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文学风》简介

      《文学界•文学风》是由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一份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文学评论期刊。

     本刊立足湖南,辐射全国。设有《文学名家讲堂》《视点》《沙龙》《对话》《争鸣》《新锐》《书谭》《文史》《天下》《艺林》等栏目。
      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及各界读者订阅、赐稿。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大道186号毛泽东文学院
      邮编:410013
      电话:0731-88920098  88920007(传真)
      工作邮箱:wenxuefeng2008@126.com

杂志工作人员

总策划:梁瑞郴
执行总策划:游和平
编辑部主任:刘 
副主任:陈天成  张吉安
首席编辑:谢宗玉

 

编辑邮箱
谢宗玉:XZY1011@163.com
张吉安:zhangzh666@yeah.net
纪红建:jhj_010@163.com
向  迅:869019746@qq.com
陈天成:newart7711@126.com
陈  嵘:2448194382@qq.com
刘  哲:Liuzhe0801@163.com

个人资料
文学风
文学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50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目 录

 

文学名家讲坛
谈谈小说中的作者形象问题 □李建军

 

视 点
湘军三俊评介小辑                                                             
一个追求崇高的严肃写作者  □魏建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通往新疆的灵魂之路
  
丁燕
 

 
  一
  
  当我拿着话筒,在谈新疆当代文学时,刘小东和观众们一样,坐在台下,仰着脖子,炭黑脸庞,瘦削长腿,双唇紧闭,双目灼灼。这是一种我在文学界几乎从未见到过的态度。这是一种更为彻底的态度:把所有负累脱下,把自己的目光和思考推向更深的黑夜和孤独,径直奔向核心。
  作为艺术家,刘小东业已用画笔为自己竖立起不朽的艺术丰碑,虽然,这个出生东北,在中央美术学院求学,并以教师为职业的人,基本上是个没经历什么太大波折的人。在他的个人生活中,他将不可避免地居高临下,毕竟,他属于“艺术家阶级”,但是,生发在2012年7月的“刘小东在和田”的行为,使刘小东变得有点像个贱民,而他给出的理由是:1986年,他曾第一次到达新疆,并在速写本上画下新疆的山、树、清真寺、女人和乘客,故而,他再次来到新疆。
  我感觉这个理由是个幌子;同时,又认为的确是新疆的异质,为刘小东的绘画点燃了新激情。
  
  二
  
  最初注意到“刘小东在和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寻找我们内心的安宁

——陈茂智长篇小说《归隐者》序

 

阎真
  

  以我自己的经历和所接触的文学界朋友,深深感到,其实每一个写作者的内心里,都承担着一份服务国家与社会的责任。所谓“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所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我想,这大略就是自古以来读书人所固有的济世情怀罢。
  读到永州作家陈茂智长篇小说《归隐者》,我不禁为作者通过作品所传递出来的隐忧意识与济世情怀深有共鸣,对其为文与做人的风骨与精神心生感佩。
  这年夏天,我冒着酷暑来到江华,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我在这个被称为“神州瑶都”的少数民族县,有意识地去接触这个南方少数民族的历史与文化。我漫步在瑶城的街巷,去深山瑶寨探访,用身心去感受瑶山的山光水色和民俗风情,结识了这里众多的文学作者,也就认识了茂智。
  在短暂的接触中,感觉茂智是一个在人群中很容易被忽略也很容易被关注的人。说他容易被忽略,是他常常自觉地躲避在人们所不关注的角落,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世纪湖南诗歌概观
  
吴投文
  

  说起新世纪(2000年至今)的湖南诗歌(注:本文所论及的湖南诗人只限于定居或工作在湖南本地者,不涉及湖南籍在外地定居或工作的诗人),大概很多人有一种先入之见,认为湖南诗歌在中国诗歌版图上算不上一个特别的亮点。实际上,湖南是一块生长诗歌的地方,湘风楚韵的熏染使湖南的诗人成为特别的一群,在他们的身上总显露出那么一种放眼天下而又独立不倚的诗性人格与孤高情怀,这似乎已成为湖南诗歌传统的一个独特精神标记。也许因为这个缘故,在当今湖南诗人的血脉里也跃动着这种特殊的楚人气质,他们的创作在寂寞中显出沉实的底蕴,以一种不事声张的写作姿态进行纯粹的艺术创造,彰显出独立的形象。也正是这个原因,湖南诗歌存在着被低估的情形。这种低估在时间的沉淀中凸显出它的意义,这就是湖南诗歌的总体状况包含着地域性写作的特殊性,而要理解这种特殊性,需要回到诗歌地理学的具体情境中来。湖南的地理环境具有某种特异性,地貌多奇崛起伏,江河奔流其间,山与水似乎具有某种符号性的精神内涵。湘江横贯湖南这块热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说“霸权”与文体危机
——当下文学文体问题笔谈

 

主持人:徐先智
  

  主持人语:新文体的出现往往是独特文本对已有规范的反动,而文体的经典化也是后代作家不断地使用并对文体进行更新,从而给特定文体类型带来活力与合法性。在整个20世纪,小说无疑是最主要的文体形式。然而,在20世纪后半叶,尤其是消费时代到来时,小说在“一家独大”上走得更远,而且与其他文体之间的关系也已不再像以前那样互相融洽,它们之间的共生关系被政治或经济权力所解构。这组笔谈,围绕当下文学文体的危机,以湖南文学为例,从小说、诗歌、散文等不同文体与不同的角度讨论当下文体危机形成的原因,并进一步探讨如何促进不同文体之间的融合,互相引入不同文体优势,以便各个文体自身在文学整体性被边缘化的社会里,依旧能有较为强大的表达,最终使得文学能够真正为人们提供一条“回家”的路。在《文体视角下的当下文学困境》中,笔者认为当下文学的被放逐,除了社会普遍性原因之外,也需要思考文学本身的原因,文章从文体危机的角度反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 录


文学名家讲坛
曾左的友谊与破裂  □唐浩明                                
           
视 
小说“霸权”与文体危机——当下文学文体问题笔谈 □徐先智  张谷鑫  高博涵  陈进武

文学场域中的名人博客  □聂茂                                
新世纪湖南诗歌概观  □吴投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隐藏在历史境遇中的寓言
  
沈念
  

  汉娜在出狱的那天早上自杀了……
  自杀并非结束,而是内心道德审判的开始……
  一个是故事情节中的顿号,一个是故事带来的反思的省略号。对于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这本在文学界并非陌生的畅销小说,突然给我一种身在何处的惊讶。在此之前,我刚好在读以色列阿米亥的诗集《开•闭•开》,两书给我所带来的不同兴奋点中又包含着共同的元素——对宗教信仰的书写。
  信仰有度?在中国,信仰常常是被撇开的,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信仰的确不能解决衣食住行这些世俗的问题,因为很多人活在这世界,本身就是上帝开了一个世俗的玩笑。话回到《朗读者》身上。
  《朗读者》带给我的是惊讶。但我不知要如何去描述一个“罪与罚”的故事。
  从十五岁的米夏触摸年长他二十岁的女人汉娜身体的那一刻始,道德伦理底线上的逾越就开始了。在这场爱情“角逐”中,我们有时看到的是肉体的相互迷恋,有时是灵魂的一次纯净欢娱。两人跟随时间的沉浮,许多不可知的事件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让诗歌的月光栖息在乡村的灵魂之上
——唐象阳诗歌印象
  
聂茂
  

  这是一个特别真诚、特别低调的人。也许他在生意场上、在官场上或别的什么场上叱咤风云,但是面对诗歌,他始终虔诚,敬畏,谦卑。唐象阳,这个诗界并不熟悉的名字,一个经营诗歌数十年、却没有把诗歌当成涂抹生活口红的人,一个经历了生活的起起伏伏却依然默默地爱诗写诗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比起我见到的一些诗人的浮躁和自负(甚至有一些诗人有一种所谓的狂妄综合症),象阳表现得十分散淡和恳切,他看得清,摸得准,知道自己的斤两和功底,知道诗歌创作的真谛在哪里,因此,他既没有过多的奢望或宏大理想,也不会给诗歌创作加上不应有的精神重负,更没有用诗歌作为命运的敲门砖,或片面追求“诗人”肤浅而虚荣的头衔,他只是努力打磨好自己的手艺,用独特的目光,认认真真地写,老老实实地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就像老农对待水稻一样真诚。至于努力的结果是不是能够赢得美好的收成,那不是他关心的。所谓“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在象阳这里有了生动的诠释。可以说,象阳的这种真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血管如何链接根系

 

舒文治

 

    这年头,谈文学变成了一件顾虑重重、甚而挠心的事,肯定会被精于计算者和嘲讽者列入不靠谱的那类事中去。即使是无可救药地还迷在这道上的朋友之间,要畅谈一回,也变得遥不可及了,比如我和绍东,因文结识,成为铁杆,屈指一数,快二十年了,几乎天天可以见面,也可以用任何一种形式立马联系,但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读写,却从不就文学的话题深谈,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患有什么禁忌症,也没有吞下巴尔加斯·略萨用狂想的诗意形容的——“文学抱负的长长的绦虫”——我们都还没有上升到把写作自觉作为“一种专心致志、具有排他性的献身,一种自由选择的奴隶制”的高度。我们的日常交往仿佛是文学的地下活动,有时借助于三言两语的好书推荐和网上搜寻,有时聚在一起离题万里和哼哼哈哈,有时深夜或清晨发来胡思乱想的片段,有时干脆用暗语、打哑谜或把一些想法、计划弄乱推迟,但我们都心知肚明地把这些当成了一种信仰的依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水滚盐适中

——读绍东的小说《春天的鸡蛋》

 

吴尚平

 

    “双江湾”在绍东小说里成为一个充满故事的乡村地址,这个地址是众多中国农村中的一个,浓缩了乡土中国的苦痛、变迁和迷茫。《春天的鸡蛋》以一个收土鸡蛋的故事将双江湾留守妇女彩云的空巢之痛碎裂开来。中国留守妇女已经达4700万之巨,这些被迫迁徙和拆分的农村家庭命运面临着生存的困扰、情感的无依、欲望的挣扎等等尖锐的问题。绍东用极简的笔墨,敷衍一出“彩云”般的忧伤,在醺醉春天的“南风”里吹得失色,在“雾一样浓密的油菜花香”里失却了甜蜜,身心屈辱来得那么迅疾,甚至来不及后悔,心窝里的鸡蛋就不再完整如初。

 

    油菜花和南风扇出来的伤感是莫名的,那只穿睡衣就开门见客的彩云,已经满床心事不得其解。“女为悦己者容”,老公细牛在大城市打工,打扮给谁看呢?可以想见那睡衣上的“小白兔”也是带着油腥气的。要生活啊,不出外赚钱吃么子啊,细伢子读书何得了啊,诸如种种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