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温儒敏
温儒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1,849
  • 关注人气:26,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25日,在南京市第九中学开学典礼上,校长张恒柱向学生沉迷玩手机的现象“开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一期《语文学习》(2018年1期)刊出不久前我给上海“整本书阅读论坛”的一封信。如下:

      老师们好。

      我很想参加你们这个有意思的会,可惜最近忙于高中语文教材编写,苦不堪言,也难于安排时间去外地,只好写几句话表表支持的心意。

      我认为提倡整本书阅读,是因为现在的学生读书少,特别是很少读完整的书,而网上阅读也多是碎片化的,微信等自媒体阅读,更是火上添油,弄得大家焦躁得很,学生静不下心来读书。要求整本书阅读,我看首先就是“养性”,涵养性情,让学生静下心来读书,感受读书之美,养成好读书的习惯。这可能是最重要的。

      初中语文统编教材中安排有名著导读,其实就是整本书阅读。高中语文也会有安排,高一2个学期,每学期读2本。高二选修还会有这方面考虑。整本书阅读要列入教学计划,但这是很特别的课型,特别在于课内讲得少,主要是课外阅读,是学生自主性阅读。

      我不太主张名著阅读(整本书阅读)课程化。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3 16:23)

      1)、3月19日,在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讲《散文史上的周氏兄弟》。后《北京青年报》作专版报道,并刊出讲座内容。

      2)、5月,散文随笔集《燕园困学记》由星星出版社出版。

      3)、北京《传记文学》第4—5两期连载长篇学术传记《温儒敏:澹泊敬诚的问学之道》(王彬撰写)。

      4)、6月2日,在济南召开“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成果发布会,论文集《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由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出版。2012年我领衔承担这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山东大学文学院同仁协力同心,历时四年,终于完成。该研究在学界产生较大的影响,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有多次报道。

      5)、6月9日,晚上给山大文学院本科生上课,“现当代作家作品专题”,是我本学期的最后一课。从1978年到2017年,先是北大,后来是山大,我坚持给本科生上课,凡39载,曾被推举为国家级“教学名师”。我平时住在北京,准备彻底退休,今后恐怕不再给本科生上完整的课了。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一期《教育家》(光明日报办,2017年12期)杂志发表《文学史家目光中的大语文》(作者李浴杨)。全文如下:在进入“新时期”以来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钱理群、温儒敏与吴福辉都是成就卓著的资深学者。三人著作丰赡,在从事专业研究之余,都对于中国语文教育抱有浓厚兴趣。尽管具体的着力点不同,但都从中年时期开始密切关注语文问题,不但从文学史家的视野出发做出理论思考,而且还直接投身一线实践,在多所大学、中学与小学开设课程、参与改革与总结经验。今天,我们特邀了三位先生从文学史家的专业视角来分享他们眼中的“大语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儒敏撰。

      近年中坝温姓宗亲正在建“必慎公祠”,到底必慎公在温氏族谱中居于什么位置?年轻的宗亲可能不太明了。我这里根据族谱和有关资料,梳理出一条中坝温氏族谱的线索,供各位宗亲参考。手头有一本“太原堂温氏族谱”,是1994年由温济权等人编写。他们花了很多心血,成就了这本族谱,应当感谢他们。族谱编写非常复杂,资料收集不容易,源流叙说也千头万绪,我只能根据族谱提供的材料,以紫金中坝这一支为主,略叙其脉络。可能会有差错,请指正。大家都来关注此事,不断增加材料,修正错误,最终就会形成比较完整的族谱。

      先追溯温姓起源。有三四种说法,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周代国君周成王年幼继位,由唐叔虞的叔父周公旦摄政,后来唐叔虞的后代便受封于温国(诸侯小国,今河南温县),赐姓为温。但这个说法证据不足,也可能是攀附名流所致,因为唐叔虞是周朝立国的元勋,也是三晋文化的代表,名声很大,可以攀附为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解放日报》2018112日发表对我的专访(记者吴越),全文如下:

上周末,20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评论温儒敏的散文随笔集《燕园困学记》(新星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的,作者李浴洋,刊《中华读书报》11月29日。全文如下:

    从1978年考入北大,追随文学史家王瑶先生攻读研究生起,温儒敏的学习、工作与生活便同燕园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近年在北大教席上荣休以后,“壮心不已”的他又移师山东大学,同时出任了教育部部聘全国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的总主编,但他对北大的关怀却未尝有一日消歇。如此算来,温儒敏的“燕园纪历”已近四十个春秋。而他,也由是成为了一位地道的“老北大人”。

  由文学研究而文学教育,再到文学生活,是温儒敏四十年学术道路的一条主线。在四十年的上下求索中,他不断拓展学术视野,投射现实关怀。他爱惜自己作为文学史家的志业,但也追求在更广阔的天地间有所作为。不过与此同时,他虽一再跨出学院的高墙,但立身行事却从未逾越一位学者的本分与底线。这与他四十年间无论身在何处,却始终心系燕园或许不无关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儒敏论语文教育》第三集去年由北大出版社出版,媒体上见有多篇书评。今又有一篇网上评论,作者是中山市教研室的郭跃辉老师,文章虽有过奖,但有比较中肯的看法。转帖给朋友们一读。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华社瞭望周刊最新一期访谈《温儒敏:在课程改革中守正创新》,讲到课改面临的问题,新教材编写的情况等等。全文如下:

语文教材是社会公共知识产品,众口难调,还要编出新意,确实非常难。部编本语文教材投入使用后,一线师生的反馈是非常正面的,让我们很受鼓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网上关于我的言论的“热炒”,完全偏离我的讲话原意,是标题党所为。今见《南方周末》文(《让纸质阅读蔚然成风》,2017年11月16日头版),总算回到正题来讨论。全文如下:

    “语文课是高一学点知识,高二忙联考,高三基本不学,全部刷题。”据2017年11月13日的报道,部编版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的寥寥几句描述,将“应试”两个字在语文科中的具体场景,清晰展现出来。“高中语文特别是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温儒敏这个判断建立在调研之上,并无夸大其词。同样是北大名师,钱理群曾到中学去开鲁迅研究课程,结果听课的人越来越少,学生最大的理由也是要高考了,时间根本不够,哪能“浪费”在听这些不能直接提高分数的课程上?

    现状的确如此,“数学突击一个月可能提高10分,语文突击一个月搞不好减5分”。作文写得好写得坏,75%-85%都是42到45分。这还有什么动力去大量阅读、经常写作呢?

    温儒敏透露的未来高考改革方向大致有三,一是大量增加阅读量,“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二是将哲学、历史、科技等各个领域的内容放入阅读内容;三是将提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