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麦子
小小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055
  • 关注人气:33,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8-24 13:44)


 一只鸟带来的秋天,足以覆盖一粒萤火虫的秘密。
那些守口如瓶的悲欢,又不易觉察地被卷走或者掩埋。
时光雕刻了记忆,曾经高亢激昂的吟唱,被这秋日涂抹成荒凉。
爱并非是风景,文字也不是,仍旧把我和草木送回今生。
让我心无大爱,也无大悲,是什么削减着我的时光?

多想拴一匹西风,找一个干净的地方,默诵苦难。
好在秋果点亮的灯火,从未灭过。
它只是躲在秋风背后,盼望走远的身影。
回头时能感到,它和日光月光一样,一直都在。
而投进我心里的,只是昨日枝头仅剩的叶子。

今夜无雨,晚露打湿了谁的衣襟?
无数次,从梦中醒来,抽打着往事的罪恶。
我需要爱上自己苍老的容颜,才不至于被生活所欺骗。
隐藏的秘密也许意味着,对一个梦境的穿越。
假若有一滴露落进眼里,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1 14:42)


 你在不在,我都想买断光阴,匀一分秋色。
然后,用五个指头分开一条河,远方的人就是幸福的。
并一点点拿走秋天之外的植物,那朵小黄菊的孤独还在么?

从流失开始,时间的运动,谁也无法抵制。
思念是苦涩的,可结出的果子却是甜美的。
在我的心里,这朵菊花有着体温,有着心跳,有着甜美的味道。

前半生,我试图找出世间有用的东西,结果我错了。
后半生,我试着寻找世间无用的东西,结果还是我错了。
只有蜉蝣在朝生暮死的短暂里,展开了一生的悲欢。

其实,许多简单的事物都在身边,而我总是轻易地忽略。
偶尔,想起或注意到它们,心里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不再与任何事物纠缠了,我把身边的草叶、流云云和苦难都视为甜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8-04 13:30)




不想叫你的七月一点点地瘦下来。
我是如此看重那些理由十足的寂寞,带着无限丰富的色彩。
是谁泛滥的欲望,涂抹了你的灿烂?
是谁盲目的梦想,斩断了你的歌唱?

曾有稚嫩的的脚步踩痛的每一滴雨露里,岁月不再重复。
那些鸟的私语,还是轻些吧,莫要惊醒芦花的梦境。
也许,这不是风的意愿。所有的心事都跌进了一波秋水。
叶子黄了,来不及眼神清澈,星空就接管了生和死的秘密。
我只能静静地回想那首流行了许久的老歌。

再也不能回去,在一间阴暗老旧的屋内,写下言辞激烈的青春誓言。
苍茫之中,能摸索到的,只是光线里淡淡的影子,不留痕迹。
但没有一扇门是虚掩的。我虚拟带露的言词,在门前开出一路阳光。
直到夜色围过来,直到窗外的潮雾濡湿了心事。
在一些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三毛

做一个有爱的女人,就能守住人性的底线。
至少像一粒沙,也能发出钻石的光芒。
因为,撒哈拉寂寞,你才会寂寞。


其实,沙子很可能一无所有,只带着自己的歌声。
像极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在生活里修行。
一旦沙子凝聚在一起,那怕漂泊,那怕流浪。
有歌声,爱情就有了方向。


自从你,拥有了撒哈拉,每一朵云都在恋爱。
那么亲近,指尖缠绕,眸子摄魂。
让每一粒沙,站起,趴下,起伏着生命不息的脚印……


自从你,失去了撒哈拉,流星雨就划过了天空。
你试图在风起云涌的沙漠里,埋葬悲伤的细节。
那心灵的交汇,何时能抵达梦境的出口,让过去留下一抹剪影?


也许,想念和爱还有另外一种方式。
相信命运之中终将会有一次流浪,在沙漠中,犹如爱人温馨的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2 20:17)



1。曾有一位年轻的女人告诉我们:不在撒哈拉安家,就等于,没有炽热的爱与忧伤。
一颗心灵完成向另一颗心灵的穿越,让远离爱情的人都会回忆起从前的爱情。
沙漠的一生,她将世界给了他,然后是眼泪和心灵……

2。撒哈拉那么大,让天空神秘而微小。
我羡慕微小天空的流星雨,倾情地倒空自己,倒出骨头和血。
总有人间的真善美在撒哈拉延续,还有多少心绪述说不及呢?
拂去滚滚红尘,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向世人倾诉撒哈拉的故事。

3。尽管我知道,谁都会为这个具有物质和精神双重意义的爱情耗尽一生的精力。
而一直与之相随的,那怕只有自己的影子。
从此,撒哈拉,是一个真切而朦胧的梦幻,是一份萦绕在我们心底里的依恋。
并从思念的边缘起步,一点点逼近灵魂的深处。
假若雨季不再来,我亲爱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6-29 19:15)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笛轻吹



 1。曾经,一棵杏树披上养眼的叶子,把一束光化成能量。
是去追寻一份离别后的相聚?
还是寻觅一份心灵深处语言的苏醒?
让一位书生搂着孤独,试着将一匹瘦马写成诗和山菊花,修辞穿起人间的长衫。

2。直至,杏叶又红了。
山菊花簇拥的小径上一定粘上了几抹淡淡的霜痕。
你不会将心型的叶视为一朵迟绽的桃花吧?
但风凉时,我的鼻子发酸,万物还在朦胧中睡眠。
而谁,仍在痴痴地翘望春的容颜?

3。也许,再也没有赌资了。
我已将生命都押给了秋天。
还把日记锁在了抽屉里,让那些飘零的花朵,叠成梦的样子。

4。其实,我今天拥有的,只有一枚飞扬的雪花装饰秋夜的沉寂。
假若,那枚叶子被风带走了,那是我命中最美的忆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年,麦芒刀子一样,让刚落地的麻雀飞走了。
那些扎心的蝉鸣,如阳光的箭簇,再次逼近玫瑰的誓言。
那君临天下的威仪,让一个人内心足足疼痛了一个夏季。

尽管穿过田野的麦黄风,始终紧紧地搂在一起。
但有许多的话,一时又找不到互相倾诉的嘴巴。
尽管蚂蚱一心一意地叫着,一心一意地相信尘世的美好。
而那双编蚂蚱笼的手指已绕过麦地,依旧有孤独的火焰。

我相信土地上每一种植物的生长,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也深信那金子般的颗粒,是赠给人类永恒不变的诺言。
风吹麦浪,让梦只剩下金黄的水声,波起意念的涟漪。
如果滞留在某个情节,我怎么才能用我柔情抵达你的内心?

有时,不妨让自己变成一粒麦子。
并允许每一粒干净的麦子都是泪水。
我不知道,镰刀在什么方向接回这动人的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黑夜里虚构一枚月亮,就有最温婉最隐秘的心事开成一枝独立的花朵。
我不知道夜莺飞过寂寥的长夜,能否摆脱积劳成疾的思念?
更不知道如何避开圆满,从月亮的缺口里赎出苦难的诗歌和爱情?

只知道,青春的标志不在年龄,最坚硬的东西不是物质。
一些旧诗集,正小心翼翼地排列在窗台上,月光柔柔地铺写着警世名言。
我怀疑时光开始陈旧,比刀子更精准地一点点剔除我所熟知的事物。

也许,曾经许下的诺言,形锁骨立,已不再发芽。
窗外月色正一点点瘦了下去,随后转身而去,带走最后的桃花。
直至将浓浓的真情稀释成如水的月光,漫过虫鸣划破的草地。

至今,我仍站在诗歌之外,带着忐忑的风告别墨香萦心,风骨烂漫。
如桃花开成爱情的宣言,用粉嫩证明青春的无瑕,并愈合陈旧的伤痛。
让流动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