什么你们烧菜这么难吃。小脸上一脸苦大仇深。 我心里忽然惭愧,一大把年纪,别的本事都没有,咋连烧个饭都差强人意呢。我当即举手发誓:从明天起,我一定要做个会烧饭的人;从明天起,即使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8 20:35)
分类: 无题

我喜欢迷路

迷路意味着陌生

意味着一次断裂

也是一次链接

抖落一身时间的尘埃

风把记忆之脸吹地模糊

你在另一个时空

邂逅一个陌生的自我

在一个叫做瞬间的渡头

凭阑悄悄

没有过去 也不念未来

斜阳望尽

一轮永恒地沉没

无悲 无喜

却有泪水 晶莹如露

一颗颗新鲜地坠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2 15:10)
标签:

杂谈

分类: 幸福的小雨点

感觉自己很少有轻松的出门过,以前出门带大的,现在带小的。孩子现在七岁了,好歹不用抱着背着,也不用担心他晕车。但是各种顽皮与日俱增,小坏坏越来越多,也是让人有了更多别的烦。

带他到高铁站,嘱咐他看包,不要乱跑,他一一点头,只是我明白,他所有的乖顺都是装出来的,但是一个人离开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安慰了一下,小孩子长大了,得力了。回来一看,已经不在原来位置,他推着行旅箱挨着两个秀美的小姐姐坐着,在那唠嗑呢,说是唠嗑,其实话基本给他一个人说了。

首先自报家门,自己来自于哪里,妈妈干什么的,现在到哪里去,然后又回问那两个小姐姐的各种在大人世界本应该避讳的问题,比如她们坐那一班车,在那一号车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等等。安全教育天天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理论和实践到他这里为什么总是脱节呢。

一会儿,他就感觉和这两个女孩子成了自家人,聊了一会儿,就说,你们帮我看看旅行箱,我去玩玩,然后跑到远处,对着一个大幅广告画挥舞着胳膊比划了一番,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回来,发现自己旁边位置被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子坐着,马上大声宣布:我可不想和老人坐在一起。看来尊老爱幼的道德教育并不深入他的内心,他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15:1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仿佛有做梦的天才,意境奇幻幽深,而且色彩饱满浓烈,时空自由灵动。
昨夜又是梦,仿佛是和姐姐一同走进一个空旷的大房子,房子幽深无边,空空荡荡,光线沉暗模糊。我们往里走,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跟着,一个只有两三岁的孩子,隐约是姐姐家女儿曦——其实她现在已经是三十岁的妈妈了,又仿佛是我的幼子毛毛,回头再看他,影子一闪,没有进来,就消失了。
于是很着急,赶紧出来寻找,半明半暗的天空,世界一片沉静悠远。于是开始呼喊,拖长的声调在朦胧天色中传到很远。继续走,继续寻找,并且呼唤他的名字。这种寻找孩子的梦经常做,估计小子顽皮,经常跑跳出我的视线,弄得我狠狠地惶恐了几次。于是,这惶恐映射到我的梦中。
但仿佛并不十分焦急,只是在暗沉沉的荒野中,散漫前行。走到一个临河处,看到一处深陷下去的洼地,奇石错落,暗流静默。有荷叶荷花长长地伸展上来,亭亭弄姿,颜色如墨,暗香浮动。这景象格外奇丽,站在那里,俯视洼地,默默地注目了很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窗外的风景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