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处可逃lola
无处可逃lol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423
  • 关注人气:5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无处可逃”

某逃的微博

就是微博啦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晋江的地盘——重度雷区,YY玛丽苏天堂,慎入

小逃的作品购买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4篇)
国外 (0篇)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2-23 20:52)
标签:

杂谈

对了,她听师兄提起过,校卫队并不是整晚巡逻的。他们好像曾经在学校的东北角翻墙出去买过酒……她眼神一亮,“二哥,你送我到学校的东北角,瑞人巷口那里。那里墙很矮,我可以翻进去。”

叶楷正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好,我陪你一起过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肖诚从前座回过头,又默默地把头转回去了。他实在有些理解不了,递句话的事,军座怎么就任由这个小姑娘胡来——还翻墙?那真不是大家小姐做的事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01 20:56)
标签:

杂谈

文馨已经在吃晚饭了,一见到叶楷正回来,便站起来迎接,可又挤眉弄眼地问:“二哥你去哪了呀?”

叶楷正随手将大衣递给了佣人,拿热毛巾擦了手,才说,“去了趟帅府。”

文馨刮了刮自个儿的脸颊,转头望着肖诚,“肖大哥,你几时见过二哥这么面不改色的骗人呀?”

肖诚瞧见少帅的脸色,知道事情顺利,也放了心,笑道,“四小姐说什么呢,我可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17 11:15)
标签:

杂谈

正是六月里的天气,外头的蝉叫得一声急似一声,满院子的树叶似也被日头压得蔫了,我坐在锦缎垫子上,觉得潮潮得出了一层薄汗,便略略站起了身。

小月是惯常能懂我心思的,连忙俯下身说,“皇后,若是觉得热了,我去取一盏冰镇过的莲心羹来,吃了便好些了。这垫子可不能拿,您可也不能贪凉,这偏殿里的红木椅子看着温润,其实再凉不过的,是要伤身的。”

啧啧,我这还没开口呢——我便只好挥了挥手,往殿外张望了两眼,“那些小姑娘在外边候着也着实是辛苦,也给送些莲子羹去。现下先休息半个时辰吧,再找人去催催,看看皇帝什么时候来。”

一碗莲子羹用完,我倒觉得更热了,可这宫中选美人的事,皇帝迟迟不来,我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百无聊赖地摘了颗葡萄扔嘴里嚼了嚼,皇帝身边最亲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后记

续杯咖啡/ Refill of Love

六年前的十月,我还是一个大四学生,窝在宿舍里,白天准备考研,晚上充满热情地写一个故事。那个时候我大概很难料想到,六年之后,同样的月份,我还会认认真真的重新修改它,让它用全新的面貌再次出现。

下笔修改前我通读了一遍原文。

时不时的,会被六年前的自己雷到,脑袋上冒出一堆堆的问号:这句是想表达什么?这么肉麻矫情真的好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破折号?

……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时的我头脑发热写下的这个故事,它毕竟还是个温馨的故事。

没有波折,没有坏人,女主角遇到最大的困难,不过是觉得很难打开自己的心防罢了。

故事的大致脉络都没变,要知道,我们的生活里,哪来那么多生死离别、坏人作祟呢?

很高兴在这一点上,我和六年前的自己想法一致。

六年前的读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再见到这篇后记,和这个故事。

又或者,她们已经忘了曾经看过这个故事。

因为每个人都在往前走,你也会渐行渐远。

可故事还在这里,如果很久之后,你还能记得只言片语的话。

我十分愉悦地将这个故事修订完毕的,也希望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1-06 20:44)
标签:

杂谈

 

末章,尾声,番外……虽然很舍不得结束这个故事,不过一场缘分,终究还是走到尽头了——就像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之一,“爱别离”,有时候只能忍痛说一声再见,才会有更好的相见吧。

还记得尚未落笔的时候,已经大致有了这个故事的构思。那时因为在旅途中,坐车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勾勒那些细节。

那时在大理三塔前的广场上坐着,和朋友一起啃甘蔗,抬头风云变幻,我闲着没事就开始讲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会换的吧?”

“不会啊!”

“她太坏了!”

“……有吗?”我怀疑,“我可是在去九华山拜佛的途中想出这个故事的呢!”

“请问你想表达的主题是?”

“贪嗔痴……江载初和韩维桑都占全了吧?”

后来在动辄七八个小时的车上,脑子里经常会闪现一些画面。

譬如禹水之岸,维桑借着薄姬,对江载初说的那些话;譬如皇帝抱着阿恒走到亭外,对所有错愕的朝臣说:“这便是朕的儿子,帝国的储君”。

江载初的一生波澜壮阔,固然是因为他本身的个性遇强则强;可实际上,他的人生,每一步往前走,都是被维桑推着的。这或许是他最后能理解维桑不愿意成为皇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九百九十九级阶梯之上,天门洞云雾缭绕,隐约露出一个巨大的缺口,仿佛能吞噬万物。
究竟是谁,将厚实的岩壁凿成这样?
天地之威,还是鬼神之力?
弥川仰头观望着这样壮观的景致,只想起一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梯下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香炉,因为是淡季,香火寥寥。弥川走到蒲团前,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额头轻轻触地,又仿佛触到无数人的喜怒哀乐,那些所求所想在眼前闪过,那样渺小,却又真实。
而千年之前,是不是也有一只小小的灵狐在此处叩拜,求得爱情的圆满呢?而她最后得到的,究竟是什么呢?
弥川不敢再想下去,一步步地往上走。
天色已近傍晚,狂风嘶吼,天仿佛是被撕裂了,雪花呼啦呼啦地往下掉。
风实在太猛烈,弥川缩了缩脖子,躲在一旁剑台上喘气。她一歪头,恰好看到旁边一块指示牌上写着:“天门翻水处”。
“天门翻水”是天门山谜团之一。世上所有瀑布皆有源头,而此处石壁并无水源,却每隔数十年乃至百年,在枯水季节怒泄出水,水流下奔数十丈,观者无不赞为奇观。
弥川试探着将手指触到这片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石壁,凝聚精神。
过了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武陵之魂


“乘客们请注意,飞机即将抵达张家界荷花机场,着陆时间为二十一点四十四分。”
林弥川的好心情全在取行李时被破坏了,因为一个极品男正冲她嚷嚷:“喂,你的箱子把我的压坏了!”
又不是她把行李放上传输带的!弥川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那男人却不依不饶地拉住她,更可气的是,他的女友也在旁边添油加醋:“这样就想走?”
弥川看着落在自己手臂上的爪子,也不挣开,不怒反笑:“先生,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吵架上了。你的手机落在家里了,你太太正四处找你。哦,对了,你的儿子病了。”
男人听了目瞪口呆,一旁的女人脸色大变:“什么?!她说的是真的吗?”
弥川趁乱跑开,门口有人举着牌子——林弥川,上海。
弥川眼神都直了——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位美男来接机!完全可以秒杀偶像剧的男主了!
心底欢呼着“赚翻了赚翻了”,弥川偷瞄着机场大厅的落地玻璃,检查自己的仪容。
乳白色毛衣,黑色修身牛仔裤——好吧,是比以前胖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还算整洁可爱。她用力压了压乱乱的头发,绽开笑容:“我是林弥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编自己的故事


经过了一年多,这篇文终于可以变成纸书啦!O(∩_∩)O~我还记得当时的争论和拍砖、我个人的不淡定,以及写文时面临毕业、工作、论文的复杂情况……不过幸好,还是尘埃落定。
一转眼写文都五年了,有读者说看《咖啡》的时候是高中,现在大学快毕业了,看得我好感慨……总之,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让我从废话上拉回来,实体书中我重修了结局(因为我本身也对原本的结局觉得不满意,太含糊了),增加一枚番外,其余变化不大,谢谢编辑和儒意欣欣出版公司非常用心的制作本书。

最后还是以前那句话,真心喜欢这篇文(不觉得坑爹就好),有能力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8-14 15:52)
标签:

九寨沟

黄龙

分类: 偶尔放弃安全感

旅程只有四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像大半时间都在机场,酒店的床很舒服可是常常睡不到五个小时。

幸而九寨的水是真的美丽,如果……人不是那么多就更好了。嗯,有机会冬天淡季的时候再去住几天。

虽说花开花败,嫩芽枯叶都是常理,万物更是生灭循环。春花烂漫固然可喜,秋叶似火也极美——只是看惯了其他地方枯枝败叶和满地狼籍的烂泥垃圾,倒从未想过“死”也可以干干净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03 19:36)
标签:

九宫格日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