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雨
不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400
  • 关注人气: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反克诗群
  反克诗群,是当下中国诗歌界以闽籍先锋诗人为主要成员的非社团性非流派性创作组合。“反克”诗人自喻为是这个年代的“没有立场的其它人”,突显其边缘性、先锋性和试验性,其真实立场恰恰是基于普世价值之上的“兼容并蓄”与“百花齐放”,完全从“存在”出发,以批判性的审视展现“反向思维”,以水之凝、火之势、金之硬、木之纯、土之容的诗歌文本来展示新现实时空的人文状态与生命体验,追求不拘一格地“回到自己,回到内心”,在多元化文本里安放他们躁动的灵魂并试图借此重构其独立于世的精神家园。反克诗群每半年出版丛刊《反克》。

   诗群核心成员有:顾北、巴客、王柏霜、张文质、鲁亢、大荒、雷米、程剑平、朱必圣、崖虎、宋琳、张小云、水为刀、方陈等。

   《反克》第一辑:创刊号;《反克》第二辑:《歇脚店思想节》;《反克》第三辑:《九十年代》;《反克》第四辑:《双城记》;《反克》第五辑:《曲别针别在昼夜不息的流水上》;《反克》第六辑:《合订的笔记簿》。以上六辑反克丛刊尚有少量存余,全套工本费300元,欲购者请与本博联系。

反克诗群核心成员
鲁亢

跟随他感性的生命触觉,你可以顺利抵达在内心虚设的彼岸。这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把玩文字的高手,在他性灵的天空运筹帏幄呼风唤雨,凭其一生练就的吸星大法不断增加着功力。但他的生活一直在后退,退到“牙痛处”停止了。所以,他必须以有点无厘头的方式,引领你观看命运的纵深地带。

顾北

一个善于在文字中挥发自我性、个体性和时代酒气的诗痴,一个喜欢为他人作嫁衣裳、心存江湖意气的性情中人,一个不停地以上鼓山、进西禅的方式突破生存的普遍性而寻找“真正的例外”的都市有闲一族。近年来写了大量莫名其妙的诗歌,或传统,或先锋,泥沙俱下,概莫能言,网友赠字曰:“我痴看着它”,但许多时候目光总算却越过了自己的肩膀。

张文质

在“生命化教育”的现实里挖掘“可能”的人。有时挖出的是金块,但更多的是泥土。泥土,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他试图超越恒常的存在,但他在追求现实问题时放弃了哲学思维,他努力在时间的流动中更多地倾听自己最原始的声音。在海里,他是“领航员”;在羊群里,算是“头羊”吧。

巴客

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种下一片草坪,并在天空之下草坪之上喃喃自语。“通过历史性亦即统一性而掌握现实,其方式决定着他对现实的接近”。他过于厚重的主观性和对过程与形式的专注,很多时候注定了他无法接近“本质”的东西,但他却能诗意地栖息在总是与好运擦身而过的年代里并且坦然面对一切,在诗歌的夜里他的面庞更加真实。

王柏霜

福州诗人中的禅修者,隐居山麓尝风饮露,以最冷静的方式观察自身与人类的关系,在自己的诗歌中建造够他用完一生的宗教情感。率性写作,诗风递变,语言细腻之处可见经验的纯碎和人性的浸染,点横捺戳而常有剑走偏锋之时。诗人气质陷身于功能社会而逼出的胆识,使他避免了从他血管中经过的正义流向末日的空洞。

朱必圣

着缁衣负重剑,福州诗坛神秘客,诗歌诗评俱佳,诗意撒泼,大写意,剑气丛横。他深信“人只有他是历史的时候,才是现实的”,他与他生活的都市建立了一种温婉的关系,他寻找着自己可能的终极状态因而与多数“在路上”的精神贵族有了较为完美的默契。此外,个体的孤独潜伏于时代的狂欢,使他的诗歌颠覆了内心的崇高。

程剑平

一个满怀内心积极价值的资深诗人,以其质感的文字对现实世界进行着无力的冲撞。四季触痛着他的双眼,使他在实存境况中很多时候不得不以牌局的方式摆脱诗歌的规定动机。他到底选择成一个“认命者”还是“革命者”?低调的游离之态并不能制约住这个在铁轨上行走的先验者的情绪内敛,诗歌中存放着的主观体验或正是他作为“在者”的澄明。

不雨是谁?

福建泉州人,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反克诗群成员。大学期间曾任《采贝》诗社主编;在国家级军队广播电台任编辑、记者十年;诗集《不雨之秋》于200511月由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出版,诗集《无所不在》于2011年1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

QQ411095360

wbs0141@163.com

 

博文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49b68f35ly1fu8dncz8jrj20m80elt9n.jpg

天意与幸运

A

我被困在一个无法挣脱的梦境之中。

梦境里,一间即将腐朽的木板围成的小屋,筑在几人高的石墙上,有一扇开不了的旧窗户,窗户下摆放着一张木头做的、未经油漆的桌子——它曾经是我的书桌,晚上,我就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坐在一张屁股一动会发出响声的旧交椅上,写老师布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迟钝的意识醒来之后
身体里的青铜之色渐渐退到夜晚深处
在不为人知的时辰
我摸索着将时光赋予的皮囊送走
“无处安放的自觉。”我要安放在哪里
午时三刻到来之前
我要保证我的头颅仍然像青铜般坚硬

时光从铁锈内部流向更深的内部
它像反向的光,照见孤独者最初的灵性
我在青铜消溶之前,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
方向固定,变化有序,像茫茫的水流里
满载荷尔蒙的小船驶向衰老的彼岸

我的感受却是:“现在存在吗?”
在我昨天的回忆里,青铜坚硬的外壳下
流露出对于我“现在”软弱表现的不屑一顾
它激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随笔


1.

蒙日是谁?
他的全名叫加斯帕尔·蒙日(Gaspard Monge,1746~1818),是法国数学家、化学家和物理学家。主要著作有《曲面的解析式》(1755)、《静力学引论》(1788)、《画法几何学》(1798)、《代数在几何学中的应用》(1802)、《分析在几何学中的应用》(1805)等。他最为有名、影响力最大的理论是“蒙日定理”,对世界文明发展贡献最大的则是他的“画法几何学”。蒙日的思想,得到国际学术界公认和高度评价甚至有人评价说,我们人类文明的相当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数学家蒙日。著名数学大师高斯在1810年说,蒙日的《画法几何学》一书简明扼要,由浅入深,系统严密,富有创新,体现了“真正的几何精神”,是“智慧的滋补品”。
那么,我是谁?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生命之花:或交集为空,互不相容
——关于互斥事件的自语


我遇到的难题之一:我不想出生
由于人世间美丑与善恶并存,爱恨交织
我活着的时候,又想同时死去

我拿起一张纸试图画下有用的图案
比如循环的生命之花。尽管它暗藏玄机
仍然无法解决我的难题

爱也成了难题。我爱一个人的时候
也想恨她。她变成我心目中可恨的唯一
我为如何在恨她的同时
不顾一切地爱上她的一切而纠结不已

我注意到同时发生着美好的事情
不相互伤害,互相包容。窗外的雨滴落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注:图片来自网络)

就阴天而言

阴天的时辰
黎明的一线红晕像女人高潮时的颊红
消退得无影无踪
昨夜美梦同样如此
尽管手握生死账册的人怎么也算不清
谁该死,谁该活得久一些
甚至他自己也很糊涂——这个阴天
像一个咒语,诅咒这个秋天
时令如此阴晴不定
让人如何适从?从今天起
将我与艳阳天的交易一笔勾销罢
再给我的糊涂账添几个砝码
谁教我喜欢一头重一头轻的感觉

秋天的铭文

我在一颗石榴上啃一口
成熟的石榴突然像炸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用回型针捋直暗藏的摺痕

我躺下,虚空扩大至无边
隐藏在卑弱身体里的影子拉长
阴暗投射到烛火旁边,亮点闪烁不定
像天际走失的星辰

又像是天使塞给我的一堆几何图形
我躺在生命之花的麦田里
过往的气息弥漫在弧形的线条之上
又潜浮到我的意识之中

自咬尾巴的蛇——乌洛波洛斯
无所不在。我的小宇宙也无所不在
在庙宇之巅,乌鸦唱响激情时刻
我颤动的内心被黑暗折叠

我努力将四肢摆成回型针的模样
忘了应该屈尊于强硬的个性
因而无论时间如何摆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分类: 诗歌


幻方

用沙子计算时间
时间就是消失的沙子,就是华清宫
消逝的池水,即使反复洗濯
污垢仍附着在沙子之上
越积越厚,成为岩石,成为羞耻的
一部分。岩石构筑了城墙
护城河、坟茔,以及巨大的庙宇
随着沙子的风化
它们在历朝历代的马车声里颓然而废
像一个异梦,埋在五米深的地下
生锈的铜车马依旧喧嚣
夜行人衣甲华丽,神情寂寞
魂飞魄散里神主易位

从列国经过

我驱驾生出翅膀的战马
从列国经过。“我在寻找一片安福之地。”
列国放下宽大的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我小时候因为家穷,日日以稀饭、地瓜、青菜填腹,肚子里的油水十分缺乏,因此逢年过节或参与红白事,吃多了油腻之食,一时消化不了,每次都会腹胀、呕酸、胀气,严重时胃胀得像个鼓,一敲居然也会咚咚响,那个难受劲很难形容。有一次去外婆家,母亲娘家人热情好客,好吃好喝招待,又是我未曾尝过的稀罕物,自是吃多了,就撑得很,胃胀得难受,半夜受不了大吐一场,吐得满地秽物,搞得自己很不好意思,多年不敢去外婆家走动。
但若是在家里出现这情况,我母亲一般的处理方法十分简单。她会爬到我家的阁楼,从那个又粗又重的陶制老茶罐里取出一把也不知是哪年存放的旧茶,开水滤过一遍,然后冲出一大海碗浓酽的茶汤让我喝下,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开始打嗝,不断将那腐酸的胃气呼出,胃胀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反克

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从一扇模糊的玻璃窗望出去
架在两棵树之间有斜面的小树屋
像玩具,在秋日的阳光下
显示出温暖的色调。它有房子的模样
却不能代表房子真正存在

房子里的房子一开始并未出现
光线照射在墙壁上,依次出现如下物件
——许多格子的药橱、翘角的旧照片
纱质旧台灯、门、木家具、杂乱的工作台
以及椅子——它们被随意摆放
尘埃悬浮,等待打破它平静的人出现

房子里一直没有人的影子
人的影子分散在墙上的照片里——
有的截着扇贝式的礼帽,有的拄着拐杖
有的秃顶像一张躺椅,有的
留着灰白色的胡须像一只老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反克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我少年时期的生活,物质非常匮乏。平时,衣服都是拣哥哥穿不下了的来穿,勉强保暖;吃食大多清汤寡水,稀饭多数时候能照出人影,年景好的时候佐以地瓜(干),仅饱腹而已,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有肉吃。虽然日子如此清贫,但我却从不以为苦。现在看来,这些所谓的苦,都是大人们的感受,少年无忧无虑的天性让我觉得阳光一直是温暖的,生活也充满了欢乐,而这样的欢乐不是上天赐予的,也不是社会无偿提供的,大多是自已制造出来的。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夏天,我那时大约11、12岁,跟着富有冒险精神的大哥,玩了一些又刺激又有收获的活动,将整个夏天过得五彩缤纷,欢乐无穷。
我哥大我3岁,从小胆子大,喜欢玩一些人所不敢玩的事情。读小学时,有一天走在放学路上,突发奇想,挽起裤脚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