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iriusShaw
SiriusSha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40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5-17 11:27)

永远的4-1

 

                        (谨以此篇献给程梓芸 蒲美旋 文伟吉 吴卓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5-04 21:55)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利用这一个短暂的休假,经过长途跋涉我回到了家乡,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清风,只觉得精神抖擞。

刚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拿了小渔网,穿着沙滩鞋,冲下楼去了——捉龙虾。小区中央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水只没过脚踝上一点,地面铺满了小石子,非常澄澈,几乎天天换水。这样一来,这儿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拿上小网,与朋友卢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8:42)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有趣的老爸

         ——李汶龙

   我老爸是一个严谨的学者,是一个经常忘事还为自己辩解的人,从他那“地中海”与干瘦的身材也能看出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有一次清晨,晨风吹落树叶上的雨露,落在雨篷上的雨滴滴嗒嗒的,如时钟发出一秒一秒的催促声。在水滴声中,我睁开了曚昽的睡眼。“啊,好困啊,昨晚太冷了,风刮得我都想裹三层棉被!”,我迅速地穿上衣服“爬”起来走向卧室门口,妈妈也从卧室走出来,这时,最先起床的老爸,打着哈欠声,走到客厅门口,准备拿放在那里的眼镜,却突然看见一道亮光从门缝中射入,老爸叫了一声:“怎么回事?”。“啊!UFO!”,我吓了一跳,果然看见一道亮光从客厅门口射进来,我不明就里,又跑回自己的卧室大叫道“啊,有妖怪!孙悟空,机达,奥特曼,蜘蛛侠。。。,快来救救我们!”我冲上床盖着被子惊叫侧眼察看外面的动静。妈妈站在客厅门口,把门拉开了。更多的光照进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外面楼梯过道的光。这时,老妈意味深长的看着老爸,“不是我。”说完这句,平时话很多的老爸不说话了。对了,光是从门缝里透出来的,门缝!防盗门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8:30)

                                  张宁杰

我有一个有意思的同学。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都充满了喜剧和幽默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7:00)
分类: 随笔

    李佳洋

    小学的时候,我有一个“超级笑星”作为同桌。他的名字叫作小W。

    当我四年级第一次走近他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白茫茫的肉,一个板寸头和一副眼镜。至于其他的部位嘛,似乎都融入了他身后的“白茫茫”中。“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弱弱地问道。“我吗?我的名字叫作小W。”瞬间,我对他的印象有了一丝改观,认为他虽然长得不尽人意,至少也算彬彬有礼。但下一秒,我的世界观就崩塌了。

    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便蓦然回首。只见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小男孩小心翼翼地将餐巾纸撕成一条一条地,然后粘在脑袋上,一边翘着兰花指,一边说:“我是莎莎公主。”霎时,我只觉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我的胸腔中喷薄而出,我知道,那是血。于是,从此以后,我就一直经受着笑到脸抽筋的折磨。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语文老师为了让我们有一点写作文的灵感,特意准备了一场活动。内容是:让每一个学生都上来表演一种笑容。我知道,这是小W的强项,于是活动一开始,我就极力怂恿他去参加。但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并小声地对我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6:53)

陆天骐

童年总是有趣的,特别是我的童年,一直都没有学业的压力,一直都轻松地与朋友一起有趣地度过。

我最要好的朋友中有一个叫程照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5:59)
标签:

致同桌

校园

分类: 随笔

        本身就来自皆无人知的星球,漠漠然却升华成数学天骄。

本身就生有一副稚拙的憨态,茫茫然却成为了我的同桌。

他无需理会我无端的猖狂,却选择留下来,待我的世界繁花似锦,再赤足离开。

一头乱蓬蓬的乌发竖立着,发丝间无不溢出透彻的笨重和无知,皮肤黝黑,两颗葡萄大小的眼睛又黑又亮,黑亮中却泛滥着一种无可言喻的木讷,鼻子尖挺,嘴唇松弛,唇缝间露出一排清亮的白齿,脖颈和手指都分外细长,指尖还残留着童年的余香。他背着塞满数学读物的大书包傻傻地向我走来,“扑通”一声坐下来,着实把我骇了一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他小声地嘀咕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呀?”他便突然一个劲儿地开始翻捣他才上课两分钟却早已散乱一摊的课桌,三分钟后才噼里啪啦地捣腾出一本皱了边角的作业本,上面用斜体字写着“马润峰”三个看似亮堂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5:50)

作者:李航 

有一次,爸爸带回来很多口吐泡泡的大闸蟹,妈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们倒进水槽。可是,扑通——”一声,一只螃蟹掉在了地上。我们和螃蟹的战斗就拉开了序幕。

天啊!只听妈妈一声尖叫,螃蟹爬出来了!嘿!螃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3 15:49)

 作者:李航

看着电梯一节一节往下传送,耳畔确实地下传出的喧闹。“赶上事了!”我有些抓狂。“怎么办!开哥!咱们似乎赶上狂欢节了呀!成都首届狂欢节!”徐开是咱们班的体育委员,竹竿似得高个儿,我有些望而不及。

  他淡定的听着音乐,似乎没注意我这个“小矮人”。“喂,我说?”我嚷嚷道。他还是抬头看着前方,似乎这么做能比我看得更远,更广阔。

  排队的人一直牵着尾巴直至电梯,还围着自动售货机绕了几个圈。我提着箱子,顿时就愣住了。“还···有···几···个···人···呀······”

我自言自语道。“也就5、60个吧。”徐开一边点击着手机,一边说道。

  咋看这些排队的人进都没动静呢?走到安检口才知道,安检物品的机器坏了,正在抢修,大概还需要十分钟吧。我走回长龙一般的队伍,看着徐开一言不发的玩着手机。不知怎么的,我气得抓耳挠腮,心中乱作一团。

  看着手表上的分针懒洋洋的跑过10格,巨龙终于觉醒了,缓缓的向前蠕动着。我一手拖行李,一手拿着地铁票,难免有些疲乏,好像拖着龙尾和徐开似得,一步一步艰难前行。

  几个个头比较矮小,走路却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更多>>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