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极人
南极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04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2-05 14:54)

老父走了,前天老父还不断探讨病情,希望早日出院,昨天突然心跳呼吸骤停,抢救维持了一段时间,又出现了呼吸心跳,经过一天一夜,监护仪屏幕上的曲线慢慢拉直,这位抗战老兵走过了近94年的历程。

老父走的倔强,他立下规矩,不做气管切开等任何有损生命质量的手术,医生讲只有上呼吸机才能完全缓解他的症状,我们尊重了老父的选择,老父要的是体面地活着。

老父走的精致,患病期间,他要把自己的病情、治疗方案、用药剂量搞得一清二楚,经常要和医生探讨、理论,时不时还要差我们到处打探,他已经把自己的呼吸、睡眠、饮食与用药融为一体。为了防止呛咳插入鼻子的胃管让他耿耿于怀,直到拔掉为止,医生说鼻饲可以防止致命的呛咳,老父要的是有滋有味的饮食,精致舒适的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5 14:01)

四月份一伙小学同学曾驱车下江南,微山湖畔、合肥渡江战役纪念馆、金寨大别山根据地、皖南云岭新四军军部、孟良崮战役遗址,没有去登近在咫尺的黄山、九华山的名胜,没有去览皖南古村的院落,那些被重新点燃的激情,被我所敬重的老郑用文字渲染的淋漓尽致,老郑是高人,班门之下岂能弄斧。

七月底小学同学的一次饭局,突然决定要去西北高原,于是开始了走上高原的行程。

此行缺了老郑,少了许多自然、文化、历史、军事等知识的精彩,但随行又有了资深摄影家小海的参与,瞬间把大家的摄影水平提高了N个档次,走到哪里大家都用照片的眼睛到处踅摸,似乎都认定自己是摄影家协会会员,用照片去追求生活的意境和自然的风光。

老郑和小海是我们小学同学中的亲属,但成了我们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0 20:41)


雪龙船好像南极的过客,把我们和长城站的物资放下,又要匆匆离开。雪龙船在长城站的这几天,把弟兄们忙活的晕头转向,根本来不及去品味雪龙船离开时的孤独和惆怅。

也许是长城站的喧嚣持续的太短暂,也许是长城站的生活适应的太仓促,对那种熟悉环境的习惯,对那些朝夕相处的依恋,比起中山站显得少了很多。我想时间是情绪的催化剂,它培养了习惯,蕴育了依恋,感知了孤独,激发了惆怅。

除了长城站的队员,在站上临时工作的队员陆续离站上船,站上的人显得越来越少。还是领队老W召集大家,讲了一些温暖人心,鼓舞斗志的话。原来想着借这个机会给大家煽煽情,无奈直9飞机的L机长晕船搞得胃不好,想要几箱罐头带上船,忙着找人把这事儿办了,把煽情的事儿忘了。看着弟兄们脸上挂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7 20:42)


病房窗外很开阔,近处是玉渊潭,远处是军事博物馆,医院墙外的玉渊潭畔有一片豪宅,估计是哪方政要的居所。

我站在病房窗前常常发呆,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辽阳的201医院住过院,除了打针吃药,基本上是病房里一群当兵的互相伺候着,七、八个人混在一起特别热闹。那时我是个小参谋,时不时被护士长招呼去,试图介绍点风花雪月的事儿,常常遭到病房那帮当兵的嘲弄,搞得很狼狈。这儿医院和那时太不一样了,病房空空荡荡,就我一个人面对卧床的老父,两人基本没话。

夏日的阳光从窗户直射进来,烘烤着病房,老父不让开空调,指挥着我时而关上窗帘,时而打开窗户。老父不愿意我在医生、护士来时多嘴,嫌我不懂说不明白,但是有点什么事儿还老差我去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闷热,病房又不能开空调,只能时不时溜到电梯厅凉快一会儿,中午,老父午睡休息,赶紧坐在电梯厅的一排椅子上发呆。突然见护士推着老父出来,马上迎上去。护士来了一句:你是首长的护工吧,赶紧推着。你别说,这护士的眼神还真准。我点头称是,马上把轮椅接过来。老父要去做胸部CT,我这个人不善于到处联系事儿,于是对护士讲,护工只管推轮椅,剩下的事儿全是你的。其实医院也是这个规矩,护士就是干这个活儿。做完CT回来的半道,老父想起拐杖忘拿了,这94岁的老头脑袋就是灵,马上取回拐杖,推着老父不由地说到:再过10年我得拄着拐杖推你了。护士也明白过来,说我骗她。其实咱无论从长相还是扮相与护工没什么区别,关键是神似,如果闲得想撞墙,说不定到哪儿混到护工堆里还会发挥点余热。

        码了几个字还是长城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7 22:56)

      老父三年没住院了,今年住了三回。老父怕冷,房间不能开空调,把我热的大汗淋淋,他却裹着棉被。老父抽血化验各项指标都正常,就是肺不好,慢阻肺在京城的雾霾中没法治,动不动就发烧。老父抻直了有1米80,体重才45公斤,显得严重营养不良,就凭这骨瘦柴能撑到94岁,头脑清晰,行走自如,一旦和他对上话,滔滔不绝的谈吐绝不落伍。我还真不敢和老父聊,没几句就锵起来,我姐姐让我千万不要多说话。病房里就父子两个,老父有什么要求,儿子低头回应,别的干不了,卖把子力气还行,无非就是端茶倒水、洗洗涮涮。每次订饭的都挺客气,她张口就来:首长您想吃什么。听着就这么别扭,我告诉她:床上躺着那老头是首长,我就是一个护工。闲的时候不妨码几个字,把长城站的事儿整整,好久没码字了。

 

 

 

 

 

 

长城站短暂的喧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1 20:43)

        回到北京,一直惦记留在途中损坏的车,XB讲,车又从鄂伦春自治旗拖到海拉尔,那里有本田4S店,修车质量能好一些。

        车修的很慢,一些配件要从上海调运,耽搁了一个多月,直到九月底我们才成行。临走前,HP要和我们一起过去,并且执意要承担住宿、饮食和过路费用。其实我特别清楚HP的用意,每次出去都坐在副驾和我神侃,虽然混迹江湖,但改不了发小的情怀,为人仗义,处事低调。与他相处,你根本看不出,这位居然是香港太平绅士,文物古董鉴赏家,得到香港乃至世界拍卖行的认可。

        HP提前飞到海拉尔给我们订好酒店,在火车站静候我们。到了海拉尔已近黄昏,晚饭后闲得没事,在街上瞎溜达。自2001年呼伦贝尔盟更名为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市改为海拉尔区,是呼伦贝尔市政府所在地。伊敏河在街区穿过,河上的桥很多,把伊敏河两岸的生活贯穿,海拉尔沿伊敏河而建,伊敏河把海拉尔相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开阿鲁科尔沁旗,前往赤峰,结束边陲行的行程指日可数,没带的驾照也送到赤峰,班长将结束无照驾驶的尴尬。

        沿途,召庙的灵岩山在那片谷地骤然拔起,石崖峭壁、空灵俊俏。西拉木伦河在科尔沁沙地缓缓流淌,黄沙绿草、碧水蓝天。边陲行还在继续,真的不想停下行进的脚步。

        午后到了赤峰,这是我们边陲行的最后一站。十八天前我们从北京出发在这里集结,如今,我们在这里集合返回北京。

        边陲行,一路行程六千多公里,留下我们一片印记。

        从京城出发在赤峰集结;上丹锡高速经翁牛特旗,下303国道,经巴林右旗、巴林左旗、穿过巴林草原;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8 15:42)

        准备从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上111国道到扎兰屯的,当地人讲,111国道正在修路特别难走,有一条县道直插嫩泰高速,可以避开修路的路段。

        果然,从县道很顺利地上了嫩泰高速,鉴于有一辆车的驾驶员没带驾照,为了免除麻烦,一路上不准备在大中城市停留。

        再往前行就到了齐齐哈尔市了。离市区不远处,有一片有名的湿地----扎龙自然保护区,那里聚集了大量的飞禽水鸟,也是珍稀物种丹顶鹤的栖息地。不管有什么麻烦,路过必须停留。

        下了高速,擦过市区,前行20多公里进入湿地。正值入秋,一望无际的苇荡铺满湿地,秋凉吹黄了苇梢,把湿地染上点点金黄。一片清水仰望着晴空,展开双臂拥抱着苇荡,用汗水浸透了这片湿地,用乳汁养育了鱼蟹虫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返程的美景无时不暂停我们的脚步,无论是漠河湿地,还是呼玛河畔,都留下我们的身影。随心所欲地停在路边小歇,漫无边际地沿着公路飞奔,当一幅幅画面从身边闪过,我们的人生曾在这里停留。

        XC走后,是班长操刀,这位没带驾照的女士,应该是资深的驾驶员,但很少长途驾驶。从漠河北极村到加格达奇500多公里的省道,用时近10个小时,穿行在茂密的山林中,行驶在缓缓的河流旁,这位领导不觉疲倦大呼过瘾。路在青山碧水中徘徊、路在蓝天白云下延伸、路在晨雾露水里洗涤、路在金色原野上曲直,无论是谁在这样的路上,都会把车开嗨了。

        夜宿加格达奇,QY同学瘦弱的身体终于扛不住长时间的颠簸,加之京城某舞蹈队的招呼,决定提前回京。

        从加格达奇启程,进入丘陵平原地带,大片的庄稼地展示了与草原风光、山林景色不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