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子
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444
  • 关注人气:1,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段段的小店

 

俺的链接

林有才

说醉就醉的人

水手老黑

知黑守白的人

红枫

追着田歌的人

贾东岸

毛发不长的人

梅什么

放下屠刀的人

汗青

上楼就喘的人

弱水

只取一瓢的人

寒暄

心织笔耕的人

唐小冲

唐门接班的人

寸心

想当居士的人

青原行思

注册土豆的人

大李段氏

珠连璧合的人

谢思求

守才不露的人

灵儿

做了淑女的人

又见青藤

心中有梦的人

欣儿

离天很近的人

阿潘

就是城里的人

胡之胡

胡了又胡的人

西狼

同钻古堆的人

飘雨桐

花开满园的人

江东天狼

同守长江的人

雪中独舞

与林共舞的人

野调无腔

决不跑调的人

草根自己的博客首
自定义模块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种瓜得豆,不亦乐乎。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人文/历史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山海经   海外北经》
                  

    

 

 

     我毫无睡意。趁着太阳那东西发出的最后亮光,我独自登上了部落领地的最高上峰。

 

     山下部落里一片寂静,那些年轻的笑声和孩子们的喧闹声早已渐渐平息;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6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7.1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7.1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为何写博》。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401,295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经常会干挖口井然后自己跳下去的蠢事。

      这个人就是本人,那口井便就是《谁的春秋,谁的国》了。

 

      丝毫不冤枉的说,真的痛下决心开始挖井完全是那个叫麦子的一句闲话。在写了一堆杂七杂八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历史后,有一天号称未村盟主的麦子很风凉的说还不如找个时间段一路写下来让人看的省心。我当然知道麦子是在忽悠人的,尽管那天肯定不是四月一号,但想想已经很久很久没上当了,上上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像林有才那样盖座烂尾楼甩手走人就是,反正用的是自家的自留地。

      后来发现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如果说历史是条贼船的话,上去并不难,还可以不用买票,但想下来却让人难以决断了。因为这条贼船又是那般的豪华,豪华的足以成为另一个令人炫目的世界,人对豪华的东西总是神往的。但令人难堪和痛苦的是,当想打开那些一个接一个的舱门时,我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必备的钥匙。我想,即使使出全身的气力,限于功力不够,充其量也就是走到哪算到哪了。到目前为止,大约完成了挖井计划的三分之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50)

 

 

 

 

      太子申生自杀了。

      但太子申生的死亡并没有使骊姬完全放下悬着的心,排在骊姬的亲生儿子奚齐前面的还大有人在。

      据《史记》记载:“献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贤行。”如果再加上后来骊姬生的奚齐和骊姬妹妹生的悼子,晋献公最不缺的就是儿子,只不过其中申生、重耳、夷吾显得突出一些罢了。

      摆在骊姬面前的问题是,太子申生虽然死了,但同样具有竞争力的重耳、夷吾还健康的活着。

 

      很多事开了头就难以刹车了。

      事情还真是凑巧。就在太子申生送酒送肉期间,重耳与夷吾恰好都回到了绛城。他们回到首都或许与各自镇守的边城屈、蒲的城邑设施建设还没有完全配套有关。当时晋献公是派大夫士蒍来负责为这几个公子修筑工程的,士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9)

 

 

 

     

 

 

     事实再次证明了晋军的战斗力,也同时证明了太子申生的领导力。

     太子申生第一次单独率军出征便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虽然这次出征是不是真的完成了晋献公那种充满陷阱意味的命令“尽敌而返”是一个问号,但以太子申生所处的处境,一定是砍了所有能砍的人头,直到眼前再也看不到一个活着的敌人为止。

 

     太子申生无可指责的凯旋而归。

     在归程中,太子申生离晋献公越近,对自己的未来的忧虑也会越深。那种哀伤与揪心一定会冲淡他对这次大捷的喜悦,甚至太子申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晋献公举行了嘉奖之后,关于废立太子的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居然就没再对人提起过。

     难道晋献公先前所流露出的意图只是顺口说说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7)

 

 

 

     如果要全方位的了解一个人,最好先注意一下在这个人身边游荡的人。

     如果要了解一件事的真相,最好去掌握事情的全部过程。

 

     我们不妨先从晋献公身边的人了解起。

     按出现的频率高低我们先来看看晋献公身边的这三个人:大夫士蒍、“外嬖”梁五和东关五。

    《左传》中大夫士蒍出场后就给了晋献公一个剪除隐患的建议。

     晋献公上台八年后有一件事让他越来越感到棘手:“晋桓、庄之族逼”。所谓的桓、庄之族是指同样来自曲沃一派的一些宗亲,其实就是曲沃桓叔、庄伯家族的后裔,这是一个以“公子”为主的群体。没有找到这帮公子为啥要“逼”晋献公的具体原因,大约也是离不开“五子”的范畴吧,无外乎有的要位子,有的要封地,有的要房子,有的要车子,有的要提高退休金,如此这般。晋国再大再富,晋献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6)

 

 

 

    

     晋国多年没有参加诸侯的结盟运动了,那么,这一次晋献公为什么要抱病前往呢?

     要了解这些,先还是来大略完整的了解一些晋国的历史吧。

 

     去过太原晋祠的人都知道,这个著名的景点与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故事有关,那便是“桐叶封弟”。

     《史记晋世家》开篇就讲了一个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说,周武王与叔虞的母亲睡了一觉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天对周武王发出了一个明确的指示:天将赐予你一个儿子,名虞,将把“唐”这个地方封给他。后来,这个孩子出世了,手心里果然有一个“虞”字。

     周武王后来驾崩了,周成王即位。有一次周成王想拿自己的弟弟开开玩笑,便用一片桐叶剪成圭的形状递给叔虞,说:就用这个来封你吧。一旁的史官赶紧跑上前请示周成王进一步明确分封的时间和地点。周成王立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5)

 

 

     前651年夏,齐桓公再次通知诸侯到葵丘(今河南民权县)召开国际大会。

     这几年齐桓公似乎开会开上了瘾,动不动就发一个会议通知。想想这确实也是够呛的事,既没有专列,又没有高速,还没有星级宾馆,路费还得自理,想必不少诸侯一接到会议通知顿时头就有些大了。但不去是不行的,一方面这几年确实有许多事全依赖老大罩着,另一方面谁要不响应号召一定会有被秋后算账的顾虑。所以,有想法也只能放在心里,会议还是要准时出席的。

 

     这次会议的规格和规模都超过了既往。

     除了经常到会的诸侯们以外,连从未参会的晋献公也反馈说要来出席会议,秦国也强调是因为实在太远了航班又不通只好作罢。刚刚即位的周襄王不仅专门派代表参加了会议,而且在会议的开幕式上隆重的举行了“赐胙”仪式。

     所谓“赐胙”就是将王室用于祭天祭祖的肉再赐给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4)

 

 

 

     如果不是在这之前许国上演了一幕荒唐的投降仪式的话,相信齐桓公是不会轻易放过郑文公的。

     前654年,齐桓公率领联军从郑国撤围火速将许国从楚国的围困中解救了出来。但齐桓公刚刚回到家里泡了一个热水澡,就传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许僖公许男投降了楚国。

 

     许僖公是在蔡穆侯的劝诱之下投了楚国的。

     蔡穆侯这时候已是楚成王的铁杆“粉丝”了。齐桓公前脚刚走,蔡穆侯后脚就专程拜访了惊魂未定的许僖公,说了一番远水难救近火的道理,不如干脆投诚楚文王算了,免得再遭磨盘芯的那份罪。许僖公这些年也确实已经尝过了两大板块挤过来碾过去的滋味,从感情上来说虽然与齐国板块亲近一些,但理智告诉他,楚国近在咫尺,随时都可以灭了自己,还是现实一些更合算。于是,许僖公决定投降了。

     降了也就降了吧,许僖公还偏偏投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40)

 

 

 

    蔡国随着历史的变迁,先后在今天的湖北、安徽、河南一带都留下了足迹。

    蔡国虽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蔡国河流众多,民风也比较的开放。

    蔡姬无拘无束的在上蔡(河南驻马店一带)度过了她的少女年华,尽管也是金枝玉叶,可从小就与水为伴的她早就练就了一副戏水的好功夫。嫁到齐国后,齐桓公也没给她啥委屈,但蔡姬对深宫的新生活一时还难以适应。

    她很怀念那些有水的日子。

 

    齐国地处北方,固然比不上蔡国那般多山多水,戏水的地方也还是有的。齐桓公虽然很严肃,公务也很繁忙,但适当休休闲、放松放松筋骨、调节调节生活情调也是常有的事。

    在公元前657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齐桓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春秋,谁的国》(39)

 

 

 

     我喜欢读吴思先生的作品。

     吴思先生继《潜规则》之后还有一本《血酬定律》,在这本书里他又揭示了一个历史定律。吴思先生常常通过数字的计算来说明一些历史现象,在说暴力的时候,他也进行了成本核算。如果暴力的成本远远小于所掠夺的价值,那么,暴力就是最合算的首选手段;如果暴力的成本超过了付出生命的底线,发生暴力的几率将会下降。

     这种以鲜血来作为衡量报酬标准的定律,或许同样适合于来解释北方那些游牧民族的南下掠夺。

 

     狄人的南下,差点在诸侯国的名单中将卫国和邢国抹了去。

     狄人的这次掠夺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当他们带着丰厚的战利品回到家乡后,出征者的传奇故事也必定在他们的部落里广泛流传。这种低成本的获得极大地刺激了他们的欲望,随便算算,只要南下一趟,就比放羊牧马打猎实惠得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