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深蓝的太阳
深蓝的太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13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博文
更多>>
个人经历
学校:
  • 佳木斯大学 雕塑专业专业

    2002年入读

  • 佳木斯大学 雕塑专业专业

    2004年入读

公司:
  • 武汉哥特装饰公司

    2005年4月至2006年7月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一个经历有点复杂的人 没什么什么的就是喜欢思考而已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02-06 07:38)
标签:

文化

杂谈

将人民的血泪生活作为一种表演来进行欣赏 并且以这种观察作为一个视角 发展一个产业 并且从中盈利

将一切属人的事物全部打上价值的烙印 以待进一步的将其转换成资本 而后作为一种产业从总盈利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在这样的社会中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资本 而失去了那些本来不可玷污的神圣的自然属性 人格属性

在所有制与生产关系所形成的阶级基础不变的前期下 在最大的限度上表述出无产阶级的 底层人民的心声甚至以自己的队伍挑起革命会更为彻底的引起无产阶级底层人民的思想共鸣 并且更为牢固的稳定统治阶级的统治

将平淡平凡的生活进行精致的包装 赋予其所谓的崇高的文化或者政治意义在其具有了虚拟的价值属性之后在将这种生活模式作为一种商品来进行出售  以此来换取更多的人的购买而这种购买的过程是在更多的劳工因为对这种商品的欲求而进入资本市场 以供资产阶级剥削为内容而实现的 由此无产者们通过工作第一次进入资本的世界被资产阶级剥削 而后 在进行商品的购买的时候又一次的被其剥削而无产者在这个过程中所得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们所一直就享有的东西 当然 相对于封建主义社会的更为残酷的社会现状除外这里主指无产者作为一个人类所本来就应该具有的那一切并且 这一切并非是由资产阶级所宣称的天赋的一切权利所包含的的内容

在这样一个为了谋求个人利益而发展与运作的社会当中 每个人不论其深处那个阶级剥削阶级或是被剥削阶级他们都必然因为竞争的存在而互相倾扎 这样的社会 不论其如何发展最终的文明至多也只能体现在它的科技上而永远不会也不能出现在属于人的世界之中 也即是灵魂的心灵的 人格的世界之中 在这样的社会当中所谓的文明人也不过是在一个又一个的时代中 躲在先进的社会表象 文明的社会文明之后而思考着如何能将对方厮杀致死获得自己所欲求的一切

在资本的世界总 当人出售完一切社会性的属于人的属性之后 就只能将自身的肉体的属于兽的那一部分来作为资本与这个世界进行交易而作为资本家 它所能出售的 最后也只能是一种虚构的神经信号而已并且通过对这种虚构的为迷惑着的人们所需求的产品的设计与改良来不断的为自己谋求利润  总之在这样的社会中不论那一方 他们最终的方向与结局 都只能 也必然只能走向属于兽的本能方向不论其怎样的用所谓的文明与科技来对其进行包装

当人与生俱来的那些真挚的情感---例如爱情 被物质尤其是物质的商品放大之后 那么它就成为了一种象征一种彰显个人价值的象征性物品而最后 它也必然完成它的社会性属性 具备一种价值 成为一种商品 最后完成它在商品世界的最后使命作为一种无价的存在物而寄生在商品之上用来交易 用来满足其他的人的这种天性上的需求而获得利润 ----例如婚纱


再继将动物们关进园子 并且通过收取观赏门票来赚取利润之后 统治阶级又将知识份子关进了学术的园子知识分子的园子将这些从前与其他所有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完整世界的与其他人协作着完成生活与生产任务的人作为一种商品来进行经营 由此人民通过税收选票等形式来购买观赏与使用它们的权利 而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 学术精英们 也通过在这个动物园的平台内出售自己的产物 ----思想来赚取它们谋生所必须的一切物质资料 就这样 一个新兴的产业产生了资本家们继续躲在所谓的社会文化的背后来赚取它们利润

当独裁政府与资本家依靠武装的暴力与资本的间接暴力掠夺走开了人们所拥有的一切时 将人民至于一个失常的世界中之后他们变以健康世界的正常世界的一切作为一种资源来出售给人民 用以换取人民给予他们的支持 与 财富供其剥削与奴役  在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的国家之中 这两种手段尤为精致 政府一边以暴力来胁迫人民一边以资本的垄断来蚕食人民的生命用这直接与间接的两种手段剥削奴役人民终生

现代社会极权政府对民众的教育是这样的 不论社会的问题如何严重 是何种性质 哪怕是政府自身造成的也不能依靠民众自身的力量来进行改变而一定要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 即使政府已经无力解决 甚至本身就是政府自身制造的问题也一定要依靠政府 把希望放在政府身上在最大的限度上保全自身 维护这个已经是害人的制度本身 个人的献身精神受到限制 打压一切都寄托于政府的制度与法律之上即使是社会之中出现形式上的反对势力 究其本质 也必然是与政府同一阶级利益基础的其他社会集团而非真正意义上的 人民的力量

在私有制存在的前提下 社会中的一切事物 不论是社会生活 还是家庭生活 不论其内容如何丰富 观念如何新颖思想如何多元其本质都是为了掩饰人对人的剥削这一个最为直观的事实的 在这样的社会中资产阶级的传媒机构绞尽脑汁的制造一切无关紧要的社会问题并且对其百般粉饰 甚至制造一切无关紧要的问题而后以各种所谓的多元自由的思想观点引导人民进入其中在他们设计好的思想迷雾中败坏终生而不得要领 从而忽视人民所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即社会的本质问题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这个一切问题的起源的问题从而被忽视 搁置 直至被遗忘


在私有制存在的过渡中 为了缓解阶级矛盾 为了转移阶级对抗产生的暴力情绪与思想资产阶级利用自己的传媒大肆宣扬色情暴力等腐朽文化将人们对剥削阶级压迫的暴力反抗的意志转换引导进滥性与犯罪的世界从而消灭无产阶级的思想上的觉醒与行动上的革命 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充满了色情与暴力的社会被资产阶级渗透腐化的无产者们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资产阶级假以法制之名进行所谓的正义的打压

在资本主义国家 为了稳定资产阶级的统治他们所有的媒体都在渲染一种文化这种文化与教导人们以道德判断  立场选择为主要思想内容  从而使人不自知的放弃什么否定理性的分析与判断从而将人民对这个社会以及自身处境的认识失去科学性阶级性而终生迷失在这个腐朽的道德世界与所谓的对正确立场的选择问题之中  这就是当代资产阶级的新手段资本家一面坐拥无产者所没有的一切财富 一边高举道德的大旗对穷苦的人民进行审判引诱甚至逼迫人民进入他们的虚伪的道德世界对他们给予的所谓的正确的立场进行选择 并且毫无动摇  这也就是当代的资产阶级为了缓解阶级矛盾在文化上的 社会关系上的根本措施 即不断降低自身的姿态 不断宣扬劳动人民的地位以虚假的社会文化对无产阶级进行洗脑控制致使人民看不见自身的真实处境而仅仅生活在一个虚幻的道德世界中  在这个虚幻的到的世界中他们看见的只是一个又一个道德上的所谓的完美的人 而看不见在这个虚幻的到的世界的外面 那些赤裸裸的剥削 与被文化与制度掩盖起来的压迫这血腥但是无色的 体现在被动的生存命运中的压迫  因此 当代的世界就是一个在文化上在姿态上人人平等的世界 资本家与劳动者一样的淳朴善良的世界 而在这个表现的世界之下虚伪的社会文化之外则依然是那个冷酷无情的人剥削人的利益住在一起的旧世界

在资本主义社会  富人与富人任何一笔交易的背后 出售的都是穷人的血汗与生命

在资产阶级内部 无论另一群资本家宣称自己如何具有道德性 先进性 其本质都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并且无论这群人宣称怎样的同情与支持穷苦人其本质都是在将无产者作为一种资本来与其他资本家进行利益上的博弈即使这些人使用所谓的暴力来结束另一群看起来罪孽深重的资本家其本质也无非是这群暴徒对另一群暴徒的掠夺而已 绝对不是为了消灭真正的罪恶人剥削人的制度 私有制而进行的真正正义的革命斗争其本质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掠夺而已

私有制带来的竞争体现在最为根本的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中时最为充分的特点就是资本家总是以牺牲他人的利益甚至生命来作为自身满足的前提而无产阶级永远都是共同面对

用最凶残的手段 毫不犹豫的勾动剥削这把枪的扳机之后在无产者们奄奄一息的时候资本家们的社会文化与宗教机构像赐福慈母一般的抚摸着我们 告诉我们 幸福的睡去吧 一切都安宁了

在中国资产阶级对无产者来自经济上与制度上的的屠杀开始之前与屠杀结束之后 会有这样的一段话 感谢你们的牺牲你们很有爱心中国的劳工们 感谢你们的献身精神 是你们给了我们幸福  天佑中华  民族复兴 国家富强 

在私有制存在的前提下 一切所谓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实质都是企图通过国家与民族的旗帜赖维护少数权贵们的利益与幸福的并且通过这些光明正大的理由来屠杀无产者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与他们所谓的幸福这样的形式与宗教借以上帝的名义去杀戮异教徒毫无差别都是以一个虚构的名义来掠夺 来屠杀 来维护自身的利益

当政治与宗教混合之后  这种政治即是宗教本身 这种宗教也即是政治本身因宗教的邪恶本质我们也可以将其描述为并不全面的但是具有典型特征邪教政治 这样的政治组织 在它的内部总是具有不同形式的一个绝对权威而这个权威的本质即是宗教之中的救主 而这样的原理应用到现实的社会当中就必然产生伟人政治  领袖政治等等期待通过一个超然的 一个超越科学与阶级的神或者人格神来解决科学与阶级的问题 而在宗教之中 这样的教主也必然掌握着世俗中的一切权利这也就是政教合一的核心原理 在当代糅合了政治与宗教核心原理的邪教政体大量存在 它的基本特征就是即运作着宗教的本质的东西作为核心亦运作着政治的形式作为外壳 这样的一个政体它本身总是充满着各种矛盾 各种违背科学与道德并且彻底丧失了阶级性的矛盾在这样的国家中它的人民总是会在他们各种繁复的法律条文当中品味到宗教仪式的味道 而在他们的宗教当中当然也会发现权利的痕迹这样的一个组织它本身的性质就是邪恶的 因为宗教的反人性的本质必然体现在它世俗的权利世界而它的权利的自私性也必然体现在它的宗教或是文化的之中


利用人的社会性属性与特征 利用人的动物性的属性与特征 甚至利用人性中的真善美来对资本主义的社会进行装饰或者对血腥残酷的剥削进行掩饰甚至在阶级矛盾尖锐的时候利用自身淳朴善良或者务实现实的个人表现来向世人宣布自己也是劳动者中的一员从而掩饰其对无产阶级的剥削与与制度上的压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7 03:38)

“代表”这种政治模式源于私有制下的资本主义制度 它外化到社会层面就是通过培植大量的工农帮办来为资产阶级服务 包括安抚无产阶级劳工 缓和阶级矛盾 杜绝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出现 在资产阶级政权巩固后为资产阶级的经济发展政权稳固服务 代表 隶属于渗透技术的一种 它通过为它人 为工农阶级代言而获得政治权利与经济利益 从本质上讲是体现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商品交换的一种政治形势。而所谓的“人民代表”则是这种资产阶级统治无产者所使用的一种经过改头换面的具体手段 它仅仅是源于资本主义的商业一种体现在政治层面的交易形式。而代表的集大成者 必然首推中国 根植于中国资产阶级的各种社会团体 社会各阶层的人员 无不是从前的买办 帮办的现代豪华版 它们虽然在这个国家的运作规律 表现形式各不相同 但是因为它们从根本上维护这个人剥削人的制度和维持这个制度运作的政府 因此 它们的本质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本质 那就是资产阶级帮凶的本质。                                                                                                      唯心主义通过宗教制造出一个虚幻的天堂 私有制通过民主梦想制造出一个国家梦想
两者的本质都是使人脱离现实 软化人的意志 否定人的价值 主观的能动性 甚至仇恨现实 从而变得软弱 变得更好控制 或者变得充满仇恨变得更容易为私有制而分裂一切完整的事物

物质  无产  科学   无人性 无境界

 

社会需要问题 群众需要愚昧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另一部分人的正确和先进并且以此为资本来占据道德和权利的天堂---------群主

 

惨无人道的悲惨人生 暗无天日的现实世界 竟然可以被另一群人貌似真诚与温暖的语言所融化 所掩盖 ------这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现实地位 而资本一直隐藏在这一切的背后


一个每天化妆的女人 心思肯定不在生活上同理一个每天都要可以保持自己的先进性和正确性的政党它的主要精力也绝对不会在解放人民的身上因为他冷漠并且敌视着别人的一切

私有制下的劳动保护 养老保险等等一系列看起来维护劳工阶层利益的措施其本质都是为了使劳动作为一种生产工具能够在死亡之前更为高效的被利用 从而为资本家创造更多的利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2 23:21)

此文本为俄罗斯日记2  因为1被监狱警察强行拿走所以第一步的内容找不到了只有2了有喜欢研究民主政治的朋友随便看看吧

 

 

一切艺术活动都是对自然美的放大和探索

 

若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将不需要上帝,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既是天堂,全能的上帝即意志的自由

 

独立自主是自由王国的唯一基石

 

我用我的血泪书写我的人生,人们称赞我很有才华

 

正义同样只是一种手段,它依然是我们意志的工具,欲望的奴隶。

 

所谓的命运便是我们每天都坚持着的信仰,直到有一天它被我们堆积成人生的城堡。

 

生命的目的即自由 我即是我的上帝

 

人生不需要绝望,这世界没有永恒的禁锢,因为至少死亡可以为我们解脱一切,最后,让我们回归我们的灵魂为我们准备的那个天堂或者地狱。

 

不以解释观其律 需以现象查其质

 

优秀的男人是灵魂的催情剂,强壮的男人是阴道的好伴侣。以优秀的男人来催情,以强壮的男人来足欲,是现代众多“前卫”女性的生活观念。

 

暴力驭其身 美德驭其心

 

很多时候人们不需要辩解与争论,因为往往彼此的行为说明了一切

 

甲:若人的心境可以自由转换,那么时间还有什么意义?

乙:就因为有了生命,时间才有了意义。

甲:若没有了时间,生命的经验从何而来?

乙:所以,时间是一只承载生命的帆船

 

权贵们!不要踩在我的头上,并非我的尊严被你们践踏,而是你们挡住了那让我心醉的阳光!

 

普世的笑容以真诚的姿态颠倒了众生的头脑,贪婪的双手赚满了滴血的超片,前者是一种技术,通过学习而获得,后者是一种本能,通过后天的培养而产生。

 

“良知”是一个系统漏洞,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经由同病相怜这种途径而深入另一个人的内心,对其进行再一次的欺骗与伤害。

 

意志的文明与自由方是人的根本的文明与自由,思想与行为只是体现着两者的两种方式。

 

不要问问题,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根据它的个人需要而给你提供答案,然而,事实只有一个。

 

任何强迫性的暴力意志,不论它体现在法律、文化、还是经济之中,它的本质始终都是不文明的、非法的、与破坏自然自然秩序的。

 

善与恶、错与对成为了道德判断的唯一标准,而支撑着整个伦理世界的灵魂----“爱”却被所谓的理性所取代,正义由此建立在这样一个逻辑判断的基础之上,而它的反面----足欲只爱更是骄傲的占据了理性的殿堂,为那如洪水般的欲望冲开了道德的大门。

 

关于善与恶的道德买卖终究只是人为了满足欲望而进行的商业行为,因其本质上的自私与获取的欲望而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罪,这罪便是那真正地恶。

 

 真正地自由既是意志的自由,它使人不在被迫的从社会关系中进行判断性的选择〔即非A即B、或非B即A〕而是由充足的权力保持沉默,或者进行一种意欲的行为,当然,前提是----没有破坏他人的自由。

 

当我们不欲此事时,此事之反面亦无权干涉于我们,这就是意志的自由,不会被善恶、利弊、取舍等判断性的结果所束缚,而是亦可沉默,亦可无视,亦可另辟蹊径。

 

他们要让这个社会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失常,由此,他们便获得了修正这些错误的机会与得到相应的报酬---更多的税收或者立法所产生的权力以及由于法律的细化而更深的进入到民众的生活、文化、经济、等诸多层面对民众进行更为精确的控制。并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成功的将民众的注意力引入到了可操控的政治框架之内,从而避免了社会过渡平稳而产生的新思潮与新势力,最终,获得长期稳定的执政地位与经济增长而受害的民众则彻底的沦为了政治发展或者经济发展的原动力----一种类似木材、煤炭的用以驱动社会运作的自然资源------制造一定程度上的社会问题,将民众的注意力吸引至此,而后利用民众的反对意志与心动作为立法或者税收的正当理由。

 

 以正义的名义来挥霍暴力,是一件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事情,因为一切丑陋、畸形的人性都可以经由这种方式发泄出去而不需要承担任何道德上的与法律上的责任。

 

主流的一切问题都是意外,都是非原则性错误,非主流的一切优点都是奇迹,都是质的飞跃,我们的最终状态或者说原则与个人态度,究竟是谁的目的或者希望?我与我们是谁的产品我们被怎样的计划生产者,我们的本质与最后思想是谁希望有用的?

 

若人民是正义的,权贵们将无立足之地,因为统治集团的权贵们再也无法通过将人民引入歧途而盘踞在法律与道德的至高点上,并且以此为资本对

 

工作时一张进入社会系统的门票,对于任何企图进入其中生活的人来说,它都要最大限度的榨取个人所创造的财富,作为资深运作的能源与提供给少数在这高层控制这系统运作的权贵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0 21:17)
标签:

杂谈

                        我若不成长历史不进步

若人的意志能得以自由发展  人将成其为他所意愿的一切存在 可是神 可是佛 可是道 可是任何一种他所意愿的 人的能力将无法想象 创造性的世界将丰富至无法数量 在这样一个崭新的世界中 若人基于善意的前提发展自身 或者基于自由而不干涉他人的自由而发展自身 那么这样的世界将不再是一个理想 而当前的问题是 任何一种文化 任何一种思想 任何一个人 无不是想要用自身的对世界的感知而形成的概念来同化这个世界和他人  

 

诱惑的越致命乃是为了控制的更严密 妖艳的花开出了不属于它自己的美丽而它的根依然深深的植根在肮脏的土地上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文化本质

 

 

 

人类社会被划分出阶级之后,人与人就彻底的对立,因为那所谓的生产资料的所属权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核心意义在于会直接导致众人的权利被少数人占据和支配,即阶级利益的代表----政党,并且此种社会观直接导致人无法跳出所谓的立场来看问题,看世界,看社会,看自身,因为这个预设的立场决定了人的视角,而健全的社会中健全的人将以“我”这个基本单位作为出发点来观察一切,即个体意志的广泛性存在。而且接受了阶级观念的人无法站在普世意义上的“人”的这个基本单位来衡量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无法意识到一个健康的人类社会是各种职业的人高度配合使其稳定运作的整体,而以某种身份的人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来支配一切,这必然导致权力的产生,并且永远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平等,而只会实现法律上的平等等等先对性的平等,而绝不会存在本质意义上的人与人的平等,因此,这个社会当中必然出现法律,因为造就罪犯的原因,即社会关系的深层矛盾,乃是这个畸形社会的永恒矛盾,并且,在这个社会的发展中,法律的健全必然成为衡量社会是否进步的一大重要标志。重点-----人应该以人这个最基本的单位与属性为出发点来思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协调一切社会关系,才能解决职业不同所带来的矛盾,因为只有人意识到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分子,都是这个整体的一个部分的时候,人才能更爱自己与他人,才能将人心比自心(请原谅用这个词组,因为实在找不到形容词,所以只能用中国的这个具有某团体特征的词组来形容,但是我紧紧是借此描述,别无他意。),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人才能体会到彼此协助,彼包容和关爱是实现彼此价值与梦想的唯一和最有效的途径,而永远不会导致权力的产生。才不会被少数别有用心的,想要控制人群的团体和个人所支配和利用。

 

 

世界----这真实的地狱愈加变得美丽而精致     人性----这一切能量的源泉愈加变得幽暗而扭曲

 

 

以对人的控制为本质的社会体系与文化系统最终目的是让我们人这种存在最终成为----某一个人,某一种典型的,具有特定特征和价值取向的文化产品,或者政治傀儡,让原本自由的我们成为了某一个人,某一个具备个别特征的被各种所谓的特征与信仰所牢牢控制的人。而人类的最终目的在于真正的合一,各种信仰和价值的合一,消除一切分裂隔离人与人的障碍,从而使人成为自由的完全的丰富而幸福的人,而这一切首先取决于我们生存在一个怎样的社会中。(最后补充一句纯屁话,人,追求幸福感是正确的,但是这种对幸福的追求与对幸福的享受,不应该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比如优越感这种情绪,是否正确有待推敲,因为很多人所谓的优势或者说优越感乃是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的,是以不平等为前提的....)

 

世人当珍惜情感,否则进入那个旧世界,那个被欲望和利益主宰着的世界里,世人将重归兽途。

 

腐败?这是谁发明的病词?为什么本性截然不同的人会汇集在一个群体内?难道是利益的原因?若这群体是利益共同体,那么他们所谓的道德是谁的道德?若此群体带有阶级性,那谁能证明这种道德不是兽群的道德?并且---腐败这种勉强的借口如何回避民众的推敲?

 

无知又迷茫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意识到造就了自己一切苦难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默认或者遵守了一种至他们于死地的规则,这种规则造就了他们所经历和将来必然要经历的一切苦难,而他们还在幻想着,幻想着成为维护这套规则的杰出人物,以换取自己心中的梦想,而真实的社会关系是,他们每天都在为剥削压迫他们的幕后者疲于奔命,且认敌为亲!最严重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追求的一切幸福,都是被这些人一早剥夺了的财富,而他们终其一生,都是在通过各种方式的祈求来像奴役他们的人祷告,希望自己享有这一切,而真实的关系是,这些新时代的奴隶主们,用一套光明正大的借口剥夺了多数人的权利和幸福,然后在有计划的逐步的将这些东西还给民众,而理由是为民众谋求幸福!更严重的是中国主流社会的那恶毒丑陋的政治基础之上,开放着几乎看不出和其本质有任何关系的美丽花朵,而这些花朵就是用来诱惑民众的最精美的毒药,而民间,民间这些自发形成的民间组织,又因为认识上的缺陷而接受了这主流控制体系的观点,而这种观点恰恰是主流所抛弃的,被其视为垃圾的东西,并且民间自发形成的势力就被欺骗,而且像着一个丑陋畸形的发展。这样就造成了这样的一种局面,主流的,衍生于那恶毒丑陋的政治基础的花朵开的分外的娇艳,而民间的由自发的需要产生的民间势力因为被主流欺骗,所以就走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因此,这民间善良淳朴而又真正向往美好的势力或者说团体,往往开出了畸形的花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3 21:57)
标签:

杂谈

自从进入现代文明之后,人类就被强迫性的纳入了文化与暴力的控制,可以非常深入的说,现代人---都是产品,都是被精心设计过的产品,而对现代人进行控制和奴役的少数人,在幕后规划和掌握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被统治的人而言,自己只是产品,只是被编好了各种应用程序的一台机器,而从本质上负责对人控制的就是理性和情感,这两者被现代的统治者用文化和暴力强迫性的灌输或者潜移默化的传递给人,而被害者一切的的一切,只能通过这两者来实现,现代人只有原始的欲望和本能的能量以一种被压抑和掩盖的形式存在,甚至现代的统治者已经利用感性与理性来侵蚀着这些,试图以物质和文明来改变人的本能和欲望,在这之上,每一个现代人的反应都是同一的,都是可预测的,都是没有任何本质性的差异的,人人都是机器,人人都是被编好了程序的机器而已,而这些程序称为现代文明,因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现代的统治者们,在利用我们人的生命能量和原始需求来奴役我们,让我们的生命能量通过他们现代文明这样的一个机器,一个渠道,而生产出他们需要的产品,那就是所谓的经济,所谓的文化,所谓的感情(民族感情,国家感情等等)。因为在此之外我们的生命在无任何其他一种表现的自由,因为在他们的统治和控制之外,我们的生命在没有任何一种自由的成长形式和存在保障。此即----现代文明的暴政!现代文明的奴隶制社会!

 

 

这段人类文明应该结束了,这个时代应该终结了,这个世界应该被重新定义了,世界性的战争到了开始的时候了。旧时代的二元性思维终归殊途同归而丧失了彼此存在的意义,因此一个崭新的世界应该重新被确立了。

 

在这末了的时代,应该用一场真正的屠杀来洗净这个星球,一场真实的,毁灭性的战争来为自己的将来做奠基,也为了洗净自己在历史中的罪孽,这场战争,应该是本质与思想同一的人对二元思维的人的一场绝对性的战斗,前者是真正的合一,真正的平等,真正的爱和稳定,后者是分崩离析,是动荡和一切罪孽的起源,因为这种人造就了差异性,并且是非自然的差异性,在这场战争中,要有所谓的善人被杀害,要有所谓的无辜的人命丧街头,要有泯灭良知的屠杀落到这些人的身上,但是真正的战争和对人的暴力的战争有着本质的区别,这区别就是,在这场战争中,有爱的人,本质与思想同一的人,乃是为了洗清自己的罪孽,乃是为了获得一个真正富有希望的开始,乃是为了告别这永世的痛苦轮回,乃是为了将来一切人的新的希望,而后者所谓的一切道德,一切所谓的爱和和平,仅仅是一种工具,一种为了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这两种人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也既是发动战争的人是为了反抗,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和特质,为了真正的爱,而后者仅仅是将一切道德和本性作为满足自己的工具来使用,并且造成了人类文明的颠覆,造成了人类社会的分崩离析和无尽的苦痛。在这场战争里,为了赢得希望和守护爱的人们将团结在一起,以战争的形式毁灭另一种人,在这场战争中,被征讨的人将丧失一切,他们的爱,他们的感情,他们的家庭,他们的一切的一切,包括他们的灵魂和最纯净的天性,都将被付之一炬,但是,自然与征讨他们的人将不会赋予任何一丝同情,因为这些人在过往的历史中出卖了自然赋予他们的灵魂,出卖了同伴赋予他们的爱和信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07:54)
标签:

杂谈

----如果这人世间的正义与崇高必须要依靠暴力与欺骗来维持自己的存在和光明形象,那么我不仅仅会重新定义这些人类最崇高的词语,如果那些有着伟大与光荣的头衔的人们还依赖着欺骗,依赖着丑陋来维持自己的尊严,那么我会重新定义这个世间的一切文化!

 

 

虚伪肤浅的正义,堂而皇之的冷漠着这血淋淋的世界,而使其荣誉着的理由竟然是那所谓的历史性进步,而非基于我们每个人的根本需要。

 

这个世界,最精美的女人,往往是用来给真正的畜生发泄用的器具而已。只因禽兽们掌握了这世界的基础,而成长在这之上的一切美丽都只能成为它的玩物。

 

 

道德行为若是一厢情愿的单向行为,那么这种行为等同于纯粹的意淫,或者----是某种阴谋与利益斗争的外衣,仅此而已。

 

恶人所以将恶事做的肆无忌惮,乃是它们认为可以通过行善事来洗清自己的罪恶,这种交易形式的现象,只能说明文化的虚伪,犹如当今的罪恶可以用法律来洗清,用金钱来赎罪。

 

泯灭人性的人所以敢将恶事做绝,其一是物质世界中力量分配的不平衡,正义的无效造成的,另一方面,乃是因为它们认为在这走向正义与光明的道路上,可以以最后的道德表演,一种貌似崇高无上的道德表演来为自己洗清一些罪责,逃避一切责任。

 

目前的世界就是一群真实的强盗占据着他人的财富和权利,并且在奴役压迫他人的过程中不断的对弱势的众人施舍着他们自己那所谓的道德。

 

人若背叛了良知,远离了人性,也不过就是各种所谓的高尚信仰的奴隶,甚至走狗而已,一个人仰或一个群体,若为所谓的信仰背离了人性,也不过就是被所谓的信仰,被所谓的信仰的价值买断了一生与灵魂的狗而已。

 

 

真正的富有不是占据了什么,乃是为这世界付出了多少,付出了什么。

 

当我跨越了生死,穿越了时间,那么这世界还有什么不能放弃?又有何种理想不能坚持?信念,宝贵的信念当是坚守一生的执着。所谓的现实在怎么残酷,也毁弃不了真正的理想,因为这理想超越了一切,战胜了死亡亦穿越了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似乎对任何一个有感情联系的女人,都有非常高的占有欲,想要紧紧的将对方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从心理到身体的控制。不能忍受任何一点看起来不明确的事情存在,比如对方说在外面过夜


2:对于这个女孩的事情,比如说她说在和同事出去吃饭,而且没有强调性别,自己下意识的感到不妥,在所有的那女关系中,是否对于一个男的来说,女人出去和同事吃饭,而且没有强调性别是否会引起多数男人的猜疑?再者,当女人不说明自己同事的具体情况时,是否在暗示男人什么?

 

 

3:男人的醋意,绝对起源于女人对自己忠实的实验或者暗示,而当这个女人表现出背叛的迹象时,男人自然会产生不满。结论----如果一个女人让你无法拥有安全感和归属感,那么这个女人只适合做玩物。

 

 

4:如果在男人与女人之间,对方带给自己的不是安慰感,而是合理的形式,无懈可击的借口,那么,这种关系就可以被定义为无关联了。

 

 

5:在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面前 如果提起另一个女人 并且夸其优秀,那么不仅是噩梦的开始,也是自己智商变低的标志。


6:爱一个人,就用心去温暖她 ,而不用心思去思考如何取悦或者控制她


7:“最介意的? 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因为我的占有欲很强我觉得你是我的女人而且不能和其他任何人分享连社会和国家也不行这就是我和主流社会的不一样 现在的人连自己的媳妇都能拿去和朋友一起分享了这个我不接受”


8:当一个女人问起自己的男人,是否喜欢自己在床上的表现.......那意味着这个女人是在意你的...........


9: 性爱之前的强烈欲望与性爱之后的的失落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是否每个人都会面对?而且在精液射出体内的瞬间一切的感情都没有了意义?

 

 

10:当一对恋人无法沟通的时候,这个空白区域可以被任何谎言填满,前提是至少两人之中有一人是真心的期盼对方。


11:站在社会角度看家庭的那是朋友,站在家庭角度看社会的那才是爱人。真爱---不仅是投入的去体会对方的心,更是彼此深爱而不失去自己。


12:为了和美女性生活美满,去网上找了本性爱教科书,国产的,是几千年前的书,目前被成为中国古典名著---《房中术》,我满怀欣喜的打开想要学点真知识,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页数,妈呀......1925页,当时马上崩溃,掰着手指头算计了一下,这一本书相当于4本专业的教科书啊,心得---有时看起来简单的生活内容,其实相当的复杂。


13:当一个女人无法让你满意的时候,让你用尽力气也无法满意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在某方面无法满足她了。

 

 

 

 

贴一下曾经的过去,只为铭记这带给人们绝望的历史。即使曾经的过去都是故事,还是希望这位哈市的女孩能在这个不需要语言来描述的万恶的社会里能有幸福....即使都是欺骗,还是希望世界和你都能变的好起来。以摆脱这种与人与己都不利的处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9 05:41)
标签:

杂谈

我活着的目的在于迎接自然赋予我最宝贵的财富-----死亡。只因这世界充满谬误,充满谎言,我当用我唯一的生命占据一切,最后亲手毁灭这一切,犹如用我自己的死亡换取我子女的生,因此,性与生殖的死亡意义凸显出最高尚的崇高意义。感性与理性,哲学与艺术。艺术的技巧和情感与哲学的理性与感性,文学的技巧与情感。

 

他娘的,哥哥今天终于透彻了,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审视一下这人群,或者是这群人,是以怎样的一种借口或者说是旗号,又通过怎样的一种手段来实现了他们自己的目的,他们又给这个世界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这是审视一个人以及一群人本质的简便方法。他们的方法和他们提出的理想是否相符,他们的目的是否正义,是否对他人有害,是否以牺牲他人的利益为前提。

 

 

 

 

 

当善与恶同属于一个核心利益的时候,他们之间再不会有本质的差异,而仅仅是彼此的另一种面相,这种核心利益,可以是国家利益,可以是民族感情,可以是任何其他团体共守的盟约或者利益,在这个前提下,真正的道德被掩盖,正义与公平仅仅是一种表演而已。

 

目前的文明只是表象,只是形式,支撑一切人类文明运作的仅仅是人那丑陋的欲望而已,并且此物与文明无关,乃是一种本能,它的成长仅仅关乎于真正的道德。

 

 

一个真正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个真正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可以拥有整个世界,但是,前提是他将失去他的灵魂,这就是最原始的,人与魔鬼的交易。此事的原理是,一个人必须用他自己的一切,包括那些被他认为是最珍贵的东西来换取世界的一切,而为他提供这渠道的,宗教谓之魔鬼,科学谓之谬误。道德谓之堕落。

 

如果执法者不能消除产生罪恶的根源,既社会原因,文化原因等等诸多方面的原因,那么它就不具备执法的资格,本质上只是暴力集团的工具,侩子手等等。真正的执法者当是盟约的守护者,秩序的维护者。

 

 

一切权谋之术都在现实与理性面前崩溃,而且,时间与执着,选择与行动将决定一切,但重要的是铭记一切。

 

 

表象世界的或者说是理想世界的或者说是文化世界的别有用心的人,侵犯了真实的或者说是心灵世界的人们的灵魂,他们在暗处悄无声息的涂毒着这些无辜的灵魂,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在回到这个表象的肤浅的没有实际意义的虚伪的世界中来继续扮演他们的角色,继续欺骗这些无辜的人。(表象世界与心灵世界,控制者的2个目标。)



对于统治者而言,只要一个事件还可以被新闻媒体用来报道,被文化机构当成故事来描述,那么,局势就一直处于被控制中。简言之,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善与恶描述的是两种人格的本质,而非人用来处理事物的两种方式,善的人通过自身的善因运用善的方式实现善的目的,即善果,恶的人以恶的欲望运用善的或是恶的方式来实现一个相对自身的善的结果,即他人的灾难来成就自身,那些自称驾驭了善恶的人非唯利是图的人,即是一个极端自私丑陋而且恶毒的人。

 

 

中国所谓的文明只是为了装点自己那恶毒丑陋的本质,中国人所谓的美好只是用来掩盖恶劣的行径,这个国家本质是恶毒丑陋的,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掩饰与控制,或者是为了在社会中占据支配权与主动权,因这恶事本质,所以成就了一切的善都成为了虚伪的表象!一个民族的未来因为xxx的诞生,与运动惨失未来,一个民族的希望与良知,因为这一个关键点的本质问题而灭亡!---------------------------(本段为私人记忆,谢绝评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6 00:26)
标签:

杂谈

社会层面与生活层面,理性层面与感性层面的穿插控制,主要是利用社会的表象作为掩饰,在生活层面进行最直接真实的迫害,这种迫害是表里如一的配合方式。


感性或者生活层面迫害 然后再社会层面进行仪式进行掩饰。

观察任何人和事物,一定要从它的表象上进行深入的思考,考虑这个事物的背面,以及它的形成条件,形成过程,本质特征,信仰是否和实际符合,不仅要看他能做什么好事,还要看他不做什么坏事,多方位的考察,因为对很多人来说 善良或者说高尚的信仰仅仅是其工具之一,一种用来实现自己欲望的工具。在这个意义上讲,人成为了凌驾自己之上的一个存在,一个脱离了自己的本质属性的存在,一种可以利用任何存在的存在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