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龙
阿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家史
   吴良字種和生性雄伟刚直号老实吴,明帝赐封兴隆世家。与弟弟吴祯以勇略闻名。1352年(元至正十二年),吴良自凤阳府三和集投奔朱元璋,担任帐前先锋,1354年(元至正十四年)秋,吴良随朱元璋夺取滁州。1355年(元至正十五年)春,随朱元璋攻占和州(今安徽和县明朝淮西总管府驻地)。六月,从渡长江,攻占采石(位于安徽马鞍山市西南)、姑孰、太平(今安徽当涂)、溧水、溧阳。1356年(元至正十六年),随朱元璋攻占集庆(今江苏南京),累立战功,又随徐达攻克镇江、常州,守卫丹阳。1357年(至正十七年),吴良夺取秦望山,攻克江阴。朱元璋便任命吴良为指挥使,镇守江阴(苏州)。当时,江阴地处要冲,背靠长江,扼守南北咽喉。吴王张士诚占据吴地,横跨淮东、浙西,兵强粮足,数次犒赏将士,欲要夺取江阴。朱元璋指示吴良道:“江阴是我东南屏障,你要对士兵严加约束,不要收留在逃人员,不要贪图小利,不要和地方势力争斗,只要让境内人民安居乐业就行了。”吴良谨守命令,并修筑防御设施,后因功进封枢密院判官。1359年(至正十九年),东吴军(张士诚的军队,朱元璋称西吴)大举进犯江阴,战船横布大江。大将苏同佥驻军君山,指挥作战。吴良派弟弟吴祯出北门迎战,又暗中命元帅王子明自南门出击,两军夹击,大败东吴军。 不久,东吴军又进犯常州。吴良派兵由小路出击,在无锡歼灭东吴援军。当时,朱元璋亲率大军与陈友谅交战,国都金陵兵力空虚。张士诚却不敢北上进攻,就是因为有吴良镇守在江阴。1365年(至正二十五年),徐达、常遇春夺取淮东,攻克泰州。张士诚再次出兵马驮沙,侵占镇江,并派数百艘战舰沿江而上。吴良在江阴严阵以待。1366年(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亲自率军救援,大败张士诚,一直追击到浮子门。这时,吴良也出兵夹击,俘敌二千。  1367年(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平定张士诚,加封吴良被为昭勇大将军、苏州卫指挥使,改镇苏州。吴良在苏州,修缮武器装备,加强军民团结,进封都督佥事,又改镇全州。1370(明洪武三年),吴良升任都督同知,封江阴侯,食禄一千五百石,后追加一千石,获赐铁券。1371年(洪武四年),吴良奉命征讨靖州(在今湖南)、绥宁(在今湖南)诸蛮族。1372年(洪武五年),广西蛮族叛乱,吴良又作为征南将军邓愈的副将,与平章李伯升出兵靖州,征讨叛乱。吴良征战数月,将左江、右江、五溪地区的叛乱全部平定,又赶赴铜鼓、五开,收复潭溪、太平,并在铜关铁寨歼灭清洞、崖山叛军。诸蛮族尽皆恐惧,纷纷归附朝廷,粤西地区得以平定。1373年(洪武六年)朱元璋诏书江阴候吴良凤阳府督屯田居和州总管府(乌江镇)。1379年(洪武十二年),明太祖朱元璋将青州封赐给齐王朱榑,吴良是齐王的岳父,朱元璋授命青州督建王府,居青州三和街,候官营(齐王府北门)。1381年(洪武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吴良在青州病逝,时年五十八岁,吴良即山东寿光吴氏始祖,墓碑记载亥山已向斗牛形。朱元璋辍朝三日,追赠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中军都督、江国公,赐谥襄烈。1382年(洪武十五年)二月,赐葬钟山之阴。 受胡案影响,吴良孙三人,思贤思礼自江南徐州之乌龙江老鸦窝迁吴家营。留守候府一支思元后裔自应天府后宰门候府经河北马鞍厂迁居青州吴家井,其后裔三支分迁高柳、红河、井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读赵孟钭兑迨课夤姑

吴静康

     吴森,元四家吴镇三叔父,赵孟(字子昂)至交。元皇庆癸丑(1313)五月二十日卒。子汉英等“不远数千里书来京师求铭”(赵子昂语)。
     墓铭记载了吴氏数代人行状,与《义门吴氏谱》互相印证,对研究吴镇家世颇有裨益。
    
墓铭曰森之父讳泽,大父讳实,均与家谱相同,唯“曾大父讳坚”有异。家谱载吴森曾祖父乃南宋淳佑十一年(1251)与开庆元年(1259)两度拜相的吴潜。
    
考墓铭作坚,事出有因。谱中吴实注:“先是许公(指吴潜,封许国公)自以勋戚裔,忠鲠招嫉,见世将变,托公于族弟坚,携养汝南(今河南汝南)。后海运公(吴实长子吴泽,曾业海运)惧祸,故义士墓表直托称曾大父坚云。”原来吴潜曾将次子吴实托堂弟吴坚携养汝南。吴泽入元后惧祸,隐瞒南宋丞相吴潜嫡孙身份。有论者(见《故宫博物院院刊》1995年第四期)谓赵子昂有误,实非也。
    
宋末元初,社会动荡不安。吴氏居无定所,墓铭多有涉及。吴潜其父吴柔胜,宣州(今属安徽)人,家谱列第十五世,登淳熙八年(1181)进士,历太学博士,“为嘉兴府学教授”(家谱)。寄籍嘉兴西去百里之德清新市镇。明天启四年(1624)吴潜十二世孙吴伯与《吴履斋祠堂记》云:“吾吴氏世居宣城,自正肃公(柔胜,卒谥正肃)游学德清,生履斋(吴潜,号履斋)公于新市镇,及第以至拜相,侨居在焉。”据德清地方史料显示,新市镇状元坊、东岳祠、吴家园、吴丞相祠、三贤祠等古迹尚可辨认,状元桥依然完好。吴潜祖籍宣州出生德清新市镇当为史实。
    
新市镇吴家园始建于嘉定(1208—1244)年间。嘉定十年(1217)吴潜进士第一,官江东安抚留守,主张对金用兵,为力主议和右相史弥远所忌。吴潜出应诏陈九事,以正直忤时相,预感到世将变故送子避汝南。《义门吴氏谱》一始祖吴天全,即为汝南人。三世祖吴廷柞为赵宋王朝开国元勋,四世祖吴元扆为宋太宗四公主驸马。这便是谱中一再出现“勋威”一词的由来。三始祖吴廷柞其名,自民国十年出版的《中国人名大辞典》将其误为吴延祚以来,以讹传讹,多有舜误。宋史作“廷”字无误。今西安碑林有立于“大宋乾德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篆书千字文序”碑,款曰:“二品行京兆尹上柱国濮阳郡开国公食邑二千七百户食实封八百户吴廷祚建。”可为证。
吴家园大兴土木,已在史弥远死(1233)之后。淳佑七年(1247)吴潜历官淮东总领、兵部尚书、浙东安抚使之后,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是年奉旨效建履斋书院,十一年,主体建筑衷绣堂落成,宋理宗赵昀手书匾额。景定元年(1260)吴潜被右相贾似道贬循州,三年卒于贬所,吴家园衰微。长子吴定,“字定之名儒不受荫”(家谱)。次子吴实“字实之,以国多难,弃文习武,仕进义校尉,水军上(义士吴公墓铭作“正”)将”(家诺)。铭文曰吴实“始寓建康之龙湾”。,建康,今江苏江宁,龙湾处江宁东北,频临长江。家谱说“元兵南下公(吴实)力战死,赠濠州图练使。”吴实生于德清新市镇,长于汝南,带兵始寓建康,有可能战死于濠州。家谱记吴实次子吴沛支存淮西。濠州,今安徽凤阳县东北,地处淮西。季子吴渚支存建康龙湾。
  吴实死于抗击蒙古军。蒙古军第一次大举攻宋在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兵分三路,其中一路攻江淮,三年冬进攻真州(今江苏仪征),与江宁隔长江相望。宋军英勇抗击,打退了蒙古军。吴实年约二十三岁。根据吴氏男十七岁大婚惯例,因此已得子三。考忽必烈定国号为“元”要到1271年。明代兰本《义门吴氏谱》称“元兵”,应理解为包括1271年前的蒙古军。后来的元兵南下大举灭宋,要到1274年,若吴实还在,年届六十,似不可能征战疆场。
    
吴实长子吴泽,家谱列第十八世,受荫仕承信郎,为低级武臣阶官。墓铭曰:“父讳泽,承信郎,移戌盱眙(今属江苏)事淮东帅李公曾伯。”家谱未说戌盱眙事,只说因官居汴梁。1214年金为避蒙古军锋芒,由中都燕京迁都开封。1232年蒙古军进攻开封,金哀宗完颜守绪先逃归德(商丘)继逃蔡州(汝南)于1234年自杀,金亡。开封短期内由宋军占领随即退出。蒙古军于开封设南京路,以后又改名汴梁路,汴梁得名于此。
吴泽约生于1231年,出使金国首都是不可能的。若确如家谱所言,当在蒙古军统治下的汴梁。
    
关于吴实吴泽的出生年份,是据下述方法估定的。吴潜传吴实吴富,吴实传吴泽吴沛吴渚,吴泽传吴禾吴秫吴森等。已知吴潜生于宋庆元二年丙辰(1196),吴森生于“淳佑庚戌”(墓铭),即1250年,两者隔五十四年,其问必须完成三次生育。不妨设定吴潜十七岁完婚,十八岁得长子吴定,十九岁(1214)得次子吴实。吴实十七岁完婚,十八岁(1231)得长子吴泽。吴泽十七岁完婚,十八岁(1248)得长子吴禾,十九岁得次子吴秫。这样
    
方有可能于1250年即二十岁时得季子吴森。由于上限下限年份的不可更变,根据民族传统婚配年岁、性成熟期、纳妾诸因素,上述估定应该与历史事实基本符合。
家谱载吴泽“与吕文德守襄阳”一事发生于宋度宗咸淳三年(1267),忽必烈接受南宋降将刘整建议,派阿术(兀良哈台子)率军进攻南宋重镇襄樊,是处军民奋勇抗战,不幸的是守将吕文德于1269年过世,宋廷另派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督师援襄樊。第二年再派殿前副指挥使范文虎支援。从家谱得知其时李曾伯吴泽均在襄樊前线。李曾伯字长儒,系建炎初主和误国“浪子宰相”李邦彦孙。理宗(1225—1264)时累官沿海制置使,咸淳(1265—1275)初为殿中待御史,谏宗礼论劾递职。在李曾伯幕府,吴泽得与范文虎相识(墓铭)。守城五年,襄阳失守。李庭芝罢官,范文虎改知安庆(今属安徽)。吴泽“同故将李曾伯移家嘉兴思贤乡。”(家谱)
墓铭书于皇庆癸丑秋初。六月赵孟罡者擦质探惭恐期荆薰贰8菟纳矸荩槐憬馐峡乖咒秩荆虼宋馐悼乖剿馈⑽庠蟊N老逖粢桓攀÷浴
吴泽卸甲归田,既没去父亲安家的建康龙湾,也没去祖父苦心经营的德清新市吴家园,却来到浙江嘉兴思贤乡,个中自有原因。
据《义门吴氏谱》载,十三世吴煜,字公亮号思贤,仕武义大夫(宋武臣第三十三阶)。宋室南渡,护康王赵构(宋高宗)而后“定居嘉兴市径(王江径)东,人名思贤乡。”至十七世吴檇荣吴檇华两兄弟同时绝传,吴泽作为远房侄子立嗣思贤乡堂叔(伯)穆荣挠华门下,继承两家产业。嘉兴古称檇李,故两位名中均带檇字。吴泽在思贤乡成家,效前辈作法,取长子名曰吴禾,字君嘉,将嘉兴当时称“嘉禾”两字溶入其中。吴泽是从思贤乡出来仕承信郎,戌盱眙,官汴梁,保襄阳而后还乡。乡名思贤,贤者,唐宰相陆贽也,传贽出生于今陶庄。明宣德五年(1430)嘉兴泾东思贤等六乡划出建嘉善县。思贤乡名今已不存,洪家滩北二里原有石桥名思贤,今洪溪、陶庄一带即是。
 吴泽归思贤年约四十出头,表面上不再过问国家大事,稻光养晦,自号雪樵居土,过起隐居生活,实际上始终在等待为国效劳的机会。约四年后的德佑初(1275),李曾伯官复原职——沿海制置使,经管包括澉浦在内沿海海防军务,邀赋闲在乡承信郎吴泽赴“制置使司准备差遣”(墓铭),吴泽终于离开思贤乡南下百里来到澉浦事李公曾伯。
    
元兵南下,势如破竹,南宋覆亡在即。墓铭至此打住,家谱则强调吴泽“宋亡不臣元”。
1277年元廷在澉浦置市舶司,海运业蓬勃兴起。宋室江山大势已去,吴泽由是转向海运。初业海运,眷属仍留在思贤,身边只带长子吴禾。
关于吴泽从军归乡,墓铭叙述如下:“父讳泽,承信郎。移戌盱眙,事淮东帅李公曾伯。李公归嘉禾,遂与偕来。乐武塘(即魏塘)风土饶沃,因定居焉。”笔者以为家谱及县志谓吴泽先居思贤后迁武塘是可信的。赵孟钫庋矗醇蚧床簧趿私狻K胛馍煌言谖馐弦凭游禾林蟆4蟮氯暌押(1299)赵孟钜浴凹椭毖啃薪闳逖峋佟保笔荒曛嚷钫倩咕N馐显蛟加1296年移居魏塘镇。其后吴森与赵孟罟用堋
    魏塘吴宅,邑志云建于元初万户陈最仁原西花园。陈园其时为浙西之胜,元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六浙西园苑云:“嘉兴魏塘之陈(园)”“当爱山(陈景仁)全盛时,春二三月间,游人如织,后其卒,未及数月,花木一空,废驰之速,未有若此者。自后其地吴氏之园曰竹庄”。
陈园废于何年,史无详录。但,读清光绪《嘉善县志》关于陈氏东西园如下一段正文颇可玩味。“初爱山纳粟补万户,折节下士,构园集客。一日有异人月下扣门题曰:戊子年间多快乐,丙申之岁少留连。公公莫作绵绵计,花圃终须变野田。翌早觅其人不得,后果如其言。”这段文字并非注释,月下异人扣门题诗未必真事。揣摸编者真正用意乃“后果如其言”。看来陈园兴旺于戊子(1288),败落于丙申(1296),应是事实。陈景仁不大可能于健在时割爱西花园给吴泽,尽管吴森“原配陈氏”(家谱)有可能是陈景仁之女。
    
1296年陈氏败落,吴氏据陈氏西花园建吴宅。此年,吴泽约六十六岁,吴禾约四十九岁,吴森四十七岁,吴镇十七岁。
    经过十几年海运,吴泽富上加富,在澉浦人称大船吴,完全具备了在魏塘镇置地建宅的客观条件。吴氏人丁兴旺,吴森以下的吴杰、吴朴、吴林、吴枋相继成家,孙辈吴(王贞)、吴镇、吴万六、吴汉英、吴汉贤、吴汉杰等数十口陆续问世。如此赫赫家族,思贤乡旧宅已难以容纳,必须向外迁徒。此时正遇陈园废驰,故吴氏建竹庄卜居魏塘,思贤只留次子吴林。吴泽带长子吴禾、孙子汉英(森长子)继续海运业。吴泽最后终老澉浦,葬西门吴家山。此山得名,乃吴泽从祖公十三世吴星屯兵是处卒葬该山之故。吴禾虽家在澉浦以北百里之魏塘,但他“性至孝,庐守父墓”(家谱)。为了继承航海家业,索性长住澉浦,卒葬吴家山。从吴泽到吴禾,本没想在澉浦安家,只将英作为吴家船队的起锚港,事实上逐渐形成了吴氏在澉浦的家业,陆续加入海运的还有二十世吴汉杰,二十二世吴金粟、吴麟粟、吴大本等,澉浦吴氏繁衍至今。
    
吴禾传子二,长吴(王贞),字原墇,一字伯圭。以世沐国恩义不仕元,征聘不赴,治别业于魏塘,今名竹庄;又治别业于当湖(今浙江平湖)北之云津,植修竹。亦名竹庄,今遗址在庄桥右。《义门吴氏谱》如是说。
次,吴镇,字仲圭,“隐居不仕,以诗酒自娱”。与兄吴(王贞)自思贤同三叔吴森迁魏塘后,长居于此。自选墓地,投后葬原陈氏东花园北端,三面环彩笔溪,墓至今在焉。自题碑曰梅花和尚之塔,从梅花道人忽又成梅花和尚,亦道亦僧,道耶僧耶?非也,他自己在画上题曰:“橡林一个老书生”,这才是他真正身份。
    吴镇习画之始,已是十七八岁。他在至正五年乙酉(1345)为魏塘景德教寺古泉禅师,作四友图卷题识谓“游戏墨池仅五十年”(明·汪砢玉《珊瑚网》)。又在至正八年冬十月为钱塘唐明远画梅(今藏辽宁)题句云:“余自弱岁,游于砚池,嗜好成癖,至老无倦,年入从心(七十),极力不能追前人续尾之万一。”
    吴镇十七岁(1296)随全家自思贤乡搬迁魏塘后更有机会接触书画家。三叔吴森“唯嗜古名画,购之千金不惜”(墓铭)。家藏不乏珍品,耳闻目染,日夕熏陶,其中当有宋·巨然名作“秋山图”,董其昌谓吴镇收藏此画并居以临摹。
    
元元贞二年丙申(1296)一位大画家来嘉兴任职,他就是元朝请大夫、礼部侍郎李衎,字仲宾,号息斋道人。蓟丘(今北京丰台区)人,官至吏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擅画墨竹,初学王庭筠,后师法文同。曾深入江浙一带竹乡,观察各种竹的形色神态,因而画竹尤工。亦作钩勒青绿设色竹,并写古木松石。著有《竹谱详录》,分画竹、墨竹、竹态、竹品四谱。
    元贞二年,李衎请补外,除同知嘉兴路总管府事(李衎墓志)。李衎在总管任上,必然到过府衙东去三十六里一水相通魏塘镇。曾为管军千户且嗜古名画的吴森,想必与之交往,甚至陪同郊外赏竹。其时吴镇很可能得三叔引荐拜会李大人,甚或有幸聆听画竹之法。大德三年(1299)李衍“端阳所著竹谱详录书成序其端”(台湾世界书局美术丛书李衎撰《竹谱详录》)。李衎影响了吴镇一生,晚年(七十三岁)在他自选墓地上曾曰:“老子平生学蓟丘”(家谱)。
    台北故宫博物院《元四大家》一书说吴镇三十八岁(延佑四年,1317)在杭州卖卜。他曾游历过杭州、湖州等地。在余杭皋亭僧舍,得见李衎所画之竹。李公于皇庆(1312—1313)中官浙江行省平章政事。吴镇到七十一岁对此作尚记忆犹新,是岁为佛奴作件谱册页二十二开(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第十五页款识云:“我观大地众生,俗病易染难去。由然兴起慈云,(霔)为甘露法雨。此诗息斋道人画竹于皋亭僧舍题之,因仿其作,遂书此云。”又第十九页款识云:“昔游钱塘吴山之阳,玄妙观方丈后池上绝壁,有竹一枝,俯而仰,因息斋道人写其真于屏上,至今遗墨在焉。忆旧游笔想而成,以示佛奴,以广游目云。”吴镇一生画竹,追求清高脱俗思想境界。从丹青技法到修身养性,处处可见李公影响。
    
吴镇晚年画竹风格逼近文同,从给佛奴竹谱、给吴直方墨竹册均浓淡兼施,酷似文湖州“浓墨为面,淡墨为背”。吴镇自评曰:“晚年笔法似湖州”(家谱)。
    吴森于元初仕管军千户军职,隶属万户。家谱强调吴泽以下“义不臣元”,故吴森任职属不得已。“森,字君茂,号静心,至元间授管军千户,后辞归里,居思贤乡。先是勋戚裔,元以后义不入仕。自思贤迁武塘,建义塾,服大荒,奉敕表义士。太定中赠奉训大夫、嘉兴县男。原配陈氏封嘉兴县太君,生七子,详本传。”成书于康熙七年手抄本《义门吴氏谱》因早蠹字佚,今据史料及原文文意补入,凡字下加黑点者即是。
    赵孟疃晕馍喂芫ЩЮ戳ヂ觯谀姑行吹帽冉锨宄:“至元辛已征东省。右72范文虎与承信府君有旧,故举君为管军千户。师还隶高邮万户府,移屯扬州,告闲得请,淡然家居。”辛已即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向外扩张,派实都、洪俊奇、范文虎等率军取道高丽进攻日本,其时急需将士,才由范文虎荐举吴森。襄阳失守,范文虎知安庆,不战而降,得元世祖信任,委为两浙大都督,范年届不惑而吴泽已五十开外,天命难违,只有让三十二岁儿子吴森从军。
    元始祖东征军航海至平壶岛,突遇飓风,将领们乘坚固的战船逃回,士卒十万余被丢弃在五龙山下,遭日军掩杀。仅三人生还。
    吴森“告闲得请”归思贤乡约在1283年。是年长子汉英约十七岁,按吴氏惯例大婚,汉英长子吴瓘约于1284年或稍后出生,吴镇只长四五岁而已,叔侄情趣相谐。家谱邑志称吴瓘“多藏法书名画”,一派乃祖遗风。能作窠石墨梅,画寒雀。至正八年(1348)与吴镇合作“梅竹图卷”今藏辽宁。现藏上海博物馆《渔父图》长卷,有论者谓此乃吴瓘临吴镇之作,唯题词十六首确为吴镇所书。《渔父图》长卷的真无疑者在美国华盛顿佛瑞尔美术馆,史载其七十三岁于魏塘慈云寺僧舍重睹十余年前旧作,感慨系之,再题跋文,今赫然在上。上博本只吴瓘跋文,骑缝章也是他的。两画相类,唯长度不一。吴瓘善画梅。邑志载“吴镇尝题曰:‘吾乡达竹庄人得逃禅鼎中一脔,咀之嚼之深有所得,写竹外一枝,索细作继和,予不能追古人万一,自笑效东邻之颦,丑矣’。其称赏如此。”
    吴森“性雅素,好礼而尚义。”又“延师教子,捐腴田二顷,建义塾以淑乡里子弟,创佛字以便云水。前后甃衙数百丈。累桥凿井,死施棺,病施药,凡周急之事,不问亲疏,乐与无倦,人以厚德称之。”墓铭这段文字志乘亦有。吴森义举,得到元朝中央的肯定。嘉兴《弘治府志》云:“元至大庚戌(1310)廉访使以名闻于朝,表其门曰:义土。”正是此年,五十七岁赵孟罱闳逖峋偃温钫俑熬N馍庞诔卤赜泄叵怠
    墓铭对吴森内眷记述详于家谱。“初赘费氏,早卒,再赘陈氏(武塘承信陈公之女——原注)”。家谱则曰“原配陈氏”。看来费氏女未曾过门早天。赘,《前汉贾谊传》云:家贫子壮则出赘。师古曰:赘,质也,家贫无有聘财,以身为质也。吴泽家巨富,不致让儿子出赘做上门女婿。再则,吴森若真个出赘陈氏,其子也不能再姓吴,连他自己也要改姓埋名,汉英等不可能列入《义门吴氏谱》,澉浦大船吴也不应有吴森一支余脉。此处“赘”字只能依《博雅》“赘,定也”讲。
    赵之昂原注陈氏为武塘承信陈公女。承信郎陈公邑志失载,有可能指元初纳粟补万户的陈景仁。吴东两家确实门当户对。由此看来吴泽与陈景仁竟是儿女亲家。
 吴泽之巨富,并非自航海始。宋代望族,官宦世家,家境殷实自不必说。尚有“吕翁授丹金四十万”,事见家谱吴(王贞)注。吕翁者或就是襄阳守将吕文德。吴(王贞)将钱“散宗戚乡里之贫者”,其义举有如三叔吴森。
    
吴森之子孙辈,墓铭列四子四女八孙,家谱列七子十五孙,不列女。三女儿嗣胜出家为尼,皈依佛门,为其它典籍未见,吴泽自命居士,吴森与二三高僧为友,吴镇自称梅花和尚,嗣胜为尼,二十二世还有一位观音奴,从中可窥见吴氏一宗对佛门的虔诚。
    
吴森墓地,铭曰“汉英等卜以九月丙午奉枢葬所居西北三里麟瑞乡之原。”清光绪县志地图有标示。卷四家墓“吴森墓……在灵塔泾之北。”
    
一九九三年三月一日,笔者与同仁朱君瑞明偕武水书画社社长潘康生老先生寻访其墓。墓址界沪杭铁路与320国道线之中,灵塔泾今称安桥港自南而来穿过铁路至墓前六十米处折向东去。坟山之土因三年前修双轨铺基而取之。墓廓暴露四块巨石,每块长约2.4米,宽约1米,厚约0.2米,侧立围成方框,接合处为简易榫铆。方框正中另一稍短巨石界中间而分东西两穴。夫妻合葬,东为吴森西为陈氏无疑。棺木皆无,穴中已填土种菜。因石太巨大,民工靠人力一时无法搬动,故存原地。村人告知,吴森墓东尚有大墓一座已被民工挑平,石块则已填东去三十米小河内,我等见河边大石成堆。查县志对家谱方知是吴禾长子吴(王贞)儿子吴坦之坟。
赵子昂撰书《义士吴公墓铭》未见出土,或者尚存穴内,或者早被村人取走作洗衣板。吴森墓院,当年颇具规模,假山巍峨,绿树婆娑。“墓前多奇石,为人取去”。县志所说太湖石在墓南数十步渔塘邦岸处尚依稀可辨。吴氏竹庄及吴森墓院均毁于元末兵火。
    
吴镇自幼在三叔身边长大,吴森给他的影响极深,从“嗜古名画”到“与二三高僧为友”(墓铭),无不一一铭刻在他的心灵深处,加上天赋与勤奋,终于超凡脱俗,成就了中国绘画史上一代大家。

1999.12.14梅花庵新主吴静康脱稿于梅花庵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2-15 09:23)
标签:

历史

寿光虎头鸡的故事

资料整理(吴明远)

靖海侯吴祯摔领近卫军(百姓称虎头军)从常遇春自铜陵取池州,以舟师毁其北门,入城。敌舰百余至,复大败之,遂克池州。由此引出一段美食典故:

    叛军将要兵临城下。县衙的厨子为解决官军吃饭问题,就上街走进一户户人家,晓之以利害,动员全城百姓从自家的口粮中捐出一点用作军粮,以解燃眉之急。

全城百姓纷纷捐粮,县衙的厨子和众人在县衙门口支起一口大锅,为官军烹制食物。

但是,百姓捐出的粗粮多,细粮少,也缺少能为众将士急需快速补充热量和营养的肉类。于是,县衙的厨子把县衙饲养的上百只鸡宰杀干净,然后切成鸡块,再裹上蛋液调制的面糊,下油锅炸至六七成熟后,放入大锅再炖一小会儿,然后分给官军吃。

香气四溢的鸡肉瘦而不柴,加上汤汁鲜美,众将士吃过后精神百倍,马上迎击赶来的叛军。最后,官军以叛军首领被斩于马下,叛军投降而获胜。

众将士班师路过乐安,拜谢百姓,仍念念不忘出征之时吃过的鸡肉。将军就问随军县衙厨子这道菜的菜名。厨子大笑着回答:“虎头军吃的鸡,能产生虎威,菜名就叫‘虎头鸡’!”

  此后不久,县衙的厨子在(乐安)广饶摆了一个小摊,卖起了“虎头鸡”,闲时便为食客说书,讲的正是“虎头军吃了虎头鸡歼灭叛军”的故事。后来,“虎头鸡”这一美食被南来北往的商客带到了很多地方,其中在山东寿光,“虎头鸡”颇受人们青睐,其渊源来自于吴祯建吴家营于寿光,其兄江阴候吴良后裔居寿光吴家营。

     近卫军(队长即明朝靖海侯吴祯)被百姓称虎头军,源于兵士肩头虎头配甲。近卫军设十七卫亲军指挥使司:武德卫、龙骧卫、豹韬卫、飞熊卫。这是一支特殊的军队,他们始建于明朝初年,他们强大的战斗力一直维持到了明朝末年,他们战斗于农民军战场,也曾和清军鏖战。我们可以看到,清朝之所以能夺下江山,并不是数量稀少的八旗军队战斗力逆天,而是依靠那些投降过来的大量明军。但和其他投降清军的明军不同,不管在哪一个战场,这支特殊的军队都没有一个人选择投降,甚至于丈夫战死了,妻子就顶上去和敌人打到最后一刻。而这支誓死不投的军队的前身就是是朱元璋创立的亲卫军,到了明朝末年,这些亲卫军许多都沦为了仪仗队,失去了往昔的强大,只剩下四卫营完好如初。于是,崇祯帝便将四卫营改编成勇卫营,由太监曹化淳率领。因为勇卫营士兵衣服上画由黑色老虎头,旗帜又是黑虎头旗,因此勇卫营又称"黑虎头军"。勇卫营虽然不足一万人,但战斗力强悍,因为是天子亲军,他们有很高的荣耀感,绝不会怯战投降。   



图片来源于明朝南京功臣墓吴祯墓前武将


此为吴良后裔曾居池州的记载。

四世名源于虎头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雪蓑其人其事作者:豆艺雅轩
       












     

 

        雪蓑子,姓苏名洲,河南杞县人,因冬季披蓑衣行走,人称雪蓑子。明朝嘉靖年

间流寓山东,与莱芜董家林村董空壸结为八拜之交,与章邱进士吏部文选司郎中李开

先(曾为陈甘雨修《嘉靖莱芜县志》作序)结成挚友。雪蓑子长于音律,踢球歌舞,

通晓医理,乐济贫怜弱。尤工书法,善书文,性嗜酒,醉山水。常于酒酣之际,披发

啸吟,挥毫疾书,堪称书法一绝。其笔法若龙蛇行,动则急流泻瀑,静则平湖秋月且

锷锋不显,潇洒淋漓,妙趣横生。在淄川、章丘多有遗迹。莱城今存“明腆膳官董空

壸墓碑”《祭茶文》和《哭董贤弟俚言三章》两则、“龙”字碑及棋山观的“玄之又

玄”碑等。   雪蓑子的传说流传很多,现择取一二以飨读者。

 

                          【1】 雪蓑子与董空壸

    相传,董空壸原是棋山观的道士,自雪蓑子走了以后,朝思暮想不思饮食,久而

成疾,加之家贫如洗,生活更是窘迫。一日,正自念叨,猛然想起了雪蓑子临行前写

下的两个字来,急忙找出来展开一看,“福、禄”二字犹如龙盘蛇踞跃然纸上,不由

得沉思雪蓑子的留言:“此字不可随意让人看,不得已时,可拿了‘福’字卖几两银

子度日。”

    于是,董空壸就拿着“福”字到集市上去卖。有位老者见了大惊,问:“你这个

字卖多少钱?”董空壸答:“要不是生活所迫,多少钱我也不卖!你若要买就给十两

银子吧。”老者点头说:“十两银子不算多,可惜我也很穷,我去帮你找个买主吧。”

    不多时,老者领来一个人,仔细看过之后,又问清了董空壸的姓名住址和此字的

由来,付下银子,小心翼翼捧着走了。

    原来,此人正是新任知县,他的座师是当朝宰辅,酷爱书法。知县有事相求恩师,

便投其所好四处打听名人字画以作进见之礼,谁知均不称心。今蒙友人报信,果得罕

物,遂马上遣人送入相府。相爷一见大喜,裱好悬于正堂。事有凑巧,这日皇上驾临,

见了“福”字连声道好。相爷察知万岁心意,忙将此字献上。皇上如获至宝,也悬于

正堂,众官见了,无不拍手称赞“万岁得福”。一日,有个外官面圣,见了“福”字

说:“此字固然很好,可惜只此一字,若有‘禄、寿’二字,岂不更好。”皇上听了

有理,马上传旨,让宰相寻求“禄、寿”二字。

    这日,董空壸正在后悔烦恼,忽听门外一阵喧嚷,随即有人打门。董空壸开门见

是两位官差,吃了一惊。官差说明来意,带着董空壸进了县衙。知县见了说:“圣上

有旨,要本县速查‘禄、寿’二字,特请道长前来商榷。”董空壸听了心里害怕,不

敢隐瞒, 只好道出实情。 知县遂命人取出纹银百两,命官差陪董空壸到棋山观取来

“禄”字直奔京城。董空壸在家声俱泪下,说:“我仁兄说这两个字能保我晚年生活,

看来用完了‘禄’字的银子,也就是寿终之日了。”

    皇上见了“禄”字,大喜之余,便想得到“寿”字,又派太监前来索取。因董空

壸确无“寿”字,太监无法交差复旨,只好带着董空壸一起进京面圣。万岁在宫内召

见,并许以高官厚禄,董空壸乃以实相告。万岁又仔细追问写字人的情况,董空壸又

说雪蓑子是一异人,来去无踪。万岁失望了,终日忧愁不思饮食。有个谄臣见状,密

奏太后,说三字缺“寿”对万岁不利。太后听了,下懿旨一定找到雪蓑子,并把董空

壸囚禁起来作人质。

    董空壸在大理寺监整日啼哭,埋怨仁兄。这日正朦胧间,听有动静,睁眼一看,

见雪蓑子笑嘻嘻地站在面前,附在董空壸耳边说了几句便不知去向。

    次日,大理寺监奉旨提审,董空壸便把昨日雪蓑子交待的话复述了一遍。寺卿上

折, 皇帝准奏。 这日,礼部在午门设好祭坛,墨缸水缸纸笔之类伺候董空壸前来献

“寿”。时辰已到,不见动静。皇上大怒,令锦衣卫上前提人,准备行刑。忽听有人

高喊:“刀下留人!”众人望去,但见一个少年道士飘然而至,正是雪蓑子,打个稽

首口称:“万岁,贫道即时写字,并请让女官回避。”然后徐徐脱去道袍,跃身跳入

墨缸。众人正在惊疑,又见雪蓑子一个鲤鱼翻身,趴在了事先铺好的大纸上,又马上

腾身而起跃入了两个清水缸内涮洗一番,穿好衣服说:“万岁,恕小民不恭,请不要

怪罪我贤弟!”众人尚未回过神来,人已不知去向。皇上见纸上黑乎乎地一片,大为

不悦,但顾及面子,只好令人将纸收起入库。

    这日,皇上又对着“福、禄”发呆,太后说:“闹了这么大动静,拿出来看看何

妨?”皇上传旨命太监取出,展开一看,一个人形“寿”字活灵活现展现在眼前,与

“福、禄”一比,正好匹配。后来众臣见了,个个目瞪口呆,后悔当初没有看出来。

皇上大悦,要厚封董空壸,便问他想要什么。董空壸即照雪蓑子的吩咐说:“仅需一

日三餐终了此生就行了。”皇上想了想,便封董空壸为“腆膳官”,专司尝鼎一脔之

职。自此,御膳房呈给万岁的御膳,就由董空壸先用了。

 

                         【2】 雪蓑子与李开先

    雪蓑子云游章丘百脉泉,遇上好友李开先的孙子,约雪蓑子去见祖父。雪蓑子力

辞,问孙子:“你爷爷近日可好?”孙子答:“好是好,就是胡子白了。”雪蓑子说:

“生老病死,无人可脱,回去告诉你祖父,明天把胡子染了,就好了。”

    孙子回家如实相告,李开先点了点头。第二天吩咐管家备些酒菜,命全家人集于

堂前尽情吃喝谈笑,欢聚一堂。饭毕,命家人抬来棺材置于正堂。子孙们愕然,先生

说:“我今天就要死了。”众人闻言大惊,不知所措。有的哭泣跪问原由,李开先老

先生说:“我的好友过门而不入,让孙子转告要我今天染胡子,染者,污也,污胡者,

‘呜乎’也,他是特意来告诉我的。”说罢,命子女们帮自己穿戴挺当,照着镜子笑

一笑,走了几步笑一笑,然后自己躺进棺材,瞑目静思,未几,溘然而逝。

 

                         【3】雪蓑子与“玄之又玄”碑

    莱芜棋山古有寺,乃道家云集之地,今棋山观村即由此得名。寺前有碑,刻“玄

之又玄”字,雪蓑子书,意取老子《道德经》:“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

其微;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道家多以“玄玄”简称,用以形容“道”的微妙无形,由此便产生了一种学派—

—玄学。玄学在中国历史上的魏晋时期已经兴起,是以老庄思想糅合儒家经义以代替

衰微的两汉经学而形成的一个学派。玄学家大都是名士,他们以出身门第、容貌举止

和虚无玄远的清谈相标榜,成为一时风气。在清谈中,虽然也有人主张毁弃礼法,但

多数依然维护着儒家的伦理观念。 魏正始(年号) 年间,何宴作“道德论”,提倡

“贵无”,以为名教(即伦理纲常)出于自然,主张君主“无为而治”。

    在中国古代,有专门学习道家学说的学校。先由南朝宋文帝创立,唐代设“崇玄

学”,京师及地方均设。学习的内容为《老子》、《庄子》、《文子》、《列子》等。

宋元时期,玄学时有兴衰。到了明朝,玄学曾盛极一时。世宗(朱厚璁)尊崇道教,

迷信方术。嘉靖二年,世宗下令建醮祷祀,以求长生不老,对道士自是宠爱有加。嘉

靖十五年又大兴土木,建玄帝宫、筑雷坛,平时连政事、刑狱也由方术决定。内外官

员则相率媚从,在位四十年未曾间断,以致朝纲不振,法纪废弛,奸臣弄权,滥杀无

辜。也有正直的官员上疏苦谏,但收效甚微,有的甚至逮入狱中,杖打致死。故诸多

名士甚至朝臣便避开时政虚无缥缈地高谈阔论,脱离一切实际组织所谓的“清谈”。

    雪蓑子曾多次应试不第,后来看破红尘出家为道。他遍历山水,后在棋山观隐居

“涅磐”。据传,当地士绅早闻雪蓑子名,为留下墨宝,事先备好石料及酒馔鲜果,

待其酒酣兴起,呈上文房四宝(有说用脚夹苕帚写的)。雪蓑子面对棋山奇景,沉醉

于历史久远的“棋山柯烂”传说,取过大笔略一沉思,突然狂吼一声,“玄之又玄”

自上而下一贯书成。尤其是“之”字,若龙凤昂首待飞,“玄”字与“又”字左右相

掖暗藏神机,鬼使神工浑然一体,不但把道家高深莫测的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更令

人叹服的是巧妙的构思将道之精华与天然景观相融合, 令人触景思道, 念道怀景。

“棋山柯烂”传说历史久远,《玄玄集》又有“玄玄棋经”之说,雪蓑子把传说中的

神话故事与“玄之又玄”巧妙地联系起来,更令人见字悟事,可谓千古绝笔。

    “玄之又玄”碑是莱芜重点保护的文物,它不仅是莱芜地方的文物,更是中国历

史文化发展的实物见证,希望有识之士进一步考证与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1379年吴良入青州府,江阴侯吴良的诏书:
  丙午敕江阴侯吴良曰朕昔初定江东命卿守东鄙高城深隍沃野以辟当是时朕无东顾之忧用兵荆楚遂定其地虽诸将效力于西而卿能保守东藩相为首尾内奸无出外奸无入可谓智矣天下已平爵卿侯封所以报功也前以第七子榑o封为齐王【与卿结姻】就命卿如齐肇造工宇今逼新年遣使赍酒醴劳卿齐王尚幼未有所知亦能遣人行礼卿可体朕父子之心而自爱重焉。
1381年吴良病故青州,其后人移居青州寿光,一同迁寿光还有姑舅兄弟关系的高氏。吴良妻子高氏。
高氏自徐州沛县移居青州。目前寿光吴氏建吴家营,高氏建高家营,自明初至今一直以营为名。


明高含画像


自汉末以来,青州作为东方雄藩,矗立海右,经历了许多风雨沧桑,令许多英雄人物垂青。明清以来,青州作为亲藩重地和府城所在,其政治经济地位并不逊色于以往。尤其明中期以后,安致远在《青社遗闻》中称“明末青郡鼎盛,中朝诸巨公,并以三甲起家。司理县令,跻位六卿者不下数十人,皆列第城中。流水接轸,尽来植棨之门;鹤盖成荫,无非鸣珂之里”,“吾青多鼎贵之家,华堂壮宇,甲第相望”。与科第蝉联相关联的是青州家族势力的强盛,明代以来,刘珝之刘氏、冯裕之冯氏、邢玠之邢氏、曹璜、曹珖、曹琏兄弟之曹氏、董可威之董氏、房可壮之房氏、钟羽正之钟氏都煊赫一时。而因为经济、文化等原因,青州之科举家族多不能长久,古人多把此归咎于堪舆,“青州所以每遇甚显秩,多不能长久,必以事败家。而富贵之子若孙,亦每不能数传,则起山之秀气全被凿坏”。其中能延续数百年的家族少之又少,如临朐、益都之冯氏,从冯裕至冯溥,贯穿明清两代,科第蝉联,在山东地区极为罕见。而青州另一家族——高氏也是一个绵延明清两代,延续数百年的家族,而此家族更有其特点,此家族不是像其他家族一样科举起家,而是军功出身,所以对这一家族的研究有其特殊意义。



明高有闻父母及夫妇敕命


明代军事制度实行都司卫所制,地方上一般省会设都司,各地设卫、所。《明史》卷41,“洪武三年十二月,置青州都卫,治青州府。八年十月改都卫为山东都指挥使司。”洪武四年三月,明太祖以叶大旺为青州都卫第一任都指挥使。山东为都城南京之左臂,故明太祖非常重视山东的军事防卫。同时,设青州左卫、青州右卫。洪武九年,山东行省省会移治济南,山东都指挥使司随之移济南,青州左、右卫仍治青州。永乐四年,作为迁都北京的前奏,改青州右卫为天津右卫,拱卫北京。而青州左卫继续存在,延续明清两代。据《明史》卷90,青州左卫隶山东都司,属左军都督府管辖。按明代官制,都司设都指挥使,秩正二品,“都卫节制方面,职系甚重,从朝廷选择升调,不许世袭”;各卫设指挥使,秩正三品,各所设千户,秩正五品,或百户,秩正六品。与明代的军籍世袭相适应,卫所长官都为世袭。明初卫所官兵由祖居之地迁徙到中央政府分派的戍守之地,据《高氏族谱》,青州左卫高氏始祖高三为东昌府(今山东聊城)人,明初隶大梁卫下从军,随徐达、傅友德、冯胜等名将征战南北,立下赫赫战功。洪武二十五年,改属燕山左护卫,成为燕王朱棣的嫡系部队。建文元年七月,“靖难”役起,高三随朱棣南下,历任指挥佥事、金吾左卫指挥使。永乐改元,授陕西行都司都指挥佥事,镇守山海卫、提备关口。宣德五年,高三调任山东都司都指挥佥事、青州左卫指挥使,高氏一族在这时迁居青州。

高三在调任青州这一年病故,其子高源世袭青州左卫指挥使。正统十三年,福建爆发邓茂七起义,闽浙赣三省震动。次年正月,高源随宁阳侯陈懋赴福建征讨邓茂七义军,高源在各次战斗中作战勇敢,屡次奋勇当先,获功四次,升一级,带山东都司都指挥佥事衔,仍管青州左卫事。高源卒后,高氏子孙高纯、高炅、高洪儒、高古、高含、高有威、高殿邦、高永祚相继袭爵,直至明亡。



清高梓画像


2005年,青州左卫后裔龙塘村高氏族人捐献青州博物馆明代高含画像一轴,对研究青州左卫高氏及明代官职提供了实物资料。高含头戴乌纱,身穿狮子补团领大红官常服,束金带。或许有人会问,高含为正三品指挥使,按明代制度,他应着虎豹补服为是,这幅画像为什么却着狮子补服呢?这与明代官员去世后的优恤制度有关,官员去世按例应升一级,此画像为高含遗像,故生前为正三品的高含着二品补服。

明代左文右武,在明初军籍百姓受到多重束缚,除世代承袭沉重兵役外,居住地也被固定,不许随便搬迁,否则按逃亡重处。随着成化以后,中央对军籍管理放松,许多世代从军的军籍子弟开始谋求通过科举改变自身和本家族的地位。弘治十七年,青州左卫高氏四世高昱考中山东乡试第二名举人,成为青州左卫科举史上的重大突破。高昱弟高晨,岁贡,官至山西长子县丞;子鸿翀,举人,武学教授;孙维崧、曾孙有望,俱岁贡生。改变了青州左卫高氏纯粹武官世家的状况,万历四十四年,高有闻中进士,完成了青州左卫高氏家族的转变。青州左卫高氏也在这一时期达到鼎盛。

高昱、高晨、高有闻等皆娴于诗文,有名当时。《益都先正诗丛钞》收有高昱、高晨与当时青州知府朱鉴、青州府同知杨谏和石存礼、李时飏《大云寺联句》一首,高有闻《陈宫遗诗》(两首)、《楚村西溪道上》、《虚舟》等四首。

明清鼎革,青州左卫被革除,对青州左卫高氏的发展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是,高有闻入仕清朝,历官尚宝司少卿、大理寺左寺丞、通政使司右通政,虽任职不足一年,但是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高氏在青州当地的实力。其子高梓,以荫官松阳知县。可见,清代初期,青州左卫高氏仍然是当地的望族。

青州左卫高氏明初宦居青州,绵延六百年,文武兼修,涌现出武官如高源、高含,文官如高有闻、高梓等杰出人物,为青州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做出突出的贡献。青州左卫高氏热心公益事业,据康熙《益都县志》,天顺四年高源曾主持重修益都东门外交通要道上之海岱桥,清顺治时,高有闻主持重修北门外之会流桥。利用在当地的影响力,为当地的公益事业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时至今日,高氏族人仍然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的奉献着。

2005年1月28日,高氏族人为了更好的传承青州左卫高氏家族文化,在龙塘村由族长高克勤、村支书兼村主任高传新与青州博物馆签订捐赠手续,把明代高含画像、明代崇祯元年高有闻父母夫妇诰命、清高梓画像三件珍贵文物捐赠青州博物馆。龙塘高氏族人不负祖先所托,把青州左卫高氏家族文化展现在广大人民群众面前。


参考文献:

(清)安致远《青社遗闻》卷1

(明)曹贞孺《云门辑旧》(青州市政协据青州丁氏百壶斋抄本点校本)

《青州左卫高氏史略》(现代稿本)

(清)光绪《益都县图志》(清光绪三十三年刻本)

《龙塘村志》(高传广主编,《龙塘村志》编纂委员会编)


2012.12 NO4 第四期(总第十期)





 

网站:http://www.dfhd99.com/

微博:@东方花都杂志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吴良寿安支在山东

二侯吴氏统宗世系

(泰伯1世——泰伯85世)

吴甄源

二侯者,明初元勋江阴侯吴良、靖海侯吴祯也。二侯吴氏乃泰伯开氏,仲雍传代,延陵正宗,左台分支,兴隆世家,江阴望族。

二侯吴氏现分居皖、苏、鲁、川诸省,据各地宗支宗谱与考证资料载:

1、吴良长子吴高支以安徽省蚌埠市吴小街吴氏为主干,字辈为……玘、廷、得、天、一、世、自、文、德、登、以、星、绪、若、锡、昌、延、子、本、传……

2、吴良次子吴佾(寿安)支以江苏省江阴市后栗吴氏为主干,字辈自泰伯八十七世起为:海、庭、瑞(宽)、(90世单名)彦、日、(93世单名),秉、道、中、宗、承、尚、德,文、明、显、世、振、纲、常,培、育、贤、才、正、经、纬,……

3、吴祯长子吴坚支以山东省费县东流吴氏为主干,字辈自泰伯九十世起为:尚、光、裔、如、弘、克、士、敬、清、广、保、恩、庆、启、育、健、续、传、衍、康、春、明、成、尉、景、耀、德、显、容、扬……

4、吴祯次子吴忠后裔居安徽省固镇县湖沟镇岳北村吴禅堂。

(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吴沟吴氏待考。)

5、吴祯三、四、五子吴端、洪、十,为避免胡惟庸案株连,于洪武二十三年举家迁往舒城石岚冲(现安徽省舒城县河棚镇),易姓为巢,改名为朝二、朝愷、朝怀,为吴巢氏二世祖。石岚冲吴巢氏字辈自泰伯八十六世起为:朝、恒、世、宗,曰()、潮、金、公,凤、惟、成、国,永、正、尚、应,德、礼、兴、家,善、良、昌、盛,景、泰、祥、开,积、仁、余、庆……

二侯吴氏统宗世系以圣祖泰伯为一世,江阴侯良、靖海侯祯列八十五世。吴氏谱系,版本各异,姑且一系各表,留下诸家争鸣、深入考证的充分空间。

 

二侯吴氏统宗世系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手里有些这方面的资料
原文地址:青州衡王府记略作者:化洽江湖

青州自古乃齐鲁大地的名城重镇,雄跨海陆,沃野千里,有海岱明珠、三齐重镇、两京通衢之誉。

悠悠岁月,洗尽铅华,青州显赫一时的明代衡王世家,已被历史岁月冲刷得无影无踪,曾经的荣华富贵都已烟消云散。只余下那两座雕刻精美的石坊遗留着明代风范,诉说着当年的辉煌大雅不群乐善遗风……

自朱棣“靖难”当上皇帝后,为防止各地藩王篡权夺位,取消了藩王的兵权,只让他们享受爵禄,风范地方。明代宪宗皇帝第七子朱祐楎封为衡恭王,弘治十二年(1499年)就藩青州。衡王在青州传六世七王:分别是,恭王朱祐楎、庄王朱厚燆、康王朱载圭、安王朱载封、定王朱翊镬、宪王朱常氵庶和朱由棷。衡恭王朱祐楎未来青州之前,就在南阳城中大兴土木,建造了富丽堂皇的衡王府。衡王府规模宏大,气势巍峨,占地近15公顷,在建筑风格上,与北京紫禁城皇宫相似,只是规模略小。机构设置也和皇宫相似,如长史司、审理所、典膳所等。还有伴读、教授、引礼、承奉、宫女、内监等,一应俱全。东华门、西华门、后宰门、正南大门百姓称为午朝门。午朝门外的门前甬路上,是两座造型宏伟,雕刻精致的石牌坊。在一条中轴线上,石坊两座南北相对,建筑形式相同,皆为四柱三门牌楼式结构,由巨石雕刻后组成。石坊分三层,刻云头花边,雕荷花、牡丹等花卉图案。二层与底层镌狮子麒麟等图案,每块巨石上有狮子十二只,麒麟两只,形态奇伟,四石柱方形,东西排列分立底座上,形成三门。每柱下方南北两面各镶透雕麒麟昂首蹲立,每坊八只。四柱上方各嵌巨石横匾,匾上浮雕皆为二龙戏珠图。中间横匾镌刻剔底阳文,南坊横匾两面分别为“乐善遗风”、“象贤永誉”;北横匾两面分别是“孝友宽仁”、“大雅不群”。字体丰腴浑厚,据说为严嵩所书。今青州云门山上的摩崖石刻那巨大的“寿”字,也是衡王府遗迹。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重阳节,第二代衡王朱厚燆借机庆祝自己的寿诞,是时任衡王府内掌司大书法家周全所书。

偶园位于古城青州偶园街中段东侧,原为衡王府的东花园。李焕章《织斋文集·奇松园记》载:“奇松园,明衡藩东园之一角也。宪王时以其府东北隙地,结屋数楹,入士大夫家,青琐绿窗,竹笠板扉,绝不类王公规制,盖如宋之艮月,元之西苑也。中有松十围,荫可数亩,尽园皆松也,故园以松名,效晋兰亭流觞曲水,管弦丝竹,吴歈越鸟,无日无之,亦吾郡之繁华也。”清代顺治三年,衡王府查抄拆毁,奇松园赖其地处偏隘而幸存。

民国《寿光县志》记载:“清水泊,为明衡藩牧马场。衡王府碑,在小马头杨家湾中,碑长八尺余,所载系衡藩佃户马纥与豪民张荣等争田事。”从青州至清水泊近二百里地,从这一佐证可以看出当时衡王府田产之多。

第一代衡王是恭王朱祐楎,其人乐善好施,按照礼仪祭宗庙朝天子。暇居斋宫,手不释卷,醉心研究琴棋书画。朱祐楎书法很精,真草隶篆四体皆工,名声佳誉社会民间。被他的哥哥弘治皇帝称之为“诸藩之范”。后几位衡王也能继承“祖训”,循规蹈矩,不骚扰地方百姓,能够与地方官员和睦相处。结交社会上的文人墨客,可谓是儒雅之士。可是到了第六个衡王,宪王朱常氵庶衡王府变得腐败奢华,荒淫无度,对外仗势欺人。权势架于地方官之上,文人墨客避而远之。社会无赖混迹王府,地痞流氓纷至沓来,王府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青社遗闻》载:“明末宗室悍横,而青郡诸藩尤为暴虐。予所居北一里,为高唐王庄田,是居民孟氏所投献者。居民有好树,即以朱涂其上,路人相戒,无敢息荫其下者。此亦亡国之一征也。”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起义楎攻陷北京后,派部将姚应奉率兵占领青州。忠于明王朝的裨将李士元刺杀姚应奉后,找到衡宪王朱由棷,劝他即位称帝,挑旗抗清。但是朱由棷懦弱无能,不敢冒险,甘愿听天由命,投降了清政府。当时清廷为稳定大局,采取安抚政策,暂时把衡王府保留下来。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廷借口衡王子弟叛乱反清,将末代衡王朱由棷召进京城软禁起来,顺治三年以叛乱罪杀朱由棷,查抄衡王府。衡王家族四散逃命,来不及逃走的被变卖为奴,家产财宝“半归禅刹,半入侯门”,富丽堂皇的衡王府被夷为平地。明亡清兴的社会变迁把这座青州著名的“西皇城”连同它的主人都变成了历史的沉迹。

衡王世家在青州存在了近一百五十年,女儿众多,王爷的女儿称“郡主”,郡主的丈夫称“仪宾”。仪宾不是官职,却是名正言顺的皇亲国戚,享受高于一品官的俸禄。能成为衡王府仪宾,也是一件极荣耀的事。当然“仪宾”的家境也不是一般的人家,仪表也是千里挑一的美男。“郡主”择婚选婿也是王府的一件大事。据传,最后一个衡王朱由棷有三个女儿,前两个女儿都已出嫁,但是大女婿和二女婿都得细食病而亡,因此,衡宪王朱由棷一定要给三女儿找一个体魄健壮的人。话说第五代衡王——定王朱翊镬有一个孙女亦过及笄之年,待字闺中。宪王决定开宴择婿,凡是弱冠之年身体健康无疾病的青年,身价不论贵贱,都可以赴宴受选。

据传说衡王府有一侍卫姓张名若鉴,是青州府北邻寿光县北关村人,年龄二十多岁,长得相貌堂堂,身高体健,思想自己粗鲁武夫,王府仪宾哪会轮到自己,来赴宴会是想一饱口福,海吃一餐,也是求之不得的绝好机会。所以无所顾忌,有座位也不坐,立于宴席桌旁,一脚踩着凳子,左手执酒杯,右手撕牛肉,开怀畅饮,狼吞虎咽,与旁边那些文质彬彬轻酌慢饮的儒雅文人,更显出武士骁悍的阳刚之气。这时宪王朱由棷正陪同三女儿和定王的孙女两位郡主在望春楼上观望赴宴的“仪宾”候选者。看到那些畏畏缩缩的青年,真是大失所望,当看到张若鉴时,朱由棷心中却十分满意,问两位郡主:“此人怎样?”三郡主回道:“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是说她自己不愿嫁给当兵的,以后丈夫从楎远行,夫妇分离,不能朝夕相处。衡定王的孙女见张若鉴虎背熊腰,身材魁伟,狼吞虎咽的吃喝相态,心想能吃饭的人必定长寿,遂答应下嫁于张若鉴。婚后朱郡主居于寿光北关,吃不下张家的粗茶淡饭,于是一日三餐由衡王府典膳所烹调操作,用食盒装好,每十里一站由快马接力传送,不肖半个时辰,饭菜即送到寿光北关,饭菜温热正好进食。张若鉴为衡王府侍卫,后来朱郡主亦同居衡王府中。清代顺治三年(1646年)灭衡。剿灭皇亲,张若鉴祖、父皆死于难。朱郡主在家缢于楼上,张若鉴仪宾亦自尽家中。其子张允禄,时年四岁,藏匿于同族张鸿宾家,幸免于难。长大成人后居于青州太府街,生有两子。

距青州衡王府三十里有座玲珑山,有一个村庄名井塘村坐落山中。井塘村有一吴姓青年与母亲相依为命。靠打柴卖柴为生。青年年轻力壮,每次担柴三百多斤。这一天从衡王府前经过,听说衡王府设宴择婿,也放下柴担过来看热闹。衡王看见柴担,觉得吴姓青年年轻力壮,又生得眉清目秀,忙唤家人叫住青年,把柴担送进王府,又问了籍贯姓名,觉得青年虽然家中贫寒,却是身强体健,像长寿之人,三郡主看后也非常满意,遂成就了三郡主的一段婚姻。婚后郡主随着青年到井塘居住,过起了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后来,丙戌灭衡,衡王府也被大火烧空,朱氏子孙被抄斩,三郡主因居住在偏远山村,故幸免于难。

朱慈僽,名字盖取“愁人”二字牵合之,青州衡藩宗室。崇祯壬午(1642年),举山东乡试。崇祯甲申(公元1644年),李自成建大顺政权,北京陷,崇祯缢死梅山。慈僽弃其妻妾,同其子往寿光投同年友举人李允高。后诸宗室依次被逮,骈首都门,慈僽遂遁迹江湖间,改名易姓,因而得免。至康熙二十五年丙寅(1686年),其子和陆,字昆叔,又复姓朱,为益都诸生。己巳(1689年),任鹤峰学宪经战之后,试以诗赋,昆叔《青州怀古》云:“桐叶当年赐此州,荒台古瓦晚烟收。王孙去后多芳草,宫监归来尽白头,关设穆陵山北拱,城空广固水东流。试看百堵各安宅,雨露欣沾四十秋。”拔擢第一,文采风流,标映一时,但诗词中敛怨含凄,充满繁华落尽,故国沉沦之感。

寿光文人安致远《青社遗闻》载:“朱宸元者,新乐王第三子也,少有才调。尝学琴弈于钟老人,皆臻绝品。国亡,潜迹于沂密之间,佣工自给……是时部符捕诸王甚急,乃潜匿数日,为具资装,遁迹淮扬间。”衡王府在青州传六世七王,其庶支封平度、宁阳、昌乐、寿张、商河、王田、新乐、高唐、邵陵诸郡王。其中新乐王载簃号城轩,爱好文学,善书法。曾撰写《洪武圣政颂》、《皇明政要》诸书。建博文书院,刊行《文心雕龙》等。高唐王朱厚瑛,号岱翁,工隶篆,著有《事亲述见》(12卷)、《一弦琴谱》、《琴谱》等书。商河王朱载塨亦善篆书。《青州府志》载:新乐王善书大字,擘窠奇劲,自为一家,无愧明笔,沧桑以后片楮亦无矣。安静子云:新乐王宗属某,今忘其名,明亡后遁迹为僧,名大口蓬迹南下。其金陵怀古诗有“六代萧条黄叶寺,五更风雨白门钟”之句……晚乃不堪素食,还俗以终云。

清初安致远《青社遗闻》又载:“青郡衡藩故宫,最为壮丽。予初应童子试时,年十又一岁,见有宫监数人守门,予略为窥探而已。继甲申以后,衡王已被逮北上,予偕都人士历游其中,其正殿七级,王座尚有朱髹金龙椅在其上。西甬道旁,紫薇成行,垂露摇风,红紫映日。拱北亭外,名花周匝。望春楼下,清沼回环,楚王章华之盛,梁苑平台之游,拟斯巨丽,未为远过。不数年间,奉符拆毁,铲夷盖造兵房,仅占一隅,余则瓦砾成堆,鞠为茂草,禾黍苍然。回首繁华,已成昔梦!奇花怪石,尽归侯门,画栋朱梁,半入禅刹。子山江南之赋,少陵玉华之歌,无以写其悲凉矣。”

明亡清兴的社会变迁,和岁月的冲刷,衡王府早已荡然无存。王府故址,只遗有明代风范的两座石坊。青州偶园街中段东侧的偶园。和嘉靖十七年(1538年)逝的衡恭王朱祐楎,在今青州市王坟镇王坟村北三阳山前的墓葬。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常过来看看”,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们可以一起把这里变成共同的心灵家园,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
  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
BLOG地址,像老朋友一样经常过来做客——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中,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特别希望能通过你,让我认识更多的好朋友。如果还有不了解的,就跟着我一起来看看拥有所有博客知识和维护技巧的博客帮助站吧:http://blog.sina.com.cn/lm/help/2008/index.html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weiweimingyua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