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温儒敏
温儒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2,786
  • 关注人气:26,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是评论温儒敏的散文随笔集《燕园困学记》(新星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的,作者李浴洋,刊《中华读书报》11月29日。全文如下:

    从1978年考入北大,追随文学史家王瑶先生攻读研究生起,温儒敏的学习、工作与生活便同燕园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近年在北大教席上荣休以后,“壮心不已”的他又移师山东大学,同时出任了教育部部聘全国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的总主编,但他对北大的关怀却未尝有一日消歇。如此算来,温儒敏的“燕园纪历”已近四十个春秋。而他,也由是成为了一位地道的“老北大人”。

  由文学研究而文学教育,再到文学生活,是温儒敏四十年学术道路的一条主线。在四十年的上下求索中,他不断拓展学术视野,投射现实关怀。他爱惜自己作为文学史家的志业,但也追求在更广阔的天地间有所作为。不过与此同时,他虽一再跨出学院的高墙,但立身行事却从未逾越一位学者的本分与底线。这与他四十年间无论身在何处,却始终心系燕园或许不无关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儒敏论语文教育》第三集去年由北大出版社出版,媒体上见有多篇书评。今又有一篇网上评论,作者是中山市教研室的郭跃辉老师,文章虽有过奖,但有比较中肯的看法。转帖给朋友们一读。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华社瞭望周刊最新一期访谈《温儒敏:在课程改革中守正创新》,讲到课改面临的问题,新教材编写的情况等等。全文如下:

语文教材是社会公共知识产品,众口难调,还要编出新意,确实非常难。部编本语文教材投入使用后,一线师生的反馈是非常正面的,让我们很受鼓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网上关于我的言论的“热炒”,完全偏离我的讲话原意,是标题党所为。今见《南方周末》文(《让纸质阅读蔚然成风》,2017年11月16日头版),总算回到正题来讨论。全文如下:

    “语文课是高一学点知识,高二忙联考,高三基本不学,全部刷题。”据2017年11月13日的报道,部编版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的寥寥几句描述,将“应试”两个字在语文科中的具体场景,清晰展现出来。“高中语文特别是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温儒敏这个判断建立在调研之上,并无夸大其词。同样是北大名师,钱理群曾到中学去开鲁迅研究课程,结果听课的人越来越少,学生最大的理由也是要高考了,时间根本不够,哪能“浪费”在听这些不能直接提高分数的课程上?

    现状的确如此,“数学突击一个月可能提高10分,语文突击一个月搞不好减5分”。作文写得好写得坏,75%-85%都是42到45分。这还有什么动力去大量阅读、经常写作呢?

    温儒敏透露的未来高考改革方向大致有三,一是大量增加阅读量,“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二是将哲学、历史、科技等各个领域的内容放入阅读内容;三是将提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王瑶先生。我们上研究生时王先生才65岁,比我现在的年龄大不了多少,但感觉他是“老先生”了,特别敬畏。对不太熟悉的人,先生是不爱主动搭话的。我第一次见王先生,由孙玉石老师引见,那天晚上,他用自行车载着我从北大西门进来,经过未名湖,绕来绕去到了镜春园76号。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烟丝香味,挺好闻的,满头银发的王先生就坐在沙发上,我有点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开场。王先生也只顾抽烟喝水,过了好久才三言两语问了问情况,说我3篇文章有两篇还可以,就那篇论《伤逝》的不好,专业知识不足,可能和多年不接触专业有关。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客套,但很真实。有学生后来回顾说见到王先生害怕,屁股只坐半个椅子。这可能是真的。我虽不致于如此,但也有被先生批评得下不来台的时候。记得有一回向先生请教关于三十年左翼文学的问题,我正在侃侃陈述自己的观点,他突然离开话题,“节外生枝”地问我《子夜》是写于哪一年?我一时语塞,支支吾吾说是三十年代初。先生非常严厉地说,象这样的基本史实是不可模糊的,因为直接关系到对作品内容的理解。这很难堪,但如同得了禅悟,懂得了文学史是史学的分支之一,材料的掌握和历史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网上盛传所谓温儒敏语文教育的24个“金句”(也有19个的),原来是从我的一些文章、讲演中摘录的。谢谢这么关注,也顺便转帖一下,不是什么“金句”,观点而已,仅供参考 。重要的还是老师们自己的教学实践。

1.语文或者中文学科,是所有学科中最基础的学科。正如数学家、原复旦校长苏步青所说,如果数学是学习自然科学的基础,语文则是基础的基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师大京师论坛报道)2017年10月25日上午在英东学术会堂第二讲厅,“京师课程与教学论坛”第十四讲邀请到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温儒敏教授做“我的语文教学研究之路”的专题讲座。

    本次讲座由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院院长王本陆教授主持,课程与教学研究院的教师、博士生和硕士生以及其他院系的部分学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温儒敏教授长期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理论的研究,又深切关注基础教育语文教学问题,为推动中小学语文教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此次讲座温儒敏教授从语文课程的功能、阅读、写作、语文高考改革、语文课程改革及语文教材等六个方面展开,发表了诸多平实而又极具指导意义的见解。

    在讲座开始,温儒敏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明日报》10月18日在刊发温儒敏学术成就的专访时,还同时发表一篇记者(舒心)的采访手记。全文如下:

    我曾几次与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接触,每次都有新的认识和收获。

    201448日,山东桓台召开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20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明日报》1018日专访(记者舒心),较全面报道了本人在学术和教育事业上的经历与得失,有许多过奖,也是激励。可以看作是学术传记。全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东大学正在开展本科教学评估,校报记者采访我,我做了简要的笔谈,提些建议,顺便也谈了几句关于双一流“落马”的事。文如下:山大的本科生源很不错,本科教育有厚实的基础,但这些年也出现一些问题。主要是学生静不下心来读书,读书太少。我看要少开概论和文学史之类课程,增设一些专书导读课,要求学生在学4年必须完整阅读一二十种基本的书,包括古今中外的经典。可以一学期集中读一两种,要求读完,讨论。概论、文学史之类可以自学,不用花费太多课时。有些基本的课必须开设,比如音韵、训诂、版本、目录等,简单一点可以,但总要接触。不能什么都找互联网,只知道“流”,不知道“源”,只有学习结果,没有过程。对文科学生来说,写作能力也要训练,这也是基本能力,也可能是他们日后谋生的“饭碗”。写作背后是思维训练。不能只依赖写作课,要所有课程都来承担写作训练。学院必须对教师在学生写作方面的教学绩效进行考察。要建立平时小论文到学年(学期)论文,再到毕业论文三级考查制度,而且毕业论文必须有制度来保证质量要求。要通过教学质量检查来完善教学管理制度,一个个环节落到实处,搞好教学,特别是能体现“看家本领”的本科教学。这次双一流评比山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