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5-11 07:53)
标签:

杂谈

与一朵木棉擦肩而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乡情结
枣花开在故乡

    日月星辰,赠枣花以灵气,成就了我的故乡。
    淙淙水声冲淡岁月,衬托了我的孤寂,却更激励枣花的盛开,以金黄的清芬慰藉谁的心灵?
    身处异乡,当用清澈的目光捕捉空旷和寂静,捕捉蜂蝶的影子和神灵的梦呓时,故乡总有枣花的香气溢出,朴素得毫不张扬,纯情得无一丝浮华。

    故乡的枣花更像女人的眼波,曾醉倒无数想家的游子。
    深情的雨季如期而至,轻轻敲醒梦乡,那些记忆远远地拉近,又近近地远离;那些星星状、如米粒大小,在翠绿的叶茎间依然绽满金黄,或辉映一种坚韧的荣耀,或摇曳一种单薄的凄惶,或诉说一种孤寂的感伤。虽隔了几十年的时光,仍没有退去一丝儿光泽。
    还有那些蜂蝶欲栖未栖,将久违了的童年之梦重又唤醒。

    当为故乡而泣的时候,我吐出或唤回的乡音,交织、重叠,延续一份孤独的美丽。
    我知道,故乡是大家的,我不能独享任何一朵枣花。可是,有一种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3 12:48)





1。
假若,在诗歌里重生。
谁能清晰地看见了,花开了;然后,倏忽一夜冬风来,花又谢了?
许多时候,我一个人在想,一些牵挂的东西,一些情感的东西,总像呼吸一样热情的起伏。
生命的延伸,是否都在走向一条不归的路?

2。
其实,我也想信,诗歌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我们并未老去,并未被完全物化。
世间不过一堆色素或词语,渗透在一切有与无之间。
当我仰望冬天的树木,许多被我消磨掉的时光回到我的眼前,如点点繁星沉落,淹没于心底。
还有谁,赶忙将长存的火焰熄灭,唤醒我诗歌里的马匹?

3。
有人说,诗人们用伤口说话,说出些殷红的声音,滚烫的语言。
但谁能告诉我,在白毛风的喝彩声中,除了抽芽的雪柳和折断的洞箫,是否还有比骨头更坚硬的东西?

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1 09:11)



怀念那个冬天,雪就是一只明亮的眼睛。
通过它,你才窥见了腊梅的红与高傲。
一朵,又一朵吞下彼此温馨而又相依的时光。
歌吟或守望,用坚贞蜕去一个人内心的寒冷。
不给凄风留下一丝缝隙,不给离苦雨漏半点空间。

多少次,你嗅到一种清淡的芳香,梦影一般穿梭。
你说你想摘取宇宙中的星辰,安装在每个人的心脏。
最好能让人间保持某种洁净,简单与孤单。
即使残花落尽,也风化不了花瓣如岩的记忆。

如果你爱它,你就拥有星辰般的明亮和温暖。
那光芒之上的花朵呵,一季的情缘,一生的暗疾!
有血肉骨骼,有思想和欲望,有内心释放的火焰。
此刻,你是否看到眼睛里那一片纯洁的天空?


多年后,梅朵含着隐痛,就在那条河流的拐弯处。
涉过咽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海阔天空 <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 <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wbr>第【123】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1-09 11:51)




星辰终会隐去,我已放下今晚的月弦。
一瓣雪,足以养活失血的黑夜。
而你为何点燃一盏灯火,布下诱惑的陷阱?


隔着一层雪,无数次重温过你的圣洁。
在梦开始的地方,撒满了白色的野花。
我习惯把寂寞当作火焰,让飞蛾扑火。


爱情远去,谁能拼好风中的碎片?
我仍用掌纹占卜一个瞬间的原委。
也许,大地已不能承载雪羽的重量。


对雪的告别,再也不想演绎那场仪式。
有时,一个人,活在别人的梦里。
有时,一个人,死在自己的梦中。

一场雪戛然而止,梦的边缘没了飘落的方向。
爱情否认承诺,像一粒遗落的草籽在等待春天。
我想回到起初,将伤口移近,靠向晨光的一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5 13:38)


其实,村庄的土地,一直贫瘠。

而玉米的拔节声发生在曾经的过往。

露水很重,阳光欠缺,樱子却披头散发。

在那个恋爱的季节,我终于没有漏洞百出……


那时,玉米的根系很庞大,打通过暗藏的悲伤。

让每一片厚实的叶片上,都有一对新鲜的誓言。

我曾不止一次和它们一起,晒过穷人的太阳。

才知道扬花不易,几丝柔弱的琴弦为谁弹响?


如今,我将走近村庄,取暖于同一片阳光。

成熟的籽粒彼此相依,保持着诚实和敏感。

原来,这一生的爱,和太多的花朵在伤口绽放。

翻开千年的经卷,谁在寻找被风吹落的一粒谷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3 17:42)


起初,总想把自己飘成一朵雪花。

想再一次拥抱这片故土上薄薄的一层闪烁。

让一句陌生已久的小名,推开尘封的门扉。

让那两朵泛白的窗花,不再被雪和残月来回敲打。

让整个冬天,阳光跟随我和山妹的身后……


长大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风带走了山妹数过六个瓣的雪花。

不想出嫁的小雪人倒在院墙的怀里哭了。

只有粗糙的土屋,送来的是一缕慰藉的温暖。

那时的我在腊月,一些雪没在迎亲的脚下触化。


记忆里有许多内容已如雪的影子,无声无息地离开。

多想在雪鸟行吟时,腾出一条雪融的路径。

最好让路上走的人不要太多,只有一个就够了。

最好让已经认识到无法改变的事情,就无须记忆。

比如,我们走近泪水,在凝固以前,我来到这世上。


可多少个冬天过去了,总感觉身体里有什么在发芽。

令黄昏披红,云朵出嫁,我不知道是感恩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2-28 13:03)


季节恋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小小麦子
小小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518
  • 关注人气:33,7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