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琅琅爸
琅琅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4-24 09:5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2 15:22)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7 14:13)
标签:

杂谈

巴中崴(Y),广安错(X),南充哈龊龊(R=哈儿,意傻)。

……  ……

重庆耙耳朵(B),成都尖脑壳(A)。

 

这是山城直辖前、川人根据城市车牌的打头字母,罗织的歌谣。前面三个都在川东北,经济落后遭人取笑。后面两个当时就经常互相揭短彼此不服,重庆男人惧内是因为山城妹儿惯于雄起,而省会大哥则多少因为心理优势而被其他兄弟市州认为圆滑伪善。甚至,有排外症如同上海人看天下尽“乡下”。

 

从这点说,我一直都觉得老眯,不是成都人。

她很迟钝。什么都慢半拍,不象传说中成都人那么世故练达。107的时候就不提了,单说18年后的今天。老眯老公W是我同乡,10月底W妈大寿,夫妇俩带了孩子成都来贺,晚上一家子K厅练歌。之前约好我陪老眯洗脚,然后送她去歌城,被眯公硬拉上楼。一家老小、亲戚朋友,已乱成粥,兴致高昂地和着音乐狂麦。老眯微感不适,陪我末座,我道:赶紧去中间吧,先敬婆婆的酒,7大姑8大嫂候您多时了,跟我这不用管!眯不搭理,慢吞吞叫服务生:给我一杯柠檬水。我:你喝这个?行吗?她:别吵,给你叫的,你不是不能喝酒吗?不容我感激,眯侄女已经拿着空杯冲到跟前:什么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6 16:42)
标签:

杂谈

重庆去见小榜。丫带了荆门的文化产品终于转战西南。对,就是中文87好些人都知道的那个《某月等郎》。

的士到他下榻的酒店,我下车买《渝报》,给他电话。丫正好座谈完,风光地冲在一行人前头,手持电话:“我在门口!你在哪里?”我挂了电话,过到丫跟前:“叫唤啥呢?这不吗?”给丫一拥抱,丫骂骂咧咧地似乎不习惯:“妈的,你胖了,头秃瓢了?”张嘴先揭老子短。

正值午饭时间,彼之剧团人围了一桌,楞叫上我,我挨小榜同志坐了,告他我不能喝。

吾观之,剧团团长乃匪首,老大派头若显,群诺之,惟小榜不怵,调侃之。吾心道:有地位!

果然有地位,开始走酒了,剧团的团副、导演、顾问、剧务以及《某月等郎》的男女一号和村长,及至文化局办公室主任,微坐,团长和“邹部长”轮着挨个敬酒。说是敬,其实就是叫着人家大声地“走一个”。但见丫,坐不变色心不跳,话不多,很派,唧咕着或鼓励或安抚或调笑的湖北话,对方大都欠身起立,很是恭谨。丫慢慢拿出一盒天子(注:重庆烟,零售47-50元一盒):“昨天老乡在朝天门请火锅,给了条烟,试试,大家。”搁着桌子就扔,不欺生手。众道:“部长的烟一定好。”

丫喝酒很诚恳,这点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6 18:20)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感

也不清楚有多久没打开过这个写字板了。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此刻说点什么。

看了3月的股记,汗颜!当时持有的随便那只,一直拿到现在而不是搏短差,都够数一阵子钞票了。

也不清楚老三也就是阿黄就是驴,现在是不是回了广州,做得如何,还来不来(四川)。

也不清楚姐妹们怎么就葫芦不对瓢了猫将起来——远了远了,远的是感情是学问是经历还是距离。

同窗看来只是人生的短线拥有,碰到缘分自然可以攒上一些陈酿以供时时回味。却到底比不过父子夫妻之类的“长期持有”,捆绑着,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体现价值最大化。

声音逐渐轰鸣,背影逐渐模糊,废弃的工场119什么的。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9 12:55)
标签:

情感

分类: 收藏

I have been living with a shadow overhead

I have been sleeping with a cloud above my bed

I have been lonely for so long

Trapped in the past, I just can not seem to move on

I have been hiding all my hopes and dreams away

Just in case I ever need them again someday

I have been setting aside time

To clear a little space in the corners of my mind

 

All I want to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

I can not make it through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

Oh oh oh

 

I have been watching but the stars refuse to shine

I have been searching but I just do not see the signs

I know that it is out there

There is got to be something for my soul somewhere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someone to shed some light

Not just somebody just to get me through the night

I could use some direction

And I am open to your suggestions

 

All I want t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2 10: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往事

一早哼哼上班,出来一句“我未惊过”的旧词,立即就想起当年盒式录音机放磁带的快事,每夜119舍侃结束,插上耳机,开始陶醉在半懂不懂的粤语歌曲当中,逐步睡去。有时忍不住蹦出几段鸟词,周围立时传来呵斥:“他妈的这么晚你发什么鸡瘟!”——这是正宗广西佬的国骂;“SB啊你他妈的叫春啊,啊?”——口齿不清的粗鲁客来自宁波……

确实是喜欢那时的歌手,那时的歌。有一盒许冠杰的,两首主打歌都有张国荣帮衬,非常爽口。尤其是《我未惊过》,快歌,听得耳朵都跟不上节奏,但是非常过瘾。

个边猛打锣,嘻嘻呵呵呵
呢首叫么噑歌,我未惊过
我细细个,已经好威猛事迹多多
扮武松打虎打到只猎狗擂低咗,班靓仔个个服我,叫我阿哥
哼,我未惊过

次次上课,耳筒机侧侧膊系咁听歌
系到咗听朝早考试漏夜搏命狂锄,
科科都勉强合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5 11:05)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游

ZW87的好容易以腾讯Q群的形式聚在一起,结果热闹无多,离散是常态。

老话是,家家都有自己的经;新解是,当初草寇汇,如今身份形态各异,大家都去读差别的那部分,忘了求同存异才能长久的忠告。

此,不过是小人之心的揣测耳。老死不相往来可能也有别的原因,比如金融风暴啦,帐是可以算到美国鬼子头上的。

119剩下我和老黄每日鼓捣求财经,倒也清茶一杯、照见人影,看得分明他稀疏的胡子、蓬松的头发和套头的毛衫;小驴自白说是去了农村,油菜花也能拉动乡村游,政府的大脑倒也不闲着;律师柏盘算着以某某的名义旅旅游——屁股不挪窝,久了也憋的慌,嚎?小付很诚恳地说:“我是碌碌无为啊!”想象着裁员的大潮里他好心地张罗着离开者的善后事宜,这条驴,40的汉子了。

121的博士偶尔地来张望,孩子谈腻了、股票迷茫着,谈哲学吧?忠实的迷糊姐姐又不是总能碰到,这叫什么事儿啊!执着的老韦是121的门户,旗杆似的,挥动着他那偏偏耷拉的青发,和我俩,每日小眼对近视眼,倒也亘直;金董事和竺教授到底没来;诗意的阿颜,适意地来、失意地走,发现119这帮鸟毛也没什么可侃的。

105的阵营里,淳朴的迷糊和热情的牛,常来,偷偷和“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6 17:14)
标签:

杂谈

分类: 往事

我第一次遇见思宁,是在地牢一层北。

我是落单逃过去的。刚刚领着兄弟们在地牢一层西与S国的一群武士群殴,眼见对方的帮手越来越多,我大喊“扯乎”,哥几个想必已经顶得痛苦,听见老大发话,随即“回城”了。

我撑着面子,猛地发力,用“野蛮”撞翻一个青盔,手里“井中月”虚晃一刀,并不回城,转身往一层北奔去。

追杀的吆喝声渐渐远了,我缓了缓脚步,心道:时辰尚早,我再练上一会儿,等到功力到了35重“烈火”,自然不再像今日这般狼狈。

一层北的路弯弯曲曲,又似乎有些规则地敞亮着。就在我愣神儿的时候,洞中怪物“刷新”了,一时数不清的钳虫、恶蛆和蜈蚣朝我扑来。

我本能地一摸背囊,金创药只有中瓶的散包了——打架的时候,大捆的都分兄弟了,自己也用去不少。我撞开右侧的恶蛆,一路往下跑,打算找个一夫当关的地形,慢慢与这些畜生周旋。

“喂!”声音才起,一捆大包的金创药飞过来摔在眼前。我伸手抄了,站住了来看,一女子侧身对着我。

她的贴身小密全身深蓝,手提小斧子,在她灵符的指引下,喀嚓喀嚓,爽快地报销了围攻我的怪物。“唉,这里刷得太慢了,都不够练。”

“你是道士啊!怎么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4 13:41)

穿过时代百货的

星巴克

天桥在左

隧道往右

喷泉向上

我独自站在

不知这是武林广场的哪一块青砖

可曾印刻着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那件最长的军大衣

裹在我的身上

寒冷或饥饿

并不象这广场的黎明

无际无边

曙光微暗

我的兄弟

蜷缩在我的身旁

 

有位大嫂

清早起床

手提暖壶

来到广场

不作一声

不作一响

每个孩子

一碗豆浆

豆浆温热

胜过参汤

 

我的大哥

静坐在展览馆的礼堂中央

席地而割

执手不让

有过多少话语

可以一任泪水

挂满嶙峋的脸庞?

 

如今的武林广场

只在记忆里一览无余

再也没有空旷

没有了思念的

信马由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