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温儒敏
温儒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0,210
  • 关注人气:26,6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今日(2018年8月6日)北京《新京报》发表评论《培养阅读习惯的语文课改没问题

》(作者是海洋大学教授王天定),对这些天关于语文部编教材是否加重负担的讨论又提出看法。转一下,供参考。文如下:

      这几天,陕西师范大学程世和教授批判“部编版”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和语文统编教材的网文引起广泛讨论。

      先是程世和教授在微信发表万字长文,三问温儒敏“你是否还记得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呐喊?”温儒敏本人于7月30日在博客上回应。两个教授的论战让酝酿中的新一轮语文教改成为一个社会热点话题。

      我认真读了相关报道,感觉程世和教授担心新一轮课改加重学生负担,呼吁救救孩子,用心良苦。但是,我认为温儒敏教授“中国语文教育的主要问题是学语文不读书,读书少”的观点也切中肯綮。

      所以,把培养学生阅读兴趣,掌握阅读方法、享受阅读体验,作为语文教学的主要目标,这一教学改革方向,我由衷支持。

      我在高校新闻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程世和教授批判温儒敏和语文统编教材的网文引起广泛讨论,我还没有直接回应,但读到一些讨论的文章,觉得比较实在。这里再转发广东中山市教研室郭跃辉老师的文章《质疑程世和教授——价值判断应基于事实》,其中关于必背古诗文是否增加负担问题谈的很清楚了。

      这两天,微信朋友圈里流行着程世和教授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敬问温儒敏:你是否记得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呐喊?——致“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的一封公开信》。程教授在文中指出了温儒敏教授及其主编的部编本教材的诸多问题,也提出了一些值得探讨的理论点以及改进的建议。有很多问题属于“复杂性问题”,不是凭借一些感性判断和道德呐喊就能解决;有些问题属于“多元性问题”,不同的群体站在不同的价值角度,往往会有不同的价值判断;也有一些问题,是社会问题、体制问题,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团队能够解决的。对于这些问题,笔者虽感觉很有讨论的必要,但限于阅历与知识面,不愿意给原本复杂的问题再添浑水,只想利用有限的篇幅,讲清楚一些能够讲清楚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程世和教授在网上发表攻击我的万言书,引发一些争论。我还没有回应。应当容许不同的声音,但必须实事求是,而不是断章取义,哗众取宠。昨天我在我的微博上转发了一位一线老师回应程世和的文章,今天再转徐宏庆老师一篇文章,供大家参考。天很热,还有很多比这重要的事情 需要关注。徐宏庆的文章如下:

 

    这两天,语文教育圈子里又一篇文章火了,作者程世和以一篇名为《敬问温儒敏:你是否还记得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呐喊?》的万言书,向“部编本”语文教材总编温儒敏发起了质问。

开篇一句话,就带着道德批判的味道:“为了数以亿计孩子们的命运,本人忍着酷暑,从早晨写到深夜,写出以下文字……”

    作为一个学者,探讨问题最基本的素养,应该是实事求是地就事论事,然而这位先生开口就来一句“为了数以亿计孩子们的命运”。这样的语句,经常出现在什么年代,什么场合,想必你我心里都清楚。

自古以来,中国就不缺乏“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的儒家士大夫,满口礼义仁爱,用道德批判的方式,宣扬着自己不切实际的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7月12日晚,朱德发先生因病逝世,享年84岁。三年前,也就是2015年9月3日,在山东师大曾经召开过一次有关朱德发及山师现代文学团队的研讨会,我在会上作了即席发言。如下是当时的发言记录。现刊布于此,以纪念朱德发先生。 温儒敏

 

    对朱德发先生表示祝贺——祝贺他从教六十年,也祝贺山师的团队取得丰硕的教学科研成果。

    山师的团队兢兢业业几十年,现在已经成为全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一个重镇。

    这个团队,在文学史研究方面,成绩最为显著。最早可以追溯到田仲济先生,他写的《中国抗战文艺史》,1947年出版,后来朱德发先生又做了充实增订。文革以后,记得有一本影响很大的文学史,就是山师的田仲济先生和山东大学的孙昌熙先生以及两个学校的老师合作编写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八十年代以后,这个团队出现了一系列的文学史著作,包括《中国现代文学史实用教程》、朱德发先生的《中国五四文学史》(关于“五四”他有三本书)、《中国现代小说史》、冯光廉先生的《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月26日光明日报刊载清华钱学森班首席教授郑泉水这篇文章,谈到一个人人都感觉得到、却又很难解决的问题。全文转帖如下:

    进入21世纪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加速将人类带到从未面临过的一个“奇点”:智力被非人类全面超越,导致对教育的核心需求产生了千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变化:从知识传授转为创新能力培养,且这一转变到来的速度和范围都远远超过预期,从而使破解“钱学森之问”迅速成为最急迫的国家战略性挑战之一。

    那么,究竟哪些素养对成为优秀创新人才最有影响呢?

    参考美国哈佛大学、加州理工等名校的标准和著名招聘专业公司的经验,以及心理学和脑科学的有关重大进展和新认识,我们发现创新的“基因”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维度——内生动力:有对科学发现或技术创新着迷般的极强志趣和不断追求卓越的内在力量;开放性:有强烈的求知欲、好奇心,具有批判性思维和提出有意义问题的习惯,能从多角度看问题,有很好的观察力,有思维的深度等;坚毅力:包括开始和改变的勇气,拥抱失败、屡败屡战,对目标锲而不舍的追求和专注、耐得住寂寞、坚持到底等;智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网上流传我在语文统编教材国家级培训会上的讲话ppt稿。为方便读者,转帖如下。谢谢整理着。

 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民日报6月8日消息,2018年高考语文试卷作文题共9道,其中3道由教育部考试中心命制,6道由北京、天津、上海、浙江、江苏等省市命制。
今年的高考作文命题总体来说比较强调贴近现实,引导考生关注社会,命题的思想指向很注重立德树人。比如北京的两道作文题,一是“新时代新青年——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二是以“绿水青山图”为题,展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全国卷要求围绕改革开放以来深圳、浙江、雄安的口号、标语来做文章,还有浙江卷聚焦“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内容要求都紧密贴近时代,考生也有话说。许多考题都要求写议论文,这有利于考查学生的思维能力,特别是逻辑思辨能力。而这往往是语文教学的“弱项”,高考作文的命题导向,可以撬动这方面的改变。
此外,北京的考题有微写作,命题指向课外阅读,考查阅读面和阅读量,这也有利于改变语文教学读书少的偏向。北京卷作文题还特别提示在议论文和记叙文中选做一种,这种设题亦有正面的“指挥作用”:现在的作文备考几乎全都在准备议论文,而记叙文写作对于语言表达的训练很有必要,也是议论文所不能替代的。
今年不少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转发一篇微博,是关于我近日在语文统编教材培训会上讲话的摘要(源自微博“春来笔记”)。文如下:

    58日,四川师大20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25日,在南京市第九中学开学典礼上,校长张恒柱向学生沉迷玩手机的现象“开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一期《语文学习》(2018年1期)刊出不久前我给上海“整本书阅读论坛”的一封信。如下:

      老师们好。

      我很想参加你们这个有意思的会,可惜最近忙于高中语文教材编写,苦不堪言,也难于安排时间去外地,只好写几句话表表支持的心意。

      我认为提倡整本书阅读,是因为现在的学生读书少,特别是很少读完整的书,而网上阅读也多是碎片化的,微信等自媒体阅读,更是火上添油,弄得大家焦躁得很,学生静不下心来读书。要求整本书阅读,我看首先就是“养性”,涵养性情,让学生静下心来读书,感受读书之美,养成好读书的习惯。这可能是最重要的。

      初中语文统编教材中安排有名著导读,其实就是整本书阅读。高中语文也会有安排,高一2个学期,每学期读2本。高二选修还会有这方面考虑。整本书阅读要列入教学计划,但这是很特别的课型,特别在于课内讲得少,主要是课外阅读,是学生自主性阅读。

      我不太主张名著阅读(整本书阅读)课程化。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