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雨
不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667
  • 关注人气:3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反克诗群
  反克诗群,是当下中国诗歌界以闽籍先锋诗人为主要成员的非社团性非流派性创作组合。“反克”诗人自喻为是这个年代的“没有立场的其它人”,突显其边缘性、先锋性和试验性,其真实立场恰恰是基于普世价值之上的“兼容并蓄”与“百花齐放”,完全从“存在”出发,以批判性的审视展现“反向思维”,以水之凝、火之势、金之硬、木之纯、土之容的诗歌文本来展示新现实时空的人文状态与生命体验,追求不拘一格地“回到自己,回到内心”,在多元化文本里安放他们躁动的灵魂并试图借此重构其独立于世的精神家园。反克诗群每半年出版丛刊《反克》。

   诗群核心成员有:顾北、巴客、王柏霜、张文质、鲁亢、大荒、雷米、程剑平、朱必圣、崖虎、宋琳、张小云、水为刀、方陈等。

   《反克》第一辑:创刊号;《反克》第二辑:《歇脚店思想节》;《反克》第三辑:《九十年代》;《反克》第四辑:《双城记》;《反克》第五辑:《曲别针别在昼夜不息的流水上》;《反克》第六辑:《合订的笔记簿》。以上六辑反克丛刊尚有少量存余,全套工本费300元,欲购者请与本博联系。

反克诗群核心成员
鲁亢

跟随他感性的生命触觉,你可以顺利抵达在内心虚设的彼岸。这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把玩文字的高手,在他性灵的天空运筹帏幄呼风唤雨,凭其一生练就的吸星大法不断增加着功力。但他的生活一直在后退,退到“牙痛处”停止了。所以,他必须以有点无厘头的方式,引领你观看命运的纵深地带。

顾北

一个善于在文字中挥发自我性、个体性和时代酒气的诗痴,一个喜欢为他人作嫁衣裳、心存江湖意气的性情中人,一个不停地以上鼓山、进西禅的方式突破生存的普遍性而寻找“真正的例外”的都市有闲一族。近年来写了大量莫名其妙的诗歌,或传统,或先锋,泥沙俱下,概莫能言,网友赠字曰:“我痴看着它”,但许多时候目光总算却越过了自己的肩膀。

张文质

在“生命化教育”的现实里挖掘“可能”的人。有时挖出的是金块,但更多的是泥土。泥土,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他试图超越恒常的存在,但他在追求现实问题时放弃了哲学思维,他努力在时间的流动中更多地倾听自己最原始的声音。在海里,他是“领航员”;在羊群里,算是“头羊”吧。

巴客

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种下一片草坪,并在天空之下草坪之上喃喃自语。“通过历史性亦即统一性而掌握现实,其方式决定着他对现实的接近”。他过于厚重的主观性和对过程与形式的专注,很多时候注定了他无法接近“本质”的东西,但他却能诗意地栖息在总是与好运擦身而过的年代里并且坦然面对一切,在诗歌的夜里他的面庞更加真实。

王柏霜

福州诗人中的禅修者,隐居山麓尝风饮露,以最冷静的方式观察自身与人类的关系,在自己的诗歌中建造够他用完一生的宗教情感。率性写作,诗风递变,语言细腻之处可见经验的纯碎和人性的浸染,点横捺戳而常有剑走偏锋之时。诗人气质陷身于功能社会而逼出的胆识,使他避免了从他血管中经过的正义流向末日的空洞。

朱必圣

着缁衣负重剑,福州诗坛神秘客,诗歌诗评俱佳,诗意撒泼,大写意,剑气丛横。他深信“人只有他是历史的时候,才是现实的”,他与他生活的都市建立了一种温婉的关系,他寻找着自己可能的终极状态因而与多数“在路上”的精神贵族有了较为完美的默契。此外,个体的孤独潜伏于时代的狂欢,使他的诗歌颠覆了内心的崇高。

程剑平

一个满怀内心积极价值的资深诗人,以其质感的文字对现实世界进行着无力的冲撞。四季触痛着他的双眼,使他在实存境况中很多时候不得不以牌局的方式摆脱诗歌的规定动机。他到底选择成一个“认命者”还是“革命者”?低调的游离之态并不能制约住这个在铁轨上行走的先验者的情绪内敛,诗歌中存放着的主观体验或正是他作为“在者”的澄明。

不雨是谁?

福建泉州人,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反克诗群成员。大学期间曾任《采贝》诗社主编;在国家级军队广播电台任编辑、记者十年;诗集《不雨之秋》于200511月由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出版,诗集《无所不在》于2011年1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

QQ411095360

wbs0141@163.com

 

博文
标签:

反克

文化

原创

分类: 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反克

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缝隙中穿梭

你携着蜂蜜
在花的缝隙中穿行,一路疯颠
御风弄影,甜蜜的蜂蜜洒了一地
渗入石缝的蚁巢之中

幸福从天而降
蚂蚁们纷纷从石头缝里钻出来
争先恐后地搬运浓稠的蜜
不小心就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你十分鄙视蚂蚁们的行为
在花的世界里,秘密隐藏其中
严丝合缝,不透一丝光壳
偶尔的流露千年不遇

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造成蚂蚁世界的混乱和失去的平衡
在狭窄的缝隙中引起了争斗
它们用自己的身体将细小的空间填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原创

情感

分类: 随笔

(图为我老家东坑村)

小学教室设在祖庙里

我从来没上过幼儿园,是因为那时的农村没有条件。
好像父亲预见到我是个读书的料一样,我刚满六岁,父亲就送我到村里的小学上学。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为此还将我的年龄改大了一岁——这是许多年后我才发现的。
村里的小学以村命名,叫“东坑小学”。小学一年级第一个学期,村里还没有正式的校舍,借用了村里破破烂烂的王氏祖庙“茧云宫”主殿当教室,十几个男女同学,各自从家里搬去一张小凳子,课桌是一张木工干活用的长条案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问苍天这个问题后
这一天,人间本不该如此鸦雀无声

阳光照样从阴霾的裂隙中
探出身体。紊乱的云朵散布在山沿

依附于糙砺乱石下的蚁群
聚居多年,像一个民族一样友好

与黄蜂相邻而居不争巢穴
在水的底线之上遵守山林秩序

不与大象通婚……
它们屹立于广厦的阴影之中

却被我无意之举将石头翻开
它们四处奔逃

寻找下一处安身之所。在他处
我看到一只蚂蚁幸福地爬到一朵

红梅之上,我不禁又问:
它真的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最早从父亲那里知道,咖啡是一种和茶一样可以喝的东西,闽南话叫“锅B”。
父亲8岁从马来西亚回国,有过海外西式生活经历,成年后成为一个追逐时尚生活的人。小时候,父亲喜欢跟我们兄弟讲他在南洋的生活,有时就会提到咖啡。提到咖啡,父亲似乎情不自禁会吞咽口水,神情无限向往。我长大后,每当想起此事,十分纳闷:父亲当年年纪小,不到喝咖啡的年纪,怎么会对咖啡如此迷恋?后来我终于明白,父亲怀念的是他曾经有过的西式生活,而喝咖啡不过是西式生活的一个小小标识而已。
在中国闭关锁国搞自力更生的计划经济年代,父亲是喝不到咖啡的。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市面上出现了用可可粉制成,含有咖啡的饮品,父亲喜出望外,禁不住偶尔会忍痛花钱,去买一罐来解馋。至于纯正的咖啡,父亲直到去世都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原创

情感

分类: 随笔



对于一座城市念念不忘,一定可以说出无数理由。说得很煽情:“这座城市是我的初恋。”
说得很文艺:“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让我一辈子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有另一种说法则很戳心:“一座城市令你念念不忘,大抵是因为,那里有你深爱的人和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厦门于我,就很戳心。

1

厦门大学。我的诗歌起步之地。
我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做着平常不过的文学梦。
芙蓉湖,那时还是一口杂草丛生的池塘。我们坐在池边对月吟诗,旁若无人。
梯形教室,我们的青春诗会正在热烈举行。
印刷厂,我们编辑的《采贝诗刊》泛着油墨香,正准备出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2012年3月19日4点25分,我认识二十多年的好友S先生,通过他的IPhone客户端发出一条微博:“贴近夜晚的心藏,听到的并不都是平静,在这个春季。”
这位客居武夷山二十多年的诗人兼茶人,不止一次在类似的时间点,更新微博。
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很会熬夜的迟睡者,但绝对不是一个失眠者。他在别人睡觉的时候醒着,作息时间与大多数人完全相反。同时,他不是一个需要准时上班的人。因为,如果第二天他要准时上班,就不可能天天如此熬夜。因此,即使在不认识他的人眼里,也不难猜测出,他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在这个社会,做一个自由职业者并不容易。
S先生大学毕业后,辗转到了武夷山,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完成了资本积累和财富自由。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后,因为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随笔


我相信我们来到这个世上的使命之一是:逃离。
如果说这是一种存在于隐秘内心的欲望,那么它显现于外的是对这个世界,对时间无从把握而产生的指向终极意义的反叛。


从你游移不定的眼神看去,花非花
隆起的腹部阻挡了太阳的光线
我看不清是谁在沐浴,谁在更衣
谁拿着出门时必备的药品。你去参加狂欢
——《我爱诺丁山》


在我精神世界里纠缠很久的流浪意识中,我构想和重组的生活,与当下的生活境遇完全不同。我想象那个场景里的我,就是一个流浪诗人,随遇而安,“眼神游移不定”,不需要天天“沐浴、更衣”,“准备出门的药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404次列车

向北去的404次列车晚点
终点站的餐馆午夜前已经打烊
没有人在候一列出差的车

清洁工推着四轮车在空荡荡的大街走动
每站他都停下来打扫
列车每次都晚点,每站都停靠

直到终点。每个终点
都有一个清洁工在打扫打烊的餐厅
最后一个候车的旅客
不向北去,他只是需要一列火车
从空旷幽暗的隧道里轰鸣着呼啸而过

他听到清脆的脚步由远及近
在餐馆里的火车座停下。清洁工
已经清理过油腻的地面

候车的旅客是个有问题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随笔


每到夏天,省会城市福州当地品种的芒果就熟了。
福州当地的芒果,与台湾经过嫁接改良过的芒果,或产自广西、海南、东南亚等热带地区的芒果都不同,个头较小,核大肉薄,皮青泛黄,头尖身短,甜度较高,香味独特,像中国江南的女子,娇小可爱。其他地方的芒果身躯硕大、肉多汁多,核扁又小,像欧洲女人一样显得高大粗壮,饱满实在。
福州市区不少道路两旁种满芒果树,成为遮阳的行道树,种植的数量不输福州市树——榕树。
芒果春天时节开花。春雨来临,风吹过,褐色的落花满地如泥。如果有人将车停在芒果树下,一夜雨后,芒果花落满车头车顶,看上去肮脏不堪,惨不忍睹。
随着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芒果的成熟速度也在加快。在芒果差不多成熟时,就会有一些人摘回家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