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福伟
王福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960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摆到台面的话:

     依照辈份儿,爹和娘给我起了这么个记号:王福伟。

   我呢,曾在博上用过一个名字:哥哥福伟。

    有空儿了,喜欢在博上摆弄小字儿,算是自己公开的心情日记吧!

    也喜欢微博,把拾的零碎小字扔那儿,没啥目的。

   不善说,却喜欢笑,只是,我的笑在百度上搜不到。

  别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呵呵~~~

新浪微博
紫雾

 

 

 

 

 



 

 

 

 

 

 

 

 

 

 

 

紫雾

起伏着

缥缈 

升腾

优雅地逍遥

像古时飘荡的梦

 

 

 

 

 

 

 

 

 

 

 

 

 

 

 

 

 



 

 

 

 

 



 

 

 

 

 

 

 

红尘笑

烟雨遥

来路短

去路长

 

 

 

 

 

 

 

 

 

 

 

 



 

 

 

 

 

江南

 

 

 

 

 

 

 

 

 

 

 

 

 

 

 

 

 

  

 

 

谁问

江南是个什么样子

也许

江南就是江南

 

 

 

 

 

 

 

 

 

 

 

 

 

 

 

 

 

 

 

 

 

 

 

 

 

 

 

 

 

 

 

 



 

 

 

 

 

 

 

 

桃花雨

 

 

 

 

 



 

 

 

 

 

 

 

 

 

 

 

 

 

 

 

 

天高高

地遥遥

飘飘妖妖

花开花香香满天

 

 

 

 

 

 

 

 



 

 

 

 

 

 

 

 

 

 

 

 

山那边

 


 

 
 

 

 

  

 

 

 

 

 

 

  

 

 

 

 

 

前面是山

山的那边还是山

还有一棵好瘦的树

树上住着一群黄叶

 

 

 

 

 

 

 

 

 


 

 

 

 

 

 

 

 


 

水一色

 

 

 

 

 

 





 

 

 

 

 

远是黛色

近是青色

脚下是水一色

 

 

 

 

 

 

 

 




 

 

 


 

 

 

 


 

 

 

 

 

 

 

 

   

多情的酒

水的外型

火的个性

也有人的豪情

      

 

 

 

 

 

 

 

 

 

 

 

 

 

 


 

 

 

 

 

 

 

 

 

 

 

 

 

 

 

 

 

 

 

 

 

雾中的山

好高

雾中的水

好柔

而雾中的人呢

 

 

 

 

 

 

 

 



 

 

 

 

 

海。船。岸

 

 

 

 

 

 

 



 

 

 

 

 

海是船的陆地

岸是海的家

流浪的海

何时才能回家

 

 

 

 

 

 

 



 

 

 

一笛风

 

 

 



 

 

 

 

 

 

 

 

 

 

 

白雾茫茫

蔷薇雨

满了天地

烟波浩渺

如隔世的你

像淡雅的青花

还有一笛风

 

 

 

 

 

 

 

 



 

 

 

烟雨

 

 

 

 

 

 

 

 

 

 

 

 

 

你来了

在粉雨嫩黄里

隐约看到你涨满雅气

携一路烟雨走来

 

 

 

 

 

 

 

 

 

 

 



 

 

 

 

 

 

 

 

 

 

 

 

 

 

 



 

 

 

 

 

 

 

 

 

隔着雾看山

山更高

隔着雾看水

水更柔

隔着雾看人呢

 

 

 

 

 

 

 

 

 

 

 

 

 



 

 

 

 

 

 

水路

 

 

 

 

 

 

 

 

 


 

 

 

 

 

 

 

 

 

 

 

 

 

 

弯弯的河

弯弯的水

弯弯的船

弯弯的水路到我家

 

 

 

 

 

 

 

 

 



 

 

 

 

 

 


 

 

 

 

 



 

 

    

 

  

 

 

 

有个梦

缠绕着雾  

还滴答着水淋淋的香     

在哪

远方

 

 

 

 

 

 

 

 

 

 

 

 

 

 

 

 

 

 

 

 

 





 

 

 

 

 

 

 

咫尺天涯

 

 

 

 

 

 

 

你的微笑  

我的绚烂

我的安好  

你的睛天

咫尺 天涯  

今夕 

何夕

上一次岸  

等一生你

 

 

 

 

 

 

 

 

 

 



 

 

 

 

烟雨遥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桃花笑

纷纷烟雨遥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散文

 

 

                 牵挂  是心疼着心

                 走得越远  惦念的线就拽得越长  就越是把你牵挂。。。

  


                                          文:王福伟。  朗诵:紫雨。  制作:踏雪

 

  

   飘摇的雨丝浓了凉意。是为避雨,才到这檐下来的。
  就在踏进檐下的一瞬,只见不远处有虚掩的门,门的上方有个雾般

的名字,好像沉睡的模样。也许只有不下雨的日子,从四面八方赶来的

善男信女祈求心愿的时候,在香雾缭绕的升腾里,那名字才会有鲜活的

神圣
  匆忙的人群在雨中腾出了大街小巷,静了,没了热闹,只有滴答的

盛开着水花。
  就这时候,响来湿露露的暮鼓声声。我知道,已是黄昏了,
头不

起牵挂的潮。

 

 

   好久了,一直虔诚地将你供养在心。你在遥远的那边,我漂泊在云

水这边。走得越远,惦念的线就拽得,就越是把你牵挂。

   依稀耳畔谁在轻言细语,除了我,就是满大街盛开的水花,再没有

谁了。可分明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有微微笑意的你好像伫立水花中央?

恍惚中,只想推那扇虚掩的门,不是想进去燃柱香,也不是为自己这

个过客祈求点什么,想看看青灯黄影下僧人诵经的样子。
  不能不生些奇想,这么简单的一道青瓦砖墙,却远隔
了尘缘。

一方清幽檀香松院,雨中开的朵朵水花,也许别有一番禅意景象,还

有那些僧人长一声短一声地诵过了,莫像我样,瞭望雨中的水

花?
  我终是没有推开寺庙虚掩的门。
  滴
血的枫叶无声地飘着,纷扬着,也纷扬着我无尽的牵挂。遥远的

你,此时也许站在朱红色窗前,凝望雨雾盛开的水花;也许立在送我

行的枯草坡;柔弱的泪光饱满镜台,那伤心的泪谁为你擦?
  牵挂,是心疼着心。

  

  逍遥的雨,依然盛开着水花。

  一只俊俏的鸟站在楼头瓦檐,正优雅地望着我,不言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暮鼓声没了。阵阵凉意袭来。远方,越走越远。我

整理好心情的行囊,又上路了。

  有你,便是太阳,也是信仰。因为我明白,就在身后的那个遥远,

你的牵挂,与我一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顺子手里拎着一大提留东西,站在这栋陌生大楼的楼梯口,不知该往

走了。
  这当儿,正是吃晚饭的光景。
  那是几天前的事,事情开始的时候并不复杂。村里有个名叫家伙的,

着条狗,叫大黄。顺子的老娘从家伙大门前路过,家伙正和大黄闹着玩儿,

就在老娘走到家伙大门口的时候,大黄猛地窜过来,咬了老娘。
  家伙挺了挺胸脯,清了清嗓门,从嘴里喷出一口粘物,粘物在空中划

一条好看的抛物线,恰巧落到老娘脚跟前,老娘似乎听到了粘物清脆的落地

声。
  家伙还仰着头,说道:咬了就咬了,有能耐告我去!
  老娘受了莫大的欺负,当儿子的顺子当然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一
状子就

把家伙告上了法庭。

 
  村人们说顺子的这个官司,是个麻烦局,打不赢的。
  顺子知道,家伙在城里有人,有个当着不大也不小官的亲戚,给撑着腰。

为扳正个理儿,子的驴脾气上来了,拿着打谱给老娘买药的钱来到县城,

很是大方地买了这一大提留礼物。
  顺子早就打听妥了,办这个案子的法官姓高,是庭长,住在二楼,到底

个门?顺子却不知了。正巧,一个年轻女子从楼道里走来。
  请问,高——。
  顺子的话刚冒出个头来,年轻女子瞅了眼他手里拎着的东西,极
不情愿

地扔出了一句:呶,左边,一号门。
  顺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蹿上楼梯,伸出手,试探着敲一号门。
  一位模样漂亮的女人立在门里,客气地把顺子迎进屋。顺子想,这位

女人,自然就是高庭长的那位了。漂亮女人让座,倒茶,拿水果。顺仍站

立着,说不坐,又说不喝茶,还说不吃水果。漂亮女人一阵客套后,己便

坐到沙发上,说不巧,老高不在家。
  顺子噢了一声。
  漂亮女人问顺子姓什么,顺子说了。又问叫什么,顺子又说了。顺子

多迸出一个字儿。人到意到,事儿就能办好。在这节骨眼上,那怕多啰嗦一

句,也会坏大事。
  顺子明白这个理儿,想到这,便告辞。

 

 

几天后,是个大清早,顺子揣着开庭传票赶到法院,圪蹴在了审判法庭

大门口旁,等着老娘的案子开庭。
  太阳升到一杆子高的光景,朝审判法庭大门前走来三个法官。其中一个

法官叫了声高庭长。顺子知道了,高个子就是高庭长。
  高庭长和那两个法官说着话,好像说还不到开庭时间,就立在了法庭

门前,从兜里摸出烟,燃了一支,也撒给另外两个法官。
  顺手仍圪蹴在法庭大门不远处,大气不敢出地望着高庭长。一股股淡蓝

色的烟雾升腾着,在鲜嫩的太阳里泛着耐看的光芒。顺子闻着飘过来的烟味,

觉得好闻极了。顺子想,也许就是那个晚上,自己送这位高大人的吧。顺

这么想着,心里陡然升腾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得意。
  接下来,官司打得挺顺当,顺子也实是满意。
  村人问顺子:法院你有人?
  顺子有意挺了挺胸脯,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村人纳了闷了,这个从小就木呆老实的顺子,怎么就打赢了官司?

 

 

  顺子迈着方步,进了家门。
  老娘听说官司打赢了,激动地直落泪花儿,对顺子说法官为咱出了气,

了脸,给了公道,咱可不能忘恩。顺子明白老娘这一嘟噜话的意思,愁得

他一夜没合眼,是琢磨该如何答谢张庭长的事。
  天亮,顺子又来到县城。
  这次,顺子长心眼了,不再提拎东西了,跑到大商店里把票子换成了金

灿灿的购物卡,就直奔那个大楼的一号门了。
  就在顺子上到楼梯口时,高庭长的那位正要下楼,顺子赶紧摸出揣着

购物卡,塞她手里。她还客气地说了几句什么,顺子没记着,只记着了她

老高在家,你有话跟他说就是了。说完,她风儿般下楼了。顺子想,是该当

面言语几句,道谢高庭长。
  顺子兴奋地来到一号门前,敲开门,但见客厅里一桌子菜,一桌子人,

一桌子笑语。一个红脸汉子扭过头,盯着顺子,说找谁?
  找高庭长。顺子答。
  法院的高庭长?汉子又说。
  是。顺子再答。
  高庭长住楼道那头十一号门!汉子继续说。
  顺子听到这,张了几张嘴,却什么也没言语出来。就在顺子转身走到

梯口时,猛地轮开胳膊,啪地一声响,狠劲掴了自己个大耳光,掴得相当瓷

。顺子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号门里住着的竟然是一个什么公司的高经理。
  顺子立住,满含敬意地望了一阵高庭长家那个透着光亮的窗,便挺直

板,走了。

 

 

 

(题外话:这社会,多灿烂啊!不过,有时候也时常琢磨,如此的怪现像,

怪谁?这,已不是话题的话题了。顺子的礼,送的实在有点那个了。按说,

顺子是条老实汉子,遇了事,老实人不办老实事了,前后的两次行动,展

现着这个小人物复杂微妙的心态变化,或许能道出点让人思的东西。说到

底,顺子就是顺子,是条挺好的汉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你来了,别的风景没了。。。

  

 

  挤破季节的一个口子,不惹风不惹尘,清清亮亮,就连腮上的两个

窝也涨着绯红,熟悉又陌生的你,来了。

  来就来吧,生生地粉了坡上一片林子,粉了一河清幽,也粉了我一团

烈焰。

       

   相遇,正是桃花烟雨浓。

   一阵又一阵的粉红,漫过桃花,羞涩地袭上你面颊,满了粉红魅

要我轻轻抬头,就能闻到你这要命的笑意。

  白雾茫茫的桃花河沿上,一水儿坐满了小黄花儿、小蓝花儿,还有小

紫花儿,曳着古风情,如你灵动的模样

   花事淹没了黄尘古道,也淹没了你来时的长路。前世今生,凡和

的,缘。你蹦蹦跳跳的话儿,还有花一样的笑模样,都是粉

色的,急性子的花,纷纷争着、着,有点儿成体统,

子,实架。

  桃花水醒了,还醍了一河桃花红。有些玩性儿的你,提着水色罗裙奔

幽幽的桃水边,纷扬的流光从指尖划过,你好多的新鲜故事,

听。

  我分明看到,你的故事早已被桃花水染了个透。

 

  缥缈的意境,起伏着,优雅地泛滥着。

  天水一色长。不知何时,满天满地的桃花烟雨悄然打开结局,

流大意,外篱笆倒挂的一朵记忆,也像古道石缝间绽

密,上疯着的一片林,除了开花,什么都不答应,朵,

一朵,朵,活脱脱的笑个脾性,想开在哪儿,就哪儿。

  一架童话般古老的马车,从遥远的梦境中走来,满载着鲜活的心事,

是嫩生生花瓣,丢了一路过往,泛着桃花魂的灵动,溢着你飘逸

韵。

    意浓浓,推开心窗远远地望,接一花涛阵阵千年的

花,正煮着万年的酒,谁喝都会醉。好在,有的是日子,也有的是心

   暖暖的日子,就像枝头打着旋儿的风,来是来,去是去。

  天,高了。桃花含笑,烟雨也逍遥。就这时候,从辽阔野上,

忽明忽暗的歌谣,风、雨、那滴露的阳子,还有我和你桃花

绚烂气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娘嫁进我家门时,穿着大红袄,天上飘着雪花。。。         

 

                   

   

                  作   者:王福伟

                     朗读/配乐:凝露清荷

 

 

        又下雪了,娘在家门前的那片腊梅林子里忙活着。娘说林子里的雪是

  天国飘来的,是活的,有香味。腊梅喜欢雪,雪滋养着腊梅林子。

      腊梅林子是我的干娘。

      在我三岁的时候,还不能站立。瞅着蹦蹦跳跳和我一般大的孩子,村里

  的老人对我娘说不能再等了,去找腊梅树种上,拜腊梅树为干娘,孩子说

  准就好了。爹听了,二话没说,一个人去了山里。

      那年冬天,山里的风雪特别大,雪窝子也格外深。爹走了,再也没能回

   来。娘哭干了泪,走出了家门,寻着爹的脚窝,疯了似的满山遍野地寻找着

  腊梅树。

 

      在娘的悲痛与希望里,我家门前便有了这片被我喊着干娘的腊梅林子。

  没有别的祈求,娘只巴望着我能快些站立起来。
      扛着沉重的日子,娘一把辛酸一把期盼,养着我,也养着那片腊梅林子。

      在又一个飘雪的季节,腊梅花开了,我终于能站起来了。娘的笑容与梅

  花一起绽放在枝头。娘说这是祖上修来的福。

      每当快到下雪的时候,娘总是催我到腊梅林子,去给干娘磕头。就在我

  磕头的时候,娘总是站在我身后,默默地为我祈祷。

  

      转眼,就到了我该上学的年龄。娘找了些碎花布,一针一线给我缝好了

  书包,包上绣了一朵腊梅花。那天早晨,娘替我拿着书包,带着我到腊梅林

  子给干娘磕了头,随后送我去了学堂。

       没过多久,一起读书的同学们听说我有个腊梅林子干娘,便取笑我,说

  我是腊梅树生的。已经到了知羞年龄的我觉得丢人,没等放学,就气呼呼

  跑回了家,拿起砍柴刀,冲向腊梅林子,一边砍着,一边叫嚷着:叫你们笑话

   我,叫你们笑话我。闻声赶来的娘,跪倒在腊梅树跟前,用她的身体护着腊

  梅树,撕心裂肺地哭嚷着,让我砍了她。

      砍柴刀在娘的哭声中落在地上。我扑进了娘的怀里,哭了。

      那天晚上吃完饭,很少出门的娘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家,很晚才回来。第

  二天,再也没有同学说我是腊梅树生的了。

 

    伴着腊梅的花开花落,我长大了,要去远方读书了。离家那一天,娘摘

  下一截梅枝,装进了我的行囊。我知道娘的心思,无论走多远,让干娘护佑

  着我。

    大学毕了业,我工作在了远方。那年冬天,一场大雪,让从来没有走出

  过大山的娘,深更半夜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娘说老家下了三天三夜雪,

  棵腊梅树硬生生地给压断了。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担心我出了什么事,翻

  山越岭地找我来了,就是为了看我一眼是不是好着的。

      那一刻,我捧着娘冰冷的满是皴裂的手,只想把自己的暖全给她。

      娘捋着我的头发,雪花和泪花掺和在了一块。娘说大城市的雪,也嫩

  生的,就是没咱家的雪有香味儿。

      天还没亮,娘执意要回去。她说雪大了,就回不去了。我知道,娘是

  挂着那片林子,生怕腊梅树再断了。

      我要送娘,她硬是不让,怕误了我的工作。娘说好的前程,就在忙活里。

      雪,不停地下着,娘独自走了。寒风中,望着娘瘦弱的被风吹得有些摇

  晃的背影,我的心,碎了……

 

     

 

    

            (感谢凝露清荷和火弧博友花费时间修改我原来的小文《飘香的腊梅林子》,

               博友们的真诚和热心,不是用一个谢字能表达的。文结缘。缘在,惜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朗诵/音乐:晓辉    文:王福伟

 

 

       这颗心不知有多沉 压得过岁月 也抵得上黄金

      这个人还能有多好 养育了孩儿 也养育了精神

                     ——搁在前面的话

 

 

 

    

  下雪了,娘忙了,在腊梅林子里忙活雪。

  腊梅林子在我家大门前,腊梅树是我干娘。照娘的话说,那片林子连

着我的命。

 

  打小就听娘说,雪是从天国来的,会呼吸,是香的。也许,看来,

雪通人性,是来滋养腊梅林子的。

  那是我三岁的时候,还不能站立,也不能走路。村人告诉我爹娘

  树个娘,孩儿的身子骨就硬朗了爹听了,直奔村前大山寻找

  一阵山风把爹刮进雪窝子,再也没回

     当年的娘,还很年轻,擦了把泪,冒着风雪去了,发疯似的满山遍野

  把腊梅寻找。那个冬天,在娘的忙活里,我家门前有了一片腊梅

      娘没别的祈求,巴望我快些站立起来。
  

  扛着沉重的日子,娘一把辛酸,一把期盼,养着我,也养着那片腊梅

林子。

  又是一个飘雪的寒冬,腊梅花开了,我也站立起来了。娘说腊梅

干娘,是祖上修来的福。

   飘香的腊梅花,香满我家青石板小院。在娘心里,除了我,就是腊梅

子。下雪的时候,娘总是让我给子磕头。娘虔诚地站我身旁,含

花儿说:可要保佑俺孩儿。

  娘找了些碎花布,一针一线地了个书包,还绣着腊梅。娘替我拿

漂亮的小书,送我进了学堂。许多学我有个腊梅林娘,

腊梅树生的。年幼的我,觉得拜树当干娘,是丢人的事儿,抓着菜刀要

砍林子,了般护着腊梅树,嚷着让我砍她就是了。

  我扑到娘的怀里,哭了。

 

  娘的头上飘起雪花,是在我离家远行的时候。

  那天,长大成人的我,在腊梅树下磕了头,娘摘下几片腊梅花

进了我行囊。明白娘的心思,不管走多远,她都会祈祷干娘保佑我。

  这时候,梨花般白的雪花在娘的头上打着旋儿,无声地纷扬开了。

  望着苍老的娘,我的心,碎了

 

  忘不了,忘不了那个下大雪的深夜。

  从没离开过家,也没走出过大山的娘,披着一身白雪,大半夜里出现在

前。看到好胳膊腿的,才了口囫囵气。娘说老家下了三天三夜

雪,把一腊梅硬吱吱地压了。娘心在遥远的我,便什么也不顾,冒着

雪,过山涉水地来了。

  我捧着娘冻裂的双手,只想把自己的暖全给她。娘捋着我的头说,你奔

好前程,我就心足了。

  天上飘着雪花。娘说大城市的雪,跟咱家那里的一模一样,也嫩生地,

就是没香味儿。

  天还没亮,雪还下着,娘执意要走。我知道,她牵挂那片林子,急着回

家忙活雪,是生怕腊梅树缺了雪水。

  我要送娘,她硬是不让,生怕我误了工作。娘常说,好的前程就忙活 

  里。

    雪,下着。娘独自走了。泪雾里,隐约看到,寒风吹着娘的白发,刮得

    瘦弱的身板有些摇晃。

    娘啊,我年迈的亲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你在一棵古老的梅树下,冷得有些受不了的样子。。。

                                  
        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可事儿就是这样,也这样了我和你缘。只能说,

    这是命。

   满山遍野的腊梅,还没绽放。我是谁,没人知道,也没人知道我从哪来。

   你在一棵古老的梅树下,冷得有些受不了的样子。我摘下自己的帽子,给了

你。当儿,天地间起了旋风。

   天冷。地冷。风冷。一地的白霜,泛着冷情。大冬天里生生地起旋风,还夹

杂着雪粒子,把我赶到了路边的座古庙前
       就在走进庙门的一瞬,发现你跟在我身后。

 

 

   几个路人早就躲在古庙里了,便有了另一番景象。有的双手合十,一副虔诚

的祈模样,有的,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也有人吼着:谁做了亏心事,

准是惹怒了老天! 

     在这天寒地冻的大冬天里,怎就刮起了黄澄澄的旋风,似乎把这座古庙刮

  到天上去的阵势。乱嘈嘈的吼叫声仍响着:做亏心的,赶紧出去,别连累人啊!

  不管如何,没谁主动走出庙门,甘愿受老天惩罚的。自然就又有人吼道:往

外扔帽子,谁的刮走了,保准是做下伤天害理的事了,就赶紧出去!

    

    在一片杂乱的吼叫声里,你胆怯地走到我身边。我低声道:别怕,有我呢!

  一个接一个的帽子扔出,都纷纷落到庙门前的石板上。该轮到你了,你摘下

帽子,我分明看到帽子上绣着的那一朵腊梅花,很是鲜艳。你刚要往外扔,我顺

手拦住,轻声说道:这帽子是我的,该我扔才是。那几个人拼命地都朝我吼着:

若刮走了,你必须出去受老天惩罚!

  就在我将帽子扔出的当儿,一阵狂风旋起,把帽子旋往空中,远去了。

  一时间,庙里静了。接着,几双大手硬硬地我,就在我被推出庙门的一刹

那,耳畔响起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就是被天老爷劈了,我也陪着!你双手紧紧抓

我后衣襟,出了庙门。  

    就这时候,身后轰然巨响,古庙塌了,一片废墟。
  

  风,停了。雪花无声地飘着,天地间白雾茫茫。起你的手,但见,漫山

遍野腊梅花,开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文:王福伟     朗诵/配乐:凝露清荷

 

 

         飘摇的雨丝,浓了凉意。是为避雨,才到这檐下来的。
      就在踏进檐下的一瞬,只见不远处有虚掩的门,门的上方有个雾般

    名字,好像沉睡的模样。也许,只有不下雨的日子,从四面八方赶来的

    善男信女祈求心愿的时候,在香雾缭绕的升腾里,那名字才会有鲜活的

    神圣气
      匆忙的人群在雨中腾出了大街小巷,静了,没了热闹,只有滴答的

    盛开着水花。
      就这时候,响来湿露露的暮鼓声声。我知道,已是黄昏了,心头不

    涌起牵挂的潮。  

  

  好久了,一直虔诚地将你供养在心。

  你在遥远的那边,我漂泊在云水这边。走得越远,惦念的线就拽得

越长,就越是把你牵挂。

  依稀,耳畔谁在轻言细语,除了我,就是满大街盛开的水花,再没

了。可分明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有微微笑意的你,好像伫立水花中央?

惚中,只想推开那扇虚掩的门,不是想进去燃柱香,也不是为自己这

过客祈求点什么,只想看看青灯黄影下僧人诵经的样子。
  不能不生些奇想,这么简单的一道青瓦砖墙,却远隔
了尘缘。

一方清幽檀香松院,雨中开的朵朵水花,也许别有一番禅意景象,还

有那些僧人长一声短一声地诵过了,莫像我样,瞭望雨中的水

花?
  我终是没有推开寺院虚掩的门。
  滴
血的枫叶无声地飘着,纷扬着,也纷扬着我无尽的牵挂。遥远的

你,此时也许站在朱红色窗前,凝望雨雾盛开的水花;也许立在送我

行的枯草坡;柔弱的泪光饱满镜台,那伤心的泪,谁为你擦?
  牵挂,是心疼着心。

 

  逍遥的雨,依然盛开着水花。

  一只俊俏的鸟站在楼头瓦檐,正优雅地望着我,不言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暮鼓声没了。阵阵凉意袭来。远方,越走越远。我

整理好心情的行囊,又上路了。

  有你,便是太阳,也是信仰。因为我明白,就在身后的那个遥远,

你的牵挂,与我一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作 者:  王福伟

朗 诵:  一品红  润物  晓辉

音 频:  雅  馨

制 作:  踏  雪

 

  吟唱着水灵灵的歌谣,飘逸着青草尖晨露的清香,你轻盈走来。
  匆匆走在红尘里的我,一眼就看见了洁白素雅的你。

  你,是谁?

 

  你宣誓着一种独特魅力。

  风光不在,你在。飘逸的素裙随曼妙的秀发舞动,过山,过水,洒下印儿

串串,贮满暖暖的秘密,悄然绽放,一朵,一朵,又一朵,浸润着洁雅,泛溢

着清丽,不含一点儿杂质,晶莹剔透的雪花也白不过你,神话般鲜活浪漫。

  望着滚滚红尘,你深情的眼神,像清澈的山泉,也似蝶儿透亮的翅儿,还

如月光里清馨的梦。

  你,从哪来?涨着淡雅,像那尚未成雨的白雾。你望着我,轻声说,从遥

远赶来。你的话语,清灵的宛如绣花针落银盘的回音,也如琴键上盛开的一朵

细嫩阳光。

 

  白雾迷茫,依稀仿佛一柱燃着的神香,散溢着古老的暖,香透素袖。无声

流淌的流年,从指尖划过。梨花、雪花、太阳花、笑容花、幸福花……暗香哗

然,纷扬洁白的碎花瓣儿,诉说着与花朵的缠绵。恰似一缕芳菲的你,像滴着

夜露的水彩画。此时,你正恬静的依偎着我,听窗外响来的花涛声声。我望着

你,一副活脱脱的祈祷模样,透闪着诗禅境界,演绎着一场黑白。

  好雅丽的你,清媚得如一缕飘逸着霞韵的晨光,也如一张展开的素纸。素

手染素尘。画天,天飘;画水,水笑;画山,山舞。任凭画什么,饱蘸纯真,

流淌的是灵动妙境。

  天高云淡。走在金秋的旷野,你问我阳光是什么?我仰起头,望悬在天上

的阳子,耀的我实是睁不开眼。你朝我悠悠一笑,说阳光是剪不断的红丝线。

说到这,你那湛蓝色的眼眸,荡漾起绚烂的潮。
  我知道,你的执著,是寻那碧绿的梦想。

 

   人海茫茫。去哪?我轻声问。你说去好远的地方。说到这,你朝我阳光

的微微一笑。那笑,一波一波的,好灿烂!

  但见你清澈的目光,泛着四季绽放的花蕾,盎然满枝头,远眺,正是盛产

的季候。

  是谁站在风岸上轻声对我说,你寻觅的,正是我心往的浩瀚海洋。

  遮不住青山隐隐,流不断碧水悠悠。蓦然发现,你身后深浅不一的印儿里,

悄然盛开茉莉的朦胧,涨满古老的雅韵,摇曳灵慧的清逸,汩汩溢于意外。

  香飘飘,路遥遥。牵手相伴,一路风,一路雨,一路芬芳向天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绿意盛装深处,轻烟不语,青草漫过心头,有种声音浮过羞涩河面。

立于城脉的风岸,等你。等我的永恒。

  千里之外的你,是从唐诗那儿起程,还是从宋词韵律那儿动身,我没

得及打问,但见香雾茫茫的花道上,淹没着你一路赶来的印儿。
  依稀隔着飘渺白雾,有些看不清你模样,像佛前一朵莲,只感觉是那

城水榭映出的梨花白,纯纯一笑,便燃亮一双灯。你望着我低声地,

头,也看得到你的,诚实、善良、执著,又易伤。
  这时候篱笆外的旷野,纷扬着花涛阵阵。
  
  我依旧微笑不语。这个脾性你是早知的,就如同我知你心凝
的浪

滚滚红尘里,你宛如上世的桃花,今世悄然绽放。
  你轻声问我,这么执著,累吗?你接着替我作答,就算你不说,也

到答案。
  我若累了,你必也心累的。

  面对浩瀚尘海,你我才明白。几世缘,几世曾经,等了又等,盼了又

盼。其实这一切,结局早已灿烂注定。

   不远处的教堂楼头,浓了橘黄气势,天籁般的响音悠悠飘来,穿透谁

信念?  

  

 

  匆匆岁月,无声地轮回着。过尽江山,越遍河川。天命安排,东西

南北运气,恰巧撞上执著的努力。
  这个世上,谁都忙活在见识里。

   望着为你铺就的花道,惟有微笑,我不变的微笑,还有永也不服输的

犟性,一贯城墙般的厚实,一贯雕塑般的凝固精神。这些,你一直都懂,

就像我懂你不变的天然质朴,还时常有点顽皮的小性子,如同古道上栀了

花满枝头的灵动,且溢着典雅气象。
  不知过了多久,你故意问,怎总爱笑?我说心里有个太阳,自然就有

光样子的笑呗。我分明看到,你心灵的花海绚烂开来。
  夏花倾城,正是盛产童话的日子。揪一把绿,煮一壶香,沸腾着祈祷。

来,牵你手。打马铺就的花道上,前面是盛开的后来,是后来后来。
  你轻声问,后来远吗?

   远,远在天涯。我说。

   白雾,弥茫。花道漫漫……

  

 

王五<TABLE border=1 cellSpacing=3 borderColor=#8b8b83 <TD>
<P>&nbsp;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