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中国古玉鉴藏论坛

QQ群:246480720

个人简介
我的网名:穷人1950
我的联系方式:13841661498~
国际大收藏家联合会 会员
电子邮箱:wenqing1950@sina.cn~
个人资料
文清
文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70
  • 关注人气:1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看过的电影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红山文化专题

关于红山诸文化的鉴定,是每个红友共同关心的问题。

目前是红山诸文化最迷糊的时期,假货和仿品在各地古玩市场上泛滥成灾,李逵被李鬼弄得是真假难分。

现在可以把活动在红山文化界的人,分成为下面的几种类型,这些人或多或少地患上了“恐假症”。

1、专家型:那些已经头戴“专家”帽子的人,他们不到民间去深入调查研究,坐在办公室里装大尾巴狼。其中有的人没有见过真红山,更没有亲手摸过真红山,但就敢说真红山只有三百件。你一个草民还能有真红山?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

2、高手型:这些人自以为是,自以为有钱,自以为有眼力,自以为已是高手。其中有些人在贸然入市以后而吃了药,吃了苦头以后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对红山来个全盘否定,到处散布“高仿不得了”。还有些人把真的说成是假的而把假的说成是真的,因为他们手里没有几件真品,也没有真正弄懂红山的真谛,但就敢说自己是高手,谁敢不服就攻击谁。

3、假货型:有些制假和卖假的人,为了把自己的仿品卖出去和卖个好价钱,为了表明自己的水平有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派进行了镇压(有些军区开枪进行了血腥屠杀),这就是文化大革命中人们通常所说的“二月逆流”和“三月镇压”。

在锦州驻军吴忠和李湖之流的授意之下,锦州市公安局发表了“三.六通令”,把锦州师范学院“红色造反团”等三个群众组织,打成了反动组织并予以取缔和抓捕其坏头头。派性严重的锦州市公安局“公安公社”还把“三.六通令”扩大化,乘机抓捕了其他单位的一些老糟头头。

由于有海军新党委(李、王、张)的保护,海校的“兵团”和“总队”逃过了这一劫。不但锦州市公安局没有抓捕海校革命造反派的权力,就是连锦州的四十军也不敢轻易地向海校下手,因为人家是海军你没有这个权利。

经过这次沉重的打击,锦州市的文化大革命跌入了低潮。但受到压制和打击的老糟们并不泄气和屈服,他们重整旗鼓并纷纷起来进行勇敢的抗争。但是如果没有海军学校的全力支持,老糟们想东山再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子”的罪名抓走了。坏分子这个罪名最为奇妙和万能,真不知道是哪个高人发明出来的,只要看你不顺眼那你就是坏分子,没有什么具体标准的。

二中“红色造反团”参加了糟字派,经过这次沉重的打击,许多老糟纷纷退出了红卫兵组织。好几百人的“红色造反团”,现在也仅剩下了几十个人。

二中“红色造反团”的头头叫谢惠民,这个人有点生性(蛮横的意思),所以被人送了个外号“谢回子”。文青虽然没有跟他发生过矛盾(小摩擦还是有的),所以是一种面和心不和的状态,这也是他没有参加“红色造反团”的原因。

二中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则更惨,因为内部发生了糟和好的争论而分化瓦解了。好几百人的红卫兵分成了两派,大部分人加入了好字派的“联总”;一小部份人加入了糟字派的“红色造反团”。文青已是光杆司令了,两派红卫兵都拉他入伙,但他表示还没有想好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文青的家里也分成两派了,父亲和二哥是好字派,大哥是糟字派。父亲是锦州建材局好字派的一个小头头,二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坏、右分子翻案,实行资产阶级专政,进行阶级报复;破坏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号召,大搞反革命经济主义,制造停产事件,使国家财产和生产计划遭到严重破坏,犯下了许多严重罪行。为了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保障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保障“抓革命,促生产”,维护革命秩序,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顺利进行。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和广大革命群众的强烈要求,决定立即取缔上述三个反动组织,特通令如下:

一、“锦州师范学院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红色造反团”、“锦州陶瓷厂毛泽东主义战斗总队”和“中南海锦州工学联革命造反总部”及其下属一切组织,自通令之日起,立即解散,停止一切活动,并且不得改换名称成立新的组织或以任何形式转入地下活动。

二、上述反动组织中的首恶分子和幕后策划者以及罪行严重的分子要立即向公安机关登记投案,彻底交待罪恶活动,听候处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三、上述反动组织中的一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海省军区调动独立师、独立团共13个连,包围了日报社印刷厂,赵永夫亲自在宾馆大楼坐镇指挥。但“八.一八”不肯屈服,而且情绪也越加愤怒。北京红卫兵的广播车针锋相对,不断呼喊:“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

上午11时,军队开枪打坏了所有的喇叭,整个现场出现了可怕的寂静。

下午两点,从宾馆大楼发出了两颗信号弹,楼顶上的重机枪开始扫射。报社印刷厂周围五个制高点上的机枪一齐开火,许多机枪交叉射击起来。进攻报社的解放军战士遭到扫射,有五名指战员在冲击时,被身后的机枪子弹打死。

不到30分钟,部队轻松地占领了日报社印刷厂大院。院子里到处都是手拿毛主席语录本的群众尸体,有的地方尸体都叠成了三层,真是尸山血海。

赵永夫等军头赶到现场,面对这些手无寸铁的群众尸体,他们也感到胆怯了,就急忙布置下去统一口径。“是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通告中着重指出:在毛主席亲自批发的中央军委命令中,清清楚楚地写着:“对于冲击军事领导机关问题,要分别对待。过去如果是反革命冲击了,要追究,如果是左派冲击了,可以不予追究。今后则一律不许冲击。”。你们明明知道,我卫戍区司令部是军以下而又担负战备任务的部队,是属于中央军委命令中所指的不准冲击,不准串连的单位,为什么还硬要反我卫戍区司令部呢?对于你们这种罪恶行为,我们是一定要追究的!

在通告中最后指出:海字四三七部队“革命造反兵团”、“红色反修总队”及锦州师范学院“红色造反团”等组织中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转移斗争大方向,把斗争矛头指向我人民解放军,是极端反动的,是一股反革命逆流。最后警告这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必须悬崖勒马,向人民低头认罪,否则是决没有好下场的!

你们请看,锦州“联合总部”的老糟们并没有冲击军区,可是这顶大帽子还是硬要给你戴上的。老糟们只是聚集在锦州卫戍区司令部大门前,连包围都谈不到,更没有进入大门进行冲击,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锦州卫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通告中着重指出:在毛主席亲自批发的中央军委命令中,清清楚楚地写着:“对于冲击军事领导机关问题,要分别对待。过去如果是反革命冲击了,要追究,如果是左派冲击了,可以不予追究。今后则一律不许冲击。”。你们明明知道,我卫戍区司令部是军以下而又担负战备任务的部队,是属于中央军委命令中所指的不准冲击,不准串连的单位,为什么还硬要反我卫戍区司令部呢?对于你们这种罪恶行为,我们是一定要追究的!

在通告中最后指出:海字四三七部队“革命造反兵团”、“红色反修总队”及锦州师范学院“红色造反团”等组织中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转移斗争大方向,把斗争矛头指向我人民解放军,是极端反动的,是一股反革命逆流。最后警告这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必须悬崖勒马,向人民低头认罪,否则是决没有好下场的!

你们请看,锦州“联合总部”的老糟们并没有冲击军区,可是这顶大帽子还是硬要给你戴上的。老糟们只是聚集在锦州卫戍区司令部大门前,连包围都谈不到,更没有进入大门进行冲击,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锦州卫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烧香的,也可能有人是来拆庙的。群众里啥样的人都有,有些激进的人鼓动群众往前挤;甚至有坏人在煽动冲击军区,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家不要乱,要听从负责人的指挥”,“不要往前挤,要防止老好们混进来捣乱,不能进入军区大门一步!”。站在前面的文青和其他的头头们转过身来,在努力地劝说着已经有些骚动的人群。这时,警戒线内的军人已经把背着的枪,拿下来端在手里(枪口冲下),大门里面有一道醒目的白色警戒线。

文青转身来到了军人的面前(但没有过警戒线),对着他们高喊道:“解放军同志们,请保持冷静!我们不会进入军区大院的,也不会踏过这条警戒线一步”。其他的头头们也在指挥着群众往后退一些,以预防发生突然的不测事件,而引起那些不必要的流血牺牲,老糟群众理智的后退到大门外的街道两旁。

当时的吴忠(四十军的军长)也准备了进行血腥的镇压,在卫戍区司令部大楼里埋伏了大批手持冲锋枪和轻机枪的士兵。准备在老糟们上前缴了大门口警卫营的军人的枪之后,再往大院里冲击时就开始进行开枪镇压。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青的父亲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在去年12月份组织了一个“毛泽东思想”战斗队。当初对锦州新兴工业并不感兴趣,在驻军支持好字派以后于三月份参加了老好,当时老好还没有成立“锦联筹”总部。父亲是单位好字派的一个头头,文青还帮父亲的组织画过一些漫画,贴在厂内工会俱乐部的南大墙上。

虽然老好们的普通群众,对老糟们并没有什么仇恨。但好字派的大、小头头们(都是各级领导干部),却是对老糟们怀有刻骨的敌意和仇恨,他们认为都是些理应得到无产阶级铁拳镇压的贱民而已。在锦州卫戍区司令部吴忠和李湖之流的庇护和纵容下,老好的坏头头们操纵受其蒙蔽的群众,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流血武斗,因此挑动起了两派群众组织之间的敌对与仇恨。

既使是在后来他们不占优势的七、八、九月份,“锦联筹”老好们也是多次主动出击挑起两派之间的枪战。在他们夺取锦州市革命委员会以后,更是肆无忌惮地对老糟们进行血腥的屠杀和迫害。虽然“联合总部”老糟们是得到中央肯定的革命造反派,也是所谓锦州革命委员会的成员,但仍然是在劫难逃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糟字派包围了整个锦州日报社大楼,师范学院“红色造反团”宣传车上的大喇叭高叫道:“立刻交出打人的凶手”。但是躲在报社里的好字派们和农民工们紧闭门窗置之不理,并且准备了一些用于武斗的工具。

当晚十一点五十分,糟字派的人马对锦州日报社发起了攻击。他们有的人从大门两侧的窗户向里攻打,也有的人爬上了门楼砸开窗户进入了二楼。糟字派首先砸开门窗冲进了一楼,报社里的好字派和那些农民们守在大门口和楼梯口,与进入一楼的糟字派进行推搡和厮打。但不料,已经进入二楼的糟字派们从其背后攻了过来,于是楼里的好字派们纷纷向楼外夺路而逃。以海军学校造反派为首的老糟们占领了锦州日报社,并在楼里发现和缴获大批的打人凶器:木棍、竹子杆、扁担、镰刀和铁丝鞭等。(幸好这些凶器还没有都来得及用上)

糟字派们在报社楼里还抓到了几个行凶打人的农民,经过审问方知:这些农民来自西郊的东方红(过去被人称为四季青)公社,是被人花了大价钱雇来的(每小时八个工分,超过三小时加一倍)。当被问到是什么人雇的他们时候,这几个被俘的农民工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