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冬夜行人
寒冬夜行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04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深切缅怀、哀悼大学同窗好友--范富友于2014年8月11日晚被一辆疾驰的汽车夺去了生命,司机逃逸,至今未归案。范富友生前为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第二高中英语教师,工作兢兢业业,为人直爽,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没想到人生却遭此不幸。然而,事故发生后,经办此案的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在现已明确锁定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仍未采取强制措施,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又或者在掩饰什么??

强烈呼吁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尽快采取措施,对肇事人和肇事车辆采取强制措施,尽快启动对受害人的赔偿、补偿和抚恤事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思考:河南的粮食大都销往全国各地,如此旱天我们吃的小麦、面粉、玉米等怎么办??

7月的高温,进一步助推旱情的发展。6月1日至7月25日,全省平均气温26.5度,比多年平均值偏高0.4度。7月以来,全省更是持续出现大范围高温。“这是1951年以来同期降水量最少的年份,是最严重的一次‘夏旱’。”杨大勇说。

近35%小型水库基本干枯

水库蓄水量锐减,地下水水位明显下降,我省多地水源紧张。

“全省近35%的小型水库基本干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7 10:31)
做了一个梦,梦见和朋友去了法国。我们被安排住在靠近河边的房子里,房子就一层,长长的一排,是带有屋脊的房子,有点像库房,很简朴,但很温暖舒适。似乎正值春天,我走出房门,外面树上开满了长喇叭形的花朵,粉红色的,嫩嫩的,在微风中摇曳着,啊?这不是我童年的家乡经常有的桐树花儿吗?树枝和树身颜色都透着粉红稚嫩的颜色,我和朋友的宿舍相隔不远,心想或许我们可以经常去拍照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梦境一般的红花和绿叶。


美图欣赏:英国Bewdley的罂粟花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近来看到一个朋友手机微信播出的对标题两句的翻译,觉得很有意思,特摘录如下:

Pages full of silly letter,

Tears a handful sour and bitter.

另外,我在下面摘录了英国汉学家大卫·霍克斯David Hawkes和其女婿约翰·闵福德  John Minford 的译本: The Story of the Stone;已经我国翻译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发生在湖南临武的城管打死瓜农的事件令全国民众侧目!为了应对舆论的广泛谴责,临武政府方面也采取了种种措施,包括县长带领警察全副武装深夜到医院抢尸体,并出来辟谣,说瓜农“突然倒地身亡”,有心脏病等等。这一切的背后,其实都隐藏着一个很明显的目的:那就是推诿瓜农死亡的责任!

这场事件,让我想到了问题的另一面,也就是这场事件背后的瓜农突毙背后的不辍的农田劳作。瓜熟了,也是他们应该欣喜收获的季节,把一个个西瓜摘下来,放进农用车里,然后拉着这些满载他们赚钱希望的熟了的西瓜,到了城里,希望能买个好价钱。所以农民的希望是很简单的,他们的愿望就是能多卖上一些钱,卖瓜之后手里握着一大把的几毛几元的钞票仔细认真的数着,好像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然而进城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城市人为了所谓的市容整洁,派有专门的人看守。在被城管驱赶时,木讷的农村人好像感觉是和他们在捉迷藏,甚至偶尔还会对自己的狡黠露出一丝得意,然而好多时候他们并不会意识到强势人物的人性中偶尔出现的阴暗会足以摧毁他们本来就不坚强的生命。也有时候,他们有过抗争,但他们很快发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组织、一个机构。然而,任何一个个体的生命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核心提示:近日,杭州一名小伙因为未给抱小孩的妇女让座,被与妇女同行的男子连搧5个耳光,鼻血直流。女子亦责骂小伙“不知道让座”)

    据说中国是一个“礼仪国家”,所以每坐上公交车,就经常会听到有录音提示“中华民族具有尊老爱幼的传统,请您为老弱病残孕等有需要者让座”,当然绝大多数乘客也都很配合,遇到老年人和抱婴儿的乘客,都主动让座。这一点我觉得比国外的一些地方都会好一些,也比香港好,我在香港的地铁上,很少见到年轻人给老年人让位的现象,见到的倒有一位老年人和年轻人争座位而互相责骂的事情。不过那里的年长者看起来似乎也通常不会期待年轻人给他们让位。可见,宣传和传统的规约确实有利于人心的向善、尊老和爱幼。

    不过,总有一些例外,也就是说面对上述弱势或需要座位的人,也总能见到一些固执的不让座的人,而这种例外总会或多或少受到讨伐,尤其在“弱势”的一方在有强者陪护的情况下,可能会演化为责骂和打斗。我曾亲身经历过一个事件,那时刚毕业,还住在大学城,晚上在回去的公交车上,人比较多,一个年轻的小伙没有给站在自己身旁的一位孕妇让座,而和那个孕妇同行的还有她的家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在6月份落下帷幕,现在已经开始第一批的高校学生入取工作了。每年的高考之后,总是会有很多声音批评高考,往往不绝于耳;有一些激进的声音还呼吁取消高考。仔细想想,上述诸种声音都可以理解,高考确实有很多缺点,单就是它的的“一考定终身”的终极选拔制度就已经反映出事实上的不公平。于是很多人、包括一些有思想有良知的学者、一些真正的有机知识分子,试图寻找一些良方来进行弥补其中的不足。还有一些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则是展开口诛笔伐,提出让大学自主招生,云云。他们的想法很好,但我觉得似乎也很天真。

    其实,现在攻击高考,主张自主招生的有三类人:第一、理想主义者,这类人中,近来有一位非常有名的、且过去两年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代表,他的名字叫朱清时,是深圳市新筹建的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曾经是中国科技大学的校长。他应聘南方科技大学校长的时候,提出要在新建的南方科技大学实行“去行政化”,这是一个非常清新也是一个非常响亮的口号,当时博得全国大片的叫好之声。但是现实的墙壁却是非常坚硬的,可以说现在的这位曾经显赫一时的彼时和此时的校长朱清时,应该是郁闷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8 20:15)

周日下午,吃完饭后,从学校回来,突然想去一年多之前的中大正门西边的几个书店去逛逛。仔细想想,已经足足有一年半没有去过了,自从出去读书之后,就再没有去过那里,虽然偶有回来,但都是来去匆匆,从没有真正的间隙和心情去那里逛书店。很久就有一种隐隐的冲动,想再去溜达一下,以解怀旧之情。那里,自从来南方读研究生之后,这几个书店就一直成为我出来闲荡和散心的去处。不过现在原来的那些书店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学而优以及一两个不知名的小书店了。进入学而优,里面的人寥寥无几,稀稀拉拉的站着几个人在那里看书,我的喜欢的书籍在二楼,一楼卖的都是畅销书。二楼基本没人,除了在那排铁椅上斜坐着一个人之外,就是两个穿红围裙的店员:一个店员在那里站着,另一个也在那里站着。那排不长的铁椅,我在读研的时候,那里是一般要同时坐满两三个人的。书倒摆得整整齐齐,很新,还散发着新书所特有的油墨的味道,淡淡的,悠悠的,在屋里游荡着。二层书的摆设和原来一样,没有变化,我照例从西边的原来的文化研究的书架一直浏览到到最东边的语言学研究的书架。说实话,有一两本中意的,但是并没有买——因为想到可以通过网上订购,送货上门的方式来购,所以一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6 10:43)

    云南巧家爆炸案发生后,尽管警方通报嫌疑人为当地农民赵登用,并且给出了作案动机:悲观厌世,报复社会,但由于不能提供支持性证据,难以服众。外人猜测凶手或另有其人。5月14日,云南巧家召开“5·10”爆炸案通报会。巧家公安局长杨朝邦称,从赵登用本人生前的日记QQ纪录等,以及其媳妇所写给他的信件来看,可以看到夫妻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他因此就以一个局长的名义,用自己的前程来担保,赵登用就是此案的嫌疑人。

    古有官员用顶上乌纱担保为民请命,奔走呼号者,今有局长用前程担保,却是为了证明他人为嫌犯的!姑不论这种担保是否罔顾事实,就其拿前程做担保这一点,我也敢说:

    你的前程是狗屎。

   

    纵使你会成为达官贵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