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温儒敏
温儒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8,251
  • 关注人气:25,9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学人专访,用整版篇幅介绍温儒敏的治学经历,评价在现代文学和语文教育等方面的贡献。题目《温儒敏:办教育要守正创新》。文后还附有记者舒心的采访手记,透露温儒敏为人为学的一些细节。全文如下:我觉得教学是值得用整个人生投入的事业,是我所痴迷的乐事,是份完美的精神追求。十年前,北大教授温儒敏获得教育部授予的全国高校教学名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10月3日)是中国人民大学建校80周年,我很荣幸受邀参加庆典。人大文学院(原语文系)的校庆专刊(中文视窗)上摘要发表了我多年前在人大一次演讲的部分内容,涉及到对母校的一些回忆和评说。文章如下:

    中国人民大学是共产党一手创办起来的学校,从延安大学、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到五十年代建立的人大,一直是党的“嫡系”学府,一个致力于培养干部的机构。现在的人大附中很有名,大家不一定知道,其前身是“工农干部补习学校”,高玉宝、郝建秀和当时很多有名的干部,都曾在这个学校学习过。五六十年代的人民大学,有点类似党校,主要就是培训干部。我考大学的时候是196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月28日教育部召开三科统编教材新闻发布会。我在会上就语文教材编写情况发言,并回答记者问题。本文是发言稿一部分。刊载于8月29日《光明日报》。  

    这次语文教材对篇目的选择是下了很大功夫的,选文要兼顾到方方面面,是充分考虑到社会相对共识的。统编本语文教材的面世不应该理解为对既有语文教材的颠覆,以前各个版本优秀的、好的经验也应尽量吸收进来。另外在编写过程中也注意遵循语文学习的规律,特别是克服随意性。还要编得好用,接地气,能够满足一线教学的需要,甚至能够对当前语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一些弊病起到纠偏的作用。  

    这套教材不光是选文的问题,在结构、体例诸多方面也努力做到有革新、有改进。

    我理解,起码有四点改进是比较明显的:一是采取语文素养和人文精神双线组织单元的方式来编排。以前的教材普遍都是主题单元,这次加进去一个语文素养双线安排,这样有利于安排必要的语文知识,优化学习的策略,促进学生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的发展。栏目也增加了很多。另外还有一些活动探究的单元,不光是学习一些课文,精读精讲,还有一些活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8月25日)《人民日报》发文(评论员赵婀娜),支持新教材,澄清舆论。全文如下:

    期待翻开新课本的孩子们,能够在教学改革的新风中爱上中国文化、培养伴随一生的读书乐趣

  临近开学,有关新教材的讨论格外引人注目。从9月1日起,全国数百万就读于起始年级的小学生和初中生将开始使用“教育部编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现行的“人教版” “粤教版” “苏教版”等版本教材将逐步被取代,德育、历史和语文3个科目最终将实行统编。

  各方声音,尤以对语文教材的关注和讨论最多。如将原来小学一年级新生先学拼音、再学汉字的方式改为先进行汉字教学,一个月后再识拼音的方式是否是对以往语文教学的颠覆,选文篇目的变化以及古诗文比重大幅增加是出于怎样的考虑等。

  对于教材的普遍关注,折射出的正是社会对于教育手段科学性的高度期待。而对于编写教材的人来说,选用什么篇目,既要兼顾经典性、可读性,还要考虑文体、篇幅、深浅,是否适合特定年级教学的需要;既要着眼于语文素养的提升,又要贯穿“立德树人”的总体要求,还要考虑如何激发学生的兴趣,润物无声地融入语言教育、情感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部编本语文教材有什么特色?《新京报》2016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当代文学专业教学过程中,很多老师反映现在大学生读的文学作品十分有限,这让授课教师很被动,如何调动同学们的阅读积极性显得十分重要。

温儒敏先生在这方面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今日小编带领大家一起领略下温教授的授课风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近日我为“部编本”语文教材使用教研员培训会所做的讲座整理稿,文字来不及打磨,先此发表,供老师们参考,并批评指导。

      部编本语文教材投入使用,就像一部作品面世,那么有哪些成功与不足,是好是坏,就交给读者去评判,就要看“读者接受反应”情况如何。教材到底编的怎么样,不是我们这些参与编写的人所能评定的,更不是我这个总主编说了算的,最终还得靠一线教学的总体效果来评判。

      这套教材从2012年3月启动编写,到现在5年多了,还有几个年级尚待最后通过中央思想宣传工作小组的批准,时间实在拖得太长,编得也很辛苦。主要是上上下下都这套教材的期望值太高,中央和教育部直接关注和领导,不断下达各种要求和指示,社会各方面也纷纷提出批评建议,目光都聚焦这套教材,不容许出任何差错,教材编者的压力大,大量的精力都耗费在一些平衡和解释上。这大概也就是带官方色彩的“部编本”的命运。

      不过,因为中央重视,教育部直接领导,这套教材的编写资源也是空前雄厚的。前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最近我在全国语文教研员(小学)部编本教材使用培训会上的讲话(记录稿),文字未经打磨,仅供内部参考。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套新教材到底编得怎么样,不是我们这些参与编写的人所能评定的,也不是我这个总主编说了算的,最终还得靠一线教学的实践来评判。大家要尊重新教材,理解新教材,用好新教材,但也用不着把新教材看作是不容置疑的教学标准与蓝图。教材教材,编得再好,也只是用于教学的材料,当然也会提供某些教学的框架与导向,但学情不同,用起来也应当有各自的发挥。教材是可以质疑、改动和调整的。我期待通过广大教师的实践,不断完善这套新教材。

      这套新教材是中央关注和批准、教育部直接领导和组织编写的,其编写资源可以说空前雄厚。前后从全国调集五六十位专家、作家、教研员和编辑,组成编写组,人教社的中语室和小语室在其中起到中坚作用。实际参与过这套教材咨询等工作的各个学科领域专家有上百人。教材还经过三十多轮评审,几百名特级教师的审读,以及多个省市几十所学校的试教。如果不是“部编”,很难动员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6月23日《人民日报》发温儒敏文,是在山东师大讲座的摘要。文如下:信息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催生着一种和以往截然不同的阅读方式。这种变化对读书提出一些新的要求,造成了一些新的困扰,必须正视和适应这种变化,构建起信息时代的读书生活。

互联网和数字化给阅读带来极大的便利性,创造出一种崭新的阅读体验:我们可以很方便地获得海量阅读材料;可以随时随地利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光明日报》发表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组织点评评今年的高考作文,题《考查思维与语言结合能力》。文如下:

  《光明日报》编者按:高考作文引导着语文教育,也聚合了全社会对教育的关切。又是一年高考季,今天首场考试语文的作文题甫一曝光,网上就掀起热议。今年高考作文题与往年相比有哪些变化,体现出哪些价值特点?光明日报邀请专家学者和一线教师,第一时间作出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