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雨
不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446
  • 关注人气: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反克诗群
  反克诗群,是当下中国诗歌界以闽籍先锋诗人为主要成员的非社团性非流派性创作组合。“反克”诗人自喻为是这个年代的“没有立场的其它人”,突显其边缘性、先锋性和试验性,其真实立场恰恰是基于普世价值之上的“兼容并蓄”与“百花齐放”,完全从“存在”出发,以批判性的审视展现“反向思维”,以水之凝、火之势、金之硬、木之纯、土之容的诗歌文本来展示新现实时空的人文状态与生命体验,追求不拘一格地“回到自己,回到内心”,在多元化文本里安放他们躁动的灵魂并试图借此重构其独立于世的精神家园。反克诗群每半年出版丛刊《反克》。

   诗群核心成员有:顾北、巴客、王柏霜、张文质、鲁亢、大荒、雷米、程剑平、朱必圣、崖虎、宋琳、张小云、水为刀、方陈等。

   《反克》第一辑:创刊号;《反克》第二辑:《歇脚店思想节》;《反克》第三辑:《九十年代》;《反克》第四辑:《双城记》;《反克》第五辑:《曲别针别在昼夜不息的流水上》;《反克》第六辑:《合订的笔记簿》。以上六辑反克丛刊尚有少量存余,全套工本费300元,欲购者请与本博联系。

反克诗群核心成员
鲁亢

跟随他感性的生命触觉,你可以顺利抵达在内心虚设的彼岸。这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把玩文字的高手,在他性灵的天空运筹帏幄呼风唤雨,凭其一生练就的吸星大法不断增加着功力。但他的生活一直在后退,退到“牙痛处”停止了。所以,他必须以有点无厘头的方式,引领你观看命运的纵深地带。

顾北

一个善于在文字中挥发自我性、个体性和时代酒气的诗痴,一个喜欢为他人作嫁衣裳、心存江湖意气的性情中人,一个不停地以上鼓山、进西禅的方式突破生存的普遍性而寻找“真正的例外”的都市有闲一族。近年来写了大量莫名其妙的诗歌,或传统,或先锋,泥沙俱下,概莫能言,网友赠字曰:“我痴看着它”,但许多时候目光总算却越过了自己的肩膀。

张文质

在“生命化教育”的现实里挖掘“可能”的人。有时挖出的是金块,但更多的是泥土。泥土,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他试图超越恒常的存在,但他在追求现实问题时放弃了哲学思维,他努力在时间的流动中更多地倾听自己最原始的声音。在海里,他是“领航员”;在羊群里,算是“头羊”吧。

巴客

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种下一片草坪,并在天空之下草坪之上喃喃自语。“通过历史性亦即统一性而掌握现实,其方式决定着他对现实的接近”。他过于厚重的主观性和对过程与形式的专注,很多时候注定了他无法接近“本质”的东西,但他却能诗意地栖息在总是与好运擦身而过的年代里并且坦然面对一切,在诗歌的夜里他的面庞更加真实。

王柏霜

福州诗人中的禅修者,隐居山麓尝风饮露,以最冷静的方式观察自身与人类的关系,在自己的诗歌中建造够他用完一生的宗教情感。率性写作,诗风递变,语言细腻之处可见经验的纯碎和人性的浸染,点横捺戳而常有剑走偏锋之时。诗人气质陷身于功能社会而逼出的胆识,使他避免了从他血管中经过的正义流向末日的空洞。

朱必圣

着缁衣负重剑,福州诗坛神秘客,诗歌诗评俱佳,诗意撒泼,大写意,剑气丛横。他深信“人只有他是历史的时候,才是现实的”,他与他生活的都市建立了一种温婉的关系,他寻找着自己可能的终极状态因而与多数“在路上”的精神贵族有了较为完美的默契。此外,个体的孤独潜伏于时代的狂欢,使他的诗歌颠覆了内心的崇高。

程剑平

一个满怀内心积极价值的资深诗人,以其质感的文字对现实世界进行着无力的冲撞。四季触痛着他的双眼,使他在实存境况中很多时候不得不以牌局的方式摆脱诗歌的规定动机。他到底选择成一个“认命者”还是“革命者”?低调的游离之态并不能制约住这个在铁轨上行走的先验者的情绪内敛,诗歌中存放着的主观体验或正是他作为“在者”的澄明。

不雨是谁?

福建泉州人,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反克诗群成员。大学期间曾任《采贝》诗社主编;在国家级军队广播电台任编辑、记者十年;诗集《不雨之秋》于200511月由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出版,诗集《无所不在》于2011年1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

QQ411095360

wbs0141@163.com

 

博文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算起来我和大力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近十年,这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们经历了许多坎坷,在城市的生活就像上了一堂异彩纷呈的社会活动课。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提到了副科级,今后还有更进一步的机遇。大力虽然恋爱多次仍然孤家寡人一个,而且还失去了工作,但我相信他的前途还是光明一定会过得不错。
这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个从农村进了城市的子弟,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努力。人们付出的汗水越多,到收获季节它一定会开花结果。
此时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秋天,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柔和的风像一只温柔手拂过人们的脸。我在想十多年以前的此时,我应该正在收获一年中的努力。而现在,我身在城里,本性未移。
那一天晚上我去接老婆回家当然得向她道歉,老婆已经不生气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大力对我家庭生活的大事小事没有他不知道,因为他经常往我家跑。这天他又来了顺手带来一只盐水鸭,到我这里发现我老婆不在家,我阴沉着脸告诉他老婆回了娘家。大力问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像喝了一瓶我会头疼的“双轮池”。我告诉他:“起火了!”
大力紧张地四处张望,问我:“哪里起火?”
“我家后院呗!”
大力这下完全明白过来,双眼像剪刀要将我当布裁:“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嫂的事,才让她生气回娘家不跟你在一张床上睡?”
我一脸的无辜:“绝对没有!”
“大嫂一向贤惠有加,她不会无缘无故回娘家。你们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跟我说个清。”
我向大力承认:“我们吵架了。”
“你们为什么事吵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大力前次提到的小米,曾经真的是我的红颜知己,有一度我还对她十分着迷,产生了爱意,差一点迷失了自己。我们认识一年后我介绍她认识大力,大力初见她也是惊艳不已,认为我十分有运气有福气,这样的女子真是人间奇迹,要我好好珍惜。我告诉大力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最多是知心一点,因为我有老婆她有丈夫我们的关系不会走得太远。对此大力一脸狐疑勉强将头点了点。
那一天大力会提到小米,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与小米不来往已经三年有余。晚上我回到家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将与小米的交往一一想起,整个过程像一篇“小事记”。“小事记”以小米的生活为主线,勾勒出我和她做为朋友在一起的感情演变。在“小事记”中我承认自己对小米产生过爱的感情,但小米对我的感情并没有做出回应,或者故意不给我回应。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自从我提上副科级,大力对我显得比较客气,连我老婆也不让我做饭洗衣,女儿很自觉地完成作业考试都上九十七,对这一切我打心里感到很满意,但从来不表现在脸上,在家里照样帮着摘菜晾衣,抢着洗碗拖地,在单位照旧将姿态放得很低,做自己的工作仍旧很积极。
周末大力打电话请我去他家商量事情,那声音听起来像生了一场大病。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不肯说,斥我为什么那么麻烦,见了面再说。
我赶到大力家,发现他真的像一头病鸭。他靠在沙发上,身体半躺;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神色显得很弱智;他两眼无光,眼球不太会转,眼光直勾勾地看着远处却不知在看什么地方。
我看着他像一条死鱼,心里很着急:“你不要吓我啊兄弟!你是不是病了?如果是病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就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大力自从在网上灌水被网民们轰出来以后,有好一阵子一直失魂落魄,总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头,已经有很久不再到网上去灌水,怕再被人骂个狗血淋头。但他最终还是憋不住又到网上去溜达,这回他只在聊天室里找人聊天,每天准时上网好像上班需要打卡。大力还注册了一个QQ号码是345678。他每次登录都有许多少男少女把他列为好友,提出和他聊天的要求。对20岁以下的Q友大力一概不予理睬,他只等20岁以上的女孩,如果聊得来就结成好友收藏起来,如果第一次聊得不好就说88。
有一个情况值得一提,大力之所以选择聊天有另外一个不可告人的动机,他听说通过网上聊天可以结识许多美女,有的还可能发展出两性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找到他一直未能找到的妻。因此有一段时间他每天上网乐此不疲,在网上他才觉得人生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前一段时间因为我提不了副科级,大力给我出了COPY等一些馊主意,我根本没有听进去。
上班时,我该打开水还去打开水,该扫地照样扫地,对直接领导我的态度也与往常无异。最近单位里到处传播消息,说机构改革的方案已经确定,我们单位机构设置要调整,人员编制上要变得更简更精。传言还说这次机构改革不讲人情,该砍的机构一定要砍得干干净净,该分流的人员有一个指标这全由上级部门来定。一时间单位里人心有些躁动不安,每个人都变得不那么坦然。特别是一些处室,上一级政府中对应的部门已经没有保留,我们这一级政府中是否会保留要看有没有过得硬的理由。这些处室的同事心里很是着急,有的已经开始调动一切力量跑关系,想办法走走路子看能不能调到其他部门去。他们担心有一天被划入下岗分流的队伍,那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大力约我在网上下棋的事情并没有真正进行,因为我没有兴趣与他赌这种无聊输赢。
这天大力看到一条消息,他跑到我的办公楼下猛打我的手机,说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而且事情很紧急。
我跟大力在办公楼下的树丛后见面,因为我怕被领导发现。
“网上的新闻说现在学开车的人很多,有执照的驾校交钱学车的人快打破了头。交警部门为了保证学习质量,限制参加人员,将把学费从原来的两千提高到五千。”大力说得很激动导致口水四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我和大力探讨过如何应对工作危机,没想到大力不知哪根神经出错突然生出一股动力,利用业余时间自掏腰包去学习计算机。
我在上个星期得到大力告诉我的这个消息,我先批评他早就该去好好学习:“全社会电脑早就已经普及,你单位也给你配备了电脑你只用它来打游戏,打着打着动不动就死机,弄得你们单位的电脑管理员躲你像躲瘟疫。你们报社许多记者写稿早就用上了计算机,到外地采访也用互联网传递新闻消息,而全报社只有你还在用英雄牌钢笔。”
说到这里,我怕他被我伤害了学习的积极性,因此我接着夸他有追求有志气,有目标有行动一定要把握好学习的机遇,并用艺多不压身等许多好话给他鼓励,说得他也勇气倍增,洋洋得意。
我知道,你对电脑已经学会了开机和关机,现在你开始学打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转眼到了秋天,云很淡天很高远。
最近的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机构改革的事情,说政府机关的人员要越来越精,企事业单位要脱离政府机关融入社会和市场经济大环境。关于机构改革我早已知道,相关消息已经流传的很早,并非完全是小道,我在机关也感到人心惶惶,山雨欲来,大厦飘摇。大力所在报社属于行业报刊,这次听说也得砍。
这天大力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找我一起商量应对这一场职业危机的对策。
为了不让我老婆知道我的工作可能不保,我不让大力到家里来找。我和他约好在西湖公园边见面,那里不用花钱。我和大力见了面,大力忧心忡忡地抽着烟。他告诉我因为机构改革他们报社面临生存危机,他也将面临下岗分流遭遇。
“你说这该如何是好?本来干的也挺好,一转眼工作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篇

原创

巴掌

文化

分类: 小说



我没等到大力与阿菊的关系有结果,就接到陪领导出差的苦活。
我的领导要我陪他去外地出差,是一个全省性的会议要开。开会的地点靠海,是一个5A级风景名胜区,每年这个季节都有许多人来。那里十分温暖犹如春季,游客多得像鱼塘里的鲫鱼。宾馆饭店住满了异地风情的各地佳丽,身旁少不了潇洒帅哥或英俊小弟。那里吃饭的酒楼显得很挤,许多人都爱吃当地产的一种小鲍鱼,以及家养的小母鸡。
我参加的会议其实只有一个简单的议题,看得出来是会议主办者将只有一天的会议内容进行了延期。在会议的后两天,我们也去观光游览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