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12-06 21:26)
标签:

杂谈

刘叔是文轩的亲戚,在他儿子阿峰眼里老爸一直是“赌神”,会斗地主、跑胡子、麻将、升级、关牌等等,反正只要是赌博的场所,你总可以看见他,可这十年刘叔跟别人从不提赌的事情,去年竟然破天荒跟文轩聊了他人生中的一场豪赌。

1998年
读三年级的阿峰放学回家,还没放书包就会总习惯性问:“妈,我爸呢?”
“怎么呢?”阿峰妈脸色不是特别好,貌似遇到什么事情了,一边用刀在削莴苣的皮,头也没抬的回复道。
“今天开学,老师说要我们三天之内交学费呢!”阿峰一脸期待的问着。
“哦,多少钱!”老妈这才抬头看看,心里好像在算计些事情;
“三百六,我爸呢?”阿峰好像在找财神爷一样。
“楼上房间里!”老妈边说边指了指
阿峰把书包往凳子上一扔,咚咚咚的爬到楼上去找爸,几秒钟后就听见阿峰在楼上喊:“妈,我爸不在!”
“怎么回事,刚刚才从厂里回来,扛了几十斤东西,说累了上楼休息会。结果又出去了?估计又去瘸子家了,杀千刀的,看我怎么收拾他?”阿峰母亲立马放下莴苣,手都没洗,拎着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5 19:00)
标签:

杂谈

文轩小时候超喜欢吃糖,一整天总是糖不离口,每次跟奶奶出门,经过小卖部就要去买糖,什么咖啡糖啊,水果味啊,巧克力味啊,还有大白兔奶。每次都是边吃边流口水,口水一流就小黑手一抹,他估计都忘了刚刚还在地上玩泥巴,于是嘴角几条黑线,活像一只黑猫咪。奶奶每次都会吓他:“轩牙子(湖南话通孙子),你就吃多些糖,到时候变成一个缺牙公公就好看哒哈!”文轩每次都会傻傻的抬头,天真的算算,立马把糖放进自己的小兜里:“偶不恰哒(湖南方言同吃)缺牙公公不好看。”回家路上奶奶步伐大点,他就屁颠屁颠跟在后面,才一转弯就听见喊:“騃及(湖南话通奶奶)你等哈子偶咯,跟不上类!”奶奶就会在路边等他,可是等了老半天就没看见半点动静,奶奶以为孙子丢了,立马小跑赶回去,嘴里叨唠着:“莫搞出么子名堂啊,菩萨保佑啊!”只见文轩那小屁孩,猫着腰,眼睛盯着地上一步一步的找东西。“你个哒鬼牙子类,你站哒这里做么子咯!”奶奶又急又喜一把抱着往家里赶。只见文轩立马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喊:“糖没了,我糖没了!”
“糖不在你带子里面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5 19:00)
标签:

杂谈

文轩小时候超喜欢吃糖,一整天总是糖不离口,每次跟奶奶出门,经过小卖部就要去买糖,什么咖啡糖啊,水果味啊,巧克力味啊,还有大白兔奶。每次都是边吃边流口水,口水一流就小黑手一抹,他估计都忘了刚刚还在地上玩泥巴,于是嘴角几条黑线,活像一只黑猫咪。奶奶每次都会吓他:“轩牙子(湖南话通孙子),你就吃多些糖,到时候变成一个缺牙公公就好看哒哈!”文轩每次都会傻傻的抬头,天真的算算,立马把糖放进自己的小兜里:“偶不恰哒(湖南方言同吃)缺牙公公不好看。”回家路上奶奶步伐大点,他就屁颠屁颠跟在后面,才一转弯就听见喊:“騃及(湖南话通奶奶)你等哈子偶咯,跟不上类!”奶奶就会在路边等他,可是等了老半天就没看见半点动静,奶奶以为孙子丢了,立马小跑赶回去,嘴里叨唠着:“莫搞出么子名堂啊,菩萨保佑啊!”只见文轩那小屁孩,猫着腰,眼睛盯着地上一步一步的找东西。“你个哒鬼牙子类,你站哒这里做么子咯!”奶奶又急又喜一把抱着往家里赶。只见文轩立马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喊:“糖没了,我糖没了!”
“糖不在你带子里面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2 20:59)
标签:

杂谈

你我的人生并无太多不同,如同徒步,起点与终点好似生死两端,由生至死是谁也逃脱不了的宿命。而你我亦只是在行走途中,表现出不同的风格,观看着不同角度的风景,品味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酸甜苦辣。2015年最后一次徒步走完了。一大早就有打退堂鼓的想法,昨天在健身房虐的太厉害,肌酸肆虐,动荡不得。矫情如我,死活坚守着所谓的一诺千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傻逼气息,推着沉重发酸的残壳,三下五除二的弄好装备出发了。梅林水库到南头关,七个小时,五万步,走着走着就想多了!
一、关于人生
第一次徒步,刚起步我就问路线怎么走?起点梧桐山,终点东部华侨城,总计30公里。松哥说:文轩,这难道不像人生吗?生与死都死既定,你我都是行走在路上的人。徒步曼妙之处在于你永远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人,看见什么样的风景,听到什么样的故事。
有人喜欢深圳的沿海徒步线,有人喜欢梅林水库的涂鸦墙,还有人爱上华侨城的欧式风情,亦有人恋上大浪的绿茵葱葱……而你了,爱上什么就去走吧!
二、关于迷茫与恐惧
第一次迷路,来来回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家的夜晚始终还是寂寥些,落幕之后一切都包裹在黑夜里,没有大城市的霓虹闪烁,也没有市中心的车水马龙,有的是虫鸣鸟叫,静夜清风,和敲击键盘发出来的嗒嗒的声响。算是孤寂无聊,借用文字去描述那个“狠角色”,活生生的剥夺了一个人回到童真的权利。
团圆之秋也是收获的季节,满眼的金黄,满园的硕果。待到收割落地,那留下的稻草便是我们童年的主战场。可以狂奔打滚,可以编龙做凤,可以炊烟袅袅,亦可取暖防寒。而菜园的那个红薯地就成了“小偷”的天堂,儿时不懂那句就怕贼盯上,长大了回想童年现在懂了。那个时候可是一天十二小时在团队作战啊,分析策略,做好人员分工,谁看哨,谁执行,谁烧火,谁添柴?忙的不亦乐乎,好在我们活的年代还是温饱并没有成为大问题,而且红薯产量也还行,所以很多主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看你天天来,弄坏苗圃就不太好了,就开始抓两回,杀一儆百。结果小伙伴们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各种小心翼翼着。也就是这种小心翼翼,在印象中大家都觉得好想烤地瓜就是这么香,有时候那种半生不熟的都吃的津津有味,最后也搞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14章可以私信我[嘻嘻][嘻嘻][嘻嘻]

话说老忠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渡江而来。谁料初冬河流水位低,大船岸边搁浅,迟迟无法登岸,老忠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日总是心神不宁,在船板上来回不停走动,一手握拳拍打另一只手,口中叨念着:“菩萨保佑,愿少爷还未入住文月府啊,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他随身佩戴双龙白玉佩竟然莫名其妙的断线掉入水中,这可是当年右尔明老爷为纪念彼此主仆情谊送的,老忠一时心急立马跳进河里,结果却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在河里上下浮沉手舞足蹈大喊救命,众人在船上立马闹腾起来,找绳子的找绳子,拿长杆的拿长杆,还有人在宽衣解带准备下水救人。耳百生大吼一声:“一群废物!”扑通一声立马潜入水中,从后面撑起老忠。可这家伙天性怕水,好不容易找到一根救命稻草就想死死抓着,费尽了耳百生的气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忠抬头看了看前来打招呼的船家,迟疑问道:“您是?”

“大人,您忘了?我就是当年右尔爷救的耳百生啊!”船家说着就开始跪了下来。

老忠连忙上前扶起:“哦,我记得你,记得你,想当年那时你还在文月家当差啊!这一晃都十多年过去了啊,岁月催人老啊,现在你我都已白发苍苍啦啊!”

“是啊,当年要不是右尔爷刀下留人,估计早已命丧黄泉了啊!”船家说着不时的叹气啊,:“说到底当年还是我对不起文月老爷啊!”

“哦,当年事就别提了,我可问你这些天可曾见过一手持玉佩的少年英俊度过!”老忠及忙问道。

“你是说手持青龙玉佩的右尔少爷?”船家立马回道,

“对啊,对啊,我刚刚还以为死的是我家少爷呢?”

“我却有见过,昨夜他死活要坐船说要过去找他心爱之人!”船家边说边屡屡胡须,“我见过用情深的,可是没有见过这么用心的,昨夜差点我们也死于鱼腹了啊!要不是右尔少爷识大局,挥泪斩枣红马,估计早就没命了!昨夜他披星戴月往清水江去了,就没留了!”船家描述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何,老何,你看我收到什么啦?”右尔谦连蹦带跳、欢呼雀跃的跑去了嘉煌住处。结果老何刚刚采药回来,满身臭汗还在冲凉直接就被拉出来。所以老何遇到右尔谦这辈子其实是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啊,谁也不知道会突然发生什么尴尬的事。结果那天阿花刚好路过,找老何拿点药,一看老何光秃秃的立马尖叫一声:“流氓!”索性老何年轻时也算一表人材,常年山上山下腿部肌肉结实,双臂有力,倒三角的体型,搞得阿花叫完后,竟然还忍不住的偷偷瞄了几眼。老何那脸红得跟关公似的,慌慌张张的拿着长袍披着。

“阿,阿花,你过来干什么?”老何吞吞吐吐的说着,生怕说错话,

“没啥,我爹染了风寒过来抓点药!”阿花答道,

“伯父染风寒了,严不严重啊,要不要我过去看看啊!”老何一脸着急,还准备拿药箱出门。

“没,没啥事,嘉煌,抓点药喝,然后睡一觉就好!”阿花微笑的说着,眼睛还时不时总盯着老何那半漏的上胸。

“伤寒事小,要是连带其他旧病复发就不得了了,我还是过去看看吧!”老何力争道,

“老何,你干什么啊,人家阿花都说没事了,你瞎起哄干什么啊,人家抓药就抓给她啊,我找你还有事。”右尔谦插话道。

阿花因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或许这一夜都只能成为回忆,后来右尔谦回到了右尔府,右尔老爷原本已经消气,可是见到他就来火,见面就是一巴掌:“你个不孝子,你还敢回来!”右尔谦没有抵抗,也没有回话,一个人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右尔大老爷被弄得云里雾里,平日不管怎么样这个孽子总会跟他顶两句,这次却安静的异常,而且连续一周房门不出,大门不迈,每天只顾喝酒,然后就盯着这玉佩看。右尔大老爷以为小子中邪了,第三天径直走进房间,抢着他的玉佩,正准备往地上砸。右尔谦突然愤起,一把夺过玉佩,还用力推了老爷一把,害得险些摔倒。右尔大老爷一看这情形,又气又急:“反了,反了,现在还敢打你老子了!来人啦,把我右尔谦给我拖出去,把他手上玉佩给我砸了!”

三四个男仆一拥而上,右尔谦左一拳一个,右一腿,搞得右尔府上下鸡飞狗跳。最终寡不敌众,玉佩被抢走,右尔谦大喊道:“爹,你把我也杀了吧!”右尔老爷盯着这玉佩看了好久,总觉得眼熟,但又忘了在哪见过,然后看着右尔谦。“为了这玩意赔一条命,你个兔崽子,今后不要说我右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1 08:32)
标签:

杂谈

第一章问世

“死并不可怕,人最怕倒生不如死”,说话的少年,双眼低垂,那轮落日把他的身影拖的好长,好长,好长,直至消失在那最后一抹余晖。

少年叫阿木,村上族长给他取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乡亲们第一次见他是蜷缩在河边一棵老樟树下,身体瑟瑟发抖,眼神呆滞,瞳孔放大,无论乡亲怎么问他,喊他、都没任何反应,但是只要你一上前,他就像疯狗一样的乱咬,僵持了几个小时、最后被右尔族长的一个大红灯笼包子给降服了,后面呆在族长家每天发呆望着村后的那个山崖,时不时的笑笑,冒一句:跳下去是不是也可以像小鸟一样飞啊!然后就没有其他言语。族长苦口婆心,千方百计想知道他过往,结果半字未出。族长心想来了个傻子,反正年老孤身一人、就留他作伴吧,终日看他如原木般呆滞便给他取名:阿木!这货也算不傻,每天一到吃饭的时候,一声阿木,立马就窜到桌前,还对着那大肉包不停流口水。

再后来,在族长的照顾下,阿木竟然慢慢的开始开口说话,时不时还会跟着老族长外出砍柴,帮他做饭。族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张文轩
张文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3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一个人一些事

姓名:张文轩  英文名:wiliom 

注:感谢大家的支持与走访,因为博客好友上限,好友加不起了,文轩在此向各位关注我的好友致歉!实在对不起!如果大家对文轩冒的泡感兴趣,可以加个关注!

关于年龄

因为出于尴尬的年代,然后社会定义既不是像80后也跟90后挂不上边,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格,所以称自己为8'9后。

关于爱好

冬日一杯铁观音,一缕暖阳,一篇好文章足以满足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一副耳机,在音乐中品味生活

喜欢故事,所以电影一般选择剧情片,一部经典,除了给人感动之外,多得是一份思想,属于自己的思想!

经常一套黑色运动服,带着自己的专拍,阳光明媚之时,邀上好友,在羽毛球场上,挥霍汗水。

一个人一个包,一台相机,一种心情,喜欢到天南地北去见识身外的风景

朋友如书,一个好的朋友就好比一本经典,让你一辈子受益,所以我用大把的时间在品读与欣赏。欢迎您加入我的藏书阁!

关于博客

现在正处于追梦的年纪,对于未来些许好奇,些许害怕,于是便通过对自己过去日子的一种回忆,一次次改进。每一次闯进博友空间,寻找的是一些前辈,因为每次看到别人走过的路程对于自己也是一种鼓舞!

关于生活

我不是什么伟人,我只希望通过努力让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快快乐乐

有人曾说修身、齐家、立业、平天下

此刻我正在努力做好前两点,向着第三点出发,至于最后需要的是更多的努力以及上天的恩赐!

喜欢两句话:

1、争取不一定得到,但是不争取一定得不到。

2、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

所以我一直在努力!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