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玟涛
玟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0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介绍
玟涛,在德州

邮箱:wangwentao326@163.com

QQ:954484181

公众号:玟涛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读书笔记

有些书负责记录现实,有些书负责记录幻象。一个人的幻象,对另一个人有多大借鉴意义,很难说。事实上,很多关于幻象的书,猝不忍读,比如叶芝的《幻象》。最近,我在读《黑麋鹿如是说》。这本书有被高估的嫌疑,若非如此,我必不会轻易读到中译本。
   
这不是一个关于成功的故事。书里没有幻象让弱者具有异乎寻常的能量的情节。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被赐予了伟大幻象的人,因为过于软弱而无力运用这幻象。或者说幻象在种族和个人的问题面前无能为力。
   
博尔赫斯说,“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在《黑麋鹿如是说》中,我们得以欣赏一个人的失败,这不是卑微的成功励志。一个伟大的失败对我们的意义,也许远过于一场卑微的成功。无论现在你是否还能够欣赏这种悲剧美学。人们渐渐不再喜欢于欣赏悲剧,哈姆雷特、俄狄甫斯的伟大失败,远远赶不上某个小工厂主的成功更令人振奋。人们喜欢成功,行三十里路折返家中,比行千里路前途茫茫,更吸引人。
   
一、眼中的黑暗
   
黑麋鹿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5 16:24)

 “写作(《约翰•谢尔曼》小说)的那段时间里,我走在河滨路上,经过一家商店,橱窗里一个小球在水流的喷射下不停地跳动。我想到斯莱戈的水,空然感到一阵激动,这便形成了《茵纳斯弗里岛》。”在读叶芝的自传的时候,我读到这里,像见证一种奇迹,更高的现实降落在城市的中心,一个人听从了看不见的力量,腾空而起。
  
  一个人是否会让心中的声音召唤一辈子,充耳不闻?正如“你们为什么不能像确信将要来临的死亡一样相信目前的现实生活呢?(罗斯金)”,那么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相信那么现实的声音呢?听从召唤然后起身行动,这是宗教范畴的虔诚。人们生活的“虔诚”却往往不是服从,更像是懦弱,过日子的人被时间的虚无牢牢压制。近来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流行语:“不畏将来,不念过去”。这是一个人对他所属时间的衡量,或是面对时间的态度。念过去的、沉湎于过去的人,过去对于他恰恰是不现实的。如若不肯放下,便无法整理审视,重新接受。沉湎于过去走不出、脱不开,正是一种“逃避”。而畏惧将来的人,又畏惧着一种未知的、不属自己的威胁。
     
  “随着年岁,她的哀伤被改变,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0 17:15)
分类: 读书笔记

年终岁末常被当成一个漫长过程的歇脚点,单位上工作也已考核完毕,然后又是新一轮的会议排起长队,我总结回顾然后看着明天们接踵而来。我连续几年来也是如此,向单位交一份A4纸打印的总结,然后再默默地向自己递交一份。两者却是同样的慎重,唯恐说出了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我感受着生活的全部,却并不掌管,这仍像一个科股的岗位。工作的间隙里偷空看看书,写点日记,也在一次次感冒的间隙里,透过羽绒服帽子看看清晰的人们。

 

读书和写评之间的距离拉开,拉的越长,书评就越像一个族内远房,相似的气味,而相貌又相隔甚远。《不能不去爱的两件事》这本书,11月下旬我已经收到了。时隔多天,写完调研报告,写完领导发言提纲,才想起有一个书评我还没写,我却早已忘了书中让我去爱什么了。有过这样的两件事困扰过松浦弥太郎、也困扰过我们,我们不会欢喜上这样的情绪,后来我又不再困惑了,在一两件事之后我们克服了它们,回头再看它们就像一个不再可笑的笑话。

 

这一年来,我慢慢失去了随手口占一首诗的激情,我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2 17:02)
分类: 散文随笔

1
  读刁克利《诗性的寻找》的这几天,正好手头上的《小说的艺术》还差几章没读完,两本书恰好都是从小说的情节、视角和线索等要素入手分析小说写作,可比性很强。读过这两本书之后,我更愿意把哪本书推荐给朋友呢?这就像读书的标准,一本书该读不该读,该怎么读,内心总有把尺子,就像修车前,你要有自己的工具箱一样。
  
  我读了多年书,看书一直深入不进去,有些书喜欢的来,有些怎么也喜欢不来,有些又只是阶段性的喜欢,好恶总有标准,虽然可能标准不一。记得小时候,我跟着大人串门去,常见别人家里竖着一根钢筋改造成的土凿子,或锯条打磨成的刨子,也有人不知从何途径,拖回家一段火车铁轨,从此铁轨就趴在角落里变成砧铁。如此改造出来的工具,村子里不少见,一来很实用,比现成的商品化的性能更高,比如我就见过有人用飞机起降轮做成的驴车,肯定比现成的驴车更耐用。二来自己用惯了也顺手,虽然这些东西看上去有些奇怪,但你看到后,忍不住会拿起来挥舞一下。
  
  读书的标准也大抵如此,现成的市面流通的标准大概有,但如果没机会接触体制教育,那么自己改造成的工具,可能更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5 16:42)
分类: 散文随笔

午睡有些短促,只是点了一下就又醒了,我拿着毛巾去试图擦掉镜子上的水渍,我感觉这水渍有可能会渗进去,再也擦不掉,它们事实上很容易擦掉。生活并不是某种可以一次性完成的东西,它不像一种作品,它们不会完成了就在那里,一成不变了,而是不停地满足而又厌倦,并终于让你再也不想去擦洗它,“”反正擦洗了还是要脏的,最终别人看到了这种灰尘,并不会注意到你中途擦洗了多少次,这不是一劳永逸的,也不是你反复努力可以打造的,这正是它们无法完成的含义,并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这种无法完成本身,你努力去活,它们仍旧只是一摞书稿,不成其为一种形式。“一摞书稿是一回事,一本书是另一回事”。

 

在这种一遍遍反复的生活中,我觉得安全,可以随时错误,然后修正,你不能衡量今天比昨天过的更好,或者更坏,当你觉得内心有种泽泽生长的新力量时,那是在朝另一个方向看过去了,中午的时候,我在边吃饭边下载教程,这是我第多少次重新要学习了,半途而废是一种耻辱,我已经被侮辱了多少次了,学习然后遗忘,然后再学习,很多努力因为不能持续,而变成了重复的日常生活粘滞的克服,这些都是无效的,如果我不能在一个下午走的更远一些,到一个邻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11:17)

在这个早晨醒来,我问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又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显然昨晚入睡前,我并没有拟定好今天的主题,或者原本拟定的内容又被我忘了。我读了一会《南回归线》,又想了杂志的格式和几个细节的处理,然后便不知做什么了。

昨晚弟来找我,两人在楼下长椅上攀谈了半个多小时。黑暗中蚊子或别的飞虫不断地飞起,又落下,双手只好不停地忙着驱赶,好在这一天有风,也是庆云这些天中不那么炎热的一天。谈起的话题轻松,我语气中仍旧充满规劝和诫勉,如果我能更好地把握尺寸,也许会取得卡瓦菲斯或一位牧师的效果,只要听者能喜欢这种节奏,便有了市场,但有些遗憾的是我始终找不到这种感觉,无论是规劝别人还是自己,都常常力不从心或苍白干瘪,言语和手势失去水润和灵感,显得并不诚恳。弟弟还是在回忆或现在的这个今天,决然不去设想未来到眼前的庞然大物。

从一种不知作何想到不再去作何想,这一转变往往来的迅疾。堂弟此刻正持续于完全不知道大学要学什么专业的境地,弟弟对我说起他:“你看不出来吗?他是个闷骚型的,让他学技术,他根本坐不住”,我感觉着我周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2 11:14)

他的构成元素被他的死亡
磨砺得如此精细
——叶芝

在读书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某一本书有多少成分流入了我的体内,每读一本,都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如此,我每天都进行着这种能量的交换,趁着早餐和晚上的时间,读书并在裁割好的纸上写点书评。在另一种生活时间还没有开始之前,我得以维持当前的节奏。

今年的很多时间,被我拿去换成了书评,它们介于说明文和独白之间,我始终未能把握好说话的腔调和听者的耳朵,并最终写的不伦不类。写东西的强调这成了判断你的内心是否诚恳的标志。“无论什么书都是第一人称在发言,我们却常把这一点忘掉了”(梭罗)作家要简单而诚恳地写出自己的生活,我近来越来越喜欢这种诚恳的,有击打痕迹的文字,这样的文字却常常是以随笔、日记的形式出现比如里尔克的书信,叶芝的随笔,杜拉斯这样指给我,这样的文字中你能发现更多。

会有那么几本书,我乐意把它携带到床头,睡前或者醒来继续温习一段,作为对眼前生活的适应,然后我再去考虑单位上今天的工作。这些书往往给了我勇气和秩序,它们的内容构成了我说话的基调和生活方式的准则。我搞不清是什么样的童年经历或者情绪能够使我喜欢某一类书,并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1.了解一下作家们的写作嗜好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嗜好的不同有时也会影响到写作风格和文本结构,正像弹琴姿势的不同也会影响对曲目的不同阐释和音色处理。巴尔扎克喝着咖啡写,海明威习惯站着写,大仲马因题材的不同而选用不同颜色的纸写作,当门铃一响,福楼拜就立刻把一块很薄的红纱毯盖到办公桌上。斯蒂芬·金在《写作这回事》中明确说自己不喜欢太大的书桌,同样,翻译家戴骢习惯在厨房中动手,“一边是孩子的吵闹声,一边是我太太的麻将声,在吵闹声和麻将声的交响之下,我开始翻《敖德萨故事》。”“一平米见方,这逼得我尽可能少地去找参考资料,也是发挥我潜力的办法。我真担心,别哪天把我从厨房间拉出去,我一本书也翻不出来。”

相比这些坐在书桌前作家们,从《劳拉的原型》中,我们能感觉到纳博科夫习惯在车上用索引卡写作,这听起来是更像是一种旅途中扑克牌爱好的变种。一千年前,李贺同样在驴子上用纸条践行这一实用哲学。正如有人习惯像鼹鼠一样在晚上写作,也有人习惯写作时面对着清晨,享受着来自清晨的荣耀。

2.也常常听人说面对着电脑写不出东西来,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5 14:52)
分类: 博客日志
新年的开始,常常使人信心满满,想寻一个恰到的起点,近日整理自己2003年以来写的东西,数来却是2010年写的最多,甚至自己嫉妒自己,不但写的多,而且也思路凝聚、明晰,2011年就少的多,而2012年全年仅仅写诗14首左右,并且没有一首称得上满意的东西,而写书评写坏了胃口,以至于自己都再不想提笔。写作的少,自然对应了读书的少,思路的老化和零散,我渐渐相信了写诗不仅是经验智性的活动,年轻了不行,而且也是精神的凝聚,年老了照样不行。也许一个人上了年纪,唯一可做的只是一些精力性的、累加工作,新一年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要继续读哲学、读诗,手写笔记去读,细读,要听音乐认真地听,尽量避开时间的浪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8 17:10)

一辆出租车在远处的马路上
或降温的寒流、或政治局势、或一场阵雨
我无从知道,有很多东西正在路上向我走来,
像可乐瓶子、像筷子
有些事情,是一次性的
扎入你的体内,无论你是否高喊出来

 

我像一个教师吗?他们从我的
眼睛后面寻找入口,每每得意
我能够摸到别人的判断,像弹簧在咔咔地用力
我维修着灯具,也微笑,我看不到将发生什么
有些东西来了,然后过去
像一辆车从我体内发动,按喇叭
起步、转向灯,驶过

 

你没有记下的,就是忘记的
无论是手头没笔,或者其他
我可能也在慢慢忘掉家庭
爸爸似乎也在等着,并一点一点地
向前移动,他总是希望某些事情
在我的身上已经发生

家对于我变成了什么?从我衬衣下掉了出来
像一个琉璃球,没有扎好,像风筝一样
越飞越高,并最终变成了建设街尽头的晚霞

 

变故过后,我变得具体
攒钱还房贷、买车
很多爱好也没有了,它们像清晨的雨
经验终于变成了茧子,而不是诗
就像我看见一只蜘蛛
它小心翼翼,看着脚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