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大川_143
文大川_14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86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2010年行程
怒江-金沙江(长江中上游)-杂曲(澜沧江上游)-麦地藏布、色荣藏布、热振藏布(拉萨河中上游)-扎曲(青海玉树,长江上游通天河支流)-巴郎河(岷江支流)-理塘河(雅砻江一级支流)-雅砻江(金沙江一级支流)
感谢你们支持

Patagonia

一个在美国备受尊重的户外品牌

JacksonKayak

一个在美国非常受欢迎的Kayak品牌

探路者

提供的户外装备成就了2009年一次完美的漂流活动

爱国者

提供的防抖动宽幅功能相机让我们及时记录江河

大河恋

LastDescents漂流中国

漂流中国的英文网站,正在重新设计中⋯⋯

父亲PeteWinn16年来的中国漂流记录

哪天我攒够钱了,会请人把它翻译成中文,让更多中国人了解他们的母亲河

ChinaRiversProject中国河流项目

我和麦克婷在美国创办的一个与河流有关的非盈利组织

河童日记

对中国江河及流域情况的真实记录

另一双眼睛

漂流路上

2007年第16期《南风窗》杂志,作者刘阳

文大川:河流有生命江河有故事

2008年05月15日凤凰网专稿

江河水:美国漂流家文大川漂游怒江

2008年8月28日凤凰卫视《中国江河水》

金沙江大拐弯最后的漂流

2008年9月27日旅游卫视

最后的漂流——金沙江第二个大拐弯

《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11期,作者:朱彤

RiversLessTraveled

2009年1月7日《ChinaDaily中国日报》,记者ErikNilsson

RaftingIntoANicheMarket

2009年6月29日《ChinaDaily中国日报》,记者ErikNilssonandChenXiaorong

大河恋

2009年9月《户外》杂志总第35期

“漂”在中国的大江大河上

2010年《广州日报》1月28日B4版,记者卜松竹

漂在金沙江上

《新快报》2010年1月28日D06版,记者鲍德芬

漂流中国的漂友们

大自然保护协会

2010年金沙江漂友

知游

2010年金沙江漂友

ActionLearning

2010年金沙江漂友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2009年金沙江漂友

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

2009年金沙江漂友

凤凰卫视

2008年怒江漂友

旅游卫视

2008年金沙江漂友

《户外》杂志

2007年金沙江、2008年通天河漂友

美国国家地理

2008年金沙江、怒江漂友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

2008年金沙江漂友

杨勇

2008年、2009年金沙江漂友

邓中翰

2009年金沙江漂友

王石

2009年金沙江漂友

熊熊熊

2010年金沙江漂友

维娜

2010年金沙江漂友

Charles

2010年金沙江漂友

尼玛江才

2010年三江源漂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漂流攻略分享

金沙江漂流攻略

[中国国家地理网]2009年11月9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根据文大川日记和口述整理)


上图:滩前的景色,不亚于过滩的精彩。(摄影:Rob)


水上第三天。

下水后不久,我们就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险滩。

 

每到这个时候,可以发现大家的性格和特点。

有人会毫不犹豫地决定划过去;有人会迅速选择抬船;也有人会稍作迟疑,分析后再行决定。一般人以为这些不同的选择与技术有关,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更多的是与漂流者的经验和性格有关,精确一点,是与漂流者“知己知彼”的能力有关。

 

这次团队中的三位成员Simon、Dave和Jim都是很好的例子。

 

Simon漂流的河床比较丰富,一年365天里有200天的时间都在漂流,所以他对河床的判断和对自己的能力似乎非常清晰,有时候大家选择漂流的江段他会选择抬船;但同样也会出现当大家选择抬船的时候,他会选择漂流过滩。

 

Dave是我们团队中漂流经验最年长的一位,9岁开始学习独木舟,如今已有26年的经验。他的深度近视让他几乎无法区分三级滩与五级滩,他也从来不害怕卷皮浪的卷筒式冲刷;但是他会很在意自己对河流的感受,以及自己当天体力的情况,所以选择抬船对于他来说并不代表放弃,而是更珍惜自己内心的享受。

 

Jim在这两次活动中也是抬船比较多的成员。其实他的技术也很高。据Tom介绍,Jim的手腕在今年2月份受伤了,但是医生却在他第三次进行检查时才查出具体位置和原因。为此他放弃了今年近200天的漂流运动,也放弃了以往经常进行的爬山、攀岩等户外活动,一心为了养伤。这次到访中国可以说大病未癒。可见Jim的抬船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健康。

当我和Jim单独交流的时候,我还发现他抬船的另一个原因,是基于对自己的“双重标准”:有些有难度的江段,如果换了是在他的家乡,他熟悉的环境,他会毫不犹豫地挑战自己;但是到外地漂流,他一般都会主动把自己的水平降低一个层次进行评估,以免因为“自大”而伤害自己,并影响团队的正常运作。事实上也是如此,虽然他是团队中抬船最多的一个,但他也是最快做决定的一个,并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所以团队从来都不需要花时间等候他。

 

关于对这个滩的选择,我们也是分成了上述的三种类型。

除了Simon确定要漂流之外,其他队员都很快决定抬船过去了。我当时也想抬船,但是心里知道从理智的角度我是没有理由抬船的,因为已经看到很清晰的过滩线路,知道自己能漂下去。但是当时还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恐惧感,可能是近两年很少进行独木舟探险,对自己的能力减少了了解。

但是最后,我终于说服了自己漂下去。因为记起去年北京大学遇到青海果洛州的一位“堪布”给我们写的祝福:

让自己的灵魂比波浪上的水雾还要轻


上图:大川想着扎西的话:让自己的灵魂比波浪上的水雾还要轻。(摄影:Rob)

 

想着这句话,心里渐渐就轻松起来了,这个滩也过得很顺利。

后来听河童说,这位朋友的手绘书签恰好正在磨坊网站上热销。很希望他发自内心的画笔能让更多人爱上大自然中的鸟。

他就是“鸟和尚”扎西(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471068,0,0,1.html)。


上图: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山村。尽管如此,手机信号塔已昂然矗立于河边,与目睹沧海桑田的白塔为邻。(摄影:文大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根据文大川口述整理)


昨夜又是一场雨。

我和Simon的睡袋、防潮垫、帐篷全被打湿了。Jim和Dave的东西似乎也有同样遭遇。

分头捡来一些小树枝,燃起一炉小火,四个人将就着烤起东西来。其实营地上的枯树木枝到处都是,但是如果我们随意使用,无异于掠夺当地人的生活资源。确实不希望原本美好的旅程演变为对当地的一种侵略。


上图:Simon、Jim、Dave和文大川四人紧紧地拢在小火堆旁烤被夜雨打湿的物品(摄影:Rob)


正在这时候,昨天匆匆经过的几位藏族人又下来了。这次他们还专门给我们带来了礼物——一些核桃。可惜我们的独木舟太小,出发前什么礼物也没有准备,只是接受,没有回赠,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我们四个人围着小小的火焰在烤东西,他们很看不过眼:

“这样的火太小!怎么烤东西呢?到处都是木柴,随便用!我们来帮你们吧!”

说着,三两下子就从旁边捡来一大堆柴火,要帮我们把火生大。

 

我们一个劲儿地说不用,但似乎作用不大。他们的热情和捡来的柴火一下子就把火燃得轰轰烈烈的。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悄悄地不断从火堆里再把一些木柴往外捡。

 

看着他们不解的眼神,我们几个惟有相视而笑。

很复杂的感受。

一方面很感激当地人对我们的热情和关心;但另一方面,也为他们不了解这种生活资源的日渐短缺而感到担心。


上图:和来访营地的当地人合影(摄影:T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根据文大川日记整理)


昨天晚上下雨了,早上到处看到雪山。

 

大约在1964年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滑坡挡住了这条江河的流动,形成了一个100米高的天然水坝和水库。近几十年来,这条江河通过水力的作用逐渐切开和侵蚀了当年滑坡的断垣残壁,在这个过程中,又形成了一些非常大的险滩。

我们第二天下水后出了花岗岩峡谷,就邂逅了当年滑坡留下的天然水库。这时候,左边进入了一条名为立启河(藏语译音,Li Qu,新都桥下来的河流)的支流,水量又增加了一些。


上图:壮美的花岗岩峡谷(摄影:文大川)

出峡谷的附近,再次遇到一个水电项目的前期准备(第一天的下水地点也有一个水电项目的钻洞勘探)。这一段的江岸非常美:一个又一个的白塔沿江而立,如一位位白发苍苍的长者护送着我们;一串又一串的经幡随风飞舞,如一位位舞姿翩翩的藏人用歌舞祝福着我们⋯⋯不久,还看到一个安静幽深的小寺院。

一些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是神所在的地方。


上图:Rob的船划过“神所在的地方”(摄影:文大川)

过后,才想起应该把出发前船里存放的哈塔(khata)挂在出湖泊第一个险滩上面的桥上。不过河流还是对我们很好,一直护佑着我们的安全。

 

这一天又是无数的险滩,都在当年滑坡的下面。


下面先分享第一组Dave过滩的照片(摄影:Tom):



























 

到达第五个险滩时,我们没有选择上岸看线路。

原以为从水上基本能判断清楚。

但是这一次的意外,几乎导致我们整个团队的遇难。也为我们这次的探险活动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在这个滩的前面,我们看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洄水处于滩的下面,于是觉得团队中一位可以先漂第一部分,再了解拐弯后的状况。可是没想到主流是非常地激烈!第一位先漂的队员还没有来得及进入洄水,就直接被水流带到拐弯的后面了!

因为其他人都看不见拐弯背后的情况,以为一切顺利,便一个接一个地跟了上去⋯⋯结果那是一个近乎六级的大滩!!!

这时候,除了我以外,其他队员都陆续地进入了这个六级的大滩。我虽然也没有逃得过主流的力量而到达原计划的大洄水,但幸运的是,刚过了第一个滩的跌水就找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洄水,当时立即进入——并紧紧地抱住了旁边的一个石头,环顾四周,还是看不到其他的人⋯⋯于是决定慢慢地爬到岸上⋯⋯孤零零的我不敢想像,以为他们都出事了⋯⋯直到抬船走过险滩后,逐渐看到一个个的脑袋露出水面,数一数:没错!五个!队员与设备竟然都安全了!真是意外的幸运啊!

 

经历死亡考验的我们感触万分。哭笑着答应彼此:再也不轻易地因为过度自信而从水上判断路线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Dave( Liquid Logic Jefe橙色船的主人)。他是我们团队中视力最差的一个,在陆地上需要眼镜才能来看清事物;但在水上,他并没有任何的视力辅助工具。所以他在险滩面前,几乎分不清楚三级滩与四级滩之间的区别。但是他又是一个技术非常高、经验非常丰富、水感特别强的人!他说,18年来他从来没有遇到像今天这样的问题!如果当时人船分离,就不一定能逃离这个大滩了。

中国有句古话:祸兮,福之所依。

这次的差点遇险对每一位漂流者来说,都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

 

惊魂初定。大家决定马上为这个滩命名:

5 Blind Mice

(中文:五只小盲鼠。可能因为幸运地没有进入这个六级滩,“小盲鼠”似乎没有把我算在其中)

希望这个有趣的名字让其他漂流者一笑置之之余,也为他们带来严肃的安全提醒。


最后分享第二组文大川和其他人过滩的照片,可以看到与前面Dave不同的线路(摄影:T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根据文大川日记整理)

下水的地点在一个花岗岩峡谷里。似乎这条江河的秋叶是不变的。

 

很快就开始感觉到这条江河的力量了——不到一会儿竟然漂了二十多公里!像一条很大的高效运输带一样快。

 

这条江河的险滩也明显比理塘河的水量大多了,翻腾起伏的浪比在船里的我们要高出好几倍!

 

第一个大滩。

Rob先下去了,我们随后一个接一个地跟上。

从喇叭口看去,只能看到前面白濛濛的水雾,混乱的波浪。然而,当过滩时,才发现滩的后面有一堆根本无法避免的卷皮浪⋯⋯瞬间,心里忽然平静了下来。果不其然,一进去卷皮浪群,我连人带船就直接被调皮的波浪掀翻了。在水里的几分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安静,像倘佯在母亲的怀抱里⋯⋯直到终于能把桨叶推到水面上——翻滚转身,离开浪群。

在漂流理塘河的时候,我们六个队员总共才翻滚了三次;而这条江河,我们在第一个险滩就有三人被动翻滚了。这就是大江大河的力量。也是她对我们表达友谊的方式。

翻了就翻了。翻滚的时候能感到水很深。险滩过后是一带平水。

我能感觉翻滚的那一刻,自己终于开始进入状态了。

 

根据国际漂流惯例,一条江河的首漂者可以为所经历的每一个险滩取名字。中国的河流比较特别,因为很多江河边上已经有人居住,当地人在他们繁衍生息的过程中已经给某一些险滩命名。所以我们在漂流的时候一般也会尽量尊重和使用当地的名字。

有时候,也会为了从漂流的视角来说明滩的美丽或者某一个故事,而为险滩多起一个名字。我们2006年漂这条江河的时候并没有给第一个险滩取名字,这次,大家决定根据我们因为对这个险滩的一无所知而兴致勃勃地直接过这个险滩的决定,为这个险滩命名为“Ignorance is Bliss”(无知(带来)是福佑)。(当然这是在一定的技术水平掌握下,要不然可能就是祸了)

 

傍晚的宿营地很美,也是在花岗岩峡谷里的红叶之下。


以下两张照片来自第一个宿营地的不同视角。


摄影:文大川

摄影:T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录:河童

一宿之后。
Rob是较早起床的一个。

上图:早晨起来,看到停在楼下的汽车和独木舟都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积雪(摄影:Rob)

正在露台上看着漫山遍野雪花纷飞的他,回头看看我们,略带踌躇地笑笑:
“还下水吗?”
“哦?今天不走了吗?”
刚才看到Dave起床后又折回房间,团进暖烘烘的被窝。不好说这是他们的犹豫还是决定。

“再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大川似乎很坚决。
原来Rob漂完这第二条河流后,就要提前离队,赶回国去参与一份工作。
否则他这个冬天的生活会一穷二白。

离开客栈,汽车穿越县城,行驶了将近三个小时。
终于找到一个适合下水的地点。

上图:即将要漂流的第二条江河,浓浓的秋意还未散尽(摄影:河童)

海拔的变化。
这儿没有了雪,却下起雨来。

停车的小路比河流高出好几十米,脚下乱石嶙峋,并不好走。更不用说抬船了。
Tom动作较快,一会儿就把船搬了下去。其余人觉得麻烦,决定通过绳子协作传下去。

第一步:借用安全救援绳和登山扣,把绳子扣在船上(摄影:河童)

第二步:安全绳在腰间缠绕,把船慢慢地放下山去,由下面的人接应。完成后把绳子收回,继续第二艘(摄影:河童)

在他们收拾行装的当儿,忽然记起上次写下水前准备的一篇记录时,有磨坊论坛的朋友问及独木舟内放置的物品。
于是请文大川展示一下。

下图:文大川的独木舟内会放置大小不同的五个防水袋和一袋安全救援绳、一个水壶、可分拆的备用桨1只(上述物品没有标准,视乎旅程的长短和个人物品的多少)。摄影:河童

下图:黄色这一类尖型的独木舟防水袋一般放在独木舟座位后方的船舱内(摄影:河童)

下图:放好后,黄色防水袋的气囊要充气。一方面有利于船舱内受力均衡;另一方面,如果人船分离,防水袋掉到水里也会浮出水面,便于找回。(摄影:河童)

下图:设备安置基本完成的船舱。红色的水壶将固定在座位前端的黑轴上;可分拆的备用桨置于座位两旁(摄影:河童)

一切就绪。

“来张下水前的合照吧!”(摄影:河童)

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照相留念的意识。看到河流,只想着尽快到水里去。

一会儿,江面上就漾起了六只色彩缤纷的小艇。
远看就像六只春意盎然的小鸭子。(摄影:河童)


隆冬的江河,忽然有了春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录:河童

下午抵达稻城后,入住颇具个性的“高原反映”。
主人如一对世外隐士,知识丰厚而又谦逊有嘉。

上图:“高原反映”客栈,稻城县内保存较好的一幢藏式建筑,据说两年内将因为扩路而需要拆除(摄影:Rob)

承蒙厚待,我们成为了客栈今年的最后一批客人。

稻城是个适宜休整的地方。
此时又适逢冬季,客杳人稀,宁静素洁。相比夏秋,虽少了繁花,却有白雪相伴。居于其中,人亦随之心神坦荡。

一个温泉浴。
客栈男主人熊可的一顿饕餮晚宴。女主人杨娜的一杯香浓咖啡。

上图:晚饭后大家在“高原反映”内围炉夜话(摄影:Rob)

次日早晨,在风雪中又再上路。

上图: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公路上两道清晰的雪痕(摄影:Rob)

兔儿山上已是白雪皑皑。路旁遍布的岩石,也如苍桑老人,华发早生。

(摄影:河童)

冰雪淋漓之下,大家竟全无倦意,或就着路边的大石块练习攀岩,或随手拢起一旁的积雪打仗。

上图:活跃的Simon不失时机地练习攀岩(摄影:Rob)

上图:年龄最小的Tom被大家称为“Little Boy”,总喜欢挑起“雪仗”(摄影:Rob)

偶尔也有安静的时候。
当车驶过一座神山。据说一位僧人在此山洞内三年三月三日断食修炼而成佛,大家纷纷止步。

Rob更透过镜头,和凛冽的寒风一起诵读经文。

上图摄影:Rob

好事往往难以一帆风顺。
车在途中被交警因运营证和载货问题拦扣了。

找车,换车,装卸,上路⋯⋯
午夜,终于抵达另一个小镇外的民居客栈。
大家从瑟缩的车厢里钻出来,匆匆跑进客栈。来不及洗漱,倒头便睡。

雪,还在下。


后记

-住宿安排:

理塘县吉祥宾馆
地址:理塘县高城镇吉祥路(车站出口左转两个路口至吉祥街路口右转30米,步行约15分钟,出租车5元可以到达。)
电话:0836-5323688/1-399-048-2586
价格:2010年11月住宿35元/床(公共厕所,没有洗浴)
特点:干净整洁,房间有电暖炉,床铺较大。
提醒:晚上十点关门(不开玩笑)。

稻城县高原反映客栈世界青年旅舍Here Cafe
地址:稻城县贡嘎路78号(车站以北80米,幸福街口)
A班车:出车站左拐,直行80米遇三叉路(幸福街口)右手藏房即是
B非班车:进入县城过大桥约300米遇丁字路口,见左手藏房上"高原客栈"即是
电话:0836-5728667/0836-5728300/1-388-085-4911
价格:独立大床房共2间,50元/人,或60元/房(2人);床位共5个 ,30元/人。 洗衣10元/次。
特点:干净,细致,特色,有电热毯,Wi-Fi。厨房出品和咖啡出品非同一般。
提醒:客人如不懂得尊重公共环境,尊重他人,可能会被拒绝接收。

-交通安排:
稻城县-理塘县:约3小时车程,有过路班车,但不多。拼车价格为50-60元/人,包车(7座小面包)约300-350元/趟。

-稻城温泉:
浮世边缘温泉山庄
地址:稻城县茹布乡源头温泉出水口第一家
电话:0836-5727727/1-399-048-1108/1-891-954-3977
价格:2人一个房间,10元/人/次;1人一个房间,20元/人/次
特点:可住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大川记于理塘河漂流结束后一天)

我们昨天下午从理塘河上岸了。

据了解是首漂活动。也因为发展的原因,可能是最后的一次会有人体验到她的美丽。

我这六个星期会和五个英国的小伙子漂中国西部的几条河流。从某些角度来看,这次活动是比较自私的——我们漂流的河段都是比较险,很有可能不适合大众的参与。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河流是属于中国的,我们这次活动很大的动力是在于记录与分享。

这群朋友的到来也引发了我的思考——一方面是一批相当贫穷的英国小伙子竟然愿意把身上所有的金钱花在享受中国河流的美丽!同时另一方面,中国人本身很有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解到这些自然江河的美丽了。

因为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这些美丽自然的河流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上图:已入冬季,理塘河的峡谷内依然树木葱茏(摄影:Ro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录:河童

上岸后夜宿山上的一个村庄——茶布朗。
因为担心冰雪路难行,次日一早便启行前往稻城。

清晨途径理塘河的时候,薄薄的雾霭还笼罩在河流的上空。
大家纷纷下车,回眸这条陪伴多日的河流。

摄影:文大川 Tom

从茶布朗到稻城需要穿越水电开发的大工地。

摄影:河童

之后是砍伐严重的森林,和颠簸的山地。

摄影:河童

山路崎岖,却是一路秀美宁静。

摄影:Rob

连村庄也如世外居所。

摄影:河童

沿路深刻厚重的一堆堆嘛呢石刻,小溪流下的一个个水诵经轮,给颠沛的旅途渗入了如丝如缕的宁静。

摄影:河童

摄影:河童

晌午时分,终于到达一个村庄。
村子是没有饭馆的,拜托司机朋友的关系,我们享受了一顿简单美味的农家饭。

毕竟是来自足球王国。刚放下船只的Tom,在村里和小孩们上演了一幕贝克汉姆的身影。

摄影:河童

有的小孩就这么远远地,怯怯地,好奇地从屋顶俯视我们。

摄影:Tom

后记:
漂流探险计划中完成的第一条河流:理塘河
下水地点: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中木拉乡
上岸地点: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唐央乡至沙湾乡附近,茶布朗山脚岸边
漂流距离:约160公里
水上时间:6天
线路设计:文大川

交通安排:
成都-甘孜州理塘县:约1天半时间(夜宿康定或雅江),票价191元/人(成都新南门客运站有售),但如果有多艘独木舟,需要考虑包车。
甘孜州理塘县城-中木拉村:约80公里,2小时路程(部分是土路)。包车费300-350元。
凉山州木里县唐央乡-甘孜州稻城县:约10小时车程(基本全是土路,雨季山路会更危险,司机不一定愿意前往),越野车包车费2000元/辆(建议从稻城包车,价格含往返,路途只有越野车能行走)

关于理塘的其他文字分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7a58500100m593.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文:河童

在两位同伴提前上岸后不久,团队其他成员也被一个几年前刚完工的电站拦下了。


已近傍晚。金黄的秋色漫山遍野,一直延伸至河流。


大家静默无语,把船泊在岸边的一个工地。
卸下行李,洗船,换衣服⋯⋯
这时候,才发现团队的成员尽管在河流上衣冠楚楚,在岸上却是过着极其简单朴素的生活。

上图:Rob和Simon的自制“袜鞋”(把袜子用“万能胶”粘在一块修剪成鞋状的橡胶片上)

上图:Dave的鸳鸯拖鞋(分别在两个宿营地捡到的)

上图:Jim的“露指袜”

上图:Tom的“笑口Teva”

“这次没有来得及找陆上的户外装备赞助:)”
看着我在惊讶地拍着这些“行头”,他们笑着给了我一个答案。


P.S. 从岸边到另一个目的地需要十个小时的路程,穿越一片森林,路上冰雪较多。在上述情况下,惟有越野车才能通过。在这儿也顺便介绍一下使用越野车捆绑独木舟的做法。

第一步:如果越野车的车顶架子是左右两侧平行于车顶的,建议先在架子上放上可以承重的木板,然后用绳子固定好。


第二步:在木板之间垫上棉被或厚纸皮或泡沫等,作用是保护车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文大川 Tom   文字:根据大川分享整理

上图:布满险滩的河床(摄影:文大川 Tom)

水上第六天。
也是布满险滩的一天。



上2图:Dave划过险滩(摄影:文大川 Tom)

午餐后继续行程一个多小时,Dave和Jim决定放弃,提前上岸。
有点遗憾。我能理解他们是基于非常安全的考虑。

今天是我们在这条河流的最后一天。
这也是我和其他人没有选择上岸的原因。虽然知道前面可能会继续险象重重。
但是,下次回到这条河流上会是什么时候呢?这条河流还有下次的机会给漂流者吗?
没有人会知道答案。包括河流。

上图:两位成员上岸后,其余人还是恋恋不舍,想继续留在这条河流上(摄影:文大川 T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