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起意写这篇小文,是下午看到《晶报》女主编们的一段对话:

“女人一到五十,心里就会咯噔一下。”

“事实上,女人一到二十五岁,心里就会不停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我觉得挺风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个星期收到话剧演员范昊如的电话,说我做编剧,心理师柳君跨界导演,阿范担当艺指的话剧《诺言》演出大获成功。一向言简意赅,和我说话超不过一分钟的范君在电话里唠叨了半个小时,弄得我也很激动。
阿范是带领我进入表演界的老师,在认识他之前,我有过做导演的梦。在认识他之后,我被他强逼成一个死跑龙套的。我与他的君子之交始于2010年11月,一个阴霾的傍晚,我穿得像去上坟一样去了他家,看了他的话剧作品,然后坦言我可以做他的编剧或者导演,他淡淡说了句,先从演员做起。末了,瞟了眼我的高跟鞋,以后来做工作坊,都穿平底鞋。
于是,从那个周五起,我便开始了长达一年半的表演训练。
阿范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个沉默敏感的人,在表演的世界里,他则是个无所不能的人。他在百忙中抽出世间,拿自己的薪水开办免费的工作坊,带社会人员接触表演。从他身上,我看到《喜剧之王》里尹天仇的影子。在一定程度上,我是因为他开始相信艺术,相信奇迹——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篇访谈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下某薇的作品,方便各位读者了解下某薇的创作动向等等。在此,感谢怀化商会,感谢杨加深总编,感谢本文的记者编辑……

其实想额外说点什么的,最近记性和脑力貌似都不行了,还是算了。真不是累的,先别急着心疼,是闲的。



 

薇哂访谈:

从湘西起飞的新锐女作家——薇哂

 

      

 

薇哂(本名:龚煜)

主要作品:

2005年,18岁的薇哂发表了《西泠》《倦臣》等短篇小说,独有的清丽风格引起了很多前辈作家及读者的关注。

   2009年,其处女作《凤戏初唐》出版,这部长达48万字的小说以戏说的方式步步深入,再现了壮丽华美的大唐盛景,以独特的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3 00:29)
标签:

杂谈

待在蒸屉似的阁楼里,自虐似的没有吹风,一身一脸的汗,听阿升的牡丹亭外,听得意兴萧索。和阿升这样的老男人打交道,总容易让人生出黄粱一梦二十年的空虚感。往年听阿升,看王小波,往往会垂泪,今年心就硬了,即便天塌地陷于眼前,也只会生出随着这天塌,随着这地陷,一起倾圮坍塌掉的漠然。

我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并非深沉,而是我开口必说真话,真话说多了,不是损人就是损己,自明白这个道理后,此等不仁不义的事情,我便戒了。但绝不说假话。对所爱之人又例外些。舍得哄骗。

一个既不想说真话又不愿意说假话的人,很难成为一个出色的文学工作者,所以我也就不写日志了,把工夫全花在写小说编段子这种不入流的事情上了。

去长沙开作代会之前,我正在没白天黑夜的写稿子,写得自我厌弃,写得想吐,恰逢圈内长辈抬爱,把我带去长沙见了个世面,我暗想趁着开会的功夫好吃好喝地休息下脑子,回来继续没白天黑夜,缓解下自己的恶心症状。

结果吃喝倒是伺候周全了,回来后,恶心劲越发上来了——觉得自己写的东西不给劲儿。

于是我一整晚上木然坐在电脑前,打算好好写个散文,结果一提键盘,却发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薇哂

情感



(这是我09年为了锻炼写短篇小说的能力写的一个杂志稿,后来发在了中青社旗下的青红杂志上,一直秘而不宣,表面原因是被我妈抨击太虚假,没有现实意义之后的意志消沉,实际原因是希望卖个十几二十次,此市侩奸诈的想法终于因为本人太懒,而没有落到实处,前段时间一个做网站的朋友来约稿,我犹豫了下,就慷慨地给了。断了本人一条价值数千的财路,泪奔TOT。今天之所以发到博客,是因为看见百度有相关的搜索词条,我想还是发表出来,让看过的读者有个可以再度回味的地方。)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图为著名画手刘祥云为报帝恩手绘的封面)

 

写这篇日志,我表示很烦躁,因为我不想回忆起2010那不知所谓,乱七八糟,有头无尾,如坠云雾,波澜壮阔,左手杯具右手洗具的上半年。所以我果断地把记忆的星火摁灭在烟灰缸里,避重就轻地总结一下,在那段五味杂陈的时光里,我到底是如何浪费生命,蹉跎时光的……

2010年大年初一,我用一个晚上离开了阴湿得让人了无生趣的怀化奔向了阳光明媚的小北京。在此之前,我曾在北京待了六年,我觉得我不爱那座城市,所以决定离开,但当我双眼熠熠生辉地重新站在地铁里时,我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它不爱我。其实我多喜欢那座城市时刻人山人海的拥挤样子,多喜欢那座城市每天都有数百版新闻的光怪陆离,多喜欢那座城市冬暖夏凉却任人闯入停留的空荡大楼,多喜欢那座城市随时落座都能遇见奇迹与缘分的宿命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吃饭

杂谈

几个月前,我和小七成了饭搭子。

我们有时候在中关村的冰店用刨冰当晚餐,有时候去五道口的某个苍蝇店吃饭,有时候去魏公村的巫山烤鱼排一个小时队吃鱼,有时候去香草香草吃火锅,有时候去后海的吃烤蚝,有时候去世贸天阶后面吃蛋糕,有时候去她认识的“大叔”家蹭饭,有时候哑口无言地跟着她去参加一些稀年轻人的聚会,AA吃饭。发展到最后,我们都疲了,就在白石桥附近找了一家豪华饭店,下班后大模大样地过去抢位置,然后点一桌子担担面、醪糟汤圆、水果沙拉、小笼包、烤鸽子什么的当晚饭。满满当当地点了一桌子小玩意,人均消费不过30块,我们却丝毫不觉惭愧地享受一流服务。我们往往一边吃饭一边悲观地议论,总有一天,这家店门口会竖起一块贴着我们照片的牌子,照片上铁定还有两个大大的红色叉叉。

七夕那天我们两成功地混进了一个七夕单身派对里吃饭,饭桌上有形形色色的青年,有真正吃遍北京的老饕,有健身俱乐部的教练,有在中关村卖电脑的销售员,有某报纸的记者,有自称妈妈不让玩过9点的小清纯,有渴望发生4 1 9的80年欧吉桑。

在一大桌子的喧嚣里,我和她很有默契地埋头吃饭,在满座子眉飞色舞,眉来眼去里吃得八风不动,偶尔交头接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1 23:23)
标签:

杂谈

“只想喝鸡蛋汤的话……那么,一颗还是两颗呢?”孝芥在厨房问。

“一颗,或者两颗也可以。”玲子站在洗手台前,一边等热水一边望着镜子说。

孝芥去冰箱拿了两颗鸡蛋,问:“那么,是植物油呢还是山茶油呢?” 

“山茶油,或者植物油也可以。”说完,玲子形容枯槁的脸上有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她将脸埋进满满一池热水中,缓缓睁开眼睛。

 

厨房里,穿着灰色居家服的孝芥侧面宁静地守在食物散发的热气里。和玲子在一起久了,彼此的神色有些相似,不再年轻的脸在早晨时一样形容枯槁。他的个子不高,如果再高几公分的话,玲子会更爱他一些。玲子喜欢把头埋进男人的怀里,将耳朵贴在心跳的位置,而不是颈窝。这对玲子来说,是一种本能的喜好,但也无关紧要。

 

等玲子吃完早点,孝芥忽然开口:“下雪了呢。”

刚冲好速溶咖啡的玲子忽然仰起头,咧嘴一笑,那个笑容像一道强光般刺眼一闪:“你去看了吗?是真的?”

“没有。”孝芥看了一眼腕表。

玲子便捧着热热的咖啡走去阳台,推开窗子,呼啸的寒风一下灌进开足暖气的屋子。外面的天成了铅灰色,世界也因此成了铅灰色,远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薇哂






无妆、无PS、不上镜……餐具。

那天最爽的事是终于把喜欢多年的新浪公仔小浪掐在手里了,真想顺走。在腾讯读书上过班的哥们儿听说我曾经和小浪有过亲密接触,一时间羡慕嫉妒恨了我一百遍。我们的意思是,腾讯的公仔地摊上5块一个,新浪的地摊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我介绍

一生负气成今日

四海无人对斜阳



个人资料
沈南乔
沈南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40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