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麦子
小小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395
  • 关注人气:33,7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1-14 12:22)

 

立夏

 

太阳舌尖的舔痕,已刻满每一片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3 19:31)



当月亮永远地供奉在额头,何必在乎它的阴晴圆缺?
嫦娥、吴刚和玉兔都是杜撰出的,不必把冷暖记在心中。
而情感一旦注入月亮的光晕,便成了作茧自傅的铭文。
一世注定的悲伤,再也拽不回人间温馨的企盼。

此时,月光之痛,穿过梦里的疆场和箭矢的一生。
让黑蚂蚁爱恨情仇的蹄声,踩疼了桂树成长的圈影。
有人不忍心回首,怕那一帘春光,失眠今夜的美梦。
怕那颤颤悠悠的桂香,经受不住月光凉冽的浸泡。

今夜,我已躲在一颗露珠里,闭上了三月的眼睛。
用苦涩丈量月光,想去的地方肯定没有春天。
如同一个季节的悸痛,渗透每一个落泪的毛孔。
这么多年,指间啼血的文字,也没能温暖我。

在寂静的夜晚,月亮踩痛的季节,在我心里打结。
花开花落,我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2 10:12)

离去的不是汽笛声,而是一帧当初的景色。
在铁轨长长的记忆里,那一朵云渐行渐远……

而年轻的行囊依然躺在侯车室的椅子上。
让不想离去、充满期待的美好辗转无眠。

再无相约的手,在轨道的盘根错节处相牵。
含泪的双眼亦无法挽留爱情离去时的决然。

几十年后,那细小的忧伤,仍未停止奔跑。
小站的那年,除了上帝知道,还有谁知道?


 

做一片雪花飞过村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3:12)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感悟
冬夜,才知道白天的阳光最温暖
一丛向日葵在人的头顶上生长着
而凡高在我们的脚底,支撑我们

那么多悲凉和遥远,没有阻挡
偶尔,只有雪的光芒激击着黑暗
谁侵占了生活?远离的爱情,真的远了

谁又驾着海子梦中的马,穿过黑夜
一群人,背着一地雪花奔走
一个人一不小心踩上去,就跌入沉沦

流星一拨接一拨,都是匆匆的过客
没有人静下心来抚慰一瓣雪的痛
也没有人聆听我命名一滴泪的涛声

既然如此,不如赐我们尘埃吧
我会在它的怀中,生长、歌唱、观天象
之后,叫被风怀想过的花朵,终肯安下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本期诗人(排名不分先后)
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依美    李不嫁    杨胜应
无法停止   小小麦子   杨秀武    警察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1-10 15:07)
春风吹拂的时候
一粒种子就够了
再多,就会不择手段

一个人的爱情
就是菩提树结出的星
黑越深,光就会越亮

太物质了,土地才剖开肚皮
弱小的生命,难抵达芳菲

奶水不够,肉体也会干枯
心灵,再无葬身之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
栏目主持:  大地吹雪  http://blog.sina.com.cn/u/1863898192
入围诗人:  唐女、瓶子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1-09 21:14)
在季节的唇边,透过一朵小花,谷雨已淋湿了贴身的芳菲。
牧童的柳笛隐在山梁的另一边,雨丝般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打开思念,清澈的目光,似三月之桑在不远处一片片地青了。

尽管香椿百般含蓄,但一不小心总将春天的秘密吞吐在枝头。
那怦动的嫩芽,像一只只带电的绿眼,足以照亮我,击倒我。
一株蒲公英扶了我一把,从此我又跌进了姹紫嫣红的渲染。

那些杏花、桃花和油菜花已灼痛太阳的眼神,月亮的泪水。
而真正湮没我的,是刚刚洒满淡绿色阳光,已经泅染了原野。
没有低诉的哀怨,只有六字真言,避邪禳蝎,皈依桃红柳绿。

点瓜种豆间,风就埋伏在地埂边偷窥着萌动在春闱中的心事。
种子星辰般地蠢蠢欲动,像游走的蝌蚪泄露了土地的秘密。
而我只听到了漂泊的声响,捂紧心房,咳不出咯血的乡愁。

亲情的篱笆依然干枯,发炎的咽喉卡住了思念,又痒又疼。
只有金灿灿的黄花开在庄前,我的眼帘映出一帧动人的风景。
多像守在门前的老母凝神遥望,身影擦亮春色,拖一地挂念。

在异乡,我无法还原母亲劳作的过去,只记住村庄的一些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8 09:57)


坐在雨滴里,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春天。
我只知道雨水很干净,用心灵与我交谈村庄的琐事。
回望我熟悉的河流山川,一路小草慢慢嫩绿出光晕来。

请允许我带上一粒种子,回到我期待已久的村庄。
但母亲的屋里已没有了母亲,只有春风在我心间游走。
蓦然抬头,露水一转动,一股暮炊便明亮了我的远方。

是谁把理不清的雨帘剪断,潮湿我永远的爱之小屋?
让异乡的人蘸着自己的血、云朵以及风儿谈天说地。
让心堤上的垂柳,用青翠来掩盖一些残缺的记忆。

我只能在梦里,将雨帘舞成一管长袖,席卷一川静谧。
一朵花,一根草,或者一片羽翼都诠释着亲人的名字。
谁仍站在村口槐树下遥望,让翠鸟在远方盈盈的啼唱?

其实恪守时令,熙风最初的心愿,就是要把春天绿透。
在返青的麦田里,一只野兔从陈旧的回忆中跳了出来。
让惊起的一地麻雀,不再为争食而顿生一腔湿漉漉的乡愁。

其实,每一株油菜花地站立,都是一株普通的生命。
渴望雨滴款款地,打开一扇在冬季里面尘封的心扉。
让阳光照亮其最初的憧憬,像露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