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紫
微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845
  • 关注人气:1,3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微紫,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与蜀葵交谈》。


邮箱:weizi2031@126.com                          



公告
   本博原创诗歌及文章多未定稿。选用文字请先告知博主。
备忘: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阅读撷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随笔:所有的经历都是灵魂的功课

 

怎样活着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人总不能孤独活着,需要交往而呼吸。但是人与人的交往却是最难的。过多的无聊无意义不能带给精神与心灵营养的交往,是时间的消耗,会令人不厌其烦。与自己有相类境界的朋友,一是不多,二是再好的友情也不能浸泡太久,也需要一定的距离与隔离,无距离会成为一切情感的杀手。

最怯意的是与人交往中的被人拒绝或漠视。这对于我是最难受最感到羞愧的。这让我感到一个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47)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外乡人的棚户区

 

昨黄昏走到向东的郊外去。看到从垃圾场般的大地上生出的春天。在片片积着的工业废墟之中,春天的草与花都繁茂地生长出来。田野里欣欣向荣,看到了用小塑料杯养育的西瓜苗,几畦土豆,油菜花。在草丛深处流淌着无声的泉水。一种大片大片干枯成褐色的植物不知是什么名字,在春天的艳彩之中装点了另一种使之趋向平衡宁静的色调。

河水是黑的,可也倒映出一片天空的云彩,高大豪华的楼房。从污水里生长的水草竟是触目惊心的绿。使我竟感到了一种恶毒带来的生命力。这样的水里如有鱼,也会是活泼的,但会是毒鱼的,人不敢吃的。

一片垃圾场的边上,是两排整齐的棚户,挂满最廉价的衣服,可想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微紫

随笔

分类: 散文随笔

野蛮生长

——春节回乡杂记

1

春节前十二月二十八,从L城至S县。阳光亮,风很大,据说是今冬少有的低温。因近年关,大街上出租车极难打。全都满客。接朋友电话,说车站上至S县的出租车都改成了长运客车。票价却与公交一样。

到了客运站,一下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37)
分类: 女性诗写

爱情

 

为它留下眼泪。为它的灰哭。在灰里扒它的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33)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康乃馨  三则

 

 

昨晚,给家里打电话。然然对姥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30)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颓废是我的理想

 

微紫

 

黄昏有过一个时段,忽发奇想,索性颓废了吧,松手放开一切,任其风吹雨打去吧。我呢,就做那个长发当歌,醉酒过市的人。这样接下来的人生何其快意啊!

可只短想了一霎,就发现了一个醒目的真理:如我等平常人,颓废是没有资格的。如果把工作,事业,家庭,所有生活的这些紧箍咒从身上解散松懈下来,发现自己就彻底像解体的船舢,不可能在水上漂多大会儿就要沉下去了。这些每日紧张着神经捆绑着身体的压力,使这副躯体没有一刻大意,时时像一棵树一样立着,显示着这必要的冲锋带来的精神气儿。靠了这气儿,不轻易生病,不轻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28)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离开

 

两个月之后,我就要离开了。我对这个小镇感到了深深的留恋。

在这个江南小镇,两个五月,我都吃到了传说中的杨梅。从前在故乡,多次教一篇叫做《我爱故乡的杨梅》的文章,把它教得很美,使学生流出了口水。但是只有来到这儿,我才真正品尝了鲜杨梅的美。第三年了,又快到五月了,那位憨厚的家长肯定会提着三筐新摘的盖着鲜绿叶子的杨梅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送给教儿子的三位老师。掀开叶子,那鲜亮紫红的杨梅立即使人溢出津水。

走在小街上,看到熟悉的店铺,水果摊,小公园,敖江水,这一切都是熟悉的;来往的人面貌也是看熟了的,是天天生活在这儿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9:25)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注视植物

 

站在五楼高高的窗前,用翘望的姿态向外看。看见下面的操场。感受是颇多的。已经这样望过了三个春天。

总是注视操场四边的那些植物,心中与它们对语。阴暗的天气里,樱花亮起来,春天的疼也清晰起来。竹子绿化带到了夏天非常丰茂,像风一直在里面充溢,竹林一直在呐喊。另一条修剪整齐的灌木带是一种叶子密促的植物,有非常好听的名字,叫“海葵”,另一种叫“火棘”,叶子更细小些。“海葵”就好像一个写作的女子的名字,她有大气的个性,而且不失女儿性。火棘,因为这个名字我怀疑她虽有绿色的外表,而她的内心是火。什么在煎熬着她,令她无法在夏天变得平静。杉树绿起来就像天空的云,我总是以为它能听得懂音乐。当音箱里的音乐在操场上空流淌的时候,它的节拍总是与音乐一体的。每个春天,流云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微紫

分类: 散文随笔

一个自然主义者的黄昏出游

 

 

这本是该热的时节,但尝过了温州暑期的热,就觉得,聊城的热怎么热也是没有那么狠心的。

温的热是爆炸式的,每个空间都是爆烈的空气,时刻处于充爆状态,在里面,你吸不到足够的氧气,肺部受着一种莫名的压力。而聊这几天被人抱怨的热,在我的感觉里它还有着优柔,并没狠心地把烈烈的热施放出来,它像一枚被烤热的蛋,外壳似乎热透了,但里面还潜藏着一些阴凉,一些流动的怜意。我的呼吸仍是畅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